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6章:雙智再交鋒

  • 洪荒曆 - 第6章:雙智再交鋒字體大小: A+
     
        “我的辦法是,圍點打援。”

        阿莫爾在貴賓機艙中取下了斗篷,這里只有他和吳明兩人,也就不介意露出人類真容了,他取了桌上一顆水果,邊吃邊說道:“你若是想要足夠的獎勵點數,那最好的辦法就是這個了,六只師團,按照你收集的情報來看,從入場到現在,加上之前你和死亡騎士團的襲擊,以及戰事的消耗,現在實際上只有三萬五千多人,便是后面補了一些,高等地精本身族地出了問題,肯定不可能實數補到六萬,我預計約莫有四萬到四萬五左右,若不全殲,你所需要的點數就是不夠,所以圍點打援,然后全殲六師團,這是你唯一的機會。”

        吳明遲疑了一下,喃喃道:“我的本意是擊潰,然后殺掉大部分,若是全殲,我怕高等地精惱羞成怒。”

        阿莫爾就微笑著道:“早就已經惱羞成怒了,按你的說法,縮爆彈是戰略決戰兵器,所謂的戰略決戰兵器,本就是最后最大的底牌,其威脅最大的時候應該就是在發射井里的時候,但是現在卻連用十七枚,這不是惱羞成怒是什么?”

        吳明想了想,還是點頭承認了下來。

        阿莫爾眼神一閃,他心里其實另有想法,他并不覺得高等地精的高層都是傻逼,一個體制,而且是一個完備的,持續了至少上千年乃至更久的穩定體制,若是有人認為這種體制的高層都是傻逼,那這樣想的人自己才是傻逼。

        但是高等地精卻是做了一件最為愚蠢的事情,那怕是自己的族地核心被攻擊,導致了數千萬的人口死亡,那怕對于地球世界二十一世紀來說,也可謂是滅國之戰了,但是也不大可能動用氫彈級,特別是戰略氫彈級武器,除非是被同等層次的武器攻擊,不然基本上沒誰會先一步使用出來。

        而這個世界的高等地精,論科技,論地盤,論人口,其實都比地球世界的一顆星球人類加起來還要多,還要強,為什么僅僅被襲擊了一次,立刻如同被逼到絕境那樣直接發射了十七枚之多的縮爆彈?這里面沒鬼才有個怪了。

        阿莫爾最大的猜測是,那個血族子牙在其中做了什么,雖然不留痕跡,但是從事件脈絡上來看,還是有一些線索的,比如掠奪者聯盟的突然參戰,比如高等地精內部防御軍團的懈怠,再比如時機問題,恰好是吳明閉關時發動的……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子牙,你的作為,其實已經對吳明產生了威脅,這點你該心知肚明,那怕你不知道主神空間,那怕不知道吳明其實根本不用冒險,只需要時間累積就可以不停變強,但是你的所作所為其實已經開始威脅到我所在的輪回小隊了,吳明和輪回小隊現在是雙生雙成的關系,容不得你這樣繼續下去……我出招了,接下來,該你來應對,讓我看看你的真實想法吧。)

        二十一小時之后,死亡騎士團,加上三千輔兵已經來到了一處平原上,而在遠處,還有看到火炮火光,隱約可以聽到遠處的各種炸響。

        “我們暴露了。”戰爭抬頭看著天空道。

        其余的三人,死亡,饑荒,瘟疫,他們都同時看向了渾身包裹著斗篷的矮個子,個個臉色都不怎么好看。

        斗篷矮個子笑了一下,伸手指向了前方道:“本來就沒期待可以發動突襲,你們第一輪與高等地精師團交戰,基本上次次都是采取突襲戰法,誠然,對于這類以科技成軍的部隊,職業者采取突襲戰法才是上層戰法,不然難道要去打陣地戰進行消耗不成?但是有一點,不管是你們,還是吳明大哥,你們都做錯了。”

        四名死亡騎士的臉色都不怎么好看,戰爭沉聲問道:“什么地方做錯了!?”

        “臨之以堂堂之師啊。”

        矮個子依然笑著說道:“你們不是雇傭軍,雖然你們的身份算是中立城市陣營所雇傭的軍隊,但是你們屬于領主軍,并非是以錢財賣命的雇傭軍,相當于你們就是預備政府的政府正規軍,集團軍,你們可知道雇傭軍與正規軍的區別?區別就在于這個,臨之以堂堂之師,聽著簡單,但其實做著卻很難,難點就在于,是否有摧敵于正峰的決心,以及堂堂正正碾壓敵人的氣勢。”

        “若是偷襲,旁襲,奇計,破襲等等,確實可以做到以弱勝強,但是這不足以打下屬于你們的威名與戰風,那怕你們勝了一百次,只要輸了一次,那就幾乎無法東山再起,但是若是堂堂正正以正面之師進行碾壓,那這就是王者之師,這就是正規之師,任憑敵人如何,他們自己都會承認你們相等的地位,你們若是想要輔佐你們的領主登臨高位,那就別忘記了這點,以正合,以奇勝,不可無謀,但也不可只求謀,戰術的勝利,是無法代替戰略上的勝利的。”

        矮個子這番話說出來,四名死亡騎士都是悚然動容,戰爭等四人都用驚異的目光看著他,然后他們彼此對望,良久后才同時說道:“謹聽令。”

        這時,四人后面也有一個高大的斗篷人嘖嘖出聲,這個斗篷人說道:“了不起的決斷,我見過許多雇傭軍團正是不懂這個道理,他們實力極強,甚至都在想謀取領地,成為領主,但是最終都是功敗垂成,即興即亡,看來缺少的就是這種堂堂之師的氣度了……讓吳明把我派來的人,估計就是你吧?沒想到吳明身后還有你這樣的智者。”

        矮個子笑著道:“這可不關我的事,估計是吳明大哥怕我出危險,所以才臨時調來了你,你的任務估計就是近身保護我吧?”

