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27章:掃蕩開始

  • 洪荒曆 - 第27章:掃蕩開始字體大小: A+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PS:繼續各種求,月票還有嗎?老鐵們,收藏不過分吧?喜歡本書就收藏起來~~限免時沒法訂閱,所以推薦票呢?各位老鐵們,本書就靠你們了。)

    “確認了,無法靠近啊,果然還沒完成嗎?僅僅只有貼圖。”

    楊烈覺得這個世界變化真的是快到無法想象啊,他不過就玩了一個游戲,居然就有了一幫子的隊友,雖然目前游戲里還沒有團隊功能,但是他們連公會名字都取好了,公會名字叫做:好名都**取了。

    團隊一共六個人,分別是,我草,我草我草,我草我草我草,不可能,曰了狗,天啊,六個人。

    這簡直讓楊烈是吐槽不能,不過就是一個虛擬實境游戲罷了,要不要驚訝成這樣!?取個好名會死嗎!?

    包括楊烈在內的六個人,五男一女,天啊就是女的,而其余五個都是男的,而楊烈除了知道不可能的名字叫做鐘墨以外,對于其余人都不甚了解,不過這也正常,畢竟只是網絡游戲,你怕是虛擬實境的網絡游戲,游戲依然是游戲。

    他們六個人是名字最詭異,同時也都是Z國人,所以才組在了一起,而從星際之門里穿出來的千人左右,老外們中也有好幾個的名字如他們一樣,都是詭異得很,不過畢竟是外國人,語言問題雖然解決了,但是終究是有隔閡,所以也就他們六個人組成了隊伍,聊天著走出了村莊。

    說是村莊,但是除了那明顯是超科幻未來的星際大門以外,別的什么建筑都沒有,沒有NPC,沒有村長,沒有村民,沒有任何別的東西。

    “……這游戲公司到底得有多懶!?你說什么東西都沒有,那好歹也要有劇情吧?!結果連劇情都沒有,連世界觀都沒有,甚至除了一開始的經驗值,死亡,號沒了,強化之類,連最基礎的新人教程都沒有,若是換成普通游戲,我敢保證這游戲要被罵到破產。”曰了狗一幅高玩的樣子不停吐槽著。

    草了是一個二十來歲的胖子,他邊喘氣邊說道:“知足吧,虛擬游戲啊,老子看過這么多網游小說,居然還真玩上了,別說是沒有劇情,那怕周圍都是方塊圖形我都忍了,嘿嘿,你們看這解析度,我把這葉子都捏成粉了,連一個方塊都沒看到,你們說女孩子的身體那些……”

    草了草了是個中年大叔,看起來樣子有些嚴肅,他拍了拍草了的腦袋道:“別開車,隊里有女孩子,說正事,現在果然還是內測階段,估計是不刪檔內測,但是也說不準,空氣墻好多,從這里開始,那邊的一切都無法過去,我們橫著走了快一個小時了吧?中途看到了遠處有好多村莊,還看到了人影和村民,明顯不是貼圖那么簡單,估計是還沒開放吧。”

    曰了狗也是一個青年,看起來高高帥帥,他就點頭道:“如果這么說的話,沒有劇情也說得過去了,估計現在就是測試一下各種性能,野怪刷新之類,而且五個新人村,每個新人村差不多一千人,這次內測五千人,估計也是測試一下服務器的承載力吧。”

    草了草了一臉嚴肅的捏了一下身體道:“我把痛覺調節到了百分之十,之前測試了一下,痛感確實下降了許多,我建議你們調節痛感到百分之五左右,這樣的痛感就不會妨礙行動,但是又會提醒你們那里受傷了,我是不贊成完全調節為無痛感的。”

    天啊是個小妹子,看起來有些怯生生的,她拉了一下身上的麻布衣道:“為什么?痛感不是全屏蔽掉最好嗎?”

    曰了狗就在旁邊解釋道:“這畢竟不是用鍵盤鼠標,或者用意念來控制的假虛擬網游,這個網游的全部數據都來自于我們自己的神經操縱體系,這種情況下,我們完全屏蔽掉痛覺的話,會降低靈敏度,而且受傷了也完全不知道。”

    “說起來。”楊烈忽然問道:“那如果在游戲里受傷了,斷手斷腳了怎么辦?莫非只能夠自殺?但是死亡的懲罰太嚴重了,我想不大可能有人自殺吧?”

