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14章:準備

  • 洪荒曆 - 第14章:準備字體大小: A+
     

      (PS:上一章是的土靈族其實是地靈族,貌似是我打字打順手了,寫錯了,順便求推薦,收藏,打賞,感謝所有朋友的支持。)

      吳明當然不會將全部希望都放到一個可能的傳言之上,萬一這里不是挖掘點呢?萬一這個時代的歐貝利斯克的巨神兵還沒有埋藏在這里呢?萬一埋藏點的歐貝利斯克的巨神兵已經是碎片了呢?

      只有走投無路,或者無法可想的人,才會將希望全部投到一個點上,顯然吳明自認為自己還沒到這個份上。

      他其實有多個備選方案,其一自然就是跑路,整個洪荒何其之大,他只是抽取天道眷屬值時,有可能連帶抽取了圣位的天道眷屬值,由此導致了一個針對圣位的明顯漏洞,讓圣位可以暗地里通過排查手段來找到他。

      但這并不意味著圣位可以隨時隨地的找到他,圣位能夠查找的只是名為吳明的幽魂,而非是全洪荒定位到名為吳明的人類,圣位還沒有這么大的威能權柄,天道或許可以,但是從他殺了異族而無怨氣在身,或許他的初代主神空間可以屏蔽天道?

      所以吳明并非是沒有退路的,只是這個退路就代表著他將放棄商業聯盟的一切,說重新開始發展肯定不恰當,畢竟他已經有了部分累積,陰魂旗更是可以讓他在三階以下超凡者中間堪稱不敗,知識累積也讓他至少知曉了洪荒歷這個時代的部分大概。

      但是這就意味著他接下來將撞運,可能運氣好,遇到一連片的福澤,寶貝拿到手軟,異族殺到嘔吐,先天靈寶隨手可得,圣人之位舉步即上,但是也有可能隨便殺一個異族,就遇到一個完好的,并且就在附近的該異族始祖圣位,然后直接將他擒拿,切片紅燒,總是可以逼出初代主神空間來的,而且這個幾率比好運的幾率更大得多。

      吳明不愿去賭運,人的運氣可能一時無敵,但是連地球世界的某位圣人都感嘆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他可能一時運氣好,不可能一世運氣都好,所以他不愿去賭,有時候必須要賭那是為了搏命,但是在不需要搏命時,他根本就不想去賭。

      “所以我必須要做多手準備,一是我要保證我隨時可以逃離,只要能夠逃離,相信以主神的屏蔽能力,當可以屏蔽掉圣位對我的追索。”

      “當然了,逃離是最壞可能,僅次于被殺和失去初代主神空間,但是卻不得不去準備。”

      “二,就是反擊,首先確認血族是否只有那一個圣位,若是有多個圣位,那我抽取的氣運到底是抽取的那一位,若是只有一個圣位,隱是否已經復活,若是沒有復活,那多久才會復活,若是已經復活,那他現在狀態如何,是否有仇敵,仇敵是否一直在追索他。”

      “三,反擊的步驟與可能性,首先要確定的一點,對面是圣位,當然了,這是我猜測的最壞可能性,就是我抽取了一個圣位的天道眷屬值,當然也有可能是那個精靈血族天賦異稟,未來可能是什么大人物,就如同位面之子,氣運之子那樣,所以天道眷屬值高,但是話可以騙人,卻無法騙自己,我心不安,所以就先按照抽取了圣位來處理,對方是一個圣位,要盡量的以最高戰力來評價,等閑手段是不可能匹敵的。”

      “目前已知的,以凡人之軀擊敗圣人的辦法,一就是先天靈寶,這是最大的可能性,洪荒天庭時代甚至都還有大量網絡信息叫那些有先天靈寶的人去死去死吧,說這是一個BUG,多元宇宙的BUG。”

      “二就是是土靈族的遺物,歐貝利斯克的巨神兵,這個東西吹得神乎其神,就暫且相信可能能夠匹敵最弱小的圣位好了。”

      “三……沒有三了,凡物挑戰圣位,本就是逆天之舉,能夠想到這兩個已經是不可思議中的不可思議,還希望有更多?我也未免想得太美了吧?”

