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20章:吳明的自救

  • 洪荒曆 - 第20章:吳明的自救字體大小: A+
     

      “你可以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將成為呈堂證供。”

      在金河城某警察局中,吳明被反綁著雙手坐在審訊室里,而在他前面,三個警察正在看著他,其中一個警察在記錄著審訊文檔,而另外兩個警察正在詢問著他什么。

      “我要見我的律師,我是三階魔法師洛里克?金眼的學徒,我本身是二階魔法師,法律中有法系職業豁免條例,我要求得到豁免,現在立刻馬上。”吳明冷冷的看著眼前的三名警察異族,只是這么說道。

      其中一個警察皮膚上有些褶皺,看起來似乎是樹人的衍生族,他冷冷的說道:“沒錯,是有這條法律,一階以上的魔法師就有豁免條例,但那是引申在魔法實驗所造成的波及傷亡里,而且也是有數量限制的,一階魔法師是一人,二階魔法師是三人,三階也不過十人,而你卻是在爭斗中殺死了十六人!十六人啊!十六條性命就這樣死了,要知道他們可都是普通人……”

      “普通人?”吳明冷笑了起來,他說道:“街頭沒監控?你們沒看?隨意碰瓷,黑道人士,先行出手攻擊,這樣的普通人?那這里是賊窩嗎?”

      這個警察立刻漲紅了臉,大聲吼道:“是,沒錯,確實是黑道,他們也先出的手,但是他們都是沒有超凡的普通人,都是性命啊,你居然直接就用魔法殺了,用魔法示警一下很難嗎?他們知道你是魔法師的話,難道還敢對你出手不成!?”

      吳明就呵呵笑了起來道:“你這話,該給那些被黑道殘害了的普通平民們說,不要說這些混黑的人都是良善之輩,他們手上有沒有沾血我是不知道,但是他們要活命,要活得好,吃得好,那就必須去欺壓他們能夠欺壓的,怎么了?正義上腦?覺得我十惡不赦了?”

      這名警察猛的站了起來,但是腳下的步子還沒邁開,旁邊另一個警察就拉住了他,吳明就繼續笑著說道:“怎么了?義憤填膺?你這雙重標準可是說得真溜啊,我該如何被判罰,自有法律來決定,你算什么?你信不信,你現在若是敢動我一下,我讓你走不出這個審訊室,真以為魔法師雙手背拷就用不出魔法來?”

      這名警察似乎冷靜了下來,只是臉色依然漲紅,他就說道:“我叫小宇和我換一下班,這個案子我估計辦不了。”說完,也不等另外兩個警察說話,他已經摔門而出。

      這時,一直記錄文檔的警察,是一個年老的地精,他就說道:“吳明先生,你說話有些刻薄了,就事論事,他們雖然是黑道,但是罪不至死,而且如你所說,他們死不死應該由法律決定,你當街連殺十六人總是事實吧?”

      吳明就只是笑了一下說到:“我說了,有什么話等我的律師到了再說,至于我該不該殺的話題就到此為止,我理解你們,你們是警察,該捉拿罪犯,但是請不要帶著個人情緒,還是那句話,我是二階魔法師,我的導師是三階魔法師,你們可以不尊重一個罪犯,但是你們要敬畏力量。”

      兩名警察彼此對望了一眼,都從各自眼中看到了難看神色。

      做他們警察這一行的,其實最怕遇到三種人,一種是體制內的人,這種人可能這次倒下了,說不定什么時候又起來,起來之后或許奈何不了仇家,但是對于經手的警察卻可以輕易解決。

      二種是有背景的人,那怕深恨之,但是在體制內依然奈何不得。

      三種就是類似吳明這樣自有力量的人,若是普通一階二階的非法系還好,警察系統里也有職業者,而且商業聯盟體制碾壓下來,通常的一階二階是不可能反抗得了什么的,但是法系例外,魔法千奇百怪,逃獄出來也不稀奇,一個一階魔法師準備充足,也有一定可能威脅到一座城市,比如水源投毒,魔法毒劑,一次死上幾十萬人都有可能。

      而吳明既是二階魔法師,又有足夠的背景,力量自有不說,身后更是站著高階魔法師,這誰頂得住啊?

