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22章:強大與死戰

  • 洪荒曆 - 第22章:強大與死戰字體大小: A+
     

    吳明早就知道,那怕同為四階,彼此實力其實也可以天差地別,甚至相差十倍以上都不稀奇,最強的四階初,甚至可以挑戰四階中,乃至在某些情況下可以對四階中造成致命威脅,這樣的人極少極少,但是確實是存在的。

    所謂的四階其實只是一種層次的統稱,比如四階初就是入微特征,四階中就是心靈之光特征,這種特征確實會對生命本質產生質變,但是并不是說這種特征本身就是強大,只能夠這樣說,能進入四階的人,本質上就已經是強者了,所以配合這些特征才會更加強大。

    但是主神空間卻是顛覆性的存在,在這空間中,那怕本身并沒有進入到四階,但是擁有大量的強化屬性,比如血統血脈,比如各種千奇百怪的技能,再比如各種帶著特效的奇物,若是自身再是那種戰斗型的人物,那其實力遠非主神空間外的同層次可比,甚至可以對外越階而戰。

    比如被殺的那個萊因哈特,雖然是個種族主義者,而且似乎很是自大,但是其實力卻不可小視,他若是去到洪荒大陸,是可以與弱小一些的四階傳奇對撼的強者,光是他渾身上下燃燒著的血色火焰就很不得了,連吳明的化血神刀一時間都斬不破,而這種情況吳明在之前只在路西法的機甲身上遇到過。

    同樣的,能夠一瞬間秒殺萊因哈特的青年,雖然近似于偷襲和刺殺,但是其實力絕對嚇人,就在剛剛,吳明甚至從其身上感應到了四階的氣息,那是一種非常可怕的氣息,就如同他面對的根本不是一個人類,而是一個披著人類外皮的怪物一樣,從實力到精神都是如此。

    “我無意與你對戰。”吳明冷靜的對青年說道:“我們來此的目的其實只是為了拯救剛剛那個少女,別的一切都與我們無關,若是可以,我們就此罷戰如何?”

    青年先是從容而冷靜的微微鞠躬,他微笑著道:“我的名字是趙綴空,你的名字呢?”

    “……吳明。”吳明感覺到趙綴空身上的氣息越來越濃烈,那近乎是一種赤裸裸的殺意,不,不單單是殺意,更還有一種深深的惡意,就如同某個怪物正在從這個人類軀體中掙脫而出一樣。

    “吳明,真好,你不是蘋果,我想想……你應該是椰子才對,外殼看不出來,內里卻充滿了香甜的氣息。”趙綴空微笑著,那微笑就在吳明的注目中慢慢扭曲,到最后趙綴空的表情已經仿佛不似人類一樣,嘴巴大大咧開,口水不停滴出,眼神更是仿佛怪物一樣的扭曲而混沌,光是這個,就看得吳明渾身發冷。

    這是真正的怪物,與人類,與異族都不同,那些異族雖然與人類外形相異,但都是智慧生物,所思所想與人類沒什么太大區別,但是眼前這個怪物不同,這是真正的怪物,所思所想完全無法想象,吳明光是站在這里就已經動用了他全部的勇氣,他從未見過這樣的存在。

    “啊,真好啊。”趙綴空忽然伸手摸住了自己的褲襠,他邊揉邊說道:“真好啊,我的小蘋果不在,但是又來了一個椰子,好想要剝開你,把你剝開,徹底剝開,露出里面香甜的果肉,剝開,剝開,哈哈哈……剝開!”

    猛然間,吳明雙目一片茫然,他身邊的化血神刀直接化為一片血光籠罩住了他,遠處的趙綴空整個人已經消失不見,待到他再出現時,已經出現在了吳明身后數米距離,他正興奮的舔著匕首,這匕首上有著鮮血。

    而血光黯然,又重新化為血色長刀,在這血光中的吳明瘋狂的向前沖去,與趙綴空拉開了至少二十米距離,然后當他站定下來時,脖子上猛的噴出一米以上的鮮血流,他的大動脈已經被切開。

    “主神,全身修復!!”

    吳明用力喊著,但是光柱并沒有落下,與之前萊因哈特的修復一樣,一道光柱落下,另一道光柱攔截,使得他并沒有被修復。

    “坤!”

    吳明瞬間就將單手按在了大動脈上,一道符文閃爍,他的傷口開始了結疤,雖然沒有修復,但是鮮血總算沒有繼續噴出,而此刻吳明的臉色已經顯得了慘白。

    他是如何被集中的,為什么對方只切開了他的大動脈,而不是將他腦袋給搬家,以及剛剛那一瞬間,他所感受到的深深的恐怖,這些信息全部環繞在吳明的腦海中。

    他不打算與這個名叫趙綴空的青年交流了,這個怪物不是用語言能夠交流的,他是一個真正的怪物,并不是光之實力上,那是一種思維與人類截然不同的生物存在,光是與他面對面,吳明幾乎就用盡了勇氣,而此刻生死危機之下,吳明整個人也幾乎陷入到了瘋狂之中。

    在吳明的所有思想里,生存才是第一要素,只有活下去才能夠改變與做到一切,若是死了,那就什么都沒有了,而此刻面對這直接而赤裸裸的危機,他的全部意志,全部心神,全部思想都集中了起來,集中到了如何活下去,或者說殺死眼前這個怪物上。

    “乾坤借力,八卦成形!”

    “乾,坤,震,艮,坎,離,巽,兌!”

