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25章:終筑基

  • 洪荒曆 - 第25章:終筑基字體大小: A+
     

      (PS:終于筑基,好了,求推薦,求收藏,求打賞,新的一個星期,這些數據對我很重要,再求一次)

      吳明也看到了三人的分歧與矛盾,實話說,他也贊成洛絲與王羽,這是成熟隊伍所該考慮的,或者說作為成熟的生命體該考慮的,那就是生存乃是第一要素,遠超越一切,或許有為了大義,為了追求,為了理想而直面死亡犧牲自身,但那不是常態。

      但是同樣的,他也理解薛玉的心態,只是不成熟,但是心態可以理解,畢竟不是人人都可以時刻理智。

      吳明眼見隊伍分歧甚至可能分裂,他也只能嘆息,等三人都離開主神空間后,吳明才仔細查看起了這次可以兌換的物資,除了二十世紀,二十一世紀普遍的科技造物與各類物資以外,這次試煉空間能夠兌換的東西多集中在惡靈類,傀儡類,以及惡魔的一些東西。

      惡靈類,傀儡類的東西沒什么好的,基本都是消耗品,甚至可能反噬,吳明在意的是惡魔類的東西,這些東西都標明了是古惡魔種,不管是古惡魔的血脈,器官,還是別的都是如此。

      而在看完這些,吳明又看向了物資本身,之前九幽泉水就是物資里的,他搜尋著新出現的物資選項,果然就看到了一些特別的東西。

      幽冥血海凝縮液,兌換價格,一千五百獎勵點數十滴。

      幽冥鐵,兌換價格,一千獎勵點數三百克。

      看到這兩樣,吳明的眼神都是一縮,他苦笑著自言自語的道:“這是非要讓我煉制化血神刀嗎?九幽泉水可以洗盡幽冥血海凝縮液的戾氣,幽冥鐵可以承載九幽泉水與幽冥血海凝縮液的威能……剩下的就只差先天一氣了,只要一縷先天一氣,就可以鑄造出化血神刀,甚至都不需要兌換,待我金丹期,再解析出了乾字符文,我自身就可以花費大量時間提純出一縷先天一氣……”

      吳明越發相信,很可能有幕后黑手在推動一切,只是這是陽謀,他當然可以煉制別的法器,但是別的法器怎么可能比得上最頂級的可成長法器?

      據說化血神刀甚至可以隨著制造者直入仙階,到了那時,化血神刀就是后天靈寶了。

      若是要制造別的頂級可成長法器,那就需要吳明花費至少數以百年計的時間來尋找,還不一定能夠找到,比如幽冥鐵,就需要深入幽冥深處,緊靠幽冥血海的地方,據說人類三皇之一的后土氏就鎮壓了那里,要進入還要闖過輪回盤,畢竟從洪荒天庭的信息來看,后土氏已經封禁幽冥,輪回等地方長達無數萬年了,以至于洪荒天庭政府中都沒有化血神刀的主材料,上一把化血神刀還是人類歷之初時鑄造而成,現在不知道由那位圣人那位仙人所掌管。

      這就是陽謀了,吳明現在急需力量,一來保護自己,二來獲得更多獎勵點數,三來也預備著隨時可能來襲的血族圣位,他不得不鑄造這化血神刀。

      “也罷,也罷,若是接下來一兩部試煉世界可以獲得先天一氣,那我就鑄造化血神刀,反正這是我煉制的法器,也是增強我的實力,便是做棋子又如何?”

      吳明也是定下了心神,更何況這時可是洪荒歷,便是真有幕后黑手,他也不是沒有一絲跳出棋盤的機會,只要他能夠獲得那一件先天靈寶……

      做了決定,吳明又三線來回走動了兩天時間,便從骷髏魔法師那里兌換了一大堆的魔法法式,并且告知骷髏魔法師與侏儒艾比斯,他最近可能會閉關一段時間,若無必要,就不要來打擾他了。

      當這一切都做完時,吳明就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在閉關前,他又再次加強了自己房屋與巷道的警戒強度,以至于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程度,那怕是一只蒼蠅飛過都會引發吳明的警覺。

      所以布置之后,吳明又是搖頭,這樣的話他根本就不用閉關筑基了,所以當下又削減了巷道的警戒強度,只是對自身所處的房屋進行了警戒強度加固。

      最后,一切都加無可加時,吳明才嘆了口氣,他已盡到了人事,現在就看天命如何了,若是天降隕石砸死他,那他就是活該倒霉了。

      吳明這才進入到了房屋之中,就在他的臥室里盤腿坐于床上,同時,這些天一直苦苦熟讀的中央戊土厚德訣也在心中不停誦讀。

      此功法大氣磅礴,雖言戊土,卻不是五行土屬,而是以中央之戊土囊括天地萬物,無窮無盡之數似乎都在其中,隱約間,更提及了四象五行八卦的總和。

      吳明默默念誦了數遍,當下就按照功法中的路線開始布置自身體內的真力,隨著運轉功法,體內的水運訣運行路線就此緩緩散去,而新的功法慢慢的代替了水運訣,在此之后,吳明體內的真力開始一遍一遍的壓縮與凝聚,恰如五行中土屬功法那樣的效果。

