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29,30章:30日內翻天地(上,下)

  • 洪荒曆 - 第29,30章:30日內翻天地(上,下)字體大小: A+
     

    最新網址:    (PS:兩章連更,三章更新完畢。)

        鄭少言之所以找楊烈與徐總,其實是有原因的,這是他從數據上分析來的,至于到底準不準,那就真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了。

        在玩家之中,若論完成任務數量最多的,并不是楊烈他們這個團隊,但若是論見到那大領主次數最多的,那就非楊烈他們莫屬了,鄭少言相信,楊烈他們這個團隊有些特殊,現在他沒門路沒辦法與大領主對話,情況又是緊急,所以他只能夠來找楊烈他們。

        本來,按照鄭無言的想法,是要用這次的開門任務來表現自己,一是要完成得漂漂亮亮,二是要讓大領主看到他的手段,就和招聘似的,光是一份超級履歷能表現什么?若是能夠來一份案例,那就不得了了,特別是這案例很牛逼的情況下,那至少都是高層管理起。

        這就是鄭少言一開始的打算,但是這幾日,在這營區里的商業聯盟士兵們個個興奮,說了許多讓鄭少言大驚失色的話來,從這些話中分析,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穩扎穩打,懂得深扎根基的大領主吳明,突然一下子爆發了起來,先是針對巨人族使團進行了攻擊,其后更是對周邊聯盟進行了統一之戰。

        若只是如此也就罷了,鄭少言所學就是屠龍之術,以吳明在這片區域的根基,從古代來說,這已經是霸主之資,天下爭霸中,若以三國來比喻,現在的吳明已經是霸占荊州的曹操之勢,不,甚至是打贏了赤壁的曹操之勢,平了這片區域如同反掌之間。

        這些也就罷了,但是大領主接下來居然直接舉兵而起,向著銀色大地區域,那片各大族集中的地方而去,而且更是打出旗號,自身為人類,要找巨人族的麻煩,為那些巨人族使團所殺人類復仇之類。

        這在那些異族看來,估計都以為是吳明找的借口,企圖以此登上舞臺,只是異族會覺得吳明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拿巨人族當踏腳石。

        但是鄭少言自從接觸這個世界以來,就一直在研究這個世界,這個世界的一切,人類的悲慘,異族的可怕,以及大領主的隱忍等等,他非常清楚吳明這一次的做法,絕對會犯了那些異族大族們的底線,換言之,他們可以接受一個半幽魂半人類來成為一個區域的霸主,但他們絕對不會接受一個人類的崛起。

        這個世界的人類是如此的低賤卑微,若真的是一朝而起,那還得了?

        就如同地球上,忽然有一只肉豬有了超級力量,如超人那樣,搬山倒海,智慧如海,更是打著要讓全世界肉豬翻身做主人的旗號而起,那這還得了?人類便是冒著人類文明全滅的可能性,也絕對會用各種核武器洗地,絕對不可能讓肉豬與人類平等,因為天知道肉豬起來后,會不會把人類當成肉人呢?

        這個比喻可能夸張了些,但是對于這個時代的異族來說,人類崛起的可怕估計就是如此,若是小打小鬧還好,比如某頭肉豬變成野豬,統領了一群肉豬鉆入到了叢林里,估計異族還會當成笑談,但若是真的發生了肉豬革命(人類革命),那就真是天都塌了。

        鄭少言已經可以想象,到了那時候,這個世界人類的悲慘,以及大領主吳明的下場……

        所以他不得不放棄一開始的打算,尋找到了楊烈他們,并且還明言了這其中的緣由,讓他們告知那些營地里的護衛,就說楊烈想要見上大領主一面,有極重要的事情需要報告。

        若是別的玩家,那這些護衛估計理都不會理,區區人類,雖然是吳明大領主招募的人類,但也就那么回事,估計也就是炮灰,但是楊烈卻是不同,特別是之前吳明沉睡時,楊烈帶回了大領主的信息,這讓阿莫爾對他有了印象,當時吳明一直沉睡,阿莫爾就吩咐了一些人員,這個楊烈若是有重要信息要報告時,那就要立刻告訴他。

