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21章:直面

  • 洪荒曆 - 第21章:直面字體大小: A+
     

      (PS:新的一個星期一了,求推薦,求收藏,求打賞,這些數據對新書很重要,感謝大家的支持,順便感謝新的盟主邪惡的幻想2支持,感謝所有的盟主們,我一定會把洪荒歷寫得很好看,來回報你們和所有支持本書的朋友,感謝。)

      吳明的律師很快就到來了,這并不是他事先雇傭好的律師,而是他的導師旗下的律師組,沒錯,不是一個律師,而是一個律師小組。

      作為魔法師,而且還是三階魔法師,骷髏魔法師的地位比吳明所想象的還要高得多,而直到現在,吳明都不知道他頭上還有一個師祖。

      而三階魔法師,在商業聯盟里的地位已經相當于地球世界,中古世紀的歐洲伯爵了,夸張一些的三階魔法師,在擁有了自己的五層魔法塔后,只要魔法塔不是在城市里,幾乎可以算是劃地為國了,而骷髏魔法師一向低調,也并沒有參與城市政治之類,所以吳明對于三階魔法師到底意味著什么,他其實并不是很清楚。

      而現在一組律師,一共六名律師的到來,直接讓看守與要審訊吳明的那些警察腦袋都大了,到了這一步,他們反倒希望上面立刻派人來將吳明接走。

      而吳明就是一言不發,只是端坐在那里,他聽著律師與警方的說法,因為連死十六個人確實夸張了些,吳明想要假釋是不可能的,他們目前的爭論焦點在于是否搜查吳明的住所問題。

      用律師的話來說,吳明當時是才從魔法塔回家,腦海里想的東西全都是各種魔法法式之類,遇到緊急情況,激動之下就不由自主的使用出了魔法,這屬于過失魔法意外,而非是蓄意殺人,若是過失魔法意外,在法律上是不能夠搜查一個魔法師的住所,里面涉及了太多魔法師的個人隱秘隱私。

      在商業聯盟的法律中,或者說在洪荒萬族所有有秩序有文明的聯盟國家的法律中,法系職業者本身就是貴族職業,擁有多種法外豁免權,而魔法意外也是其中之一,魔法師實驗魔法是很正常的事情,雖然有各種防護手段,但是誰能夠保證魔法一定不會出意外?一旦出了意外,同時導致了外人死傷,會根據魔法師的等級來進行死亡豁免,那怕是死傷人數眾多,需要法律來宣判,這也是屬于過失魔法意外,而非是主觀殺人,與蓄意殺人更是截然不同,魔法師依然保留有大量權利,而隱私權正是其中之一。

      不過吳明是當街連殺十六人,而且是在對方逃跑與跪地求饒的情況下進行的絕殺,有視頻監控可查,有路人可作證,這種情況下律師們都還可以睜眼瞎的說過失魔法意外,說實話,吳明覺得律師可能才是世界上第二臟的職業,僅次于政客。

      雖然律師是這么說,也是不停警告吳明的魔法等級,身后的師門層次,不過連殺十六人,大街上殺戮,這影響實在太大了,況且吳明所住的并不是魔法塔,而是一個普通民居,所以任憑律師是這么說,警方還是依照既定程序發下了搜查令,對吳明的住所進行了搜查。

      很快的,在律師們還在糾結法律字眼時,金河城最高法院,警察廳,以及軍方部隊已經接到了搜查信息,立刻的,在三名三階職業者的帶隊下,一共二十余名二階職業,一百余名一階職業者,以及攜帶了重武器的五百余名商業聯盟軍人,就已經搭乘載具來到了這間警察局,并且切實的進行了包圍。

      “從他房間里搜索出了一萬多靈石,而從我們所知道的情況來看,那怕是他最近販賣了大量魔法器具,也有至少四五千靈石的來源不明,這筆巨款無論從任何渠道而來,我們都應該有些許信息可查,所以目前認定,他是恐怖襲擊的最大嫌疑犯!”