      所以吳明說的話,雖然不中聽,但卻基本正確,你公事公辦沒錯,但是帶著個人情緒,說什么生命崇高之類,想要在他面前呈威風,莫非真以為雙手背拷的魔法師就放不出魔法來?

      “那我們就公事公辦好了。”剩下的那個警察就說道:“我們就等你的律師來,有什么事情可以隨時叫我們。”說完,他給旁邊那個警察遞了個顏色,兩人就走了出來。

      兩人走出來后,就看到之前離開的那個樹人衍生族警察正靠在窗戶旁抽煙,一根接一根,臉色依然難看。

      老地精就走上去說道:“我理解你的感受,最為尊崇生命的綠色聯盟出來的嘛,但是那個吳明其實說得對,你不該帶著情緒來辦案子,若是公事公辦,該怎么樣他也說不出個好歹,但若是帶著了情緒,他可是二階魔法師啊。”

      這警察腦門上都是青筋,他低聲吼道:“可是他殺人了,十六條人命,當街全部擊殺,那怕是下跪求饒也沒放過,這樣窮兇極惡的人,難道我說幾句就不行了?”

      “還真不行。”另一個警察看他煙抽完,又遞了一根上去,就說道:“你有正義感是沒錯,但是要分場合與事情,你也知道他當街連殺十六人,而那十六人中大部分都是黑道人員,還有三個血族,那幾個血族口袋里都有軍方專用的聯絡設備……你真以為這是他發瘋發狂后當街殺人?這里面水深得很啊,我都后悔今天當班了,你居然還湊上去,聽老哥一句勸,公事公辦,該如何就如何,旁的一句廢話都不要多說。”

      樹人衍生族警察漸漸回過味來,他抽著煙,沖兩人說了幾句感謝的話,就在那里一言不發了。

      而吳明就在審訊室中,只是沉默,但是腦海里的思緒卻是瘋狂動著。

      (現在我如阿莫爾所計劃的那樣,被關進了警察局,而我的房屋肯定會被搜查,一搜查,我至少比所賣附魔裝備武器多有了五千靈石以上,還有一些靈石我放在別處,但就那怕是五千靈石,這個數目也是不得了,我的嫌疑一下子就會被提高到極點,那接下來呢?切片,抽魂,紅燒清蒸?)

      吳明想到這里,心情簡直糟透了,他有些理解以前所看無限流小說里,那些被智者“欺負”的自家隊長們了,現在算是感同身受,自己就在智者手心里逃不出去。

      (不行,我要自救!)

      (更何況阿莫爾一句內幕都沒告訴我,什么布局,什么計劃都沒說,估計就是要我本色演出,換言之,我要自救估計也在他的預料之中,那我現在就該拋開智者的一切顧忌與布局,本色演出就是。)

      想到這里,吳明就猛的一咬牙,心里算是發了狠。

      (既然是這樣,那我就按照最壞情況來考慮,我被搜查了房屋,然后被確定了嫌疑,同時,金河城內有四階強者存在,隨時可以鎮壓一切,按照這種境況來考慮,那我該如何逃脫目前的危機?)

      吳明腦海里不停的思索著,又查看著主神處的兌換,然后他就忽然冷笑了起來。

      (既然被逼到了絕境,就不要再想別的什么了,有什么強力武器就上什么強力武器,暫且先在這警察局里待著,只要出現更高層的警員詢問,或者要將我轉移到別處,而阿莫爾那邊又沒有別的變化,那說不得了,我會立刻爆發力量掙脫出去,若是有四階強者攔路,只要不是領悟了心靈之光的四階,那我就拼命好了!!)

      (幽冥地府血海陣!十大陣之一,也是我現在唯一能夠勉強布下的陣法!!)

