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5章:道別

  • 洪荒曆 - 第5章:道別字體大小: A+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吾族懷疑,是掠奪者聯盟的獸人,扮做商業聯盟獸人,混入其中,然后召喚了隱秘存在:陰影,從這次金河城的調查數據顯示,召喚節點的獻祭人員是一頭獅人,是獸人一族中的戰士中堅,而現在掠奪者聯盟由屠殺吾族百萬平民,偵察畫面直接顯示了一頭形如羽蛇族的生物,但是這頭羽蛇族卻是渾身血紅,這就是傳說中的血神哈卡,也是隱秘存在!”

    在吳明的領主府邸中,血族使團首領,兩名親王與血族軍隊最高指揮官子牙,以及高等地精的大統領及其兩名智囊,他們都坐在長桌兩端,而長桌的盡頭坐著吳明,在吳明的身旁則一左一右站立著路西法與冰鐮。

    吳明對高等地精智囊點頭,然后說道:“所以呢?你們的來意是求援,對嗎?”

    這名智囊坐了下來,另一名高等地精智囊,是一個戴著眼鏡,但是容貌極美的女子,她站起來說道:“本著商業聯盟基本憲法,在掠奪者聯盟大軍壓境的情況下,所有內爭都需要停止,所有種族都要出兵出力出資,以共抗外敵入侵,在這里,吾等高等地精一族,號召全商業聯盟所有種族勢力共抗掠奪者聯盟,吳明大領主是商業聯盟最有資格成為聯軍統帥的人,我們希望吳明大領主能夠發出這份號召令。”

    這時,血族親王中的一名就笑了起來,旁邊的血族子牙立刻就說道:“所以,一向自認為是商業聯盟最強種族的高等地精一族,覺得自己沒資格發布這個號召咯?”

    這名智囊也不生氣,居然點頭道:“現在除了吳明大領主,誰人有資格發布這個號召?只有吳明大領主能夠解決隱秘存在侵蝕問題,所以這是名正而言順的事情啊,同時還請吳明大領主立刻召開新一代議會,繼承總議長一職。”

    吳明就用手輕輕敲了一下桌面道:“這不忙,我想知道,高等地精一族是打算全族投降了嗎?”

    這話卻讓這名美女智囊臉色都漲紅了,她低沉了聲音道:“吳明大領主,現在是外敵入侵時刻,還請看在大局的份上,不要枉顧吾族百萬冤魂的期盼啊,內戰終究不是一個事……”

    吳明直接揮手打斷了她的話道:“不要和我談大局,我現在就是大局,最多就拋開高等地精一族,以現在臣服我的所有種族和勢力,直接重開大議會,我自為總議長,成立一個沒有高等地精一族的商業聯盟就是,這又有何難?”

    頓時,三名高等地精臉色都是一變,事實上這就是一直以來他們最擔心的事情,以吳明現在的大勢碾壓下,特別是連血族都投降了,只保留了兩座城市的自治權,他重開大議會反倒是名正言順的事情,而高等地精就會被擠出這個圈子了,到時候高等地精一族就變成了與所有別的商業聯盟種族勢力的“外敵”,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這名美女智囊還待說話,高等地精統領就擺了擺手打斷了她,直接開口說道:“那么請問究竟要如何,大領主閣下才會同意支援我們呢?”

    吳明就指著血族道:“你們若是臣服于我,那你們的地位將與血族等同,我可以讓你們保留下兩座城市的自治權,但是其余一切都必須聽從商業聯盟中央政府調遣,包括了你們的集團大軍。”

    說完這話,吳明卻是再也不看在場任何人,直接起身對旁邊兩人道:“路西法,冰鐮,招待一下我們的客人,不要讓人覺得我們怠慢了,我還有些事,就先走一步。”

    說完,吳明直接轉身就走,絲毫沒有任何的停留,頓時,高等地精統領旁邊的兩名智囊都氣紅了眼,可是這時也不敢多說什么,而路西法就笑嘻嘻的道:“阿比菲斯二世閣下,沒想到這次居然是您親自帶隊,真是罕見呢。”

    阿比菲斯二世正是高等地精的統領,眾所周知,他是最為好面子的人,這次過來找吳明求援,這是明面上的說法,但是內容實際上就是討論投降事宜,所以沒有任何人覺得會是阿比菲斯二世親自過來,但是出乎所有人預料,居然還真是阿比菲斯二世親自帶隊過來了。

    阿比菲斯二世也不怒,他微笑著看向路西法道:“光騎士路西法閣下,沒想到您居然是大領主閣下的侍女,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呢?”

    路西法就直接坐到了桌旁的一個位置上,她攤開手道:“戰場上被制服了唄,差一點被殺死,連逃都都逃不掉,最后被迫簽訂了靈魂契約,這點你可放心,在此之前我一直都是光騎士,在此之前也從未出賣過高等地精一族。”

    阿比菲斯二世點點頭,他忽然站了起來道:“既然今天大領主有事,那我們就明白再談吧……不知道路西法閣下今天是否來大使館見一見您的戰友呢?另外兩名幸存的騎士可都來了。”

    路西法眼珠子轉了一下,看了旁邊毫無動靜的冰鐮,又想了想吳明并沒有禁止這些,只要不說出吳明的秘密就不算違反契約,而且她畢竟也是高等地精一族,這血脈聯系是斬不斷的,若是能夠讓高等地精在吳明這里得到一個好地位,她也不介意幫一些忙,當下就說道:“若是有空閑,那我會來。”

    阿比菲斯二世點點頭,然后又沖兩名血族親王點點頭,這才轉身離開了這處議事廳。

    而兩名血族親王也各自道別后離去,血族子牙就沖路西法笑了一下,也跟隨在了兩名親王身后,整個會議廳很快就只剩下了正在想著什么的路西法,以及什么都沒明白的冰鐮。

    隔了半天,冰鐮才說道:“主人不是讓我們招待他們嗎?他們干什么走了啊?”

