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15章:警督

  • 洪荒曆 - 第15章:警督字體大小: A+
     

      諾比汗是人馬族出身的警督,在商業聯盟里一直都不怎么受待見,這點他其實也知道,政治正確嘛,本就是如此。

      人馬族是掠奪聯盟中的大族,而且是其中的主力族群,類似于高等地精之于商業聯盟那樣,人馬族在洪荒大陸中一向的代名詞就是掠奪。

      而作為一個人馬族人,諾比汗能夠在商業聯盟做到警督職階,其實本身就已經是異數了,而且還是異數中的異數,畢竟一個掠奪種族里的中堅,卻跑到以商業交易而繁榮著稱的聯盟中任職,簡直就像是綠色聯盟的中堅樹人族,跑到炎魔一族里任職一樣搞笑。

      而諾比汗不但是來了,而且還做到了警督一職,這樣的異數可能百年都難得一見。

      但是即便是警督,諾比汗也知道他這個警督實際上就是一個樣子貨,簡單些的說,就是給來到商業聯盟的別的種族人群說,看,連人馬族出身的人我們都重用到了警督,你們還有什么可擔心的?人才盡管來吧。

      當然了,這并不是說諾比汗本身也是樣子貨,事實上,他的能力非常之強,過去上百年時間,商業聯盟中有多個大案要案奇案都是他所破掉的,若是不談種族,他的位置甚至都還可以再往上升一升。

      而今天,他在處理一件極為棘手的案子。

      一場財富大席卷,以投資為名,多個大富豪接連投入并且為其正名,然后大量市民投入了畢生大部分財富,之后,富豪的財富原數奉還,市民的財富三七分賬,如此云云……

      最后留下來的不過是一只可憐的替罪羊,這樣的事情每隔個十年左右就會發生一次,而那些市民自己也是貪心過度,從來都不記錯的一樣,每每被告知收益率多少多少,就仿佛紅了眼的兔子一樣,一窩蜂的沖了上去,接著被殺被埋,就開始埋怨政府如何云云,卻絲毫不記自己的貪婪之罪。

      諾比汗嘆了口氣,看著前面的大樓,大樓里好幾層都已經倒滿了汽油,只要一個火星,立刻大樓連同里面的所有資料都會毀于一旦,那樣所有被坑了錢財的市民,就算是再也找不回屬于自己的那些錢財了。

      而留在大樓里的人只有一個,那被替罪羊就在其中,從報警,到警察圍堵,再到諾比汗到來,時間至少過去了三十分鐘,但是那替罪羊依然沒有自焚燃燒,顯然一個是怕死了,二就是心有顧慮,諾比汗自然是想到了這些,他就在警察群里說道:“他有提什么要求嗎?政府赦免令?還是污點證人?或者說逃走的交通工具什么的?”

      其中一個警察苦笑著道:“什么要求都沒有,他只說但凡有任何一個警察突入,他立刻就會點燃整棟大樓,正是這樣才棘手啊,不然也不會要警督您過來了。”

      諾比汗只是點頭表示知道了,而周圍的一些警察都露出了惋惜與敬佩之意。

      諾比汗的能力其實都是眾所周知,但是實在是出身不好,有類似的臟活累活才會找到他,比如這一次,若是替罪羊真的放了火,那么諾比汗就算是有了檔案上的污點,同時他就成了司法部的替罪羊了,至少有五成以上的火力會直接噴到他身上,類似這樣的活計他之前接過了不知道多少。

      “把擴音器給我。”

      諾比汗從旁邊的警察手中拿過了擴音器,接著他就直接對著大樓說道:“艾娃巨富,我是商業聯盟警察廳諾比汗警督,我知道你聽得到,現在我有一個建議。”

      諾比汗也不等是否有回應,立刻就說道:“我也知道你估計是有了死志,不過人死之前肯定還是有些遺憾的,不如和我說說看如何?我進來和你談話,我會在外面就剝下包括衣服在內的一切物品,絕對不會攜帶武器,同時我自身只是二階戰士,我保證絕不靠近你身邊二十米,一旦我靠近,你可以立刻點燃大樓,或者你感覺到任何危險,也可以立刻點燃大樓,我保證只是來和你談一談,或許事情還有一線轉機呢?你若是覺得可以,就回我一聲。”

      等了半天,諾比汗也沒有任何不耐煩,終于,從大樓某層里就有一個電子音響道:“你可以進來,但是脫光一切身上的東西,包括衣服,以及不能夠靠近我身邊二十米,只要有任何的不對,我會立刻點燃大樓!!”

