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8章:我的出招,你的回應

  • 洪荒曆 - 第8章:我的出招,你的回應字體大小: A+
     
        “太冒失了,個個都想要爭功,到最后就變成了這樣,你們全都該上軍事法庭!!”眾軍官中的一人吼了起來道。

        其余軍官臉色都是難看,事實上,在之前的軍事討論中,也只有這一名年齡最大的軍官是采取否認態度的,若是戰后,說不定他們全都要上軍事法庭,唯有這人可能會無罪。

        在之前與地方殘余部隊的交火中,他們的偵察機就已經發現了有部隊突入到戰場外,而后得到的確認是,這只部隊正是之前給六只師團帶來了巨大傷害的死亡騎士部隊,而且這一次的死亡騎士數量更多一些,達到了五百多之數。

        這可是不得了的部隊啊,雖然只有五百多,但是死亡騎士幾乎人人都是職業者,那怕是新生死亡騎士,休養一段時間,鍛煉適應一段時間,同樣也是一階職業者,天生就會召喚夢魘坐騎,同時可以本能的將負能量灌注在武器與鎧甲上,是不死諸族中響當當的戰斗一族。

        而這只死亡騎士團更是讓高等地精們熟悉,不久前才交過手,而且前后更是造成了高等地精六大師團死亡至少兩萬人,這事甚至在高等地精族中都引發了轟動,大量在族地里的高等地精官員與貴族們,都斥責這六大師團丟人現眼,丟了高等地精的族格,甚至還有不少人想要將這些軍官全部臨陣換掉。

        所以這一下見面真是讓每個高等地精軍官咬牙切齒,恨不得將這些死亡騎士全部給千刀萬剮掉,當下也在不管即將被全滅的地方部隊,全機械化部隊立刻就向著死亡騎士所在地沖了去。

        但是很快的,這些死亡騎士分為了四個部隊,各自向著四個方向而去,但這并不妨礙高等地精師團的追擊,不管是小型的三人,類似地球世界武裝摩托車一類的載具,還是類似坦克一樣,但是半懸浮的汽艇式坦克,又或者是大型的,類似巨大化蜘蛛一樣的堡壘載具,又或者是單人戰斗機甲,全機械化的高等地精師團,其戰術追擊速度快得驚人。

        不過還是比不過死亡騎士,所有死亡騎士召喚出來的夢魘可都是魔法類生物,跑山地如平地,時速上百公里,耐力幾乎無限等等,這些都不是機械化載具可比,當然了,飛行器什么的肯定可以追上死亡騎士,但是有個卵用,畢竟只是步兵師團,即便有幾架戰斗或者轟炸飛行器,除非是成規模的,不然你沖上去試試,別以為千米高空就安全了,三階死亡騎士光是射箭都可以射到千米高空以上,對于三階職業者來說,射箭打飛機可不是什么玩笑話。

        就如此,死亡騎士在前面逃,高等地精師團在后面追,四股部隊前后交錯,在洪荒大陸這片廣袤的土地上連續追趕了至少一個多小時,然后他們終于……發現自己被包圍了。

        這其實本身就是很不正常的事情,因為是他們在追擊,不可能追著的人反過來包圍了自己的左右前后吧?

        但事實就是如此,追著追著,他們就發現自己的目標正在追趕另一只自己的同胞部隊,而那只部隊為了避免被追趕的死亡騎士近身,所以不得不緩慢了速度,然后那只同胞部隊所追趕的死亡騎士,又去追趕了另一只同胞部隊,然后周而復始,到他們發現不對時,四只分散的高等地精師團部隊已經合流,被困在了一個大峽谷里布置了陣地,而在大峽谷周邊,則是四只死亡騎士默默而立,算是包圍了他們。

        這樣的情況真是讓他們想不到到底是如何發生的,雖然每一步都在他們的偵察之中,甚至連地形,連是否有埋伏部隊,是否會被偷襲等等都偵察到了,但是結果就這樣出現了,仿佛被人變了一個魔術一樣,不,仿佛被人施放了魔法一樣。

        雖是如此,還了次世代裝備的高等地精師團心氣依然高昂,他們以峽谷為中心,對周邊死亡騎士進行了壓制性炮擊與集火性轟炸,效果很好,那怕是死亡騎士也不敢頂著高等地精的炮擊與轟炸繼續包圍,就如此,包圍圈出現了破綻,立刻就有軍官指示著突圍與繼續追擊,然后……

        他們悲劇的被地雷給炸了,這甚至不是地雷,若是地雷,對次世代新式合金的載具效果不大,但是這些地雷的效果卻是極好,載具可能只是小破,但是一炸之后,載具上的人員卻是全滅,連續死亡了至少三四百高等地精,剩下的人就不敢闖了,只能夠退縮回去,所有高等地精都知道了,這些是魔法效果!

