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14章:遺跡終顯

  • 洪荒曆 - 第14章:遺跡終顯字體大小: A+
     
        對于能夠解決掉黑暗領域,吳明是早有心理準備的,畢竟黑暗領域再怎么詭異,也終究只是淺權柄而已,而昊天鏡是什么,是頂級權柄,是終極本源的具現,整個多元也只有這少少幾個而已,不然如何能夠稱為至寶?

        這可是昊天鏡使用權限十秒時間啊,吳明簡直肉疼得緊,十秒時間夠他做多少事情了啊,若是用來解析符文的話,說不定連一個高階符文都可以解析出來。

        最最關鍵的是,這些日子以來,吳明一直都在思考著關于昊天鏡的使用方法,雖然就明面上來說,昊天鏡的使用方法已經探明,但是正如吳明所知道的那樣,根據使用者與使用方法的不同,每一件先天靈寶都會呈現出不同的效果來。

        比如琉璃羽毛,在普通人手中估計就是一個無限量大號手電筒,在靈位天使手中是短時間使用的大招底牌,在伊露維塔手中則可以當做魔法大招的能量儲貝器,唯有在吳明手中可以爆發出巨大的威力來,化為雷霆海洋,甚至現在若是使用,直接就是提取其光能化為現實版的迪拉克海具現,威能足以讓靈位隕滅。

        所以在得到昊天鏡使用權柄之后,吳明就產生了很多很奇特的腦洞,只是都沒有一一的去測試實驗,畢竟他的使用權限全部只有五分鐘,一開始用了三秒測試,又用了七十秒來轉換升華金丹,這里又用了十秒時間,這樣算下來,他的昊天鏡使用權限很快就會消耗干凈,哪里可能輕易的去測試呢?

        只是這些腦洞著實是誘人,任何一個腦洞若是能夠真的實現,那他別說是普通圣位,便是高階圣位都是不懼了,那時候才真的得了大安全,大自在,甚至可以讓他跳出棋盤外,自己也成為操棋之人,高高在上,永恒不死不滅不朽。

        “只是終究需要從長計議,目前為止,腦洞很多,但是最靠譜的,成就最大的,估計只有這三個……”

        “使用昊天鏡解析出主神的來歷,本源,構成,以及如何取代之……若是能成,我便是主神,我便有了主神這無窮威能,連隱秘存在都可以如同吃豆子一樣輕易吞噬,天下之大,我大可以去得,只是這事卻是難難難,主神來歷莫名,天知道會不會是另一個與昊天鏡同等的存在呢,萬一取代不成,反倒是被反噬了呢?”

        “再一個,用昊天鏡解析出八卦符文的真意與核心,最好連同八卦符文的更上級,傳說中人皇伏羲氏成道根本的五行與四象都一同解析出來,不但要解析,更要獲得其本源,四象五行八卦是三個大德行所化,若是能夠通過昊天鏡將其明晰出來并且占據之,說不定我都可以再現開天辟地第一皇的威能來,若真可以做到,這也絕對不差主神多少了。”

        “上面的兩個腦洞,其實已經是真心大膽,任何一個出了紕漏,我就是想死都難,那反噬絕對會把我的我一切痕跡都徹底抹去,連同我存在過的歷史都不會存,一個是主神,一個是開天辟地第一皇,唯一一個能夠以種族為名號的皇,人皇伏羲氏,說真的,光是我出現這樣的腦洞,我自己都覺得佩服我自己,真的是不作不死啊……”

        “除了以上兩個腦洞,一旦成功得益萬億倍,一旦失敗連重來的機會都不會有,絕對的是大成大敗,但是我尋思,這成功率太小,原因就是我并非這昊天鏡的真正主人,只有使用權而已,時間太少,若是讓我得到這昊天鏡,我當可以解析天地間一切的本源,以此成就至高,若真要形容,完全可以像是傳說中的世界那樣越戰越強,到最后強大到超越一切,果然不虧是先天至寶,光這個就是無敵。”

        吳明嘆了口氣,看著干干凈凈的海底,他自失一笑道:“不過終究是我自己膽怯了,若是不然,之前就已經拼了去解析這兩種,那一種都可以讓我得道,而除了這兩個腦洞,最后一個腦洞靈感則是來自上次使用了誅仙劍陣,話說所有的先天靈寶其實都會自我擇主,只是先天靈寶終究不是生命體,所以除開十大頂級先天靈寶與先天至寶以外,別的先天靈寶終究是可以被強行煉化的,只是看煉化的需求是圣位或者高階圣位罷了,唯有十大頂級先天靈寶與先天至寶不可能被煉化,這才是真正只挑選有緣人的先天靈寶。”

        “從種種跡象上來看,與我有緣的先天靈寶就是不周山,卻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了,不過這終究是一個大希望,但從我的離奇遭遇來看,說不定關是不周山都頂不住,想要從棋子變成棋手,要么是得到一件先天至寶,要么就是得到兩件或者更多頂級先天靈寶……所以我這個腦洞就是,若是再有機會遇到或者使用另一件十大頂級先天靈寶,那么我就立刻用昊天鏡來解析其擇主權柄,成為其主人,這樣做雖然也有危險,比如類似輪回盤那樣的反噬,但是成功率卻遠比前面兩個腦洞大得多,這就是我目前為止,使用昊天鏡說能夠獲得最大收益的三個腦洞了,除了第三個腦洞必須要至少獲得十大頂級先天靈寶,不然是比不過前兩個腦洞的,不過勝在把握最大,失敗的可能性最小。”