        雖然吳明現在蘇醒了,但是阿莫爾也沒有收回這個命令,畢竟就是一件小事,但是在這個時候,卻讓楊烈聯系上了阿莫爾。

        通過一塊大屏幕,楊烈,徐總等六人,外加跟隨而來的鄭少言,他們就看到了屏幕上的阿莫爾。

        阿莫爾正亂糟糟頭發,雙眼黑眼圈極重,邊看著文件,邊說道:“我現在很忙,有什么事就快說好了,若是關于副本的事情,你們說的有價值,那我這邊也不會吝嗇獎賞。”

        鄭少言直接踏前一步道:“既是副本的事,也事關這個世界所有人類的事,更是關系到大領主生死之事,不知道這事右丞相可要聽一聽?”

        阿莫爾愣了一下,抬頭,饒有興趣的看向了鄭少言,他又看了看楊烈等人,就呵呵一笑道:“你們退下。”

        楊烈就打算離開,徐總則一把拉住了他,在房間里的那些異族人員則一一退出了房間去,阿莫爾這才說道:“我前些日子,看了你們東方的好多古書,里面的謀士,想要找到一個主公,開口是危言聳聽之言,你該不會也是如此吧?”

        鄭少言微微一笑,他拉過一張椅子坐下道:“我能問一下嗎?大領主的軍隊,要去到巨人族的區域,所需要時間是多少?”

        阿莫爾依然是一副饒有興致的樣子,他看著鄭少言道:“所需時間是三十日左右,但其實要不了這么久,最多二十日開始,就會與巨人族的幾個后備軍團進行接觸,換言之,要開戰,二十日后就會開始。”

        鄭少言閉著眼睛想了想道:“二十日是接觸,然后開戰……那關鍵時間,依然是三十天后,三十天后,大領主將直面巨人族的核心,到了那時,是戰是退是合,都有了分曉,連同別的異族也都是有了準備與判斷,換言之,三十日后,就是你我,包括大領主與這個世界所有人類命運展開之時,對嗎?”

        阿莫爾呵呵一笑,也不回答,屏幕中的他向外招了招手,很快的,一個美女狐族端著一個盤子走了過來,為他放下了一杯飲料,他喝了幾口飲料道:“是與不是,有什么關系呢,你還有三句話的時間,既然你是來尋找一個主公,那么自然是臣擇君,君也擇臣,我想,我還是可以為吳明做這樣決定的。”

        鄭少言哈哈一笑,卻也沒有隨意開口,他想了想道:“第一句,我可以在十五日里,將這通道副本給徹底打通,但是前提則是,你要將玩家腳男的副本開通權給我。”

        阿莫爾點了點頭,他又喝了口飲料道:“我給你這個權利,甚至還將副本的獎賞權,現實世界的兌換權,以及你的個人保護權全部給你,這樣,我再給你100萬玩家的賬號也給你,十天內,十天內我要看到通道開啟,可以做到嗎?”

        鄭少言愣了一下,然后臉色一下子漲紅了,而旁邊的楊烈等人,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鄭少言拱了拱手,一下子連話都說不出來。

        沒錯,他身懷屠龍術,若是在古代,那他真可以功成名就,若是遇到如唐太宗那樣的人物,那他名列凌煙閣都可以做到,但是到了現代,他卻很是落魄,便是找到一些世家子弟,也是嫌這嫌那,這讓他時長都是爛醉如泥,恨自己生錯了時代,而這也讓那些世家更是看不起他。

        這時阿莫爾一言,這些權柄之大,現實世界里簡直可以翻了天去,五大流氓都不敢拿捏他分毫,這一句個人保護權可不是簡單的東西。

        特別是再一想到自己的妻與子,這十幾年中陪他吃苦,居無定所,他眼圈都紅了,當下就低頭道:“敢不從命。”

