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9章:誅仙

  • 洪荒曆 - 第9章:誅仙字體大小: A+
     

      (PS:又是新的一個星期了,求推薦,求收藏,求打賞,估計下個月上架,到時候依然求訂閱,感謝各位朋友。)

      吳明決定去買房了。

      事實上,自從收了一個管家,兩個女仆之后,他就已經有了買房的想法,只是一時間忙于領地的各種瑣事,根本抽不出任何一丁點空閑,之后又要去淘各種東西,道韻需要,天地玄黃炮的彈藥需要,這些都需要,他那里還可能有別的時間?

      連續忙碌了這么七八天,眼看著下一次的輪回小隊召喚又將要開始,吳明才總算是有了些許空閑,然后看著兩名女仆嬌滴滴的樣子,卻在客廳睡了好幾晚,說實話他心里也有了這么一些愧疚。

      這個世界終究是顏值的世界啊,若是他的女仆是什么狗頭人女仆,什么地精女仆,或者更夸張的骷髏女仆,爛泥族女仆之類,他管它們去死啊,但是一個樹精,一個貓耳,嬌滴滴的樣子,讓他實在是有些過意不去了。

      更何況雖然有了領地,未來他必然會在領地內宅著,但是金河城這邊也不能夠說直接放棄,一方面他導師在這里,雖然從導師那里根本學不到什么,或者說壓根沒學到什么,但是一個是名分,另一個是恩情,這些他卻是無法忘掉,更何況有了導師這么一條線,他也算是有背景有后臺的人,干嘛不抓緊了顯示出來?

      所以他決定在金河城也賣一套房子,現在他不差錢,本來預計購買領地的錢都讓市政府掏包了,他現在的錢對于魔法塔和福地都是綽綽有余,結余的錢又沒什么地方可花,用來買一套金河城的房產也完全沒什么問題,反正他來錢快是一回事,不吝嗇是另一回事。

      而直到吳明要買房后,樹精女仆還是淡然而恭敬的表情,貓耳女仆直接就歡呼出聲了,當下這貓耳女仆就拿出了金河城里的各種上好地段地圖,開始指指點點在什么地方買房最好,什么地方又適合宴賓客等等,一時間說話嘰嘰喳喳個不停,不過她聲音軟糯好聽,樣子又是十五六歲的少女最美貌時候,看起來也是讓人心情舒爽,比同樣喜歡嘰嘰喳喳的侏儒艾比斯不知道強了多少倍,至少吳明并不會覺得厭煩。

      當兩個女仆都準備好之后,吳明就帶著她們直奔向金河城最大的房屋中介,其實吳明也看出來了,雖然樹精女仆并沒有表現得激動,但是她在整理賬本時好幾次不小心落到地面,想來她也是很開心才是。

      “我果然怠墮了啊,有土地,有管家,有女仆,有錢,有實力,有背景有后臺……我莫不是成為以前最痛恨(羨慕)的人群了呢?”

      吳明有些嘆息著,同時美滋滋的想著……

      而在洪荒大陸極遙遠極遙遠的一片荒漠之中,一個年輕的人類男子正一腳深一腳淺的走在這半沙漠半荒漠地帶中,他渾身襤褸,看起來整個人都很是狼狽,身上除了衣物已經快成布條以外,滿身上下更是多處創傷,只是簡單的用布條包裹了一下,許多傷口甚至都還在滲血。

      最可怕的是,這人類男子身體外浮現著一層一層的漆黑氣息,這些漆黑氣息仿佛附骨之蛆一樣徘徊不去,時不時還會有恐怖的低語從那漆黑氣息上傳遞而來,若是換做旁人,只是這低語聲都足以讓人混沌失智,從而瘋狂起來了。

      “該死,這些沙蟲族真是殺之不絕,我都連續殺了他們至少三個軍團了,居然還是不放過我!!”

      青年男子眉目間全是狠厲,自言自語著時,他又向身后看了沙漠,在那沙漠的遙遠外有一陣沙塵暴正在向這邊席卷而來,青年男子知道,那絕不是什么沙塵暴,而是沙漠中的霸主種族之一,沙蟲族的大軍團正在向他襲來。

      李銘自覺得自己簡直是倒霉透了,好不容易完成了觀察考驗,加入到了去死去死團分支之一,真實歷史之中,成為了一個真實歷史觀察者,但是還沒來得及讓他感受到游蕩在時間與空間里的自在感,忽然間他就遭遇到了一個時空間亂流層,不但將他能夠行走于時間與空間中的能力給抹去,更是讓他迷失在了時間亂流里。

      李銘對于時間亂流里的記憶已經產生了缺失,這些他也都懂,失去了行走于時間與空間里的能力,除非領悟了心靈之光,否則都是記不得在時間亂流中的任何事情,他只知道自己回到現實時間段時,他就多了一把劍,同時他也發現自己所處的時間點不對勁,根本不是人類歷的任何時間點,而是跨越了億萬年時空,居然回到了洪荒歷時代!!

