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6章:迷霧中的呢喃

  • 洪荒曆 - 第6章:迷霧中的呢喃字體大小: A+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PS:又是一天一萬多字的更新,求一下訂閱,推薦票,收藏,月票,打賞,各種都求,謝謝大家了。)

    “陳建同志,你還有什么話要留下?”

    一個青年軍人躺在躺椅上,他的身上各處都貼滿了各種電子儀器,穿著一件銀白色的貼身緊身衣,在他身邊還有好幾個研究人員正在不停的檢查他身上的儀器。

    說實話,陳建是懵逼的,他是某秘密番號秘密小隊中的秘密成員,聽起來簡直牛逼壞了,但實際上他是一個接發員,再簡單些說,他是一個文職。

    只是他這個接發員,或者說他所在的這個番號成立于開國后不久,最盛時編制足有萬人,甚至為此還特意在京城周邊山地里建了一個秘密基地,研究的東西也都是那些封建迷信的東西,用最早首長的話來說,古今中外流傳了幾千年,怎么的都不可能是沒影的事,這東西全世界都在研究,誰能夠先一步研究出個影來,說不定這東西比蘑菇彈還要有用。

    但是幾十年下來,這番號的人數越來越少,這秘密基地也漸漸的封存,特別是到了最近十年,這番號所代表的意義,以及這個秘密基地所代表的意義,反倒像是一記耳光一樣,越來越讓高層們不滿起來,甚至陳建都有聽聞,這個番號估計在近幾年里就會被取消。

    取消了也好,陳建不是一個雄心壯志的人,不然也會成為這個番號的一員,頗有些隨波逐流的感覺。

    但是突然在今天,陳建被命令來到了這處秘密基地,他一開始還覺得沒什么,每個月一次維護打掃,這是慣例了,他以為是讓他來監督什么的,畢竟這個秘密基地當初可是投入了重金,雖然里面的儀器基本上都落后了幾十年,但是基地本身還是完好無損。

    但是當陳建到達后,發現這里居然有軍隊在守衛,作為體制內,特別是軍隊體系的陳建,一眼就看出那些人絕對不是警察,也不是武警,而是真正的軍隊,而且還是極為精銳的軍隊,而等待陳建到來的人,更是陳建的直系首長。

    再然后,陳建懵逼無比的接到了一個艱巨而光榮的任務,需要他來作為主導,驗證一項可能是超凡的事件。

    不過作為從小在紅旗下長大的一員,本身也無甚過錯的陳建,組織上還是給予了他選擇權,同時也給他說了這項試驗的危險性。

    在陳建之前,已經有二十幾人進行過測試,全都是從全國各地秘密調度而來的死刑犯,而且全都是證據確鑿,個個都該槍斃好幾次的人渣,而在做過這項測試之后,他們就成為了植物人,個個都無例外,而在專家商量之后,覺得這可能是某種善惡辨別,過惡的對象都會被抹殺意識,所以也就不再拿死刑犯進行測試了。

    至于那罪行稍微輕一些的罪犯進行測試,也是有人提議過的,只不過這里就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這種罪犯那怕罪行輕一些,他們若是活下來,并且擁有了超凡之力,那他們出來作惡后,該會造成多大的破壞?

    第二個問題,對待這些罪行較輕的罪犯,也不可能如那二十幾個死刑犯那樣,直接在脖子上弄上微型炸彈,同時還有幾名軍人全械瞄準,一個不對就直接擊殺,這不可能。

    所以到最后,商量的結果是,以部隊中人來進行測試,只是這個測試充滿了危險性,善惡判斷也只是猜測,萬一一測試也同樣變成植物人怎么辦?

    所以這與往常的軍隊命令不同,除了確認資格以外,還需要有一定的選擇權,而這個選擇權就落到了陳建身上。

    “我是孤兒,是國家將我養大,進入這個部隊也早已經有了覺悟,之前幾十年的前輩們沒有遇到超凡,我現在遇到了,這是幸運,所以不用選別人了,就我吧。”陳建如此說道。

    就如此,陳建躺在了這里,雖然他還是有些懵逼,怎么忽然間就有超凡線索了呢?過去幾十年里也有過超凡線索,但是每一次的驗證都是虛假,而這一次似乎格外不同,不但是他的直系首長直接到場,他甚至看到了兩名只在新聞聯播里才看到的人,這讓他心里充滿了激動與忐忑。

    “若真有超凡……那我算不算這個世界的第一名超凡?”陳建暗暗嘀咕著。

    而在一系列的身體檢查與監控之后,他的直系首長在數名研究人員的檢查下,又通過了好幾道除菌消毒的過道,這才來到了他旁邊,接著就對他說道:“現在我給你說一下測試過程,小陳……記得了,無論到時候看到什么,都以保命為主,盡快的回來,告訴我們真相,國家需要你的信息,人民需要你的信息。”

    “是,保證完成任務!”陳建立刻下意識的就要立起身來敬禮。

    首長就擺擺手,示意他不必如此,接著就拿出了一份紙張,紙張上畫著兩條銜尾蛇,一條銜尾蛇順時針,一條銜尾蛇逆時針,而在這兩條銜尾蛇所組成的圓圈中,寫著是和否兩個古文。

    “小陳,將你的手指血涂抹在是這個字上,同時念誦以下文字。”首長就說道。

    這時就有穿著白衣的研究人員將陳建的手指刺出了血珠來,陳建同時看到上方屏幕上顯出了文字,他就將手指按在了是這個字上,同時念誦道:“無限輪回之主神。”

    下一瞬間,陳建仿佛處于半夢半醒之間,當他回過神來時,已經處在了一片迷霧里。

    “我草了!真的是超凡!!”

