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30章:日月

  • 洪荒曆 - 第30章:日月字體大小: A+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PS:不好意思,剛剛突然出門了一趟,趕回來晚了一些,今日第三更奉上。)

    吳明敏銳的感覺到了一種厭惡氣息,這氣息聞不到,看不到,甚至連感覺都感覺不到,他也是在福地中偶然間有所感而已,那是一種深層次的惡意。

    若一定要形容的話,大約就是將雞蛋和牛奶混合著,然后放在高溫下不管個五六七八天,再去深深聞一口的味道,那味道簡直讓人難忘到極點,絕對會將你的內臟都吐出來的感覺。

    不過這厭惡氣息只是略微出現,立刻就消失無蹤,吳明也不知道這氣息來自何處,也不知道是什么讓這氣息消失,但是毫無疑問,他狠狠松了口氣。

    “……是太陽和月亮嗎?”

    吳明隱約之中,感覺到了那氣息的最大來源來自于天空上的日月,這尚是他首次發現這種事情。

    關于洪荒大陸的日月,肯定不可能是如宇宙位面里的地球那樣,日月不過是星體,在洪荒大陸這塊位面上,不管是日月還是星辰,都不是簡單的星體,就吳明所看的書籍上,有說天上的日月是陰陽兩個不同的外能量位面,也有人說是兩件無法抵達的超空間,也有人懷疑是兩件極陰極陽的先天靈寶,誰都不知道那是什么,據說在太陽上還有三足金烏,這在地球上都有傳說,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或者,太陽與月亮其實是天道蓋亞的某種窗口?所以才會散發那種惡意?”吳明看著天空上的月亮,他喃喃的道。

    不管怎么樣,這種深層次的惡意讓吳明覺得渾身雞皮疙瘩都冒了起來,幸虧來到近前之前就已經消失無蹤,不然吳明還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管怎么樣,腳男計劃必須一直實行,這是我未來變強,以及諸多事情的要事,誰都不能夠阻攔,凡是阻攔者,我當真會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吳明心里下定了決心,之后就離開了魔法塔,去往了莊園處找到了管家,并且詢問他之前所需的武器裝備工具之類是否夠購置齊全了。

    一共一千件精鋼武器,五百件皮甲,五百件盾牌,以及五百把精品長弓,順帶還有箭矢與工具等等,雖然吳明不是買不起,但是他也不知道該用什么理由每一個腳男都配上全套武器與防具呢?

    他需要的可是這些腳男們開始大力刷“野怪”,而不是請他們過來當大爺的,需要代價是肯定的,而且還必須在玩家里分出高低階層來,不如此,又怎么可能讓他們個個都當肝帝呢?

    “所以……周末交易日?每七天開放一次市集?同時開放武器購買,開放物資購買,開放垃圾回收,好吧,他們不管是獲得魔獸的殘骸,還是各種礦物或者奇物,我所開放的市集都會進行統一收購,這樣他們就有足夠的貨幣了,另外,這次進來的五千人里,有五百人都是各自行動,看來這五百人就是五常派進來的軍隊了,光是今天,他們就捕殺了二十多只魔獸,別的非魔獸生物更多,而且他們還在五大新手村外秘密建立了營地,用石頭與木頭打造了一些武器,很不錯。”

    說到這里,吳明只覺得腦海中的靈感真是源源不斷,他想了想,一邊吩咐管家將這些裝備拉到人類領地邊緣,一邊讓管家在那附近,空氣墻內部建造一處足以容納萬人的豪華市集,之后吳明便直接兌換了聞澤濤位面的時間,直接跑到了聞澤濤面前去了。

    聞澤濤正在和幾個人商量著一些事情,吳明的突然出現,一下子嚇了那些人一跳,不過這些人立刻就鎮靜了下來,從他們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來,他們似乎知道吳明是誰,而這幾個人里,白人也有,黑人也有,聞澤濤反倒是一臉輕松。

    待到這些人告退之后,聞澤濤就笑著說道:“你不來找我,幾天后的試煉空間里我也要來找你,怎么樣?你大概已經知道那五千腳男里有五常的人了吧?該不會這次前來就是興師問罪的?”

    吳明隨意找了一張椅子坐下道:“倒也不是,大約有五百人吧?五常每個都有一百人,基本上都是軍人,他們的效率說實話比普通玩家要高得多,但是就長期利益來看,他們是比不上玩家的。”

    聞澤濤有了興趣道:“怎么說?我還以為你會贊成全派入軍人呢。”

    “軍人進入其中是為了任務。”吳明想了想道:“不顧生死,團結秩序,這方面確實遠超過腳男們,但是有一點他們是比不上腳男的。”

    “哦?”聞澤濤奇怪的問道。

    吳明認真的道:“那就是在引導方面與熱情方面,先說引導,你說我拿一個虛擬任務讓他們去送死,送死到人物都沒了,那五常部下的軍人會如何?他們首先想到的絕不是我發布的任務,這是絕對的,在受損很小,或者不傷根本的情況下,他們會完成我發布的任務,但是一旦事關到現實世界時,他們的重心依然是現實世界。”

    “但是玩家就不同了,這個世界在他們心目中是游戲世界,所以與現實世界除了貨幣交換,別的一切都是無關,所以他們很多時候都會肆無忌憚,若是能夠用任務,聲望,獎勵等等方面來引導這肆無忌憚,那他們所爆發出來的力量遠超過知曉真實的五常軍隊,至少在這以游戲為名的世界中就是如此。”

    “其次是熱情,對于完成任務來說,一開始可能憑借紀律與高福利以及各種局外因素,這五百軍人可以發揮出五萬散兵的作用來,但是不要小看游戲世界里的肝帝們啊,他們是最可能創造出奇跡樣的人群!!”

