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4章:測試與暴露

  • 洪荒曆 - 第4章:測試與暴露字體大小: A+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PS:接近6000字的大章哦。)

    “時間確認后你們就各自殺掉這些魔獸,切記了,一定要時間確認后再殺,依照秒表時間來確認。”

    吳明對眾人說著,然后他就回到了自己的魔法塔,同時拿出了手表來,開始看著上面的時間。

    這是吳明的一個測試,源于獎勵點數與支線劇情的不成比例。

    目前吳明有一個A,一個B,一個C級支線劇情,獎勵點數卻只有七萬多,這其實是不成比例的,獎勵點數消耗更快更多,支線劇情只有某些特殊情況才會消耗,雖然七萬多獎勵點數看似很多,但實際上卻是消耗極快,若是沒有收入的話,那他又要大開殺戒了。

    但是顯然這時不是大開殺戒的時候,所以他就打起了另一個主意……那就是讓更多的人為他貢獻獎勵點數。

    目前為止,獎勵點數,或者說天道眷屬值的來源真的很迷,首先是他所殺的異族,魔獸,超凡生物大多可以為他提供天道眷屬值,這點是確認無疑的,其次是他所參與的戰爭中,某些人所殺的異族,魔獸,超凡生物可以為他提供獎勵點數與支線劇情。

    比如輪回小隊的人,洛絲為他所殺的生物就可以獲得獎勵點數,然后他親自在場的情況下,死亡騎士所殺的生物也可以獲得獎勵點數,乃至是別的人,只要是名義上是他的手下,那么就可以獲得獎勵點數。

    但是他不在場的情況下,除了輪回小隊,別的人所殺的生物卻無法為他提供獎勵點數,

    所以他要進行一次徹底的測試,首先他召喚出了洛絲與埃爾法兩個人,分別讓他們在五十公里外與五百公里外等待,在他們面前各有一個籠子,里面有一只魔獸。

    同時安排了死亡騎士,分為了三組,一組同樣在五百公里以外,一組在五十公里以外,一組在他面前,同樣各有一個籠子,里面也都有魔獸。

    最后則安排了一個與他毫無關系的職業者,也同樣在他面前,也殺死一只魔獸。

    然后吳明在魔法塔內靜靜等待,表上時間依次到達后,他分別得到了三次獎勵點數提示,從得到獎勵點數的時間上來看,分別是埃爾法,洛絲,以及在他面前的死亡騎士三組得到了獎勵點數。

    (果然,只要是輪回小隊成員,無論相隔我多遠,只要殺死了洪荒大陸的生物,我就可以得到獎勵點數,也就是抽取天道眷屬值成功,而洪荒大陸的人,則必須是我的部下,不但要心甘情愿的,而且某種氣運上與我相連,這樣在我面前所殺的生物,我才可以得到獎勵點數。)

    吳明做完這個測試后,他就忽然想到了才來到洪荒大陸,知曉了自己擁有主神空間時的某個想法,若是這個想法可以成真的話……那他就真有了用之不竭的獎勵點數了!!

    想到這里,吳明又進入到了主神空間中,然后再進入到了主神的附屬空間里,這里依然空蕩蕩的一片,看來沒有人是傻子啊,對于隱秘存在:主神,不管是地球世界的無魔普通人,還是洪荒大陸的這些傳奇,半神等等,他們對于隱秘存在都是謹慎又了謹慎,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一個人上鉤。

    “快點來吧,我的發財大計,可就全靠你們了啊。”吳明暗自嘀咕著。

    與此同時,在聞澤濤的世界中,嵐蘭被叫回了京城的家中,然后她愕然的發現,家中的父母,還有早已經不管事的爺爺都出現在了正廳,除此以外,還有她爺爺的兩個供奉,還有她父親的一個夾帶里的師爺,齊齊一堂都在正廳里看著她。

    這陣仗讓嵐蘭心頭一跳,她立刻知道出事了,至于具體什么事她還不清楚,當下就坐在了最下手,同時笑著說道:“怎么爺爺也來了,政府療養院的醫生準爺爺回家嗎?”