    陳建不由自主的罵出了聲來,然后他立刻全身都繃緊了,小心的半伏著身體,同時仔細觀察著周圍。

    這里的一切都處于迷霧之中,看不清楚天空,但是有霧蒙蒙的光,不至于伸手不見五指,但是這光并不明顯,顯得略微黯淡,不過也并沒有讓人不適。

    陳建向著遠處看去,但是這迷霧中什么都不顯,他也看不到遠方到底有什么,就如此,陳建在這里站了約莫數十秒,依然沒有任何動靜,迷霧依然是迷霧,也沒有生物,也沒有什么危險。

    不,或許這迷霧本身就是危險。

    陳建站立數十秒后,他選擇了一個方向默默向前走著,同時用手摸著自己的手腕脈搏,他打算走上十分鐘來確認這里的位置。

    而還沒走到十分鐘,陳建隱約就看到了前方有一棟建筑物,在迷霧里若隱若現,光是這么看起來真的顯得陰森恐怖,不過陳建還是繼續向著建筑物走去,好不容易在迷霧中找到了建筑,他不可能放棄。

    又走了分鐘左右,陳建來到了這棟建筑物前,然后他整個人都呆滯了,因為這棟建筑物居然是他從小長大的孤兒院,院子,食堂,宿舍,講堂,一應俱全,他不由自主的就打算邁步踏入其中,但是接下來他立刻就警醒了起來。

    他的孤兒院在現實世界,就在京城郊區,不可能出現在這迷霧中,這迷霧真的有詭異,這很可能是一個陷阱,至少在他將真相傳遞回去之前,他不可能踏入其中。

    當下陳建就退到了建筑物的大門口,只是舉目看向了建筑物內部,內部無燈光,也沒有任何人影,靜悄悄的立在這片迷霧中,怎么看怎么驚悚。

    在觀察了數分鐘之后,陳建大略記下了這處建筑物的方位,以這個建筑物為中心,向著其東面繼續前進,雖然他也知道在無可視之物的情況下,行走越遠,就會繞回到原本的起點處,這是人體的某種機制。

    不過走入到迷霧中,這次陳建走了足有一小時,他也依然沒有回到建筑物處,反倒是在前方出現了一片樹林,陰森森的樹林,看到這樹林,陳建就開始記憶這片樹林的方位,以及這些樹林的組成樹木構成,他甚至還摘下了幾片樹葉帶在身上,然后在這時,他發現了一個恐怖的事情,在樹林中間的一棵大樹上吊著一個赤裸年輕女子,她雙目瞪大了看著陳建,嚇得陳建立刻后退了十米開外,差點就拔腿就跑。

    再仔細看時,這個女子早已經死了,而更恐怖的事情他也看到了,那棵樹的樹干上,居然鑲嵌著一張人臉,還有手和腳在外面,但是身體都鑲嵌入了這樹中。

    “殺了我,殺了我,求求你殺了我。”

    這張人臉低聲叫著,聽聲音是一個男子,這臉就叫喊道:“求求你,行行好殺了我,我當時鬼迷心竅,看她下夜班就跟了上來,要不是她說要報警,我也不會殺了她,求求你,殺了我吧,一命抵一命,不要讓我這樣一直活著,求求你了!!”

    陳建覺得嗓子發癢,他直接落荒而逃了。

    面對殺人犯,面對窮兇極惡的匪徒,陳建都敢于上前硬拼,但是眼前這些東西真的太恐怖了,超過了常識,是真正的惡鬼報仇,是真正的超凡,他這才發覺,自己也是一個膽小的普通人,死他不怕,他怕落到如那個殺人犯那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境地中。

    陳建就這樣在迷霧中一直跑,一直跑,然后他發現周圍的一切似乎都在變得扭曲,變得更加恐怖,隱約間,他聽到了一些呢喃聲。

    “接取任務,獲得獎勵點數。”

    “可以用獎勵點數修復身體,可以用獎勵點數兌換壽命,可以用獎勵點數使人復活。”

    然后,陳建腳下一空,他慘叫著跌落了下去。

    再然后,陳建從床上一彈而起,大聲慘嚎著,至少十多秒后才慢慢安靜下來,然后他暈死了過去,暈死過去前,他看到一大堆白衣人向著他的床位急急跑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