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8章:調查

  • 洪荒曆 - 第8章:調查字體大小: A+
     

      血族調查隊進入到了封鎖的大樓之中,他們是第三順位進入大樓調查的調查隊,第一只隊伍是高等地精,作為最大受害者,他們理所當然的居于第一,而第二支隊伍則是商業聯盟司法部的隊伍,他們擁有最正當的理由現場調查,而作為背鍋的血族,他們則是第三只隊伍。

      當進入到了大樓之中后,本來該作為首領的血族特派員,三階血系魔法師立刻退后了幾步,讓一個藏在人群中,毫不起眼的人類血族走在了最前面,看他的樣子還隱隱帶著尊敬,事實上不光是他,在場數十名血族莫不是如此。

      這個青年叼了一根青草在嘴上,他悠閑的走在大樓之中,邊走還邊念念有詞,只是誰都不知道他在說些什么,只是一些數字而已,走著走著,他忽然在大樓中繞了一個圈,而沒有直接向著樓上走去。

      “八層以下都是公開的辦事樓層,對嗎?”血族青年招了招手,旁邊的一個血族立刻恭敬的走了上前。

      聽聞了青年的詢問,這名獸人血族立刻說道:“是的,大人,恐怖襲擊發生時,八層以下的人都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他們很快撤離了大樓。”

      “嗯。”青年點點頭,示意自己明白了。

      接著他就慢悠悠走到了第七層,就在眾人都以為他即將去到第八層時,他卻忽然停了下來,就這樣看著第七層的周邊,良久后才說道:“這棟大樓沒有地下室嗎?”

      剛剛那名血族立刻說道:“有地下室,但是只有一層,是整棟大樓的配電房,因為這里是金河城,處于沖擊平原地帶,地底下多是暗河,這里的樓房往往都不會向下挖得太深。”

      “明白了……”青年就對著那名三階血系魔法師問道:“如果讓你使用隱藏身形的魔法,在完全不暴露的情況下,你大概需要多久可以偵察完畢一到七層?”

      三階血系魔法師愣了一下,他想了想說道:“如果整棟大樓沒有什么人的話,那我只需要幾個小時就可以了,但若是人來人往,為了避免隱形魔法失效,我估計需要五到六天左右,一方面是人流量太大,要完全偵察的話,就必須時常躲避,另一方面則是魔法有時效性,我若是要完全不暴露,那就必須小心再小心,在魔法時效結束前,就必須離開,或者去到安全位置重新使用,但是……”

      “但是整棟大樓到處都是監控,幾乎毫無死角,對吧?”青年點頭示意明白了,他想了想,又問道:“若是讓你可以飛行,甚至穿透實物呢?”

      三階魔法師又愣了一次,他直接開口說道:“那就簡單了,最多兩天時間,甚至用不到兩天時間我就可以偵察整棟大樓,包括了七層以上的所有樓層。”

      “明白了,走,我們繼續向上。”青年點頭,就率領其余人去到了八層。

      一來到八層,青年就走到了那布滿彈孔的墻壁處仔細看著,又開始看向了地面,他在地面不停的劃動,同時腦海里還回響著監控中所看到的那些細節。

      事實上,早就有唇語專家解讀了這名襲擊者所說的一切話語,但是他顯然所說的話語并不是商業聯盟通用語,甚至不是已知的任何一個種族的語言,要么就是偏僻到洪荒角落的當地土語,要么就是那些根本沒有記錄在冊的失落語言,所以對于他說了什么,到現在都還沒有人知道。

      青年就在這入口處來回走動,一會走到電梯正對面,在那里仿佛手持了槍械一般,對著電梯扣動扳機,另一方面又回到電梯口,對著前方伸出了指頭,半響后,他才滿意的點頭,繼續帶著眾人一路前進,從八層到九層,從九層到十層……

      最后,調查隊伍走到了天臺之上,在那里青年站立良久,看著遠方,直到這時,那名三階血系魔法師才問道:“牙,有什么線索了嗎?”

      青年點頭道:“有一些線索了,但是線索還不足,目前來看,這人可能是金河城本地人,這個可能性大約在七成半左右,其次,這人一定很缺錢,這個結論估計別的調查組也可以得出,畢竟他做得有些過了,只要是八層以上的靈石,那怕是一枚兩枚的個人所有,他都全部搜刮了,當然了,也有可能是誤導,但是誤導的可能性只有兩成不到,若是誤導,只需要拿走大樓存庫里的所有靈石就可,實在是沒必要每一枚都搜刮走。”

      “等,等一下,后面缺錢那個就不說了,你為什么認為他是本地人?”三階血系魔法師立刻問道,他敏銳的發現了其中的細節,畢竟能成為魔法師的人都不會是蠢貨,又不是術士,魔法師可是靠腦子吃飯的。

      “實力,殺戮,以及心性。”

      青年也沒有隱瞞,直接說道:“首先說他的實力,他展現出來了某種完全不魔法的技能,或者說幾種不魔法的技能,這些技能的威力都是極大,而且能夠在死魔法場內施展,光是這個,他就可以碾壓沒有準備的任何三階法系職業了,甚至連逃跑都做不到,而對于非職業者來說,他只需要一抬手就可以殺死無數,實力極強,四階以下近乎無解,這點你同意吧?”

