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19章:直鉤釣魚

  • 洪荒曆 - 第19章:直鉤釣魚字體大小: A+
     

      吳明不知道阿莫爾到底要做什么,但是自從他和導師見過面后,導師居然還真讓他居住在了魔法塔里。

      事實上,吳明一直都覺得骷髏魔法師有某種潔癖,不單是他,侏儒艾比斯也是同樣,他們都不能夠居住在魔法塔內,而就吳明所知道的,一般來說學徒都會居住在魔法塔內,而那怕是成為了魔法師,只要自己還沒有魔法塔,一般也會居住在魔法塔內,而骷髏魔法師卻從來不會讓他們居住。

      但是現在,骷髏魔法師居然讓阿莫爾,一個人類居住在了其中,這真是讓吳明跌碎了眼鏡,他都不知道阿莫爾到底說了什么,到底有什么打算,但光是做到這個,他就已經非常佩服阿莫爾了。

      現在可是洪荒歷時代啊,人類如同家禽一樣的地位,用未來人類歷地球時代的話來說,你會讓一只豬住進你的家,并且睡了你的床嗎?更別提是一個潔癖的家了。

      但是阿莫爾做到了,吳明心里感嘆,他已經知道輪回世界里的智者到底有多可怕了。

      而吳明剛從藥劑店回家路上,走著走著,前面幾個穿著皮衣的獸人就擋在了他面前道路上,吳明因為想事情入了神,一時間也沒有回過神,繞過他們就打算繼續向前走,卻不想忽然間旁邊一個肩膀撞了過來,撞得吳明身體都是微微一抖,看過去時,就看到一個強壯的獸人捂著肩膀在地上呻吟。

      “哦,是來碰瓷的嗎?”吳明一時間都還沒徹底回過神來,下意識的就說道。

      “碰你XX的,你撞人了還想跑!?”一堆獸人都圍了上來,其中一個兔頭的獸人大聲吼著。

      看到這一幕,吳明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忽然一下子笑了出來,一個兔子腦袋的獸人叫囂著狠話,兔子腦袋,兔子,兔兔……

      “笑你XX!!”

      這兔頭獸人立刻大怒,他雖然不知道吳明在笑什么,但是那種輕蔑與侮辱還是立刻激怒了他,他一把就提起了吳明的衣領,將吳明整個人都給提了起來,同時怒吼道:“幽魂小子,你是在找死嗎?”

      吳明看著眼前的獸人,他心里嘆息了聲。

      就吳明所知道的情況,商業聯盟的兩個主體種族,一個是地靈族的諸多衍生族,一個就是不死諸族,除開這個兩個主體族群,別的一些異族也有個體加入到商業聯盟里,比如目前商業聯盟的總議長,據說是四階的一個天使族人。

      而除開這些零散的各族人群,其實商業聯盟里還有一個主體族群,那就是獸人諸族,比如吳明看電視就知道,據說在商業聯盟司法部高層就有一名警督是獸人諸族里的人馬族,還有一些商會財閥也是獸人諸族里的人所持有。

      獸人諸族也是一個大族群集合體,其中分為獸人與野獸人兩類,獸人更像是人,野獸人更像是獸,大約就和魚人與人魚的區別吧,而眼下的這些都屬于獸人。

      從吳明所知道的情況里,獸人與野獸人基本上都屬于掠奪者聯盟,是里面類似商業聯盟中的地靈衍生諸族,與不死諸族那樣的主體種族,而掠奪者聯盟與商業聯盟的敵對性十分之大,就吳明所知道的情況,每年商業聯盟對外交易,至少有五分之一的財貨會被掠奪,所殺人員至少數以萬計,這已經是非常可怕的數據了。

      所以在商業聯盟中的獸人與野獸人,其政治地位并不高,往往從事的也都是賤業,偶有成功人士,但是其天花板比別的種族天花板要低得多。

      事實上,吳明都不知道為什么獸人與野獸人會有這么多在商業聯盟里,他也翻閱過資料,卻什么都沒顯示出來,顯然這其中估計有他所不知道的內幕。

      而在商業聯盟各城市的黑道中,獸人與野獸人所占比例非常之大,比如現在吳明所看到的黑道基本都是獸人,還有幾個野獸人也在其中。

      “三。”

      吳明殺異族如殺豬狗,并不光是指實力,而是他的心態,本來若是人類與異族共同生存在洪荒大陸,那么他也會視異族為智慧生命,雖然有非我族類的想法,但是也不會這樣殘暴。

      但是在這個時代的人類是生活在何等情況下?說句水生火熱都是輕的,純粹就是豬牛羊的境地,洪荒萬族視人類為豬牛羊,天地也視人類為豬牛羊,而吳明是從未來的時代而來,不管是地球世界還是洪荒天庭世界,他合適見過這種世道?