      “好。”

      諾比汗也不多話,立刻就開始脫下身上的衣服,他本就是人馬族,身上衣服也不多,簡單脫下后,就直接昂首走入到了大樓里,接著去到了倒滿汽油的那一層,他果然就看到了在這一層大廳里,靠著窗戶處就有一個灰色皮膚的深地精存在,是地精的一個亞種族。

      “就在那里!不要動!”艾娃巨富立刻大聲叫道。

      諾比汗立刻就站停在了原地,他就說道:“已經下定決心為那些人自殺了?”

      艾娃巨富聞言,就嗚嗚的哭了起來,邊哭邊說道:“你肯定不信,我也是受害者,但是這場投資的法人代表寫的就是我的名字,我一開始還相信那些大鱷們的節操,他們甚至還說,只要我做得好,年利率達到了,下一屆的貿易親王席位就一定會有我一個,我還真的相信了,哈哈哈,嗚嗚嗚,你說我是不是特別愚蠢啊。”

      諾比汗沉默了一下才說道:“那你甘心?為陷害了你的人賣命,甚至還背著一身罵名去死,你甘心?”

      “不甘心又能怎么樣?”艾娃巨富大聲的吼道:“誰能甘心?但是不甘心又能怎么樣?他們的勢力有多大你難道不知道?一個警督還不知道這些?貿易親王都是小角色,背后的壟斷大鱷,領地大貴族,或者是大部落之長,一個個伸根指頭都碾壓死我了,不甘心又如何?”

      諾比汗就說道:“連死都不怕了,那為什么不死之前狠狠咬他們一口呢?那怕是傷不到他們,至少也要嚇到他們啊,而你所做的,燒了這里的一切,不過是為了他們收拾后局而已,何必呢?”

      艾娃巨富低垂著腦袋道:“可是我也有家人啊,我若不死,那他們就會死,我若死了,至少我的孩子還有機會上學讀書,未來還有一線重新富貴的機會……”

      “可是我卻聽說……”諾比汗卻忽然說道:“八年前的那一次,似乎是期貨騙局,也是大批人上當受騙,到最后也是替罪羊一把火將資料賬本全燒光了,而那人的妻子很快就拋尸在了銀河之中,兩個孩子沒多久也都失蹤不見,到現在也沒發現他們的尸體,這件事你應該知道的吧?”

      艾娃巨富頓時臉色一片慘白,他強說道:“不過是那人太過貪婪,最后時刻還要將自己的錢全給妻子孩子,這才種下了禍根,不然應該不會……”

      “不會?”諾比汗又說道:“二十七年前,五十一年前,還有九十八前最大那一次,這可不是偶然啊,難道這些次里都是替罪羊太過貪婪?”

      艾娃巨富滿臉都是汗水落出來,他喃喃說道:“那是……那是……”

      “我替你說吧。”諾比汗就直接說道:“這些替罪羊死后,其家人都被報復的情況,全都是因為卷走的錢太多了,每一次都是十萬枚靈石上下,所以那怕替罪羊死了,他們的親人也會被受害者買兇屠了,又或者是那些大鱷為了安定人心,將他們給推出來繼續替罪,這難道不是你一直遲遲不敢自焚的原因嗎?這一次卷走了多少錢呢?我記得賬面上是二十五萬多靈石,扣除大鱷們的,估計至少在十一二萬靈石吧?你覺得,你當了替罪羊,你死了之后,你的妻小還可以平安下去?”

      “可是已經沒有任何辦法了啊!!”艾娃邊哭邊吼著。

      “有辦法的,我來就是來給你辦法,我知道你的顧忌,你若是平安無事的走下去,那么你的妻小立刻就會死于意外,但若是你自焚了,但是沒完全成功呢?那結果又是什么?至少那些大鱷為了面子上好看,為了安定部下的心,對你的妻小絕對不會立刻動手,而且你沒死成,他們也會有所顧慮,如此,你活下來了,你的妻小也有了希望,而至少可以找回部分的資產,那些市民的情緒也可以部分緩解,你覺得這個提議如何?”

      “若行,那就準備好一些賬本放入到一二層去,而那些你惹不起,我也惹不起,甚至連司法部都惹不起的大人物,就讓他們的賬目燒在這火海里吧,我理解你,我也不是潔癖,這樣,你覺得可行否?”

      良久后,渾身焦黑的諾比汗坐在了救護車上,而另一輛救護車則正在救治嚴重燒傷,但是性命無礙的艾娃巨富,同時,幾十本賬本也在大火完全燒開前給撈了出來。

      只是諾比汗的表情很是有些落寞,而坐于他旁邊的另一個政府官員就嘆息著道:“已經夠好了,諾比汗,你已經做得夠好了。”

      “嗯……”諾比汗不言,只是看著救護車的車窗外。

      這時,這個官員就說道:“這邊已經結束了,你準備一下,搭乘飛行器立刻趕去東部片區的金河區域,金河城的事情上面指定了你負責。”

      “……嗯,我知道了。”

      諾比汗依然看著窗外,頭也不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