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5章:幕后

  • 洪荒曆 - 第5章:幕后字體大小: A+
     
        金河城軍部,一眾大佬們沉默坐在會議室里,這個會議室中同時還有大量光影人形坐在各個椅子上,視頻會議開啟到現在已經過去一小時還多了,但是卻沒有任何一個人發出聲音來,或許一開始有聲音,但是從現場情況爆發到現在,聲音卻是越來越少。

        “……真是無法無天了,他怎么敢!?他怎么敢這么做!?”影像中一個將官忽然大聲咆哮著,他滿臉都是青筋直冒,一幅要吃人的樣子。

        周圍人都帶著嗤笑的看向了他,金河城里的一名軍官就說道:“他確實敢,按照戰時條例,他的做法并沒有任何錯誤。”

        “這個沒有任何錯誤,是指連殺一千七百多人,其中多有貴族,多有貴女,更還有十幾名政府官員咯?”另一名外城軍官立刻反駁道。

        又有一名金河城軍官同時反駁道:“沒錯,戰時條例就是這樣,延誤軍情軍機,主事官可當機立斷,他不過是略微出格,但是從軍事條例上來說,他的做法沒任何錯處。”

        “哈。”又一名外地軍官大聲說道:“我不知道我們商業聯盟的軍事條例什么時候有這么嚴格了,還是說我們兩個城市的法律不同?連殺一千七百多人,而且是大庭廣眾之下連殺一千七百多人,這不是草菅人命是什么?”

        一下子,兩方陣營似乎就列了出來,雖然金河城體系也有人控告控訴吳明,外城體系也有軍官想要保吳明,但是大體上是金河城保的居多,外地的想要拿辦吳明的居多,一下子本來安靜的會議室喧嘩得和鬧市場一樣,兩方就差破口大罵起來。

        這時,一直安靜坐著的最高幾名人員里,金河城的那人就說道:“那不如這樣,受損失的你們,不管被殺的是你們的親屬親眷,還是想要攜帶你們財務先一步離開的仆從,受損失的你們出手拿辦吳明如何?”

        場面頓時安靜了下來,外地軍官們立刻看向了最高位的幾人,這幾人臉色都是陰沉,其中一人就冷笑著道:“看來你們是拿不下……”

        “沒錯!”

        也不等這人說完,金河城軍部最高的那人就直言不諱的說道:“我們拿不下吳明,也不敢拿下他,也舍不得拿下他,我話就明說了,首先,從軍事條例上,他只是過激,但是行事無錯,更占有大義,高等地精發射了縮爆彈,抹去了一整座城市的人員,現在六只高等地精師團更是攻城略地,聽說他們還制造了幾起大屠殺,所謂軍情緊急,這就是軍情緊急!!”

        “其次,吳明參戰,他并非體制內人員,他是領主,而且現在算是戰爭領主了,戰爭領主參戰,依照當初的亞龍人草原戰役時的情況來看,只要他能夠崛起,活下來,那我以后都算是他的臣子,我敢攔?我能攔?我話就說直白些,死的是你們的人,關我屌事?我要為你們去火中取栗?得罪未來可能是我一輩子上司的人?你們傻?還是我傻?”

        “再次,吳明是英豪,而且很可能是我平生僅見的英豪,若是和平時代,雖是英豪,但是體制之下,是龍也得卷著,是虎也得趴著,這無話可說,但是現在的情況已經看不懂了,商業聯盟三分陣營,而且突然一下子戰爭就進入火熱化程度,這個出自我們金河城的英豪,你們是當我們都是傻子,自己去派人去打壓?若是普通白身出身,那打壓也就打壓了,誰愿意頭上多一個主子?但他不是白身,背景比你我都雄厚不說,自身更是天才法系職業者,而且從他招募的死亡騎士,還有領地作為,還有招募的冒險團,甘心為手下而得罪并且收復三階魔法師的一系列過往來看,他有英豪胸襟,跟隨他算不得丟人,甚至前途比現在可能還要好,我們憑什么不保他?憑什么,或者我們敢去打壓?”

        “最后,吳明的實力,先不說他自己,光說他的手下,四名三階死亡騎士,二階死亡騎士至少五十人,其余一階死亡騎士四百多人,更還有一名三階魔法師作為附庸在他領地上,有一名三階魔法師導師,他的祖師很可能還是半神龍巫妖,就這實力,我不敢,也做不到去做任何事情,在這勢力面前,我和金河城軍方全部加起來都和螻蟻差不多,你們誰敢說能夠抗衡吳明的,現在可以站出來,我立刻跪下來叫老大,如何?”