    這個老爺子看起來有些干瘦,年齡約莫在八十來歲,精神狀態還是極好,他就嚴肅的說道:“旁的事情我現在也是不管了,兒孫自有兒孫福,你一個,你兩個哥哥也算,除了大哥已經結婚生子,你和你二哥兩個人的感情其實我是不太想管的,要聯姻也可以,要自由戀愛也可以,現在都二十一世紀了,這些都由得你們,只要你們自己想清楚未來就行,但是這次的事情我卻不得不回來,說吧,你和那個聞澤濤是什么情況。”

    嵐蘭更是愕然,她還以為聞澤濤有超凡之力的事情暴露了,但是誰知道卻說到她的感情上,她立刻就看向了父母,她母親對她使了個眼色,她父親的臉色卻很是難看。

    嵐蘭的父親就哼了一聲道:“聽說你最近很是關注那個聞澤濤?什么個想法,說說看。”

    嵐蘭心里更是憋屈得慌,她就強笑道:“那能呢,看你們胡亂猜測得,聞澤濤比我大了兩輪還多,而且有妻有子,我再怎么也不可能和他有什么關系吧?”

    嵐蘭的父親哼了一聲沒說話,她爺爺就說道:“大兩輪怎么的?我也比你奶奶大了兩輪,還不是過了一輩子?我這邊可是聽說,你往人家辦公室安裝了監控,連家里都沒放過,本以為是發現了什么間諜大案,但是我的人細細審查過了,聞澤濤沒有任何間諜嫌疑,你也沒有任何動機這么做,說說看,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嵐蘭就咬著牙不說話了,這時真是多說多錯,而且她也不可能把聞澤濤是有超凡的事情說出來,一方面還沒有真實的確定,另一方面,便是確定了,她也不敢說出來,監控是一回事,只要不被發現就行,但是若是她來暴露聞澤濤的秘密,天知道她的下場是什么。

    她爺爺等了十來秒,看到嵐蘭一言不發,他就搖了搖頭道:“你以為不說話就沒事了?我那個年代,見過太多像你這樣認為的人,這事很簡單,要么是你看上那聞澤濤了,要么就是你發現了什么,要說看上,我覺得倒不至于,從你接觸到聞澤濤的情況來看,你似乎一直對他不是很禮貌,也沒什么深交,突然一下子就這么做,是不是你發現了什么東西?”

    她父親就說道:“還能發現什么?我看倒是她鬼迷心竅了,不說別的,監控一個市長,還把監控裝到人家家里去了,這事虧得沒暴露,若是暴露,你這輩子就干脆在家里生孩子好了,還想要當國家第一個女總理,哼。”

    她爺爺卻是樂呵呵的說道:“不礙事,這事是小蘭理虧,若是對方沒發現,就暗地里補償一下聞澤濤,若是聞澤濤發現了,就認真上門道個歉,但是我關心的是,小蘭到底發現了什么,兩位先生如何認為呢?”

    這兩名供奉,是極早時候就跟隨著她爺爺的干將,是她爺爺的心腹,這時被問起,其中一個年齡較大的,看起來和她爺爺年齡差不多的人就笑著搖頭道:“猜不出,猜不出,以小蘭的出身見識,便是真查到了什么間諜大案也不至于如此。”

    另一個供奉看起來瘦瘦的,他手里還拿著兩枚鐵膽,只是拿著,也沒有扭動,這名供奉就說道:“我也猜不出,想來想去,便是貪污大案,便是間諜大案,小蘭也不可能閉嘴不談,一定是極隱私的,這么說起來,我倒是真覺得小蘭看上那聞澤濤了。”

    嵐蘭又氣又急,她就叫喚道:“爺爺,爸,我真沒有,你們就信我一回好不好,半個月,最多半個月后就可以見分曉了,我現在是真的不敢說。”

    在座的人莫不是都是人精,一個個都是深思熟慮,見過不知道多少世面,聽到嵐蘭這么一說,本來氣氛挺輕松的,一下子變得了嚴厲,她爺爺和她爸爸彼此對看了一眼,都從各自眼中看到了驚異。

    她爺爺就站了起來走動了一下,邊走動邊說道:“不是不能,而是不敢……小蘭,你是不是信了什么邪教?若真是,那我可就不能夠包容你了,這些東西最是害人,全都是邪乎乎一套一套的,陷進去就出不來了,你老實告訴爺爺,是不是你信了邪教,或者那聞澤濤是什么邪教的人?”

    “不是的,我是真不能說。”嵐蘭深深嘆了口氣,她就認真的對眾人說道:“給我半個月時間,我一定給各位長輩一個交代,好嗎?”

    “不必了!”