      在洪荒天庭的網絡上,一直都有一個傳言從古至今都在傳頌,那就是十大陣法的傳說。

      據說在這多元之中有十個陣法存在,這些陣法都需要某一個或多個先天靈寶為陣眼來布置,而每一個完全布置出來的十大陣,其威力都可以驚天動地,乃至是屠圣殺仙都不是問題。

      而洪荒天庭網絡中的資料顯示,除了洪荒天庭根本之物,用于鎮壓整個洪荒大陸人族的氣運之陣,三十三天彌羅天網陣以外,別的九個陣法基本上都無法布成,要么就是陣法資料完全失落,要么就是需要的先天靈寶根本沒有。

      譬如誅仙劍陣,號稱鴻蒙開辟以來第一殺陣,就必須要誅仙四劍齊全才可以布下,再比如太極微塵陣,就必須要太極圖與盤古幡合起來才可以布置,到吳明穿越之前,他其實已經記下了除了三十三天彌羅天網陣以外的九個陣法,雖然這些陣法都資料不齊,但是洪荒天庭政府無數萬年來都在對其進行補全之中,簡化版,弱化版什么的還是勉強算數。

      除了唯一沒有資料的三十三天彌羅天網陣以外,再拋開必須要先天靈寶的誅仙劍陣,太極微塵陣,以及需要河圖洛書兩件先天靈寶的河圖洛書混元陣,需要東皇鐘這個頂級先天至寶的大羅星斗鴻蒙陣,以及號稱只有人皇才能夠布下的四象五行八卦陣,號稱只有皇天厚土中的后土才能夠布置的六道輪回陣,除了這些以外,吳明曾經思考過自己的底牌,洪荒萬獸陣,十二都天神煞大陣,幽冥地府血海陣,只有這三個陣法是他能夠想辦法布置的。

      其中洪荒萬獸陣需要天時地利,特別是需要巨獸魂魄,現在他那里去找什么巨獸魂魄?而且對敵之時,除非是機緣巧合,他又該如何隨時變出大量萬獸魂魄來?這個不現實。

      而十二都天神煞大陣則需要十二個至少領悟了心靈之光的四階中級強者的血脈肉身,而且還得是他們心甘情愿的獻出自身,以這十二人為陣眼布下,這也是難上加難。

      而最后的幽冥地府血海陣,則需要幽冥泉水與幽冥血水來布置,越多的幽冥泉水與幽冥血水,這陣法的威力就越大,據說若能夠用真實的幽冥泉眼和幽冥血海來布下這個陣,并且陣法資料齊全時,完全重現了這個陣法的威力時,陣法可以直接溝動幽冥地府血海之力,千萬里化為死亡禁區,血海從地府最深處倒卷而上,血海不枯,布陣之人就不死,那怕是圣人仙人被這血海一卷,自身也會化為烏有,威力端是無窮。

      事實上,就吳明所知道的,幽冥地府血海陣其實是需要先天靈寶的,而且還是鼎鼎有名的先天靈寶,還需要兩個,要布置完整的幽冥地府血海陣,所需要的先天靈寶是在血海中自然孕育而出的元屠阿鼻二劍,只需要以這兩把先天靈寶為陣眼,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幽冥泉水與幽冥血水,隨便在任何一處都可以讓血海倒卷,化位面為血海,上天入地,圣仙難逃。

      而吳明想要布置的則是洪荒天庭簡化后再簡化的超低配版幽冥地府血海陣,所需要的就是幽冥泉水與幽冥血水了,其中幽冥泉水他可以直接兌換,而幽冥血水也簡單,他可以兌換幽冥血海凝縮液,然后在任何水源處滴下,就算是簡化版的幽冥血海了。

      只是無論是幽冥泉水,還是幽冥血海凝聚物,都需要獎勵點數,而且要布置下陣法所需要的兩者都很多,吳明至少需要八千到一萬獎勵點數才可以勉強布成,而且還是最低威力的那種。

      (若是把我逼到了絕境,那說不得了,就以金河化血海,布下這幽冥地府血海陣,到那時血海泛濫,沾之即死,也怪不得我了……)

      吳明默默閉上了雙眼,就在這審訊室中閉目養神起來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