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14章:戰書

  • 洪荒曆 - 第14章:戰書字體大小: A+
     

      “還在看這些人的監控情況啊?”

      三階血系魔法師無可奈何的道:“你好歹也休息一下好不好,或者喝一袋血?我知道你絕對不喝人類的血,那高等地精的血如何?或者處女樹精的血?帶著青草味哦。”

      牙根本理都不理他,只是看著手上所有的報告,以及附帶的魔法影像,他眉頭皺著,似乎正在思考些什么。

      三階血族魔法師嘆了口氣,就說道:“那就處女樹精的血好了,我去給你拿……你真的要休息了,已經兩天兩夜沒合眼了,你只是一階超凡,而且只是最普通的肉身超凡,又處于高度思考中,小心不要血沸而死了啊。”

      說完,三階魔法師給周圍血族使了個眼神,讓他們好好看顧牙,接著他就直接走出了房外。

      而牙根本理也不理這些,只是邊看邊思索著別的東西,事實上,他看的這些,除了其中一個人以外,別的全部都是裝模作樣,而正是這一個人,讓他有一種想不透的感覺。

      (為什么會沒有任何改變呢?兩天兩夜時間過去了,依照我對他行事分析,他要么準備跑路了,要么準備去空洞了,要么準備做下一波襲擊,好擾亂調查組的視野,但是現在卻是什么都沒有變化,而沒有變化,就意味著他那里有了變化……)

      (是什么變化呢?)

      牙放下了所有報告,他揉了揉太陽穴,接著就抬頭看向了天花板,腦海里的思緒卻是一刻未停。

      (我報告上去了十六個人,其中三個人已經秘密逮捕并且嚴加審訊,而其余十三個人,包括他在內,其實都有背后勢力,這些都是我的障眼法,真正的目標只可能是他,而我報告上去的十六個人,也同樣擾亂了所有調查組的視線,現在他們已經相信那個血族奧術師潛伏了起來,自己根本不會露面,而只是通過中間人來進行聯絡,然后順著這條線深挖下去,卻什么都不會得到,我還準備了幾個陷阱,可以進一步將局面攪渾,讓他好得以洗脫嫌疑并且脫身,而計劃的最后一步是他要么逃跑,要么去往空洞,要么開始下一次襲擊,而我就引發陷阱,讓幾個調查組相互爭斗起來,讓他們都以為對方已經獲得了這個血族奧術師,這樣只要那個天使總議長出手,抹掉一切的痕跡,他就算是徹底安全了,而我也趁此機會脫離出血族視野,與他見面,并且輔佐于他,雖然會因此而死許多人,但這正是我的行事方針了,欲成其事,先獻其頭。)

      (但現在……到底是那個地方出了問題呢?)

      牙睜開了雙眼,再次看起了報告,他看著報告中,那人買了許多食物,零食,甜食,水果……幽魂雖然也會吃東西,但是一般不會吃活人的食物,偶爾吃也不會吃太多,他買這么多東西,是故意要讓自己落到嫌疑視線里嗎?

      要知道這事情已大到捅破商業聯盟的天了,不是他背后一個區區三階魔法師,或者幾個三階魔法師,一個四階巫妖能夠扛下來的,他的導師,他的導師的導師,全部加起來都抗不下來。

      (等一下,買的這些東西,故意吸引視線,讓自己變成嫌疑犯……我懂了,這是戰書啊。)

      牙苦笑了起來,他一時間只覺得自己有些失算了。

      在確認了吳明的存在之后,他所投遞的紙條信息,一方面確實有些詐唬的意思,但是另一方面他也確實有些確認自己的猜測,同時他對吳明的行事分析,并不覺得吳明會想得那么多,那么深,最大的可能有三個,一個是立刻逃跑,第二個是繼續襲擊更遠的城市擾亂視野,第三個是最極端的,會以一場巨大的自爆收場,不過這個可能性極小,畢竟能夠在這個世界活下來的人類,要自殺的早自殺了,能夠熬成奧術師,心里素質肯定不可能這么差。

