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26章:預感與計劃

  • 洪荒曆 - 第26章:預感與計劃字體大小: A+
     

      (PS:明天開始更第三集了,呼,存稿還多,我自己也是松了口氣,繼續求推薦,求收藏,求打賞。)

      吳明筑基成功后,這才發現時間已經過去了十五天,這個筑基突破的時間也比他所知道的任何功法都更久,當下他第一時間就查看了主神空間,但是主神空間中居然并沒有新的試煉空間兌換物,當下他還以為是那些輪回小隊成員團滅在了其中,不過再一想到自己筑基之中,并沒有兌換新的試煉空間,這才逐漸放下了擔憂。

      “現在筑基完成,剩下的就是各種符文的解析了,這是水磨功夫,且不提,最關鍵的是開始謀奪領地,然后修建法師塔,這才是我的關鍵,有了法師塔,我立刻就可以開始改裝,外是法師塔,內里其實就是洞天福地,洞天現在我是不敢想,但是福地應該是沒問題,下級福地需要至少三枚核心符文,中等福地需要五枚核心符文,頂級福地則需要八枚核心符文齊全,我現在八枚核心符文都有,甚至可以建立頂級福地。”

      “有了福地,才可以最大效率的解析符文,同時調動天地間的各種元氣能量,譬如太陽真火,似乎頂級福地就可以勾取一絲,鑄造法器時就會大大提高效率與成功率,而有了福地,立刻就開始制造化血神刀,先將胚胎鑄好,然后最后等待先天一氣,而化血神刀制造好之后,立刻便開始謀求庇護人類,同時搜查關于地靈族遺產的各種信息,若有,就全力奪之,若無,就準備好后路,同時將搜索范圍擴大,尋找我記憶中存在的先天靈寶之地……”

      吳明又開始在紙上記錄著他的計劃,這似乎已經成為他的習慣,不記錄就不舒服斯基……

      “從現在開始,一個月內賺取至少一萬靈石,三個月內謀奪好領地,并且開始修建法師塔,法師塔有導師的幫忙,再算上我自己改裝福地的時間,至少需要一個月,四個月內完成這一切,然后立刻開始鑄造化血神刀,化身神刀鑄造與溫養需要七七四十九天的大衍之數,假設這期間我有了先天一氣,那么五個半月后我的實力就可以凌駕在導師之上,那時開始就要計劃地靈族遺產與退路的問題,做好一切準備迎戰血族圣位,或者從圣位手中逃走……”

      “這么一算,半年時間,從現在開始,半年時間里就必須做到這一切,好難啊……”

      吳明嘆了口氣,其實自他筑基之后,冥冥之中就有了一種感覺,他確實還有接近半年時間的安穩發展期,一種隱隱的威脅正在臨近,他不知道是不是血族圣位正在開始排查,但是毫無疑問,這個威脅足以毀滅現在的他,所以他必須要在半年六個月內得到足夠的實力,以此來進行反擊。

      這一切計劃的關鍵其實有三個步驟,第一個步驟就是去的領地與魔法塔,有了魔法塔才有了洞天福地,而洞天福地其實是正統修真者的關鍵,因為正統修真者需要解析符文,而除了仙人以外,那怕是大乘期,渡劫期修真者都需要實物解析,而這實物可不是那么好尋找的,譬如要解析重力符文,最好的實物就是黑洞,你靠近一個黑洞試試?

      這就是福地的最主要功能了,吸納天地間的各種能量與信息,這些能量和信息可以達到實物特效,而這些吸納來的各種能量也可以完成鑄造法器的目的,這就就還是福地最主要的作用了,對正統修真者來說簡直是不可或缺。

      第二個步驟則是煉制屬于自己的法器,若是普通法器也就罷了,花費些時日隨時可以煉制,但是普通法器就和那些魔法器具造物差不多,功效最多略強大,但是有什么用呢?難道要如非正統修真者那樣,拿著一大堆的器具互相毆打嗎?