      “這是兩種能夠反擊的可能性,先天靈寶雖然不現實,但是從現在開始就要努力收集除了商業聯盟以外,洪荒大陸各處的地理地圖了,盡可能的收集,那怕真的要逃跑,這些也是巨大財富。”

      “第二種可能性,就需要我探索商業聯盟周邊,特別是山區地帶,我記得當時網絡上所看到的挖掘信息里,挖掘的真實場地離金河很遠,而且那附近是山地,這是一個重要線索,以此為參照物來進行探索,看來接下來我需要以冒險的名義開始進行野外冒險了,商業聯盟確實有冒險者機制,但是我本身有初代主神空間,又記憶了大量功法與器具制造方法,我更希望宅著到四階啊,去生死拼搏冒險?煉心煉行煉生死?小說看多了吧?”

      吳明邊想邊在紙上寫著各種事項,寫到這里,他苦笑了起來,一時間心情很是復雜。

      人貴有自知之明,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自知之明,但是對于自己的定位他還是有的,一,他是個小人物,甚至很可能是某些大能的棋子,二,他有些天命運道,否則初代主神空間不可能落到他身上,三,他并非那些英雄豪杰,該慫就慫,該暴起就暴起,該拿好處拿好處,該逃跑就必須逃跑,這是他的生死要點,必須時刻牢記于心。

      “四,反擊不成的情況下,如何擾亂圣位的視線,安全的逃跑或者換一個身份。”

      “首先要確認的一點,那就是圣位查探到我的唯一可能性是我抽取了其天道眷屬值,所以通過排查可以找到我,這種情況下,我是否可以將抽取范圍變大,能夠抽取天道眷屬值的目標增加,以此來干擾圣位的判斷呢?比如我將陰魂灑入整個商業聯盟的血族領地上,只要圣位找上來,我立刻啟動布置,大量殺戮血族,以此來擾亂圣位的視野?”

      “不過這里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圣位無法標記我,不管是精神力,生命力,生命本質烙印,或者別的一切方式,圣位無法標記我,只要我從其探查能力中消失,它就無法找到我,這是一個極重要的前提……主神的修復,能夠將圣位的標記給抹去嗎?”

      吳明寫到這里時遲疑了一下,當時他為了擺脫骨,嘗試了主神修復,確實將骨的烙印給扯地抹去,但是骨最多是四階,與圣位有質一樣的差距,他可不知道主神能夠連圣位的烙印都給抹去。

      “這必須要驗證,而且要盡快驗證,還好商業聯盟也是有別的圣位的,據說有位侏儒女神的圣位,溫柔而和煦,就是有些貪財,在侏儒族領地建立了大量的神廟,只要能夠供奉足夠財富,它就會降下神眷,給予祝福烙印,就以這位侏儒女神為目標,盡快的驗證一下吧。”

      “這里就分為兩個可能,若是能夠抹除烙印,那么一旦被襲,而我還無法反制的情況下,就用四面開花的辦法來擾亂圣位的視野,然后我自身盡快潛伏逃跑,去到任何一個空洞,就此消失,或者是換一個頭面身份,重新累積財富與地位也行。”

      “若是無法抹除烙印,又沒有任何辦法可以進行反制……”

      “卻不知道,我死后這初代主神空間會歸去何處了,是那個讓我穿越的大能手中嗎?”

      吳明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寫到這一步,他的計劃可以說是已經盡到人事極限了,剩余的就是天命與運氣,雖說不賭,但是到了最后依然還是要賭一波啊……

      “不過終究還是要從心,最近一段使勁內盡快驗證是否可以抹去圣位烙印,一旦確認無法抹去,立刻拋開一切逃到別處,同時堅決不殺任何侏儒族及其衍生族,以確保不會引起給我烙印的侏儒女神的注意,但是這樣一來,就算是地獄難度的開局了。”

      吳明就打算拋下筆,開始制作超凡器具,不過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繼續在紙上寫道:“終究是實力太弱,若是有四階,那怕是三階金丹層次,這次處理又是不同,雖然不可能與圣位剛正面,但是可以做的事情就要多了許多啊……”

      “以后牢記,幽魂吳明這個身份,不能夠多殺人了,那怕是奴隸都不行,血族精靈的事情只此一次,幽魂吳明可以殘暴,但是殺人者,另有他人。”

      寫到這里,吳明將紙張拿起來看了又看,最后一把火全部燒了去,眼里就只剩下了堅定。

      “該解析第二個衍生符文了,除了偵察超凡器具,還需要制作出具備攻擊性的超凡器具,這樣才能夠賣得起錢,同時也坐實我的天才之名,是時候……”

      “‘成為’一階魔法師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