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16章:搜查令

  • 洪荒曆 - 第16章:搜查令字體大小: A+
     

      諾比汗到達金河城后,立刻就與這里的司法部調查組進行了交接,而這個調查組的組長明顯是松了一口氣,同時有些幸災樂禍,只是明面上肯定不能說什么,就對諾比汗說道:“距離破案最后期限還有十六天,諾比汗警督能力出眾,肯定可以帶領組員們破了這個案子。”說話間還伸出手來,似乎想要和諾比汗握一下手。

      諾比汗卻是看也不看他,只是指揮隨行組員接交資料,同時隨手拿起一本資料就看了起來,而這個即將離去的組長臉色頓時就變了,冷笑一聲舉步就向外走去,一些會隨同他離去的組員也都緊隨其后。

      當他們走到了外面,其中一個隨行組員就小聲對組長說道:“頭,別和他置氣,反正遲早將他給擼下來,到時候就要看看,當初他破了那些案子所牽連到的大人物們,到底會如何教他做個好人馬。”

      組長只是冷笑,走了半天,他才說道:“你們都是我的心腹,這次帶你們離開,或許你們中有人還有怨言,畢竟這個案子只要破了,未來就是平步青云,至少十年內是不用愁了,但是……這里面的水太深了啊。”

      眼見其余組員都是迷惑不解,組長就說道:“你們以為真的就只是一個發瘋的三階魔法師到處襲擊?呵呵,旁的我不能多說,你們只需要知道,這水里至少已經有十位以上四階注視著,并且隨時都可能下場就行了,呵呵,功勞?光是戰斗余波就可以殺死我們了。”

      “雖有體制,但是更有強者,你們能有多大的命去享?”

      若是吳明在場,那必然會贊同這個組長,這個組長是個聰明人。

      無魔世界也就罷了,體制大于一切,能與體制對抗的唯有另一個體制,但是有魔世界就不同了,體制確實還有力量,但并非是唯一力量,當偉力歸于自身時,個人力量只要超過臨界點,那體制在其面前和螻蟻沒什么區別。

      商業聯盟的體制健全,法律嚴密,基本上已經相當于地球世界二十一世紀的一個發達國家標準,但其實這只是表象,內里的實情卻是各個大族,四階強者們聯合支撐起了這個聯盟,所謂的法律與制度,其實是賺錢的必須,但是一旦有超越賺錢的更高層追求時,一切的法律與制度都不過是張廢紙。

      “自身實力永遠才是最為重要的東西,否則那怕你是大議長,也不過是被推出來的傀儡罷了,當然了,真到了大議長那個層次,本身就屬于可以隨時撕碎體制的人,也不可能是傀儡了。”

      組長暗自想著,他算是背靠大家族,所以才勉強可以脫身而出,也清楚這其中的厲害關系,同時對于之前提議讓他成為組長的那批勢力恨之入骨,滿門心思的想著未來如何報仇,至于諾比汗,呵呵……估計到最后連個渣都不會剩下。

      而被認為死定了的諾比汗此刻正在看著文檔卷宗,各種信息都在他腦海里不停徘徊,隔了許久,他才放下了這些文檔,同時揉著眉心苦澀的笑了起來。

      他畢竟不是他的師傅,雖然有過長時間的訓練,但是畢竟不是類似師傅那樣的智者,短時間內處理信息還好,時間一旦長了,他根本就思考不過來。

      不過還好,這里的資料并不是太多,所以他休息了幾秒后,就對組里成員說道:“那三個被抓起來的人呢?資料上說我們逮捕了一個,另外兩個人分別被血族與高等地精一方逮捕,我們這邊的那個人呢?放了他,他是無辜的。”

      調查族留下的幾十個人都面露難色,其中一個人遲疑了片刻后道:“已經死了……早上喝涼水時死了。”

      “喝涼水死了!?”諾比汗還沒說話,跟隨他而來的隨員里就有一人大聲吼道:“什么涼水那么厲害?資料上說,我們逮捕的這個人可是獸人,獸人什么時候脆弱到喝涼水都會死了!?”