      正統修真者的法器格外不同,這且不提,吳明更希望煉制的是頂級類法器,最好是頂級可成長法器,而化血神刀簡直就仿佛是擺在眼前了一樣。

      據聞此器具,在法器階段時就威力無窮,被刀傷過的存在,無論是生命還是非生命,包括亡靈類生物,數秒間就會化為一灘血水,更有刀出如虹,斬擊千米之能,同時該法器內有屬于自身的特殊符文,隨著煉制者的層次而補全提升,這還只是法器階,千米以內無物不殺,若是去到了靈器階段,也即煉制者達到金丹期,那么化血神刀更可以化身百數,百道飛虹橫掃戰場,飛擊更是可以去到萬米開外,肉眼范圍內都無所逃遁。

      據說后天靈寶的那一把化血神刀,可以上斬蒼天,下斬大地,甚至連概念都可以斬殺,一同化為血水,此刀一出,無物不殺。

      若無此刀,吳明靠什么去探索地靈族遺跡,靠什么去面對高階魔獸或者怪物,靠頭嗎?

      第三個步驟,等到化血神刀煉制完畢,吳明就會開始探索地靈族遺跡,同時準備好要么迎戰圣位,要么逃脫圣位追捕。

      吳明看著紙張上寫得滿滿的計劃,一條一條讀了過來,然后他心里有了個數,就將這紙張給燒毀了,再之后,他拿出從導師那里兌換來的法式,開始一一進行解析,前后不過一天一夜的時間,這十多道法式的符文他就已經全部解析完成,雖然全部都是三級符文,但是也讓他的攻擊手段以及逃脫手段上升了一個大臺階。

      到目前為止,他的攻擊手段分別有凝聚火球,根據真元力的輸入多寡,可以凝聚出暗紅色的小火球,威力差不多相當于一個簡易打火機爆炸的威力,然后是橘紅色火球,威力差不多相當于一顆威力稍弱的手雷,然后是純黃色火球,威力比一顆正常手雷略大,這就是目前的極限。

      除了火球,還有冰尖,風刃,地刺這些魔法師常規元素魔法攻擊,同時還解析出了催眠類的一個三級符文,隱身類的一個三級符文,加速類的一個三級符文,虛幻鏡像類的一個三級符文等等。

      雖然沒有讓他實力發生階段性質變,但是至少各種手段變多了,倒也開始符合他外表的魔法師職階,像一個新手二階魔法師了。

      “接著,就該開始我的掠財行動了,嘿嘿,人類,異族……”

      吳明單手一劃,他的身體就開始了隱形,維持時間足有一小時之久,只要不接觸到生物,不發動魔法攻擊,這個隱形就不會失效。

      做完這一切,吳明從窗口直接翻了出去,就向著街道外走了去,他在之前就有意的收集相關信息,第一個目標是城外三十多公里處的一處農場,也是金河城最大幾個蓄養人類的奴隸主之一所在地而去。

      而就在吳明成就筑基之時,整個洪荒大陸中,有許多地點都有了奇特的變化,或者是產生了某些不為常人所感知的波動,或者是出現了天地異象,最夸張的幾處甚至出現了響徹天地的奇異聲響,似歌聲,似哼聲。

      “……剛剛感知到的是什么?那種玄妙至極的波動,莫不是先天靈寶出世?”

      “剛剛有本源的氣息,誰人悟透了本源?誰人進階到了高等圣位?”

      “先天靈寶,絕對是先天靈寶,我的,我一定要奪取這個先天靈寶!!”

      “呵呵,又有存在懷抱先天靈寶而生嗎?這些竊取天地權柄的盜賊,這些多元宇宙的漏洞,他們為什么不去死呢!?去死去死吧!!”

      與此同時,在洪荒中心,一座高聳入云的宏偉宮殿之中,兩個聲音正在交流著什么。

      “帝俊,剛剛那波動,和你最近在做的事情有些類似啊。”

      “我也感覺到了,估計是另一個可以解析天地本源的先天靈寶吧,就如同我的河圖洛書一般,只是波動微弱,氣息不全,估計這靈寶的位階偏低,但是能夠解析天地本源,也是不可小視了。”

      “正是波動微弱,氣息不全,連我都無法定位其位置,否則當為你尋來,能助你更快速的解析這天地本源。”

      “你啊,殺氣太重,你找到了又如何?能夠得到先天靈寶的人,莫不是有天命在身,那事關成道,阻之如殺人父母,誰人會舍得予你?莫不是又殺之奪寶罷了,那這和天下蒼生的所作所為又有何區別?”