    她父親也是站了起來,一站起來就有一股威勢,顯然是長期久居高層的人,他就對外面說道:“小李,讓他們把東西拿進來。”

    嵐蘭莫名其妙的看著門口,很快的,就看到勤務兵拿著一塊硬盤走了進來,同時拿進來的還有一臺筆記本電腦,她只覺得腦袋嗡的一聲,當即大聲喊道:“你們居然不經過我同意,就私自拆我的東西,動我的隱私!?”

    她父親嚴肅的看著她道:“大事面前那來什么隱私!?說句不好聽的,你這樣監控一個市長,這已經涉及到國家大事層面了,里面都是你監控的東西,現在說還來得及,不然我們就自己看了,看看你到底癡迷什么東西,又不敢什么東西。”

    嵐蘭咬著牙,她等了幾秒,眼看著勤務兵就要打開筆記本,她就說道:“不相干的人全都出去!!”

    她父親和她爺爺彼此對望一眼,就將勤務兵,以及站在門口的幾個保衛叫開了距離,然后在場所有人都緊盯著嵐蘭看,到了這個時候,他們也知道肯定有大事發生了,只是他們居然不知道。

    嵐蘭想了想,就對她爺爺和父親說道:“別的我不管,但是爺爺,父親,你們一直告訴我要繼承下香火,所以請你們立刻將二哥發配到國外,要隨意找一個小國,然后隱姓埋名,立刻!我要看著你們打電話,然后直到二哥到達那個國家,你們把他的一切信息都抹去后,我才會說!!”

    眾人都是悚然大驚,她父親夾帶里的那個師爺就說道:“小蘭,何至于此?”

    嵐蘭卻是不說話,只是死死盯著她父親和爺爺,隔了半天,她父親和爺爺都坐回到了椅子上,她爺爺先說話道:“有這么嚴重嗎?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當初那場后現代革命時,我們都沒有做到這一步。”

    嵐蘭肯定的道:“比那還嚴重,爺爺,我不騙你,這事情一旦由我說出來,好的結果就是我們都是無憂,壞的結果就是我們全家一起死,國家都幫不了我們,救不了我們。”

    她父親皺著眉頭想了半天,就對自己的師爺道:“什么樣的事情會讓我們全死,國家都救不了我們,你說說看,有幾樣。”

    她父親的師爺是一個五十多歲,看起來很是儒雅的男子,他拿著一把折扇,這時就將折扇放了下來,邊想邊說道:“戰爭,而且是淪陷戰爭,這京城淪陷的戰爭,其次就是核武器,化學武器,或者生物武器,用這些武器來恐怖襲擊,一次死上個百萬人,我們也都被牽連在其中……我就能想到這兩個,別的情況,便是再來一次后現代革命,或者是站錯了隊,我們都不至于此。”

    另外幾人都是點頭,她父親就對嵐蘭道:“聽清楚了?現在還這么要求嗎?”

    嵐蘭此刻已經豁出去了,她就咬緊牙關道:“是,聽清楚了,我還是這么認為,爺爺,爸,媽,我用我的夢想和政治前途來發誓,這事當真如此緊要,若是我說了,你們覺得不是,或者看了證據,覺得我在撒謊,那我就不出這個家門了,嫁人,生子,一輩子當個賢妻良母!”

    眾人又是彼此對望,這一下,他們是真的認真了,她爺爺就對她父親點了點頭,她父親立刻就拿起一臺座機不停的打著電話,不停的吩咐著什么,隔了半天,這才說道:“你二哥正在趕往機場,去的國家是那個我都不知道,但是一切痕跡都會抹去,現在你可以說了。”

    嵐蘭卻是搖頭道:“不行,必須等二哥徹底消失,我才會說,相信我,爺爺,爸,媽,各位爺爺叔叔,我長這么大,荒唐的事情做過,但是出格的事情一次都沒有做過,相信我,就相信我這一次。”

    她爺爺就說道:“那可要等上十幾個小時啊。”

    “那就等上十幾個小時。”嵐蘭卻是決絕的道。

    眾人又彼此看了良久,然后就閉嘴不談這事,彼此開始聊天起來,說著一些小事,說著一些趣事,到飯點時,誰都沒有離開,也都在這里吃了飯,那怕是困了也就在這房間里隨意躺了一下,那怕是幾個老人都是如此,因為這事若真像是嵐蘭所說這樣嚴重,那誰離開都不行。

    如此,十幾個小時之后,嵐蘭父親的座機響了起來,他接聽之后就說了幾句,然后才正色對嵐蘭道:“你二哥已經消失了,從此以后,你再沒有這個二哥,現在可以說了嗎?”