    吳明大吼著,八卦符文立時從他識海中具現而出,與此同時,他用力一掌拍在了地面上,所有的八卦符文立刻以陰陽之分,乾坤之分,四枚于半空中隱入,四枚直接融入到了地面之上。

    趙綴空并沒有立刻攻擊,看著吳明做完了這一切,他的舌頭伸出舔了一下口水,整張臉都扭曲的道:“好棒,真的好棒,居然還可以冰鎮。”一瞬間,趙綴空消失在了原地。

    吳明雙目一片茫然,他的眼眸里無數的信息流化為符文數據在顯現,這一瞬間,他看到了一條淡淡的軌跡線,那是超越了速度,甚至很可能超越了他思維的極速,他躲不開,至少以他目前的實力躲不開。

    “電磁場操控!生物電掌握!”

    一瞬間,處于基因鎖狀態的吳明,同時解開了道域的他,思維速度已經快得驚人,一瞬間其實都不到,他也消失在了原地,同時他另一只手向著化血神刀輕輕一點,化血神刀也同樣消失在了原地。

    前后一秒不到,趙綴空穿過了吳明方才所在處,他的匕首寸寸崩裂,同時他持著匕首的手掌上有一條微微血痕,而在吳明之前所站位置約莫二十米距離處,吳明出現在了那里,一出現,他渾身上下都開始了冒血,同時他的一條腿整個反扭了過來,腳跟處更是稀爛一片,似乎連骨頭都化為了肉泥一樣。

    趙綴空的臉色略微恢復了正常,他愣愣的看著碎開的匕首,以及有著血痕的手掌,只是喃喃的道:“哦,躲開了呢,而且還反手給了我一刀,反應速度提高了百倍還多,但又不是什么技能。”說話間,他直接用手握住了有血痕的手掌,似乎是輕輕一扯,整個手掌就如同紙片一樣被他扯了下來,然后這手掌就化為污血了。

    趙綴空就這樣看著自己的手掌化為污血,他仿佛一點痛覺都沒有,只是那張本來漸漸恢復正常的臉,開始慢慢有了笑容,這笑容越來越扭曲,越來越恐怖,他張大了嘴巴哈哈大笑著,就用這恐怖扭曲的表情看向了吳明道:“好棒,真的好棒,剝開后發現里面不單單冰鎮了,還是椰凍呢,好像立刻吃掉你,忍不住了怎么辦……”話音落時,趙綴空再度從原地消失不見。

    吳明根本不敢去操縱趙綴空的生物電場,那怕是開啟了道域,他操縱遠處生物電場的速度也約莫在零點一秒到零點二秒之間,而他剛剛計算了一下,趙綴空從消失到發動攻擊,給他的反應時間只有零點零五秒不到,而這時間里,他若是去操縱趙綴空的生物電場,趙綴空足夠殺他十回了,那種仿佛穿透了空間的攻擊,吳明懷疑路西法的光騎士機甲可能連一擊都擋不住。

    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將自己道域的計算力提升到了極點,只計算與解析兩樣東西,一是趙綴空的攻擊軌跡線路,二是自己的生物電場,讓自己的大腦反應速度與身體反應速度快到了極點,再借著化血神刀的快速來進行移動,在移動中以非常微小的計算來進行反擊。

    除此以外……他什么都做不到!!

    這樣的極速下,他的任何攻擊都無法打中,而這個怪物的任何攻擊都可以直接秒殺他,他已經被逼到了絕境。

    而另一邊,在那個亞洲青年的房間中,眾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廣場上,不停消失與出現的二人,時不時的吳明身上就少了一塊零件,他的兩只耳朵,鼻子,一個眼珠子,一只手掌都已經徹底消失,而他要消失兩到三件零件,那個怪物才會扯下身上的一塊血肉,血肉隨即就會化為污血。

    所有人都看出來了,最多一分鐘不到,吳明就會戰敗死亡,而且是無比凄慘的被分解為碎塊死亡。

    那青年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這一切早已經超出了他最大的現象極限,忽然阿莫爾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這才回過神來,急急的說道:“我叫做鄭吒,真是多謝你們的幫忙救援了,此恩此德,我永世不忘。”

    阿莫爾擺擺手道:“你的女人,她還沒有徹底救活過來,所以我們的任務也沒有完成,她剛剛被踢了一下,有肋骨刺入到肺部中了,你懂怎么做手術嗎?”

    鄭吒愣了一下,苦笑著搖頭,這時王羽就道:“我會戰場手術,但是會很粗暴,還好這里是主神空間,等我們任務完成,你就立刻待她去主神處全身修復,在這之前,我會讓她暫時清醒,可以嗎?”

    鄭吒立刻明白了這是什么意思,戰場手術,粗暴,這本就意味著非人的手法,但是一來這些人救了他們兩,二來鄭吒也看出來了,蘿麗,那戰場上的男人就可能死亡,想到這里,心善的鄭吒立刻說道:“請動手吧,只要她活下來,蘇醒過來,怎么樣我都愿意!!”

    王羽點點頭,他看向了阿莫爾,阿莫爾也點點頭,王羽立刻就從懷里掏出了一只閃亮著圣光的藥劑道:“那我開始了,鄭吒,放心,只是粗暴,不會害死她!”

    話音落時,王羽手持手持匕首直接剖開了少女的胸膛,將整個肋骨完全拆了開來,鄭吒眼神猛的一跳,他的雙目立刻一片茫然,渾身肌肉夸張的鼓了起來,但他只是狠狠咬著牙,坐在蘿麗身旁一動不動。

    場上,吳明剩下的眼珠子也消失不見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