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11章:戰后

  • 洪荒曆 - 第11章:戰后字體大小: A+
     

    (PS:今天就三更,謝謝所有朋友的支持,如果有朋友能熬到晚上12點,希望能夠在12點后幫我投一下推薦票,新的一個星期了,感謝不盡。)

    吳明和高等地精少女路西法簽訂了契約后,整個人立刻就癱倒在地,只覺得仿佛死了幾十回那么多。

    事實上,他作弊了,沒錯,真的是作弊,最大的作弊器,主神修復。

    相比于別的任何輪回小隊成員或者無限流,吳明一直都非常清楚自己的最大優勢,那就是他隨時隨地都可以在主神處進行兌換與修復,換言之,只要主神的兌換物越來越多,那么他幾乎可以在任何情況下找到解決當前辦法的兌換物,而且主神的全身修復簡直是作弊,那怕只剩下一個頭顱,只要啟動了全身修復也都可以修復回來。

    吳明雖然之前就想到了這點,但是他壓根不敢這么做,原因很簡單,他必須是人類才可以兌換以及修復,換言之,一旦戰場上他這么做,要么他殺光所有人,要么他就徹底暴露,而一旦暴露出人類本質,很可能就會遭到數不盡的四階,乃至是五階直接出手,他會死得不能再死。

    但是這并不妨礙吳明平日里思考著遇到無法回避的戰斗時,他到底該如何利用主神,而戰斗時的全身修復這個選項,其實一直都在他腦海中盤旋。

    對于正統修真者來說,一旦可以使用道域,除非在確切的可以取勝的情況下使用,不然往往都是屬于底牌,輕易是不會使用的,原因很簡單,道域對于使用者的負荷太大了,計算力的極化,往往意味著自身的一切都用來負荷道域的使用,而且萬一有超過計算力的情況出現,自身也會受到損傷反噬,而且計算力超過越多,反噬就越強。

    曾經有過記錄,有一名元嬰期的正統修真者,在參與洪荒天庭的對外作戰時,對一名異族的強者用了道域作戰,然后在解析那名異族使用的器具時,腦袋直接爆炸死掉,后來那名異族不知所蹤,就有傳聞那名異族使用了先天靈寶,而元嬰期修真者就被那浩瀚的信息給直接撐爆了。

    吳明這次作戰時,也幾十次都差點如此,他并不是解析了什么,而是強行將化血神刀的品階提高到了寶器層次,法器,靈器,寶器,相當于跨了兩個大層次,所以數丈血光才會化為百丈血光,威力更是無比強悍,連四階說斬殺也就斬殺了。

    但那是吳明用命來對耗才得到的結果,主神每一次修復都用了他一百多的獎勵點數,前后他至少修復了四十多次,幸虧在城區里發生了戰斗,他還有獎勵點數收獲,否則這一戰他估計直接就被殺掉了,或者被俘虜了,完全不可能別的任何情況出現。

    “真險啊。”吳明躺倒在地上喃喃自語道。

    高等地精少女路西法則臭著一張臉,看著地面的吳明冷笑著道:“原來你也到極限了,早知道……”

    “你應該試一下才對。”吳明慢慢坐起身,他也回以冷笑道:“你當真可以試一試,看看現在的我是不是到了極限。”

    說話間,又是一道光柱落到吳明身上,吳明立刻精神兮兮的站了起來,而本來還想嘲諷一句的高等地精少女路西法立刻就不說話了,只是用一種莫名的目光看著吳明,良久后才說道:“……你是人類?”

    “是,我是人類。”吳明直接承認道。

    “……剛剛那是先天靈寶?”路西法繼續問道。

    “呃,姑且算是先天靈寶吧。”吳明想了想,還是說道。

    路西法的表情更是莫名了,她看著天空良久,忽然吐了口氣道:“果然……接下來你有什么打算?你的人類身份一旦暴露……”

    就在路西法說話時,吳明已經拿出一瓶藥劑喝了下去,然后就在路西法的目光中又變成了幽魂體,這一幕看得路西法直接瞪大了雙眼,她身上忽然有一層光芒閃爍,這光芒就集中到了她的眼睛處,就這樣仔細看了吳明許久,這才頹然的道:“是真的幽魂??你是怎么做到的?從正能量生物到負能量生命,從人類到幽魂,這不可能!!”

    “呵呵。”吳明這次懶得回答了,他看了看這個廢墟戰場,接著從地面撿起幾塊機甲破碎后的金屬,就問向路西法道:“會飛嗎?”

    路西法頓時氣呼呼的說道:“不會飛!我是四階機械師,專精于操縱載具,特別是人形載具,若是沒有了載具,我的戰斗力至少下降七成還多,我不會飛!還有,你可知道我剛剛駕駛的光騎士,是母族遺留下來的古代機甲,已經再沒有了!!你可知道這機甲的價值!?”

    “閉嘴!”