    聞澤濤想了想,點頭道:“我大概明白了,那你的意思是,禁絕他們進入咯?”

    吳明搖搖頭道:“徹底禁絕也不可能,倒不如放開到明面上,而且我想他們這么做也是希望有所求吧?說說看他們的想法是什么。”

    聞澤濤就笑了起來道:“他們也沒有明說,但是隱晦表達還是有的,第一當然是高科技,那臺氫劇變反應堆已經可以讓人類科技進步至少二十年,第二就是壽命藥劑,你擺出來這么一個東西自然是非常吸引人了,誰人不對死亡恐懼?至于最后一個則是名額問題。”

    “名額問題?”吳明愣了一下問道:“什么意思?前兩個我都還懂,最后一個名額問題是什么意思?”

    聞澤濤就認真的道:“洪荒大陸是一個真實的世界,不是游戲世界,這點高層基本都知曉了,而這次派去的五百多人,也把那邊的情況大體回報給了他們,環境優美,物資豐富,大陸無邊無際,在許多人看來簡直就是沒開發的最好處女地啊,而我們這個世界,怎么說呢,你上次的亡靈天災把他們都給嚇傻了,他們一天到晚擔心受怕這個世界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比如亡靈啊,蟲子啊,外星人啊,機械啊,總之,所有的高層基本上都在找后路,生怕我這個位面之子的屏蔽不保險,而現在洪荒大陸這么遼闊,他們又認為那游戲人物進入技術是靈魂轉移,所以他們的意思就是,若是真的發生什么不測之事,他們希望能夠得到進入名額不受限。”

    吳明沉默了一下,想了想道:“說實話,我也不知道這個世界到底是那個電影或者恐怖片世界,萬一真有那一天,這個世界若是必須放棄,那就是能拯救多少人就拯救多少人,但是我實話也只給你說,每進入一個人,我需要消耗獎勵點數,雖然消耗不多,但是地球畢竟有六十多億人口,這是我根本不可能承擔的數量,除非是腳男計劃大實行,不然這個要求我真的答應不了。”

    聞澤濤就笑著道:“只要你沒拒絕就好,他們要的就是這個態度,順便,你對貨幣雙位面轉換有什么要求嗎?匯率呢?”

    吳明就攤開手道:“這個就要靠你們了,你們自有各種經濟專家,具體什么樣的轉換匯聚你們來決定,說句不好聽的,我在洪荒大陸好歹算是一個大領主了,很快就可以奪得至少幾倍地球表面積的土地,你們來定匯率就好,不然讓我來定的話,我估計可以用黃金把你們這個世界都買下來。”

    聞澤濤只是一笑,并沒有說話,而吳明就說出了他將要成立一個市集,每七天可以讓腳男們進入交易一次,若是可以的話,五常中央銀行的工作人員可以在那里憑租下建筑,開設異界游戲版的中央銀行,這樣也可以讓那些腳男們更加放心。

    當下兩人說完,吳明也沒有久待,就這樣直接回到了主神空間,要從主神空間回歸洪荒大陸。

    但是吳明沒發現的是,隨著大量腳男們去往洪荒大陸,初代主神大光球里似乎有了什么變化,這種變化無可言說,也不知道是好是壞,而吳明睜開眼時,他看到的并不是熟悉的魔法塔,而是看到了一片硝煙彌漫的戰場天空。

    他無法動彈,或者說他無法控制自己動彈,唯一能夠動彈的只有視線,在他視線中,十三個光團閃爍著劇烈無比的靈光,這靈光仿佛要遮蔽天空一般,那十三團靈光,正在圍繞著一只既仿佛是魚,又仿佛是鳥的光團圍攻,而他正面處則是一古鐘,一龜殼,一玉書,就見得他渾身上下都在噴血,卻有條條玄黃色氣息從空垂下,這氣息霸道無比,左擋古鐘,又擋龜殼與玉書,,一時間居然不落下風。

    但是漸漸的,那十三個光團接連熄滅,就見得似魚又似鳥的光團,攜帶著古鐘與龜殼玉書,還有天上的太陽月亮橫壓而下,將他從九天之上直壓入了漆黑無比的永夜深淵。

    隱約間,吳明還可以聽到自己的怒吼聲:“鯤鵬,你敢壓我!我出來后必會殺你!!”

    “艸艸,天地如煉,唯爭一線,你要爭你人族之命,吾等又何嘗不是在掙命?今日鎮壓你自有大因果,我和我君承擔便是……”

    “就讓我看看,在我也看不到的永夜之中,汝等人族該如何崛起吧!!”

    這聲音似男似女,那名字似乎也只是雜音,吳明也聽不到名為鯤鵬的存在到底在和誰說話,接著轟然聲響,整個天地似乎都被撕裂,吳明就看到自己的身軀被一古鐘,一龜殼,一玉書,還有這似魚似鳥的光團,攜帶著天空的太陽與月亮直壓而來,將他從九十九天,不,甚至是九百九十九天之上,在一團玄黃色包裹之中,在他背后有一個巨大光團支撐之下,依然被直壓而下,落入到了一片漆黑到無法想象的永夜深淵之中……

    “啊!”

    吳明大叫著,渾身冷汗的蘇醒了過來,眼前依然是熟悉的魔法塔,但是那無比恐怖的漆黑仿佛依然還在身體里,讓吳明渾身顫抖,隔了許久許久才回過神來。

    一時間,他整個人都是不好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