      留下來的那些組員都是諾諾不言,諾比汗嘆了口氣道:“那就派人把尸體送回去,小札,把我的工資卡帶上,看看里面還有多少錢,之前解決了一樁案子,應該多少有些,你看著對方的家庭條件看看補償多少。”

      那名警員憤憤不平的接過了一張卡片,而諾比汗這時才說道:“這三人都是無辜的替罪羊,不是替罪這三次恐怖襲擊,而是替罪給上級暫時交差的倒霉蛋,真正的目標不是他們,應該就在這剩余的十幾個人里面。”

      留下來的調查組組員就有人說道:“難道不可以是別的人?已經逃走到別的城市去了也有可能啊,為什么就一定要是金河城本地人?”

      諾比汗也不生氣,只是問道:“那之前的組長怎么說,為什么他不去別的城市調查,而一直死守在這金河城里呢?”

      這名組員就滿臉的尷尬,但還是說道:“他本來也想去另外的城市,但是看到高等地精與血族的兩只調查組都不動彈,都在這里一直調查,所以他留了下來,他說……他說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既然別的調查組不做事,那他做事情不就會做錯了,所以就……”

      諾比汗又嘆了口氣道:“總之,嫌疑犯很有可能就在這十幾個人之中,他們都有幾個相同特點,第一個就是金河城本地人,第二個就是他們最近都有洗錢嫌疑,第三個他們都有可能接觸或者本身就是法系職業者,這三點綜合起來,他們要么本身就是那個襲擊者隱藏起來的,要么就是和襲擊者有關系,最差也是無意中接觸過,或者幫助過襲擊者。”

      調查組眾人都不說話,只是看著諾比汗,諾比汗就指著文檔照片上的人說道:“其中嫌疑最大的是這五個人,可以適當提高他們五個人的監控級別……”

      這時,一個留下來的組員就說道:“但是組長,前組長說過,他們的背景都是極深,遠遠的監控就行,提高監控級別可能會出事。”

      “出事了我扛著。”諾比汗直接說道:“上面派我下來的意思不就是這個嗎?我想你們心里應該也知道,所以若出了事情,自然是由我扛著,而現在我需要你們提高這五人的監控級別,特別這個,幽魂吳明,二階魔法師,他的監控級別提到最高。”

      這一下,不單是那些留下來的組員,連同諾比汗帶來的人都是面露難色,其中一個隨員就說道:“老大,對方可是二階魔法師啊,而且是有師承的二階魔法師,還是不死諸族里的一員,據說他導師是三階魔法師,而他的祖師則是龍巫妖山德,雖然已經數百年沒露面了,但是他的傳說現在都還在……那可是即將成為,甚至已經成為半神的龍巫妖啊!!”

      諾比汗就正色說道:“又不是直接逮捕,也不是私刑逼供,只是監控而已,若是這個幽魂抓住人員問起,那就直話直說好了,我們本就是政府司法部人員,恐怖襲擊之后,對嫌疑犯為什么不能夠監控?”

      留下來的那些組員看他的目光仿佛是在看傻子,而隨員而來的人則都紛紛苦笑了起來,還是剛才那人說道:“老大,你有話就直說吧,何必這么諷刺我們呢?要知道……我們也是有家人的。”

      諾比汗就笑了起來,他指著吳明道:“向司法廳要權限,我要金河城黑道方面的人員,去監控這個幽魂就用那些黑道人員好了,我們的人只負責遠遠查看。”

      眾人都有些不明所以,其中一人問道:“老大,什么意思?黑道方面的人?要告訴他們這個吳明的背景和實力嗎?若是告訴了,他們膽子小得和老鼠一樣,根本不敢去認真監控啊,若是不告訴,他們的性子又是油猾,我怕他們直接對吳明動粗。”

      “當然是……不告訴啊。”

      諾比汗看著吳明的資料道:“我要看吳明面對監控與挑釁時的反應,由此來決定是否申請搜查令……對二階魔法師的搜查令。”

      “對了……說起來,你們能夠調查出這些人具備嫌疑,已經很厲害了,接下來我們要……”

      諾比汗的話還未落下,就有留下來的組員尷尬的說道:“這些不是我們調查出來的,這些是……大風吹來的。”

      “大風吹來的!?”諾比卡用一種詭異的表情重復問道。

      “嗯……那一天,一陣大風將這些資料吹到了組長和我們的腳下,然后……”

      “呵,大風吹來,好一個大風吹來……”

      諾比汗拿起資料,喃喃說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