        阿莫爾就立刻道:“不是從我,而是從大領主,說句不客氣的,我的權柄都來自于大領主,這一點我也要事先說明,你現在或許是我提拔而起,只是因為大領主領軍在外,他的胸懷氣度也會如此回答你,甚至可能更多,我想你也看到我這個人了,年少輕狂,年齡在你們看來就是少年,對嗎?若無大領主,我現在還不過在玩泥巴呢。”

        鄭少言自然知道阿莫爾此話意思,他又向著東方拱手道:“自然不忘大領主之恩,我這身本事,就賣于大領主了。”

        阿莫爾點點頭,又喝了口飲料道:“第二句呢?”

        鄭少言這時恢復了從容,他卷了卷衣袖道:“第二句,我會親率玩家深入銀色大地,攪動銀色大地各方異族勢力,使得他們無法聯合針對大領主,讓大領主在三十日后,可以從容面對巨人族,多的不敢保證,至少可以保證到時候大領主不會遇到異族聯合圍攻。”

        阿莫爾皺了一下眉頭,他想了想道:“合縱連橫?光如此可不夠啊。”

        鄭少言哈哈一笑道:“右丞相何必欺我?第三句,破局之處,不就在大領主的未婚妻那里嗎?若是異族都為完整一塊,便是我在銀色大地引動風云,這也不過是緩解情況而已,但若是有了分裂,那這棋就活了,大領主的未婚妻,據說是精靈族的公主,只要引動這一點,那么大領主只要占據優勢,便是潛龍升騰九天之勢啊。”

        阿莫爾笑了笑,他指了指桌面上的那些文件文書道:“我負責內政,大領主領軍幾百萬,這個數字在現實世界里簡直是夸張,二十一世紀的戰爭都要全國戰爭狀態才能夠負荷,這里雖然有魔法,有超凡,但是幾百萬大軍的后勤補給,依然是生死之線,斷不得,拖不得,我現在已經全力在應付了,而左丞相子牙,現在領軍清掃這些被攻占下來的聯盟余孽,也是動彈不得,不然后方生變,莫非要大領主單獨一人沖擊對方大軍不成?”

        說到這里,阿莫爾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鄭少言道:“出使精靈族的任務,你必須要負責起來,你要負責玩家攻入銀色大地,同時要負責精靈族的出使,可做到嗎?”

        鄭少言皺了皺眉頭,他想了半響才道:“可以做到,但是跟我出使的人員呢?”

        阿莫爾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他來回走動了一下,接著才對鄭少言道:“現在全線吃緊,我最多給你兩名傳奇,再多就不能了。”

        “不行,兩名傳奇不夠,我搜集到的信息里,精靈族眼高過頂,連同為大族的別的種族都不放在眼里,我區區一個人類……不成,你至少予我一名靈位。”鄭少言講價道。

        阿莫爾連連搖頭:“做不到,靈位沒法,半神都不行,最多三名傳奇。”

        “不行,至少一名靈位!”

        ……

        兩人討價還價半響,忽然間,吳明的聲音響了起來道:“去精靈族會有什么危險嗎?”

        說話間,阿莫爾的屏幕變成了兩半,一半是阿莫爾,一半是吳明。

        阿莫爾愣了一下道:“哦豁?了不起啊,你居然偷聽?”

        吳明笑了笑道:“不算偷聽,我之前不是將福地升華為洞天嗎?雖然還不算完全升華完畢,但也好歹算是洞天雛形,只是我不知道洞天的具體構造到底是如何,我只是按照我所理解的洞天而行,道韻網絡已經覆蓋了我的核心領地,你在魔法塔周邊時,凡有言,我就知……你來告訴我,你若出使精靈族,可會有危險?”