      三名三階坐在一輛類似坦克一樣的載具上,其中一個高等地精滿臉興奮的說道:“沒想到案子這么快就破了,現在立刻將他關到金河城第一監獄里,死魔法區進行嚴密羈押,同時通知中央上層,我們可能發達了。”

      另一名三階職業者看樣子似乎是個鳥人,嘴巴非常尖,背后還有一對灰色的羽翼,他沉著臉說道:“別那么快高興,他的資料我們都看過了,三階魔法師背景,而且祖師是四階龍巫妖山德,從當初與亞龍諸族的戰爭里活下來的傳奇人物,號稱亡靈天災,幾百年沒有露面,我的師門都猜測很可能在沖擊神火職階。”

      最后一個三階職業者看起來是一個骷髏武士,他的骷髏架子嘴巴里發出著聲音道:“龍巫妖是不死諸族里的上位種族,比巫妖更要高一層,若是他真出面,那怕是總議長都要傾耳相聽,所以我們公事公辦,旁的一律不沾手,只負責我們的公職就好,兩位切記了。”

      三人都是點頭,接著他們下了載具,帶領著眾多職業者走入到了警局里,而警察局中早已經是全械齊備,宛如打仗一樣,當警察們看到了這些職業者到來,個個都松了口氣,而警察局長親自帶領他們去到了審訊室,這時那些律師都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依然在那里咬文嚼字,當他們看到這一群人如此陣仗而來時,聰明一些的律師立刻臉色大變,腿腳都開始發軟。

      為首的三名職業者推開大門,全身戒備的看向里面坐著的吳明,那骷髏武士就說道:“我們奉命將你轉移到金河城第一監獄,請二階魔法師吳明跟隨我們走吧。”

      吳明陰沉的抬頭看向了三人,雖然他不知道這三人到底是什么職業,但是沒有法系職業,三個物理職業,但是不管是法系職業還是物理職業,只要沒有去到四階,沒有質變,那對他來說都毫無意義,他可以在一分鐘內將這里的人全部殺死。

      (還沒有任何變化,阿莫爾的布局并沒有出現,難道我要去到那第一監獄不成?不,金河城是有四階的,雖然一直在金河城核心軍事區里閉關,但是我導師曾經無意中提起過,我去了可能就出不來了,甚至可能直接將我打殺,抽魂,切片,這種事情我在小說里看得多了,所以……)

      (我要用我自己的方法來脫困了!)

      就在吳明主意一定,眼神里都開始透出殺意,而那三名三階更是如臨大敵,各自身上都涌出了超凡光芒來時,忽然間,一個電話打到了警察局局長的手機上。

      這個警察局局長不敢怠慢,立刻接聽了電話,說了幾句后,他臉色立刻就難看了起來,不過他還是點頭哈腰的說是是是,很快的,他關閉了電話,就對三名三階職業者說道:“中央調查組正在趕來,他們要求我們不得隨意遷走吳明,讓他待在警察局,同時將這里徹底防備守衛好,不得出一切問題。”

      三名三階職業者臉色都是難看,不過明顯的,他們也是松了口氣,只是再看了一下吳明,然后他們就彼此退出了審訊室。

      吳明臉色也逐漸好看了起來,他松了口氣,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阿莫爾的布局應該已經啟動了,現在他就要好好看看,所謂的智者到底是如何化腐朽為神奇的,到底該如何將他從眼前這個局面給擺脫出來。

      不多時,一頭人馬帶著一群人來到了審訊室,這人馬看著吳明半響,又看著手上的一個平板,他搖了搖頭道:“當他們要帶你去第一監獄時,你想要暴力抗法?你當時打算出手攻擊他們?”

      吳明聽到提問,他腦海里閃過的是阿莫爾什么都不告訴他,他心里一再的告訴自己,將自己當成一個什么都不知道的二階魔法師,什么智者,什么布局,什么投遞紙條,全部都不知道,就按照他本能要做的事情來回答,所以直接說道:“是的,危及了我的性命,我一定會反擊,殺人也好,逃跑也好,抗法也好,什么都比不過我的性命重要!”