      作為一個從小就對歷史有著濃厚興趣的洪荒天庭治下人類,他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追尋真實的歷史,當然了,一開始并不知道有真實的歷史這么一個組織,而是憑借自己的能力與關系去查找曾經的歷史,所以他知道許多洪荒天庭普通人根本不知道的事情,比如洪荒歷時代對于人類來說到底意味著什么。

      這是一個人類如豬狗的時代,這是一個天地不公,乾坤有私的時代,這是一個對人類來說比地獄更加恐怖的時代。

      在這個時代里,人類是沒有所謂的人權的,別說人權了,連生存權都沒有,雖然不知道什么原因讓這個時代的文明主體,洪荒萬族并沒有滅絕人類,但是在這個時代,人類真是比牲口強不了多少。

      比如他擊殺了幾頭想要吃掉他的殺蟲,由此就導致他的身上浮現出了漆黑氣息,這是天道的反饋,也是獲罪于天的象征,這個天可不是人類歷時代的天,而是洪荒歷時代的天,蓋亞!!

      獲罪于天,無所禱也……

      自那以后,李銘就在這片荒漠中且戰且逃,不但結怨了沙蟲族,更是與沙漠里的十多個洪荒萬族結仇,沒辦法,他身上有著天道的罪孽氣息,而且本身又是人類,自然是誰見誰殺了,更加讓他無奈的是,他的三階基因鎖,兼金丹期正統修真實力,來到洪荒歷后都徹底消失不見了,甚至他連修煉都做不到,換言之,現在的他其實只能夠算是普通人。

      而他之所以能夠逃脫出來,其實靠的全是他手上的那柄劍,那柄劍不但讓他連勝強敵,甚至連蓋亞給予的罪孽氣息都可以斬滅,只是他實力太過弱小,每次都只能夠動用一丁點這劍的威能,否則他身上的氣息早就徹底磨滅了,那里還會被追蹤到?

      但是現在實在是沒時間去磨滅印記氣息了,他必須要用可以使用的劍的時間,來對付追蹤他的沙蟲族的追兵,這一次,在那沙塵暴中至少有三股讓人心悸的氣息,遠遠都可以看到有璀璨無比的靈光迸發,很顯然,這至少是三只四階,乃至領悟了心靈之光,四階中級以上的沙蟲族強者。

      “幸虧沒有沙蟲族圣人到來,哦,現在稱為圣位,不然我也不知道我這半吊子的劍到底能不能扛下來啊……”

      李銘喃喃自語著,他又看向了身后,他身前是沙漠,身后是荒漠,他已經將要踏出這片沙漠了,而按照他所知曉的洪荒大陸地理來看,他很快就會去北海荒漠原,到了那邊,他至少可以想辦法找到一些淡水和食物,可以潛伏下來先將蓋亞氣息給斬滅,然后用血祭的辦法慢慢祭煉這把劍,不如此,他可能連劍萬分之一的實力都發揮不出來。

      更何況,這把劍在歷史上鼎鼎有名,他也想知道自己為什么會獲得這把劍,按道理來說,這把劍應該是那一位尊者所有啊,莫非他來到洪荒歷時代,是那位尊者的手段?

      但是不對啊,他手上的這把劍明顯無主,而且與他靈魂契合,明顯是他命中的東西,但是這又怎么可能!?

      李銘百思不得其解,只是眼下已經顧不得他多想什么,那沙塵暴離他已經非常接近,他甚至已經可以看到,所謂的沙塵暴,是密密麻麻,幾乎無窮無盡的巴掌大小沙蟲,還有一些有人類大小,最大的則有大象大小,最夸張的,就是三頭足有鯨魚大小的沙蟲在天空上,它們齊齊向著李銘直撲而來,首當其沖的先就是大量密密麻麻的能量射線。

      “最后一戰了……不,是這片沙漠的最后一戰了……”

      李銘無喜無悲,默默將劍從后背上取下,此劍非銅非鐵亦非鋼,有詩為證:非銅非鐵亦非鋼,曾在須彌山下藏。不用陰陽顛倒煉,豈無水火淬鋒芒?誅仙利,戮仙亡,陷仙四處起紅光。絕仙變化無窮妙,大羅神仙血染裳。

      就見得劍背上有一枚符文,不是任何文字,但是看到的人立刻就知其意,此劍名為:

      “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