        然后就是情景重現,另選了一個方向進行飽和式炮擊與轟炸,再次逼退了死亡騎士后,派出的人員又在轟轟聲里退了回來,接著是第三次……

        連續三次之后,他們就不敢亂動了,只能夠在這峽谷里默默與包圍的死亡騎士對峙。

        而在距離戰場的遠處,斗篷矮個子與斗篷高個子站在一個半山坡上看著遠方戰場,直到這時,斗篷高個子終于忍不住的問道:“你為什么知道他們會選擇這三個方向突圍!?我雖然是三階魔法師,也會魔法強效與魔法延時,但是我并不會超量魔法技巧,像這種震爆暗雷,我一天最多施展七次,為了避免魔力沒了的危險,我一天最多施展五次……你定下的五個方向有什么緣故嗎?他們居然直接就踩中了三個地雷區,其實地雷區的范圍并不大啊,他們只需要繞一繞就可以過去。”

        “生物的本能選擇性,簡單些說,絕大多數人在陌生環境下看到左右兩條路時,會下意識的走左邊這條,概率比右邊那條高得多,同樣的,隨著地形,視覺,顏色,以及目的的不同,在同樣陌生的環境下,會選擇的某些路徑概率更高,我并不敢肯定他們一定會走那一條,所以我選擇了最可能的五個方向,事實上讓他們突圍也完全無妨,只是會略麻煩一些,而像現在這樣就是最好了。”矮個子笑嘻嘻的回答道。

        “是,是嗎?會選擇左邊啊!?”高個子傻愣愣的念叨了一句,然后就不停的沉思了起來。

        整個戰場從一開始到眼前這一步,是他全程看著的,矮個子如何定下目標,如何告知行動,如何讓他布置下震爆暗雷,他都是全程看過,但是他依然想不明白其中大半的事情,到最后,他只能夠肯定的一點是,這個矮個子太可怕了,可怕到他下意識的產生了恐懼,完全一點都不想和其交手敵對。

        “你……你是吳明的背后勢力人員嗎?”高個子許久后才忽然問道。

        矮個子似乎愣了一下,就說道:“其實也算不上,從目前來說,我們是吳明的合作伙伴,不過認真來說,我們的地位低于吳明,他其實可以算我們的半個主人,當然了,只是一小半。”

        “是,是嗎?”高個子真的被嚇住了,他喃喃的道:“居然是主人……而且你們……還很多……”

        又過了許久,高個子才嘆了口氣道:“我忽然覺得,我這三階魔法師的身份似乎并不保險啊,真怕被你們隨時給滅口了。”

        “安啦安啦,三階魔法師其實很厲害了哦。”矮個子笑著安慰道:“至少在三個月以內很厲害就是了……對了,等你魔力恢復了,繼續在我指定的位置釋放魔法地雷,防御圈需要加固嘛。”

        這話完全不像是安慰,反倒更像是恐嚇,高個子被嚇得許久不語。

        就如此,這場包圍持續了兩天兩夜,雖然矮個子說了堂堂之師,但是他也不可能強迫死亡騎士去沖槍陣,這就不是堂堂之師了,這是傻逼之師,白癡都不會這么做好不好。

        而兩天包圍里,高等地精不是沒有試過再突圍,但是用小股的人員突圍,很快就會被死亡騎士不計損失的斬殺,而大量部隊突圍,就會遇到魔法地雷,前后他們已經踩到了九次,死亡了接近兩千人,所以兩天后,高等地精師團就直接不動彈了,只是向著后衛三只師團發送著求救信號。

        而此刻的后衛三只師團也明白了前線的不對勁,兩只前鋒師團完全失聯,從偵察機所拍攝到的畫面來看,其中一只師團人員全部死亡,但是現場并沒有發現什么戰斗痕跡,唯一詭異的是幾乎全部的裝備都損燒了電路,在戰場上根本無法修復。

        而另一只師團就很恐怖了,所有的金屬載具與金屬裝備,全部凝為了一個巨大金屬球,而師團士兵與軍團,全滅在了這金屬球里,全被擠壓成了肉泥。

        這樣的情景實在是太恐怖了,以至于當場都有許多人被嚇尿掉,而四階法系參戰的言論也流傳在了這三只后衛師團中,一下子立刻就是人心惶惶。

        四階被稱為傳奇,任何一個傳奇都可以以一對戰軍團,那可是對軍團級別的戰力,小小的師團輕易就會被碾碎。

        與此同時,吳明果然如阿莫爾所要求的那樣,在離三只后衛師團最近的中立陣營軍隊中,宣稱自己全滅了兩只高等地精前鋒師團,并且命令所有潰散的中立城市軍向他靠攏,受他指揮,他將在軍隊集合后開始襲擊三只后衛師團。