      “二。”

      所以吳明殺異族如豬狗,還有一部分就是他的心態,他并不覺得這是何種罪惡,這種心態才是最重要的。

      隨著吳明的念數,這些黑道人員都愣住了,他們彼此對望,連那兔頭獸人都愣了一下,只是說道:“你在念什么?求饒?現在已經晚了!!”

      “嗯,晚了。”

      吳明手上一顆火球忽然升騰,接著他直接按到了這個兔頭獸人的腦袋上,轟然一炸,這兔頭獸人的腦袋頓時被炸裂成了焦炭。

      “三秒時間過了,你們……已經晚了。”

      吳明露出了猙獰的笑容,看著眼前的這些獸人黑道,以及從遠處正在奔來的幾名血族人員。

      與此同時,在司法廳調查組的房屋之中,諾比汗才從外回來,他一進自己辦公室就看到堆在桌子上的那些資料,那些據說被大風吹來的資料。

      “到底是誰把這資料送了過來?是另外兩個調查組的?還是那幕后的主使人?恐怖襲擊的真兇?送過來的原因是什么呢?要我們做出反應?還是說給我們破案的線索?”

      諾比汗坐到了辦公桌前,他用手指在這些資料上點動著,腦海里一直在思考這些資料的來源,以及送這些資料而來的人,到底是出于什么樣的心態而給予的資料。

      想來想去他也不甚明了,而且越想腦子越是混亂,他用力搖晃了一下頭腦,開始回想起曾經他師傅所說的那些話。

      “所謂的智者,不過是旁人所給予的尊稱罷了,我并不認為自己是智者,也并不覺得智者有多么了不起,或許僅僅只是我想得夠多,想得夠遠罷了,如果有一天你必須要找到一個問題的答案,那你不妨用最笨的辦法吧,不停的假設否認,假設否認,當你否認掉一切錯誤的答案時,剩余的那個答案再如何不可思議,它一定就是那個最終的答案。”

      諾比汗想到這里,他又看向了資料,喃喃自語道:“那就讓我從頭來過,首先確認一點,這個世界上絕對不可能有無緣無故的幫助,無論是任何幫助,都必然帶著目的性,那怕只是為了讓自己舒服一些,讓自己心里好過一些,這都是目的,所以先確認一點,送來資料的人,一定是帶著某種目的性。”

      “那么在這里就分為了三個可能性,第一個,就是熱心市民,或者說另外兩個調查組里心向政府的人,或者是政府秘密工作人員,私底下給予了我們這些資料,但是這個可能性真的太低太低了,政府不是沒有秘密工作人員,但是他們還沒可能混入到血族和高等地精族所組建的精銳調查組里,可能性為一成半,不能再多了。”

      “第二個,就是幕后黑手給予的資料,這里又分為兩種可能,一種可能就是幕后黑手,那個恐怖襲擊者是一個犯罪興奮者,想要讓我們警方給予他關注,找到他所留下的謎題,但是從他三次襲擊中,一個活口都沒有的情況來看,這個可能連半成幾率都沒有,而第二種可能就是幕后黑手在擾亂我們的視線,這些資料九分真一分假,企圖讓我們將目標定在這些資料上,他反倒是可以逍遙法外,嗯,這個可能約莫在三成五左右,因為若是沒有這份資料,我們同樣沒法確認幕后黑手是誰,恐怖襲擊者是誰,反倒是有了這份資料,我們反倒可以確認更多東西,何必多此一舉呢?”

      “第三個,另外兩個調查組的人員,或者是與幕后黑手,那個恐怖襲擊者有關聯的人,他知道恐怖襲擊者是誰,或者說他猜出了是誰,但是卻因為某種原因而無法說出來,所以才投遞了這些資料,不,應該是另一種解釋,投遞資料的人,打算讓獲得資料的我們做些什么……”

      “做些什么呢?”

      諾比汗站了起來,他有些焦躁的來回走動,一時間仿佛有一道靈光閃過,但是仔細去想時卻又什么東西都沒有,他就不停的在那里思索到底要他干什么,腦門上都是汗水落下,整個人都仿佛有些走火入魔了一樣。

      “到底要我做些什么啊!!”諾比汗忽然怒吼了一聲。

      這時,恰好有一個組員敲門進來,聞言后就說道:“組長不是讓黑道的人去監控那個二階魔法師幽魂吳明嗎?有新情況了。”

      “對了!加強監控!二階魔法師,投鼠忌器,顧忌背景,顧忌實力,所以讓黑道人員去試水……”

      “撤回來!”諾比汗猛然間恍然大悟,他立刻大聲喊道:“將所有監控二階魔法師幽魂吳明的人撤回來,那些黑道人員也全部撤回來!快點!”

      組員愣了半響,表情有些難看的說道:“已經來不及了,黑道人員騷擾二階魔法師幽魂吳明,被大庭廣眾之下直接擊殺,一共十六人死亡,黑道人員十三人,血族調查組監視人員三人,目前金河城警方已經羈押了吳明。”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