      “……你太啰嗦了,天地如煉,唯爭一線,你不殺人,人就殺你,與其如你這樣慢慢解開矛盾,倒不如以殺止殺,還可以更快還這天地清凈,就比如你現在所做的這樣,有意義嗎?”

      “當然有意義了。”

      這個聲音忽然輕聲笑了起來,語氣歡快的道:“用你我二人鎮壓洪荒,雖有小矛盾,小戰爭,但是大體總是穩當的,你我也做過推測,看過時間長河,隨著文明的進展,各種族的交流融合,只需要百萬年時間,洪荒萬族都將進入文明時代,到了那時,雖然不敢說大同之世,但是離我夢想不就更近了一步嗎?”

      “唯有這人類……”

      說到這里,這個聲音帶著嘆息,卻是說不下去了。

      另一個激昂的聲音就冷笑著道:“最大的問題還是人類,不是嗎?本是智慧生物,但是奈何天地壓之,天地不公,千年,萬年,十萬年,百萬年,千萬年,億萬年的壓迫屠殺飼養暴虐……人類的血色氣運已經如火山一樣洶涌澎湃了,這個不用你說,有識之士誰不知曉?那十三人自以為躲得好,但要不是懼那血色氣運沸騰爆發,那個高圣不能追捕到他們?那個先天不能夠擊殺他們?但這依然是隱患啊,要我說,還是不如以殺止殺,以一族之犧牲換取萬族之延續,將人族徹底從洪荒大陸抹去,只要我們出手足夠快,血色氣運就沒有了爆發憑依,只要沒了人類主體,這血色氣運億萬年后也就沉寂無用了。”

      “……你是想現在就和我開戰嗎?東皇陛下!!”之前那個溫和的聲音,忽然間充滿了恢弘磅礴,仿佛天地一樣直壓而來。

      激昂聲音沉默了許久,這才說道:“好,我聽你的,但是話擺在這里,人類予你有恩,但是這是私恩,我提議屠光人類,是為公心。”

      溫和的聲音也頓了頓,才繼續說道:“如你所說,天地如煉,唯爭一線,但是同樣的,天地本就該是無私,該是大公,正因為天地有私,對人不公,所以才有了現在的大麻煩,我不敢自以己心代天心,但是面對乾坤都有私時,總該有人站出來吧!?不然現在是人類,你怎么敢保證下一個不是洪荒萬族,不是精靈族,不是龍族,不是鯤族鵬族,不是……你我呢!?”

      “唯愿天地公平,予人也一線之機,所以我才希望解析天地本源,湊齊九宮之數,以大衍之力改換天地法則,予人也以公平公正,給予他們該有的地位與氣運,而不只是屠殺與暴虐……望你能明白我心,這雖有私心在其中,以報當初對我養育的人類之恩,同時也有大公之心在其中,以償還天地之私。”

      “太一啊,我有一個金色的夢想,在這個夢想里……”

      “停,停,停停停!!”

      激昂的聲音立刻說道:“我知道,我都知道,好了,我去了,娶他可難了,他現在都還不同意,也不知道三年后婚禮是否能成,我去了,就這樣啊……”

      溫和的聲音頓時隱隱發出類似鴨子一樣的嘎,呃,啊……之類的聲音,好半天后才喃喃說道:“為什么呢?為什么就那么不喜歡聽我多說幾句話呢?”

      “我不過就稍微有些啰嗦罷了,何至于此啊。”

      “何至于此啊……我其實還有好多話想要說的,比如婚禮場地啊,天地齊賀啊,或者是……”

      “總之……”

      “所以……”

      此處省略一萬三千七百四十二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