    嵐蘭點點頭,她深吸了口氣道:“我直接說出來,你們肯定不信,所以我先將證據給你們看,看過之后,我再來說我是如何發現的,以及我為什么這段時間監控聞澤濤。”

    眾人都是點頭,嵐蘭就打開了筆記本電腦,然后在上面找到了那一段車禍視頻,用放慢了的速度播放給了現場人看,一開始眾人還沒有覺得什么,直到聞澤濤在車窗上劃動著,然后輕輕一下將車窗打碎時,她爺爺叫了停。

    然后她爺爺就對旁邊的兩名供奉道:“這車型,是太祖太宗坐過的那個?”

    兩名供奉都是神色嚴肅的點頭,然后眾人又繼續看了下去,這段視頻不長,看過之后,眾人又再三看了幾遍,然后他們同時看向了嵐蘭。

    嵐蘭就說道:“我是在一次沒敲門,直接推開聞澤濤辦公室大門時發現的,他將一份輕飄飄的文件,扔出了硬塊的效果來,直接扔到了書柜上擺放了整齊,而他在之后卻說是魔術,從那以后,我就對那能力產生了興趣,我覺得那就是超凡。”

    “然后我就開始了監控,我知道這很荒唐,但是這是超凡,我們找了幾千年,都沒找到證據的超凡,然后這次車禍時,我就拍到了這些。”

    說到這里,嵐蘭就打開了一幅圖道:“這是由電腦還原出來的他的手指劃動圖案,以及他嘴唇所念出的唇語,說的是,無限輪回之主神。”

    眾人都是不言語,他們都覺得困惑,不信,甚至帶著一些驚慌,原因很簡單,他們一輩子都是無神論者,一輩子信的都是唯物主義,突然一下子有超凡出現在他們面前,他們反倒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那些車窗玻璃碎塊呢?”她父親突然問道。

    嵐蘭就說道:“我托朋友的關系,找到了其中幾個碎片,化驗之后確認了,就是這車該有的玻璃,別說是拳頭了,狙擊步槍都打不穿,我朋友還很詫異這些玻璃碎塊,他說除非是極端實驗室模擬環境,不然不可能將整塊的這種玻璃弄出碎片來。”

    眾人又是不語,她父親就說道:“除了你,還有誰知道這些?”

    嵐蘭就為難的低下頭道:“小倩……我只是找她幫忙,我……”

    她爺爺就說道:“這事太重要了,若真是超凡……小蘭做得對,除了找人幫忙這點以外,嵐鋼,收拾一下,陪我去趟西南海。”

    嵐蘭立刻就叫道:“不行,爺爺,這事不能說出去,我說出來已經很危險了,若那聞澤濤當真是超凡,我們隨意暴露他的秘密,我們可就……”

    “糊涂!”

    嵐蘭的父親罵了一聲道:“若他真是超凡,那就很有可能知道我們知道了他的秘密,這種情況下,還保守這秘密在我們幾個人腦子里,你覺得若要滅口,是滅掉我們幾個人簡單些,還是滅掉整個國家的中樞簡單些?現在不是知道這秘密的人越多越好,而是知道這秘密的重要人士越多越好,知道了嗎?”

    嵐蘭還有些愣神,半天后才想明白這其中的道理,然后她就覺得了后怕,在這之前,只有她和小倩知道了這秘密,那時候若是滅了她們的口,聞澤濤最多有點嫌疑,但是絕對不會有人猜到他有超凡之力,這樣一想,之前的她還真是危險到極點了。

    她父親的語調又轉為了柔和道:“但是你讓你二哥消失,這是對的,我們誰都不敢肯定,超凡會如何對待我們這些普通人,也不敢肯定,超凡是不是只有他一個,更無法肯定,超凡存在了多久,是不是一直在歷史中暗暗觀察我們,一切都小心為上,對了,你也跟我們一起走一趟,畢竟這秘密是你發現的。”

    嵐蘭頓時有些振奮,她又有些擔心的道:“還有,這個圖案和語言我還沒有測試過,也不知道是否有用,萬一沒用呢?”

    “沒用也沒關系。”她爺爺就說道:“聞澤濤既然是市長,是黨員,又有妻有子有父母,那他就不會做得太出格,我們先和上面溝通,把這秘密先告訴他們,然后再談別的。”

    這時,其中一個供奉就嘆息道:“小蘭,你說對了。”

    另一個供奉也是嘆息,他扭動了幾下鐵膽,就說道:“若這超凡是真實不虛的,那這世界……”

    “或許要變天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