        但是吳明發布宣言后不到一小時,血族也發布了譴責高等地精的言論,并且一只血族騎兵師團開始向高等地精師團所在位置而來,這讓所有人都認為血族陣營想要拉攏中立城市,開始對高等地精陣營動手了,只是血族騎兵師團所去的方向……

        卻是高等地精中間那只師團……

        “所以,我來了,出來說說話。”

        血族子牙,直接去到了死亡騎士隊伍面前,而在他身后,血族的騎兵師團,正在向著峽谷中被圍困的高等地精師團發動著攻擊。

        四名死亡騎士都戒備的看著這名單獨而來的人類型血族,他雖然只是一階職業者,但是從他身上,四名死亡騎士看到了近十道烙印,那是十道至少是傳奇,甚至半神級別強者所留下的烙印,在他們眼中仿佛就如太陽一樣耀眼。

        斗篷矮個子從隊伍中走了出來,他笑嘻嘻的看著血族子牙道:“你果然來了,那就證明你沒什么問題,我也放心讓你繼續待在吳明大哥身邊了。”

        血族子牙卻是滿臉肅穆的道:“可是你有問題,你可知道你做了什么?”

        “知道啊。”矮個子依然笑嘻嘻的說道:“我出招了,而你回應了。”

        “……你的出招,很可能害死救……吳明!”血族子牙滿臉寒霜,眼里的殺意是個人都看得出來,他冷冷的說道:“你在拿吳明逼迫我選擇……你讓部隊直接在中衛師團處降落,這會導致前鋒兩只師團,后衛三只師團的合圍,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第一時間內清繳至少一方的圍攻,并且還要做到全殲,你選擇的是前鋒,而隨著兩只師團被全殲,任憑是誰都會認為四階出手,結果是什么?你在呼喚高等地精四階傳奇攻擊你們!”

        矮個子打了個響指道:“不是攻擊我們,而是攻擊隨后高調宣稱全滅了兩只師團的吳明大哥,他不是宣稱全滅了兩只師團嘛,那要么他是傳奇,要么他身后有傳奇,傳奇階就是原子……就是底牌,你露出了底牌,若我不回應,那直接就輸了,心氣都沒了,還討論什么陣營戰,所以那怕吳明大哥身后的是他的祖師,高等地精的四階也一定會襲擊,最多敗退,但是這一戰必須要打,就是如此。”

        血族子牙接過話道:“所以你肯定不會告訴救……吳明,而當四階傳奇襲擊到他面前時,立刻就會知道他身邊沒有他祖師,結果會如何?”

        矮個子笑嘻嘻的道:“所以你來了啊,血族高調怒懟高等地精,然后你和這只騎兵部隊快速趕來,我想不單單是你來了,你還一路曝光,基本上所有該知道你是誰,你做了什么,你在血族里的地位的人都該知道你的行蹤了,那么你說高等地精的傳奇,是襲擊一個可能有半神保護的暴發戶,突然而起的中立城市小英雄,還是襲擊一個血族陣營的最高軍事指揮官,一個只有一階,身邊不一定會有血族強者保護的人呢?那怕有血族強者保護,只要殺了你,那賠上兩三個四階又有何妨?”

        血族子牙聽到這里,面色卻是緩了一些,他看著矮個子半響才道:“你對救……吳明卻沒有什么壞心思,但是你太危險了,用兵喜險,所以抱歉了,我不能夠承受再來一次的危險,請你死在這里吧,死在傳奇強者交戰的余波中吧,對你,對我,對吳明都好……”

        矮個子笑嘻嘻的再打了一個響指道:“我名叫阿莫爾,還是那句話,我出招。”

        “……”血族子牙愣了一下,還是說道:“我是血族子牙,人類牙……我回應。”

        與此同時,天空上遙遠外一架飛行器,以匪夷所思的速度直飛到了眾人之上,一瞬間,這飛行器就變成了一個巨大的人形機器人,在這機器人身后還有六對光翼,然后下一瞬間,這六對光翼直接從其身后分散開來,化為六管巨大的炮筒,六道流光從天頂上直射而下。

        “別了。”

        子牙深深看了矮個子一眼,轉身而去,而在他身后,一瞬間就有數道血光從地面涌出,這些血光直接將他包裹在了其中。

        血族禁咒,半神級血系魔法,千血之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