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26章:第2天的記憶

  • 洪荒曆 - 第26章:第2天的記憶字體大小: A+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吳明仔細回想了他的記憶,他的記憶中并沒有關于這段死黨被殺死然后替換的記憶,當時的一切都很正常,很正常……

    不,仔細回想起來的話,似乎一切都變得了不正常,他對于那段記憶中的一些細節居然出現了模糊,比如當時他們三人行走的路線,路上所說的話語,特別是回歸時,其中一個死黨所說的話,他居然記不起來了。

    而這個記不起來的死黨,就是那個被發絲吊起來,然后消失不見的死黨。

    吳明仔細回憶了一下過往,在那場引發他人生劇變的旅行中,似乎并沒有發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一切都顯得平常平淡,他們一路前進,中途玩耍,最后爆發了那場車禍劇變,在此之前一直平平淡淡。

    但就是這平淡才是最大的破綻,因為按照吳明所分析的,這一次的旅行是他們三人期待許久的旅行,一路上所玩耍的地方也是他們精心挑選,可以說,這一路行來應該是興高采烈,而且是可以銘記一輩子的熱鬧事情,怎么可能如此的平淡如水呢?

    吳明仔細回憶過往,得到的情緒都是平平淡淡,仿佛那些記憶都無所謂一樣,這本身就是最大的破綻。

    所以想到這些,吳明只覺得遍體發涼,要不是這次到了這個場景,讓他回到過往記憶里,恐怕他到死都不會懷疑當初他在地球世界里的事情,現在仔細回想,那次旅游記憶真的是充滿了破綻,他現在都開始懷疑,他死黨被發絲吊起來消失,到底是真實發生過的,還是這個場景世界中將他的記憶往事扭曲所致?

    “除了這段記憶,仔細回想過往,似乎還有好多記憶顯得非常詭異……”

    吳明當天夜里基本沒睡,一是恐怖,二是在回想過往記憶,而他發現,他對于自己得到石頭手表的過往記憶似乎也有破綻。

    在他記憶中,初代主神的石頭手表,是他在淘來的,是買來的,但是仔細去回憶那買來石頭手表的過往,似乎又開始顯得模糊朦朧,所以他的石頭手表到底如何而來?

    在吳明回想的記憶中,有三處記憶顯得模糊而朦朧,第一處記憶就是目前的旅行劇變,雖然每一幕都還記得,但是他心里回想起來就覺得平淡如水,那仿佛不像是他自己的記憶那樣,就如同是在回憶一部電影之類。

    第二處記憶就是他的石頭手表,購買來的細節全部都回憶不起來了,只記得購買,淘來,但是細節,什么地方,什么時候,如何購買,他覺得記憶都顯得了模糊,特別是細節不清楚,細節才是魔鬼啊,沒了細節,這段記憶就變成大而化之的東西,根本就不真實。

    第三處記憶,就是他穿越的前夕,他只記得自己是二十七歲時穿越的,但是穿越之前他在什么地方,在干什么,最后穿越的那一天是什么時候,這些記憶也顯得模糊而朦朧,毫無細節可言。

    而且發現了這三處奇異點后,他再仔細回憶自己的過往,自從旅行劇變后,他就顯得了消沉,然后宅了起來,基本上不會關心外界的事情,這本身是符合邏輯的,一個全家人都死了,死黨發小也死了,親戚們都死了,這個世界只剩下孤身一人的他,意志消沉,躲避世界,宅起來一個人,這確實符合邏輯。

    但是他回憶不起來,自己要宅起來的想法與心情了,仔細去回憶,那時候的他所思所想仿佛并不是單純意志消沉,單純的想要宅起來,他仿佛是在躲避什么一樣……雖然回憶不起到底在躲避什么,但是這種感覺一直伴隨著他。

    “莫不是,我穿越前的地球世界,并不是單純的無魔世界吧?還是說,我的記憶是虛假的,當初在這旅行里真的發生了別的事情??”

    吳明暗暗嘀咕著,他回想著之前死黨被發絲吊起來消失,而回到旅館,兩名死黨又是在一起,這到底是他記憶被扭曲了,還是說當初真的在旅行里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吳明知道,一個人,或者說無魔世界的凡人普通人,他們的精神與意志是有極限的,大約可以類比克蘇魯世界觀里的SAN值,也就是理智值的數字化,當太過痛苦,太過絕望,太過悲傷等等情緒填充滿精神時,為了避免自身精神意志理智的崩潰,人類會將這段記憶模糊化,或者遺忘,或者將其變成某段虛假的記憶,以此來保護自身。

    比如當一個人恐怖到超過極點后,很有可能反倒不覺得了恐怖,反倒是膽大無比。

    吳明仔細回想之前看到死黨被發絲吊起來消失的情景,那時候的他渾身冰涼,恐怖超過了極限,然后就如同人偶一樣回到了旅館,不思不想,不言不語,那段情景,很有可能是當初旅行到這個小村莊,發生這一切時,他真實的記憶與感官,因為當時他隱約看到了,在那樹上有一個巨大的人頭,只有人頭,沒有身體,那人頭恐怖到無法想象,他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就變成了那樣。

    當然了,只是那時候的記憶,若是現在的吳明,現實里的軀體是金丹期,更是臨圣實力,別說鬼怪了,便是那些小說里的魔啊,神啊,邪神啊什么的,彼此都要打過才知勝負,所謂藝高人膽大,若是讓現在的他回到那時候,直接將那人頭暴打一百頓,若真有那人頭的話……

    接下來的數天,吳明就與眾人繼續前進,他就看到那已經被吊起來消失的死黨,雖然還是如同以往那樣說說笑笑,但是時不時會變得陰沉,而且仔細去看,若是這個死黨是在陰暗處,他背后會浮現出一個巨大的人頭來,而且還有許多若有若無的發絲從他身后,頭上等地方落出。

    然后在墳墓時間的第五天時,他看到兩個死黨相約一起去了廁所,他也跟隨在背后,他就看到另一個死黨被發絲拉入了廁所單間里,再也沒出來。

    而那種奇怪的情緒又出現了,他無法掌控身體,渾身冰涼,恐怖超過了極限,反倒是如同木偶一樣,根本不言不語,仿佛對那些發絲視而不見,上完廁所,沒有任何異常的回到了房間里,直到當天晚上,兩個死黨用一種陰沉無比的笑容,說說笑笑的來到了他的房間中。

    最恐怖的一幕是,來到他房間里后,兩個死黨就這樣死死看著他,而他也目不轉睛的看著兩個死黨,彼此都不言語,但是在吳明的記憶里,那時候他們三人是在打牌,只是這段記憶細節不足,顯得模糊朦朧,而且對這打牌的過往也是平淡如水……

    吳明就這樣繼續跟隨著旅游,他所看到的,與他所記憶的完全不同,在這路途中,隨著時間,二十余人一一被發絲給卷走消失,然后又是平靜的出現,繼續這趟旅程。

    漸漸的,他們靠近了SX省,靠近了那劇變的出事地點,當雷陣雨出現時,吳明感覺到,第二天過去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