      他的本意就是驚動吳明如此行事,而吳明做出這三個反應的可能性在八到九成,但是突然間吳明仿佛變了一個人一樣,三個可能性一個都沒有去選,反倒選了牙之前根本沒想到的反應,若是他早知道吳明會想得這么多這么深,那他反倒可以輕松去與吳明見面了,兩人配合反倒更加好處理一些。

      (換言之,他要么有雙重人格,一個是奧術師平日人格,視異族為豬牛羊,另一個人格則是智力超群類型,才可以在看到紙條后如此行事,要么……他背后有人出現了,另一個奧術師嗎?還是教導他奧術的邏輯族人?)

      牙已經知道吳明如此行事的原由了,吳明,或者吳明背后的那個人,肯定是猜出了紙條里的另一個含義,就是讓吳明沖動行事,所以才會鎮之以靜,同時,讓吳明暴露在嫌疑犯可能性中,反倒是保護了他。

      光以紙條上的內容而論,最大的猜測可能性,是投遞這紙條的人想要掌控吳明,以其把柄掌握住他,這是最大的可能性,事實上,若不是牙,而是換成另外一個人,大都會是如此去想,如此去做,同時投遞紙條的人實力肯定比不得吳明,不然何必投遞紙條,直接單獨將吳明捉拿了不是更好?

      這兩個可能性疊加在一起,就讓吳明處于了明面,而投遞者處于了安眠,而且投遞者還隨時都可能將吳明給揭發暴露,這種情況下,該如何做才能夠擺脫危機呢?

      (只有一個辦法,讓自己處于光亮最盛的地方。)

      牙苦笑了起來,他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的地步。

      (沒錯,一個明,一個暗,只要不是找到絕對性線索,就無法將暗處的人給揪出來,那么與其在明面上被威脅操控,乃至是失了身家性命,倒不如站到更亮的地方,讓暗處的人不敢動手,因為一旦動手,自己也必須進入到明面才行……)

      (而且,身處暗面的人,最忌諱的其實就是做得太多,越多越錯,越可能暴露,吳明背后的人就是打個這個主意,而且還不光是這個……他在試探我對其的善惡態度,試探我的目的,而戰書則是……)

      “要和我一決雌雄嗎?”

      “沒錯,我就是這個打算。”

      阿莫爾邊玩著游戲機,邊嘻嘻笑著說著。

      吳明立刻氣道:“已經有個異族暗中知曉我了,你居然還讓我處于嫌疑犯可能之中!?你是要把我往絕路上逼啊。”

      阿莫爾也不生氣,只是依然笑嘻嘻的說道:“我記得你們亞洲Z國人有這么一句說法,置之死地而后生,陷之亡地而后存,其實現在吳明大哥就是這么一個情況哦。”

      “被一個人知道,和被所有人知道,對吳明大哥來說其實已經沒有什么區別,唯一的區別估計就是現在死,還是之后死,但同樣都是死,那為什么不在四中求存,拼出一條生路來呢?”

      吳明冷靜了下來,想了想說道:“這就是你每天要我買這么多活人吃的東西的原因嗎?讓那些調查組將目光集中到我身上,以為我有嫌疑,我可能與那個血族魔法師有勾結,對嗎?血族是最為特殊的不死生物,他們雖然是死亡諸族之一,但是卻可以兩性生子,同時也可以吃活人的食物,在血漿不夠時,活人的食物可以支撐他們活下去。”

      “這是一部分原因,也不光是這樣,我在等待哦,吳明大哥。”阿莫爾繼續玩著游戲機,同時說道。

      “等待?等待幕后者露出馬腳嗎?”吳明立刻說道。

      “不……”

      阿莫爾笑著,他的眼中有著銳利神色,只是一閃就過,他說道:“我在等待回應。”

      “對我戰書的回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