    吳明冷聲回答,接著他向著周圍廢墟揮了揮手,大量的金屬碎片就凝結在了一起,化為了一塊薄薄的金屬板,他就直接踩了上去,路西法也是識趣,也跟隨在吳明身后踩在了這金屬板之上,就看著吳明操縱金屬板直接騰空飛了起來。

    在飛行中,路西法依然不停的問道:“你到底是幾階魔法師?不,幾階奧術師?二階?還是三階?你絕不可能是傳奇,這點感覺我還是有的,傳奇的職業者共有的入微你就沒有,還有,那把長刀到底是什么?也是先天靈寶嗎?你的先天靈寶叫做什么名字?還有,你到底認為自己是人,還是幽魂?還有……”

    “閉嘴好嗎!?我簡直煩透你了!”吳明低聲吼了一句。

    路西法愣了一下,反倒是理直氣壯的道:“我和你簽訂了靈魂契約也!換句話說,我現在是你的臣屬了,以后也只可能在你旗下戰斗,我不弄明白你的強弱,不弄明白你的想法,你叫我以后怎么辦!?我覺得你這個人真的是太奇怪了,我好歹是四階啊,現在成為你的力量,你居然好像還很不耐煩一樣。”

    吳明頓時覺得自己簡直是糟心透了,莫非所有地靈衍生族都是話癆不成?

    不過,確實是四階戰力,之前吳明只是想到了地靈族遺跡,以及巨神兵的可能存在,倒是沒有太在意四階戰力什么的,現在想來,他之前真的是瘋了,以筑基期層次硬懟四階戰力,而且還是一個可以發揮出部分心靈之光的四階戰力,而且最后他還直接將一個四階給斬殺。

    雖然是靠著多方的底牌,主神修復是最關鍵,化血神刀更是比想象中更強,但是他未免也太瘋狂了吧,現在仔細想來他還覺得后怕,并且不停的告訴自己,除非他確切的有了四階戰力,不然這樣的事情是一次都不能夠再發生了。

    “草句草句,從心從心,下次無論如何都不能夠這么莽撞了。”吳明念叨了幾句。

    隨著飛行速度的快速提升,很快的,吳明帶著路西法回到了之前的戰場處,而在這里,剩余的死亡騎士居然正在和血族騎兵部隊對峙著,吳明眉頭一跳,直接就拉著路西法飛入到了兩陣中央。

    而看到吳明的到來,死亡騎士那一方所有人都松了口氣,而另一邊,子牙更是笑了起來,聲音從小到大,最后更是哈哈大笑著,笑得護衛著他的血族士兵都是莫名其妙。

    “救世主大人。”子牙停下了笑,他指了指護衛在自己身邊的血族士兵,面上帶著微笑,但是說出來的話卻是殺意十足。

    “殺光他們,一個都不要留。”

    吳明自然是不會留,他不可能與這么多的血族簽訂靈魂契約,更何況若是這些血族的上位血系還在,他也簽不了靈魂契約,血族的血擁本身就是靈魂契約的一種,當下吳明頭上就有八卦符文具現,緊接著,他的雙目里再一次有大量數據流出現,就在那些血族大聲嘩然時,吳明對著他們伸出了手掌,然后用力一捏,除了子牙以外,其余的所有血族立刻都痛苦的捂著了心臟,包括血族魔法師都是如此,前后不過十幾秒,現場除了子牙,就再沒有任何一個血族站著了。

    做完這一切,吳明直接走到了子牙面前嚴肅的道:“這次的事情,我需要一個解釋!”

    子牙微笑的看著吳明道:“是的,救世主大人,我會將所有事情的經過與細節都詳細告訴您,但是我現在時間不多了,他們全部死掉,血族親王就會以血脈聯系將我強行召喚回去,而現在的情況有些復雜,我需要立刻告訴救世主大人您許多后續。”

    “她應該就是光騎士了吧?沒想到是個女的,但這更好,除了高等地精的高層,沒有人知道光騎士的真面目,讓她先以您的女仆身份待在領地上。”

    路西法頓時大怒道:“血之牙,我知道你!血族聯軍的最高指揮官,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我堂堂四階做女仆,你是在諷刺我嗎!?”

    “閉嘴!”吳明知道輕急,對路西法喝了一聲,就看向了子牙道:“你繼續說。”

    子牙就繼續說道:“然后請救世主大人高調出場,宣告是你擊殺了光騎士,同時請救世主大人立刻率領手下回歸領地,中途不要用一點耽擱,然后至少兩到三個月內不要再露面,而在三個月露面時,請救世主大人再次高調出場,直接逼降金河城的四階守護者,不降就死,這些是救世主大人需要做到的,切記,一定要如此,不然我怕會出別的紕漏,然后其余事情就讓我代勞吧。”

    吳明仔細記下了這些事,他就對子牙點頭道:“我記下了,若……血族不安全,就來我領地,四階也沒什么好怕的!”

    “現在還不是時候。”子牙看著吳明,他深深一鞠躬道:“但是請救世主大人放心,這一天遲早會來,我會將整個商業聯盟都呈在大人的面前,我會為大人高舉王座,為大人掃清一切障礙……”

    說到這里時,子牙的身影越來越淡薄,到最后,他鞠躬的身影都沒有立起來,就此消失在了吳明的面前。

    待到子牙徹底消失后,吳明這才回頭看向了活下來的死亡騎士,在那里,戰爭,死亡,饑荒,瘟疫,他們都高舉武器到眉間,對著吳明鞠躬以禮,甚至連亞龍人魔法師都脫掉了斗篷,同樣做出了鞠躬之禮,而在他們身后,剩余的死亡騎士則是半跪著對向了他。

    (你們不棄我,我也不會棄你們……一定!!)

    吳明沖他們揮了揮手,算是回了他們一禮,然后才說道:“打掃戰場,喚醒新的死亡騎士,這里是一處,高等地精幾個師團是幾處,去喚醒所有能喚醒的死亡騎士,然后我們……”

    “回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