      三階血系魔法師坦率的點頭道:“是,正是這樣,我看過視頻,看過了幾十回,我現在都還不知道他到底是如何做到這一切的,并非是傳奇魔法,但是卻發揮出了類似傳奇魔法的特征與威力來,他的實力在四階以下無解,我承認。”

      “其次是殺戮。”

      青年繼續說道:“自八層開始,他就是絕殺狀態,毫不留情,從視頻上可以看到,他絲毫沒有將任何生命放在眼中,不,人類例外,他雖然也擊殺了整棟大樓所有被做實驗的人類,但是那眼神我知道,我也是這樣的眼神,他在讓他們安息,而他對非人類就抱著一種,怎么說呢,仿佛是在看雞鴨魚一樣的眼神,就和你們看人類的眼神毫無區別,這種眼神我也不知道是如何來的,按道理來說,不應該,那怕是他實力強大無比,可以輕松殺死洪荒萬族四階以下的存在,但是這種眼神到底該如何才能夠在一個以前是人類,現在是血族的生物上展現出來呢?”

      “除非他來自于一個人類高高在上,洪荒萬族反倒是螻蟻的世界,但這怎么可能?”

      “正是他這種毫無感情的殺戮,讓我確認了他絲毫不在意非人類以外的所有洪荒萬族,那他為什么不在七層就開始殺呢?怕金河城的警方或者軍隊?別開玩笑了,他的這種實力,甚至可以在商業聯盟四階到達前碾壓碾壓整座城市,還會在意區區的警方或者軍隊?都做下這么大的案子了,相反,八層以下的平民反倒居多,殺了他們的影響還小一些呢。”

      說到這里,青年就繼續說道:“最后則是心性,沒錯,他對一切非人族都抱著那種視之為家禽樣的想法,但是他并不是一個無情的機器人,相反,他似乎很重視感情,正因為如此,他在第八層時才會為那名被實驗人類蓋上雙眼,這是我們人類的一個習俗,或者說大部分地區的人類都有這個習俗,那就是瞑目,讓死亡的人瞑目,就是這個細節,就體現了他重視感情。”

      旁邊的三階血系魔法師立刻說道:“牙,你是血族!你是我們血族的隗寶!你已經不是那下賤的人類了!”

      青年并沒有回答,只是繼續說道:“所以他的心性是如此,殺戮又是如此,實力更是如此,三者綜合起來,就只有一個可能性讓他沒有在第一層開始就大肆殺戮,他是這座城市里的人。”

      “為什么?”這一次,不光是三階血系魔法師了,好幾名資深調查員出身的血族都忍不住問道。

      青年就解釋道:“因為這棟大樓的性質啊,這棟大樓是醫藥公司,七層以上都屬于實驗區域,是這個商團的人才能夠進入,商團的人可能來自于金河城本地,但是更多的是來自于別的城市,而且都是商團的本身職工,與他幾乎毫無關系可言。”

      “但是七層及以下的樓層,則是看病,買藥,以及談合作的地方,來的人多是金河城本地人,這些人中可能有人與他有關系,或者是這些人與他所熟悉的人有關系,當然了,也可能沒關系,但這不是重點,我要說的是他是一個重感情的人,本身是血族的話,并不會如同還是人類那樣被別的種族所欺凌,如此一來,他只要還活著,就必然會與別的種族有所交流,洪荒萬族中不乏好人,而好人對待他,他心里會如何想,如何處理?難道也是直接殺了?還是那句話,他不是冷血無情的機器人,人如何待他,他很可能會如何待人。”

      “我之所以說當時活下來的七層及以下的人,可能與他有關系,可能是這些人與他所熟悉的人有關系,當然了,也可能沒有關系,但是這個并不是重點的原因了,他會本能的避免擊殺八層以下的人,因為萬一里面有個熟悉的人呢?比如他的鄰居,或者他落魄時待他很好的非人類,或者是他的同事,或者是他的導師,萬一這些人當天來買藥呢?萬一那些人當天來談合作呢?比如他的一個同事或者認識的人是藥材商人,或者是藥劑商人,當天跑來洽談合作什么的呢?他也不知道,他也無法確認,所以就會本能的避開八層以下的樓層了。”

      青年從頂樓上看著遠方道:“這種本能,可能連他自己都沒想明白,但是確實是如此去做了,這就是我推測,他是本地人的可能性達到了七成半的原因。”

      “好!”

      三階血系魔法師聽得是目瞪口呆,良久后他才叫了一聲好,接著就直接發號司令道:“讓暗樁都行動起來,找到本城的所有血族,以及可能是血族的租客,職業者,冒險者,藥劑商人,或者是魔法師,魔法師學徒……總之,一切可能的隱藏身份都要全部找出來!!”

      其余人立刻應是,個個都將這命令與分析牢記在了心中。

      而青年并沒有阻止什么,也沒有再說什么,依然遠遠的看著遠方。

      (你……真的是血族嗎?還是說……你依然還是人類?但這怎么可能?)

      (可是,從一切收集到的信息細節來看,你是人類的可能性……在兩成左右啊……)

      (我的同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