    路西法無語的看著冰鐮,然后自己也離開了會議廳,最后就只剩下了冰鐮在那里莫名其妙。

    而吳明回到了魔法塔中,他也不停留,直接去到了魔法塔頂層,眼睛第一時間就看到了在血光鎮壓下的琉璃色羽毛,這是化血神刀憑依著整個福地的道韻加持,這才勉強鎮壓下來的東西,先天靈寶殘片,雖是殘片,但是本質畢竟是先天靈寶,不可以尋常視之。

    說實話,要不是現在騎虎難下,吳明真的是非常厭惡去管那些政治上的事,可是不知不覺,他居然就被推到了這一步,現在誰人都視他為商業聯盟之主,誰人都推著他向著這個位置前進,所以他真是不得不如此。

    相比之下,他更希望能夠宅在這福地內,解析符文也好,調律道韻也好,更何況現在還有一件先天靈寶殘片,他超級超級想要立刻就將其煉化了,這才是他的本命好不好。

    “先天靈寶啊,雖然只是碎片……”吳明感嘆道。

    “先天靈寶……你果然身具大氣運。”這時,一個聲音響在了吳明身后,反倒是將吳明給嚇了一大跳。

    吳明看那根羽毛太過入神,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這頂層除了他可以隨意進出以外,還有他的導師,骷髏魔法師和她的姐姐也可以隨意進出,而這時骷髏魔法師就在這頂層上,而她身體周圍還有一顆光球在來回飄蕩著。

    吳明連忙沖骷髏魔法師一笑,就說道:“導師都沒休息一下嗎?”

    骷髏魔法師將面孔轉向了吳明道:“我是骷髏,不需要休息。”

    “……是,是嗎?”吳明頓時就無語了,心里面一直吐槽,你這樣說話,真的很容易把話給談死啊。

    這時,骷髏魔法師就說道:“我其實是來向你道別的。”

    吳明愣了一下就急忙問道:“是我招待不周嗎?最近確實有些太忙碌了,以至于怠慢了導師,還請導師不要離開。”

    骷髏魔法師愣了一下,就接著說道:“你可能理解錯了,我是要去你祖師那里一趟,不知道為什么,最近一直無法通過魔法信號聯系到你祖師,自巨神兵一戰后,你祖師本來就對我說了,會盡快趕到你這邊來幫你撐起勢力來,但是他回去自己的魔法領地后,直到現在都還沒來,最近魔法信號又一直連接不上,可能是隱秘存在侵蝕的緣故,我還是擔心導師,所以我想要去看一下他。”

    吳明沉默了一下,事實上,他對自己的祖師印象還是非常好的,多次在他弱小時庇護他不說,巨神兵一戰也為他站了隊。

    吳明就是這么一個小市民心態,誰對自己好,他就對誰好,那怕對錯都無妨,所以他是真心的對待骷髏魔法師,也是真心的對待著龍巫妖祖師,只要他們不背叛他,他就會一直對他們好下去。

    當下吳明就道:“現在外面侵蝕之地橫行,很是危險,而且導師也知道,我現在的地位,我怕可能有人隱瞞身份會對導師不利,這樣只要栽贓嫁禍,我立刻就會發起一場屠殺來,導師是否再考慮一下?”

    骷髏魔法師沉默了半響,這才說道:“就如同你現在對我依然畢恭畢敬,我知道你的感恩之心,但是同樣的,導師救過我,再造過我,若無導師,我和我姐姐現在都是枯骨了,所以這一趟我必須去。”

    吳明心里嘆息,他想了想,就伸手一招,血光團立刻就到了他手上化為一柄血紅色長刀,而那羽毛似乎開始了劇烈掙扎,但是終究被福地道韻給鎮壓了下去,只是能量消耗更大一些罷了。

    吳明就認真說道:“導師,這是我的本命靈器,最近才從法器煉制升階,威力我還沒試,但是想來應該可以暫時抵擋傳奇位階以下的攻擊,而且御使起來速度極快,要逃脫圍攻也是容易,然后……”

    吳明一狠心,直接兌換出了一根繩索,而這繩索一出現,半空中的羽毛立刻停止了掙扎,仿佛變成了普通羽毛一樣。

    “此是先天靈寶捆仙索的投影,雖然只能夠使用一次,但是威力卻是先天靈寶全盛之時,任憑敵人多強,只要不是圣位,都可以將其禁制住,將其變成凡人一般,不過這東西珍惜異常,我段時間內估計也再無法獲得另一件,所以就給導師作為底牌吧。”

    說完這些,吳明也不待骷髏魔法師拒絕,直接就對骷髏魔法師道:“打開識海,不要抵抗。”

    骷髏魔法師深深的注視吳明半響,這才兩個眼孔里魂火一閃,吳明就一巴掌拍在了骷髏魔法師頭顱上,立時,血紅色長刀和捆仙索直接化為兩道光投入到了骷髏魔法師骷髏頭的眉心之中。

    “祝導師此去一切順利,若是導師有了什么不測……”

    吳明面色淡然,但是語氣卻是無比的堅定道:“我就讓商業聯盟為導師陪葬好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