        這名最高軍事人員這時就站了起來,他用一種諷刺笑容的看著外地那些軍官道:“我就更直白的說了哈,雖然以前是同事,但是現在的情況,我也沒什么不敢說的……你們加起來在他面前都是螻蟻,還真以為現在還是商業聯盟沒內戰時的體制時代啊?一群沒自覺的人,還真以為體制在那等英豪面前有什么用處?我若是你們,現在該考慮的是如何平息這等英豪被耽擱戰事的惱怒,送人也好,送權也好,送錢也好,不平息他的憤怒,一旦他再在這次的戰事里取得了戰果,局勢增長下,我看你們如何收場,呵,一群螻蟻也敢在這里聚集著討論如何吃掉巨龍?愚蠢!”

        說完,他帶頭走出了會議室,那些金河城要保吳明的軍官都是冷笑著跟同而出,而金河城里要捉拿吳明的少數人,他們臉色都是慘白,用求救的目光看著外地那些軍事頭領們。

        而這幾名軍事頭領臉色都是鐵青,他們怎么可能不知道吳明的可怕,事實上,他們之所以將自己的親信,親屬,以及財務往金河城這面運輸,不就是因為吳明及其導師就在這里嗎?卻不想巧合之下反倒是得罪了這等英豪,而且還損失慘重,其中一些人更是連親人都是死光了。

        這幾名軍事頭領彼此對望了一眼,其中一人就說道:“你們先離開,我們商量一下如何抗衡吳明。”

        等到其余人都離開后,這幾名軍事頭領才進入到了秘密頻道,接著其中一人就說道:“我們幾個損失的不過是財貨,以及一些不緊要的旁支,這倒無妨,與那吳明也沒什么解不開的仇怨,但是我手下有幾人,親人全死光了,所以……”

        另一人也說道:“我手下也有幾個是如此,這仇怨就大了。”

        “大什么大?”忽然有一人就冷笑道:“私自使用軍事通道,延誤軍機,差點導致戰役失敗,這等人不處理了,難道還要給你我惹來禍事不成?”

        幾人頓時看向了他,就有人問道:“你這么看好這吳明?不惜自斷根基?”

        這人就苦澀的笑著,拿出了幾份文件道:“我相信你們也有類似的文件,這些文件不難收集,這吳明自有英豪胸襟,做事大氣磅礴,沒有那種陰私算計,反倒更是可怕,從他出現到現在,短短時間內就有如此大的成就,背景是一方面,他的所作所為不得不讓人心驚啊,旁的不說,你們加我,我們中有誰敢說,我們有這樣的背景情況下,可以只身單人說服五百名死亡騎士作為附庸?可以叫一名三階魔法師俯首?你們誰敢?至少我做不到,他并非是靠背景而崛起,這背景對他只是一種前期保護,現在的他就已經是許多人的背景了,這等英豪,我也是平生僅見,剛剛金河城那位說得對,和平時代,體制之下,他都有出頭之日,更何況是現在了,這等亂世,正是此等英豪崛起之時,我有家族,還是大家族,我不敢因為些許根基就陷家族于萬劫不復,我想你們也是。”

        眾人頓時都是沉默,這人就繼續說道:“所以我的建議很簡單,與吳明有大仇怨的那幾人暫且監控,我們且試看這次吳明的出戰情況如何再做決定吧。”

        “縮爆彈襲擊,更是大屠殺進行,高等地精已經瘋狂了,不過也怨不得他們,被掠奪者聯盟軍隊直襲內地,雖然不算傷筋動骨,但是這樣的事情已經算是打壓了族氣族運,他們不瘋狂才有怪了,不過正是他們的瘋狂,現在商業聯盟內部已經與高等地精勢成水火,吳明此次出戰,若是清掃了六只師團,那中立城市就會以他的導師為核心,結成一只陣營勢力,這是肯定的,至少有了這方面的意向,若是他失敗了,那自然一切休提,大家有仇報仇,有怨抱怨,他的手下人一個都跑不掉,所有一切,都看這次的戰場情況了。”

        幾人都是沉默,良久后,眾人才齊聲說善,這時,就有一人面色古怪的道:“只是聽說……高等地精為了防備上次將他們打痛的死亡騎士團再次出現,他們派遣了一名四階機械師出戰,四階啊,傳奇啊,你們覺得吳明會如何?”

        眾人都是不語,他們的表情或冷笑,或猙獰,或惋惜,或不屑,一時間,除了善意,什么樣的情緒都可以在他們的臉上看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