        鄭少言立刻鄭重的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于衣袖,恭敬對著吳明一禮道:“大領主只要在外常勝不敗,那我就絕無危險,但若是大領主一敗,我絕對再也回不來。”

        吳明點點頭,鄭少言立刻就道:“我要求隨行戰力,并不是為了危險與否,而是精靈族同意的可能性,或者說,讓精靈族保持曖昧,既不與我們翻臉,也不與別的異族聯合的可能性,我所帶人員實力越強,達成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吳明再次點點頭,他看向了阿莫爾,阿莫爾也微微點頭,吳明就想了想道:“那就如此,我讓哮天跟隨使團,以我未婚妻伊露維塔為正使,哮天為副使,而你暗中可以發布命令給哮天,這樣可好?”

        鄭少言愣了半響,這才小心問道:“不知道大領主所說的哮天是何人?靈位?半神?”

        吳明直接道:“圣位神靈,我在之前的聯盟統一戰時收服的一員圣位神靈,它可能還會心懷不滿,但是絕對不敢違背你的命令,我已經有了它的把柄,它是生是死,俱在我一念之間,不過這還是不保險……”

        吳明看向了鄭少言,他皺了一下眉頭道:“你還是凡人,它畢竟是圣位神靈,這不好……這樣,我給你這個東西。”

        說話之間,吳明單手一招,一道血光落入他手,他身邊忽然出現了一圈空間扭曲,待到那空間扭曲消失時,鄭少言愕然發現自己的身旁有了一把血紅色的長刀,他看到這長刀,再想到之前搜集到的信息,臉色一下子又漲得血紅,當下就舉手恭拜道:“必不負大領主所托,臣……臣誓死以報!!”

        吳明直接擺手道:“不要你死,我手邊人雖然多,但是能夠信任的人類沒幾個,你是有能力的,現在則是大變之世,我要你留有用之身來幫我。”

        鄭少言眼中有淚,一時間說不出話來,只是不停的鞠躬。

        吳明這才看向了早已經石化了的楊烈等六人,他就笑了笑道:“這些事情,本不該讓你們知道,但是知道了也無妨,別害怕,雖然是秘密,但也不算太大的秘密,只是別說出去就是。”

        楊烈六人都是苦笑,一時間連話都不敢說。

        吳明這才對著鄭少言道:“三十日,三十日后,我必會與巨人族一戰,若不如此,我連銀色大地入場資格都沒有,既然要打著人類的旗號入場,那就必須要有一戰,所以,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銀色大地,精靈族使團,還有這化血神刀,三十日后,我也會抽走,在那之前,一切都拜托先生了。”

        “三十日后,看我翻了這天地!!”

        “誓死以報!”

        待到鄭少言與楊烈六人走出房間后,楊烈六人都還如在夢中,而鄭少言抱著血紅長刀,他一身猥瑣氣息已經蕩然無存,雖然還是那眉目,但是看上去卻是深深的威嚴,他忽然就對楊烈他們六人道:“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慚愧啊,雖然現在是一盤大棋局,但我還是要先將自身的家給齊了才行……六位,你們可以將今天的所見所聞說出去,但是有些事情可以稍加隱瞞,有些事情可以詳實說出。”

        楊烈等人立刻連聲道不敢,唯有不可能與徐總拉住了其余人,不可能與徐總彼此對望,徐總就說道:“鄭先生確實清苦了些,我們理會得,該說的會說,不該說的我們也不敢說。”

        鄭少言輕輕一笑,振袖而去,邊走邊吟道:“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哈哈哈哈……”

        待到鄭少言走遠,徐總才嘆息道:“真名士也……呵呵,李家,呵呵……”

        第二日,鄭少言攜妻與子,在數百明面暗中人員的保護下,堂皇走入人類統一政府第一任總統府邸,與其詳談良久,被第一任總統聘為國務卿,其妻其子同住總統府邸別院。

        第三日,銀色大地秘密通道副本,向全員玩家開放,同時,開啟現實兌換功勛體系。

        李家……

        我傲天,下線三日,再上線時,轉交公會會長權限,之后成為普通玩家一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