      人馬點點頭,他說道:“我查過了你之前出的一個案子,你也是當街擊殺了幾個血族,有耳尖的當事路人說,你當時也是說的這番話,我理解你的心理,天大地大,自己活著最大……不過還好你沒有出手,不然你一個二階魔法師,可能當場就會被打死了,安心吧,不管是你被冤枉,或者確實就是你,總可以調查個水落石出。”

      說到這里,人馬立刻就開始詢問吳明一些事情,比如吳明房屋里的靈石,比如吳明在案發時的不在場不在場證明,比如吳明的魔法進階速度,比如吳明轉化為幽魂的時間,地點之類。

      而吳明要么是一問三不知,要么就是沉默不回答,人馬眉頭就皺了起來,他還想繼續提問時,忽然就有組員從房間外走了進來,同時叫他離開審訊室去到了外面。

      人馬正是諾比汗,他對組員問道:“什么事情?我要立刻確認下一步的行動,不可能一直將他關押在這里,我還有很多疑問,他似乎并不是主謀,甚至很可能與襲擊者并不認識,我懷疑有人使用了障眼法,讓他當了替罪羊,不然他不可能在即將去到第一監獄時就立刻要暴起反擊,這種反應絕不應該是襲擊者的反應,也不可能是和襲擊者有關系的人的反應,但是還是疑點重重,我需要……”

      諾比汗說著說著,就開始說自己想到的事情了,那組員苦笑了聲道:“高等地精調查組,與血族調查組都聯合發來了公文,他們需要立刻到場,這個重大嫌疑犯不能夠一直由我們把持。”

      諾比汗立刻罵道:“他們什么意思?我可是正規的政府中央調查組,他們難道還能夠越權不成,他們……”

      “……還真可以越權。”

      諾比汗說到這里,反倒自己黯然的說著,不過他神色一振,立刻說道:“不過也好,我懷疑給我們資料的人就在兩個調查組中,讓他們來,我要監控他們見這個重大嫌疑犯的細節!審訊室的監控設備全部再檢查一遍,到時候他們說的每一句話都要記錄下來!”

      很快的,吳明就看到一群高等地精來到了審訊室,也問了許多話,然后如同趕場一樣,等高等地精離開審訊室后,血族又是一大堆的到來,讓他好奇的是,為首的居然是一個人類血族。

      那個人類血族看到吳明看過來的目光,他微微一笑,就用仿佛外國人,不,是那種很外國人很外國人,甚至還帶著一些地方語調的聲音,說著普通話。

      “是我給了你紙條,也是我找出了你來,吳明,抱歉,只有這樣見面你我才安全。”

      “先不要發作,也不要動作,更不要說話,就當我在念咒語,仔細聽我說,第一,我不會害你,第二,我是擁有人類記憶與意識的稀少血族,第三,我告訴你我是如何找到你的,你有一個很大的破綻,但是不注意就無法察覺。”

      這番話讓吳明全身上下都繃緊了,他已經開始懷疑人生,為什么,為什么洪荒萬族,不,為什么這個時代的人類會說普通話?!

      莫非如漫畫動畫里那樣,全宇宙都說日語不成?

      當他聽到破綻時,眼神猛的一利,就帶著殺意的看著了眼前的人類血族。

      “你的嘴唇和你的語音不協調,我派人遠處拍了你數日,看你買東西,看你和人交流,你說的其實不是我們聽到的話語,而是我現在所說的話語,對嗎?我用了好些天才勉強學會,但是肯定有許多錯誤的語調,但是這沒關系,就是這個,我找到了你,也確認了你,而現在……”

      “我來幫你實現你偉大的夢想!!”

      “??”

      我他媽有什么夢想啊,我怎么自己都不知道!?

      吳明滿腦子問號,但是同時,他對眼前這個血族一下子就產生了恐懼感。

      光從他的唇與語不對上就找出了他,同時還自學學會了普通話,這不是人,不,這不是一個血族,這是……

      怪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