        “但不管是如何,剩下的三分多鐘的昊天鏡使用權限必須要一直保留了,必須慎重再慎重,不然我有個預感,這昊天鏡的使用權限事關我的大運,一旦我失了這大運,可能不光光是無法擺脫棋子身份,恐怕連性命都不得保,這次的十秒鐘使用,其實真是有些浪費了……”

        說到這里,吳明還是覺得肉疼,不過再一想到深潛者入了他夢,對他做的那對男人的酷刑之事,他的怒火就忍也忍不住,又覺得這十秒時間再值不過了,只可惜這深潛者似乎本體被主神給吃了,不然他還真打算將其好好折磨一番,不然真是難解他心頭之恨。

        當下吳明再不去想深潛者與昊天鏡剩余時間的事,而是舉目向著海底深處看了去,沒了黑暗領域的阻隔,這海底的昏暗與廣闊在他眼中也算不得什么,前后不過數秒時間,他就看透了這海底空間,在一處極深的海底峽谷里發現了異樣。

        在那海底峽谷中,有著一棟明顯是人造的建筑,這建筑看起來很是粗獷,仿如那種原始古代的氣息撲面而來,這棟建筑是多邊形的一座類金字塔,有些類似吳明所知道的瑪雅風格,但是又有很多地方不同,比如大小,這棟建筑物奇大無比,而且各種粗獷無比的雕塑裝飾充滿了恐怖邪神風,光這點就比瑪雅文明的金字塔高大上了許多。

        而且在這金字塔外還有數以萬計的類魚人生物死在周圍,看起來似乎是一場浩大的祭祀現場,吳明看到至少有上千的魚人被捆綁著擺在祭臺處,在它們身后個個都有人魚拿著武器對準它們,似乎是就要見它們給殺死獻祭一樣。

        整個族群一共就一兩萬魚人,一次性獻祭上千數量,這怕不是腦殘了吧?

        這個極古族群是如何從鴻蒙時代延續至今的?這樣的獻祭殺法,現在都還沒滅絕,這才是最不可思議的事情、不過吳明再一想到那枚隨著魚人尸體出現在島嶼上的七彩蛋,他就若有所思起來。

        “莫不是因為內部產生政變了吧?這些被獻祭的都是政變的失敗者?或者政變成功后,原本的那些權貴高層?”吳明暗自嘀咕著,他想了想,剛剛主神確實提示了已經獲得支線劇情,他就干脆向著那建筑物移動而去。

        雖然如此,吳明依然小心謹慎,一路上不停的解析著可能出現的各種危險,不過好在,隨著深潛者被主神給吞噬,這些魚人全都死光了,卻不知道主神吞噬的是深潛者的一個分身,還是深潛者的真正本體了,不過吳明覺得是分身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而隨著吳明靠近這棟建筑,他在這建筑中就感覺到了濃厚無比的時間與空間氣息,只是這兩者氣息顯得異常的混亂,彼此交織在一起,而且互為表里,分析不出一個真實來。

        到了這一步,吳明也不敢再靠近分毫了,畢竟時間與空間都是頂級的強大屬性,一個不好可能就會出紕漏,他可不敢保證自己一定可以全身而退,反正這次的目的他已經是達成了,現在只需要從長計議就可以。

        “嘿嘿,讓你惡心我,讓你跑到我夢里,這下知道厲害了吧,若還是不服,等我以后變得更強大了,我一定到低緯度里把你的分身和主體全都一起打滅,總要把這因果給結了!”吳明冷笑著,轉身就向海面浮了上去,卻是再也不管這被混亂時間與空間籠罩的金字塔了。

        而正是這混亂的時間與空間屏蔽了吳明的感知,讓他沒有發現在這金字塔內還留存著的一個生命體。

        這個生命體是一個比普通魚人大了足足兩到三倍的魚人,它現在已經是燈枯油盡,便是它因為一些奇遇,而有了遠超普通魚人的生命本質,但是這一次被它們的主強行降臨,不停的抽取生命的一切,它也是承受不起。

        事實上,就是它策劃了這次政變,除了爭權奪利,還因為它的一些機遇,讓它眼界大開,知道了這個世界是多么龐大而復雜,它們說信奉的存在對它們并不一定是好意,只可惜前面都是順利,唯有七彩神獸的卵失落了,這是一大敗筆,如此就無法再用七彩神獸的卵來阻擋空隙了,而且由此也讓一直沉睡的主蘇醒了過來,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毫無疑問,主已經發現了它們這些眷屬發起了叛逆,否則不可能一下子把它們的生命全部才抽取,這就是要趕盡殺絕啊……

        “那就一起去死吧,這個空隙里,有著連真實神靈都能夠殺死的存在……一起死吧,一起死吧……”

        這魚人咆哮著,將穩固這間隙的全部封印一一破碎,待到最后一個封印時,它更是連同自己都自爆開來,將這封印徹底炸成了碎片,頓時,時間如流水,空間如流風,從某處“空隙”之中流動而出,正在往島嶼趕去的吳明,以及還在島嶼上的伊露維塔,莉莉絲,阿莫爾,以及被冰封的亞龍人,他們都一瞬間瞪大了眼睛,然后下一瞬間,他們仿佛進入到了一個詭異,無法形容,支離破碎,時間與空間都呈現出亂流的世界之中。

        除了吳明,其余人幾乎都在一瞬間失去了意識,直接昏迷了過去。

        唯有吳明臉色慘白,看著周圍,喃喃的道:“這是……”

        “時空亂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