      接著是真力順著中央戊土厚德訣的功法路線,開始向著他的大腦而去,識海受此刺激,漸漸的,吳明閉著的雙眼仿佛看到了光芒,而在光芒中,他似乎隱約看到了四個足有世界大小的存在,分立四方,又見得黑,白,紅,黃,青五色閃現,而從光芒最上端就有八枚巨大無匹的東西直落而下,將一切都容納在了其中,同時又將一切都鎮壓在了其中……

      這一切的發生雖然在吳明看來時間極短,但是外界已經過去了足有十五天還多,這期間吳明就盤坐不動,不飲不食,身體都因為缺乏水份而顯得有些枯黃,只是足以讓正常人死上三四次的不飲不食時間,吳明卻依然在平緩的呼吸著。

      一點一滴的,吳明體內的真力在逐漸發生著變化,凝固壓縮是理所當然,這是真力向著真元力進發的標志,同時對大腦的開發也一直沒有停息,吳明的識海逐漸擴大,當徹底筑基完畢,就會擁有念識,這也是筑基期修真者超凡的標志。

      但若只是如此,那這修真就入了旁門左道,就是所謂的非正統修真領域,而正統修真的功法中,真元力涌入識海,就隨著功法開始凝聚出屬于這功法的核心符文,這就是最上等的正統修真功法,若是無,那么就只能夠凝聚出符文虛影,需要自己去解析記憶。

      而此刻在吳明的識海之中,卻有八道虛影從虛開始轉實,漸漸的,隨著十五天時間的最后,所有真力都徹底凝聚為真元力時,八道虛影徹底轉實,化為八大符文鎮壓了一切波動,分別就是乾,坤,震,艮,坎,離,巽,兌,而在這八卦符文之下,隱有五色環繞,五色之外,又有磅礴四種巨大虛影若隱若現,只是隨著八卦符文的凝實,這五色與四影都就此隱去,徹底消失不見了。

      立時,八卦符文大放光明,而吳明這就睜開了雙眼,入目處,周圍的一切依然還是筑基前的一切,但是看出去卻有了很大的不同,要他說出有什么不同,卻又說不出來,只是覺得周圍一下子清晰了許多許多,如同水洗了整個世界一樣。

      然后吳明站了起來,十五天時間不吃不喝,但是他只覺得渾身上下清爽得很,如同勞累之后睡了一場好覺一樣,那種從凡俗之中脫離了一般的感覺。

      “這就是筑基了嗎?哈哈哈,這就是筑基了!!”

      吳明在洪荒天庭時代都沒有達到過筑基階,在那個時代,雖然人均可以修真的資質達到了百分之九十幾,但是這并不是說人人都會解析符文,或者說有解析符文的天賦。

      就和數學一樣,在吳明穿越前的地球世界,除了窮鄉僻壤,誰人不會數學了?加減乘除總該會的吧?九九算數表總該會的吧?但是有幾個人成為數學家?有幾個人會窮究數學?大道就擺在那里,會去做的人有幾個?

      洪荒天庭時也是如此,那怕大道就擺在眼前,有多少人有這個心性去苦苦修煉?雖然人人都知道努力讀書,能夠成功的可能性比不努力讀書的人大得多,但是冬讀夏寫,日夜不停,將娛樂放棄,將奢侈放棄,將享受放棄,有誰可以十年二十年,乃至五十年如一日?真有這樣的人,其心性之可怕,就該這人成功。

      正因為是如此,洪荒天庭時代,才會有除了三清道訣以外,那么多的別的功法存在的土壤,比如可以輕松筑基的水運訣,比如可以增加特殊能力的練氣階功法等等,難道說修行這些功法的人不知道三清道訣比這些功法強百倍嗎?

      吳明穿越前的肉身前主人就是如此,吳明穿越之時,也只是練氣階而已,而穿越到洪荒歷后,全身修為又沒了,再度修煉回來,又到了這個筑基期,其實全是吳明瘋狂修煉的結果,當然了,依然是取了巧,那就是以水運決來筑基,筑基時才轉換為別的功法,這樣一來,他的筑基其實有著巨大缺陷……

      “咦?”

      吳明正想著自己筑基的缺陷,真元力稀少,計算力,邏輯力,解析力都有所不如,但是仔細內視,卻發現體內真元力渾厚無比,真元力本身更是凝結凝實,毫無虛幻之相,這些種種,甚至比他在網絡上聽聞的三清道訣,三十年筑基期所筑基的情況更好。

      “中央戊土厚德訣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用的是水運訣的底子,居然有這么強的筑基效果?而且核心符文有……我草我草我草我草!!!”

      吳明連連發出我草聲,他難以置信的看到,在自己識海之中,大放光明的八枚核心符文,乾坤震艮坎離巽兌全都齊全,一個都不少。

      “什么情況啊,一筑基立刻就有八枚核心符文!?這是要逆天嗎!?”

      吳明整個人都驚駭著了,他在這一刻才深深知道,這中央戊土厚德訣到底意味著什么,這意味著那怕是在洪荒天庭時代,一旦這功法泄露,他都可能引來殺身之禍的那種。

      過了良久,吳明才按下心中的不安,不管如何,他終歸是筑基成功了,從此就是真正的正統修真者了,再不是所謂的螻蟻,在這個世界,終是有了一些自保之力。

      “罷了罷了,總之是走一步看一步好了,不過……”

      “終于完成筑基,那么接下來……”

      “就該獲得屬于我的領地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