        高個子不語,但是也沒反駁,想來矮個子猜測得并沒有錯。

        這時,瘟疫忽然問道:“雖然我們會聽從領主的安排,聽從你的命令行事,但是你至少也告訴我們一下,領主大人現在何在?這可是戰場上啊,他單獨一人消失不見,這是不是太過危險了?”

        “安啦安啦。”矮個子笑嘻嘻的說道:“他單獨行動,安全性其實比我們還要高一些,更何況,這也是戰略之一哦,不如此,如何能夠圍點打援?”

        “現在,聽我布置,法師,麻煩你弄出來附近的地形圖。”矮個子對高個子說道。

        高個子嘖嘖了幾聲,還是聽從的使用出了魔法,將附近的地形圖以光影方式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矮個子看著地形圖數秒后,他就指著其中一些地方道:“我的布置如下,以高等地精師團為核心,形成半圓形包圍圈,包圍地點是以下幾個方位……你們每個人占據一個方位,一旦高等地精試圖派出部隊向你們所在位置而來,你們的任務就是后撤,將他們引向你們所在方位后面的二十公里處,也就是這個地方……同時,法師你為機動部隊,我不要求你作戰,我只要求你出現露面即可,這幾個地方一旦有高等地精軍團襲來,你就露面,然后后撤,后撤方向是這里……”

        矮個子在地形圖上連連點著,而眾人就牢記著他的安排,一開始眾人還看不出來什么,但是看著看著,他們的眼神都變了,因為若是將地形圖比喻為一盤棋,隨著棋子的交錯,最后出現的情況極為詭異,明明是人數眾多的高等地精師團,明明追擊的也是高等地精師團,但是作戰到最后一步時,卻是四個方向都是死亡騎士部隊,他們反過來包圍了高等地精師團,將其包圍在了地形圖上的最后一個要點上,那里是一處峽谷,一處絕地。

        “以奇勝,最后……”

        矮個子伸出手來,在地形圖上最后的決戰地點手掌合攏一捏,繼續說道:“以正合,最后,合圍而攻,正面擊潰!”

        然后是五小時之后,血族族地核心里……

        血族軍部的核心深處,最高指揮官子牙正在看著地圖,他邊看地圖邊不停吩咐著,等到所有參謀官與軍官都離開了這個房間,他才輕輕拍了一下手,同時就說道:“情況怎么樣了?”

        “大人,如您所料,出兵了。”一個聲音以傳音的方式進入到了子牙的耳中。

        子牙輕輕微笑著點頭道:“很好,果然出兵了,不愧是……戰果應該出來了吧?最先兩只師團冒失突進,又才剛剛屠殺了上百萬平民,突襲的話,現在應該已經擊潰,這樣一來,最多明天時,以他的心性野心,足可以收攏中立陣營的潰兵大部,這就有了名義,再接著……”

        “不,大人,死亡騎士團并沒有突襲那兩只師團,而是直接運輸到了六只高等地精師團的中部,在地圖上的這個位置降臨下來,其目標估計是這只師團。”

        墻壁上的地圖上就有了兩個亮點,子牙看了過去,臉色就有了變化,他并沒有回話,只是看地圖數秒,臉色越發難看起來道:“為什么會選擇這里?一旦沒有快速擊潰當面師團,那么前鋒兩只師團會立刻合圍,后衛三個師團也會突進,這立刻就成兵家絕地了,為什么?不發動突襲,而突然搞一出臨之堂堂之師……”

        子牙臉色難看的來回走了幾步,他又看向了地圖,喃喃道:“是……你嗎?原因呢?突然如此,還有,之前我的通話被拒絕……”

        “試探我?原因呢?縮爆彈……爆炸距離……高等地精……掠奪者聯盟……還有嗎?”

        子牙臉色越發難看,他手握在一個裝飾物上,忽然間將這裝飾物狠狠摔在了地上,低聲吼道:“愚蠢!愚昧!都是人類,居然還如此不識大體!現在是內部分歧,內部懷疑的時候嗎?我們人類沒剩下多少元氣了,你作為人類少有的智者,居然如此不識大體!你可知道,你這一試探,很可能立刻就會出事!!高等地精雖然傳奇職業者少,也不是沒有!!派出一人當面斬首,我們可還有另一個救世主!?”

        “我們人類什么時候也像洪荒萬族那樣開始內部互耗了!?而且還如此蠱惑救世主,我真是恨不得將你碎尸萬段!!”

        子牙狠狠咬牙,但是他立刻驚醒過來,同時看著地圖喃喃說道:“不,不對,思維不對……你的思維不對,和我所想所思有出入……原來如此,你的思想也和救世主一樣嗎?”

        “真的好奇怪,你和救世主到底從何而來?為什么……你們簡直不像是生存在這個世界的人類一樣,你們并沒有視洪荒萬族為高高在上的壓迫者,也沒有視人類為到了絕境的牲口地位……你和救世主的思維中,人類本就該高高在上一樣,真的好奇怪……”

        “既然如此,你出招,我回應,還是那句話,欲成其事,先獻其頭,這次的頭顱……”

        “就用你這不識大體的人來獻祭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