    草了草了就說道:“我之前測試過了,在新手村,確切的說,是在星際之門的光芒照射下,肉體傷口會逐漸愈合,愈合速度幾乎肉眼可見,現在就是不知道斷手斷腳的處理了。”

    曰了狗就說道:“游戲不過才剛剛開始,我們進入時所看到的畫面,這個游戲世界的世界觀估計是魔法與科技并重,到時候肯定有什么神術之類可以學習,不然游戲鐵三角如何形成?還打不打副本了?還打不打BOSS了?而且現在才開服,還是內測,估計治療手段也只有蹲泉水吧,斷手斷腳估計也可能修復。”

    草了草了這個嚴肅中年大叔就說道:“既然我們組了隊,那怕是因為名字的緣故,這也是緣分,大家若是有什么游戲方面的建議都可以提出來,這次的內測機會非常珍貴,進入之前我還在懷疑,現在卻是一點懷疑都沒有了,希望你們也珍惜,這個游戲很可能會改變你們的未來。”

    曰了狗笑著點頭,自稱高玩的他自然知道這些,而其余四個人,包括楊烈在內其實都有些懵懂,雖然想到了一些,但是肯定想得并不深刻,特別是天啊這時又說道:“我明天還要上學,估計沒法陪你們玩一晚上,一會好要去睡覺。”

    曰了狗就立刻說道:“還睡什么覺啊,現在你的肉體不就在睡覺嗎?好好跟著我們,保準你不虧。”

    草了草了就看著眼前的叢林,沉思著道:“我想了想,現在沒有NPC,沒有任務,也沒有固定目標,貨幣體系也還沒出來,遠處的人類村莊和那些機甲建模都只能夠看到,那現階段最重要的就是經驗值了,這事關復活,也事關強化,這是我們能夠一直玩這個游戲的基礎,而重中之重,就是殺掉第一只野怪,只要殺掉第一只,我們就可以不使用免費復活了。”

    這時,不可能,也就是鐘墨也說道:“而且這也事關一個重要問題……你們有感覺到餓嗎?”

    眾人立刻都看向了他,鐘墨就道:“我從進來到現在,一直摸著脈搏計算時間,我們進入這個游戲時間已經過去了約莫接近兩小時,要說餓的話,很多人估計感覺不出來,但是我感覺很清晰,肚子確實開始逐漸的進入餓的狀態,大約,呃,在兩個小時之后,就會有人有清晰的感官了,而且也會產生渴的感官。”

    草了草了和曰了狗兩個人的眼睛都是一亮,他們深深的看了鐘墨一眼,曰了狗就道:“嗯,這是一個重要的信息,換言之,是完全擬真式體驗嗎?食物,淡水,就是不知道是否要排泄了,但是食物和淡水一定是重中之重,這樣的話,很可能在兩天之內,就會有第一批人死亡,而食物和淡水也是初期的基礎等價物。”

    楊烈這時也從旁邊的一棵小樹上掰下了一根樹枝,他將旁支都給扯斷后道:“武器也是重中之重,我們現在是什么都沒有,連武器和工具都沒有,武器,食物,淡水,火堆,這些都是最緊要的東西,而且我看這片叢林很豐饒啊,雖然很多植物都是虛擬植物,現實里沒有,但是那些蔓藤,那些被蟲咬過的果實,其實都是財富。”

    草了草了與曰了狗也看向了楊烈,他們都面露歡喜,草了草了就道:“看來我的隊員都了不得,這很好……那就以目前的情況來進行分配吧,我暫時做一個隊長,若是我不合格,再換人,大家覺得呢?”

    草了草了是眾人里年齡最大的,而且看起來嚴肅有霸氣,所以眾人也都沒反對,草了草就看著周圍道:“以這里為中心,我和草了草了草了,我們兩個人身體看起來最壯,我們查探周圍是否有野怪,以及野怪的各種情況,確認危險,然后是草了和天啊,你們兩個負責收集果實,被蟲咬過的那一類型為優先,其次是顏色不鮮艷的,最后則是曰了狗和不可能,你們兩個記錄地形,同時收集蔓藤和一些能夠制作武器的木棍和石頭,沒問題吧?一個小時左右,我們就在這里集合,因為沒有手表,也不知道一個小時的時間,總之就靠蒙的吧,不要耽擱太久。”

    眾人都是點頭,然后在這附近找了一處顯眼的半腐爛倒塌大樹,接著眾人就在這片并不是很茂密的叢林中各自行動了起來。

    而楊烈和草了草了一路前進,走著走著時,草了草了就忽然蹲在了地面上,他用手指在泥土上按壓著什么,楊烈看了上去,他卻什么都沒看出來。

    “有殺過雞鴨什么的嗎?”草了草了忽然問道。

    楊烈嘿嘿一笑道:“還真沒殺過,不過你放心,我學過武,也參加過搏擊訓練,也參加過射擊訓練,不會如小白臉那樣什么都不會。”

    草了草了就點頭道:“這附近估計有類似老鼠一樣的生物,不知道是什么品種,但是大小上和兔子差不多,應該……我們慢慢找,找到了就嘗試一下能不能殺死,如何?”

    楊烈就點頭答應下來,接著依然是草了草了走在前面,而楊烈緊隨其后,兩人又繼續走了約莫半小時左右,差不多已經到了該回去的時候,忽然間草了草了就蹲了下來,楊烈反應也快,也同時蹲了下來,他就順著草了草了的視線看了過去,果然就看到在前面一個地面坑洞外蹲著一個又似老鼠,又似兔子一樣的生物,體型比老鼠大,比一般兔子也略微大了一點,差不多有一只肥碩兔子的大小。

    “……看起來很警惕,那坑洞不知道深度,而且不知道出口有幾個,我們兩個人估計殺不死。”草了草了臉色嚴肅的說道。

    楊烈對比了一下距離,他們離這生物其實并不遠,因為有叢林草叢遮蔽,這生物也沒發現他們,他們距離這生物約莫只有十五到二十米,當下楊烈就看向了之前他掰下來的木制長矛。

    一路上他都在弄這長矛,這長矛的尖銳處已經有刺死人,而且這木頭很是堅韌,也不知道是什么樣的木料,然后楊烈又看了看自己長期鍛煉的手臂肌肉,就對草了草了說道:“那不如讓我試試,反正打不死也找到地方了,最后之后再來,而且我練過射擊,對于狙擊方面也有些心得就是了。”

    楊烈沒有說的是,他的射擊成績是基本上最差的……雖然他一向對狙擊手都非常有興趣,但是他確實沒有這方面的天賦,基本上是打什么都不中。

    草了草了仔細看著楊烈和他手上的木矛,嘴角抽搐了一下,但還是說道:“你想試就試吧。”

    楊烈嘿嘿一笑,反正這也是游戲,打不中又如何,然后他就開始回憶射擊訓練時,訓練員給他說的話。

    “你基本上是想打什么都打不中,我反倒建議你直接瞄準靶外的東西,說不定反倒中了呢?”

    “靶外的,靶外的……”

    楊烈拿起長毛,對著這只正在吃什么東西的老鼠兔子頭頂瞄準了半天,然后用盡力氣猛的將長矛投擲了出去,然后就在草了草了驚訝無比的目光中,長矛直接貫穿了這老鼠兔子的腦袋,將其死死釘在了地面上,一矛斃命。

    “好,好好好!”草了草了極為興奮的道:“你居然還有這等天賦!?好,看來這個小隊里真是藏龍臥虎啊,好,我一定會對你們都進行投資的!”

    楊烈并沒有仔細聽草了草了的話,他腦海里有聲音,然后從游戲界面看去,他的經驗值果然有了增長,一共得到了一點經驗值,雖然相對于一百點經驗值才升級的空槽有些微不足道,但是這就是邁出了第一步,他即便是現在死了,也不會消耗免費復活名額了。

    “我得到經驗值了!”楊烈立刻對草了草了說道。

    草了草了一幅了然的樣子,他就走過去將老鼠兔子給拿了起來,同時將長矛丟給了楊烈,這才說道:“果然是殺了野怪才有經驗值啊……”

    “看來,這片叢林很快就會被大掃蕩了。”

    而與此同時,在五個新手村的野外叢林里,不是很快就會被大掃蕩,而是已經開始了大掃蕩。

    五千玩家,開始浩浩蕩蕩的沖入叢林之中開始了各種掃蕩行為。

    第四天災,降臨洪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