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12章:反碰瓷

  • 洪荒曆 - 第12章:反碰瓷字體大小: A+
     

      兩天之后,吳明一直都在想著用什么辦法引出那些覬覦者,只是他也沒出城,畢竟是導師的吩咐,輕易還是不要違反的好,所以在城市里,三點一線的生活也實在是讓覬覦者找不到機會。

      他的陰魂旗也已經吞噬完畢,一共有三十多厲魂,其余的還是普通的陰魂,但是即便如此,這個陰魂旗威力也是非常強大了,不敢說一定打得過二階魔法師,但是至少不會再怕二階魔法師,自保能力卻是足夠。

      這些日子,吳明一直都在看各種書籍,他也大概知道了這個時代洪荒萬族的基本情況,雖是洪荒萬族,但是分布在整個洪荒大陸的依然是以部落為單位,或者說大多數是部落為單位,絕大多數的洪荒萬族的文明程度都極低,比如吳明在亞龍諸族那邊看到的就基本上是原始部落形態,可能強者有,但是文明程度卻很低。

      而文明程度高的文明,通常是以聯盟形勢而存在,比如吳明現在的商業聯盟,在地圖書籍上還記錄了山脈聯盟,水族聯盟,羽翼聯盟,掠奪聯盟,綠色環境聯盟等等,這些算是洪荒萬族中文明程度中等的種族組合在一起。

      然后文明程度最高的種族,往往都會自行發展為國家,比如洪荒萬族第二十族的精靈族,就統合了大量精靈亞種而成了精靈帝國,雄踞世界之森,是一個領地非常夸張的巨大帝國。

      那些高等文明的國家吳明不知道,但是從書籍上他知曉,低等文明的部落,往往都是靠天賦與血脈來繼承超凡知識,比如祭司的孩子,長老的孩子,部落族長的孩子等等,這些部落的超凡傳承要么就是靠子嗣來繼承,要么就是本身天賦實在出眾,奇遇,偶然,幸運等等方式獲得。

      中等文明的聯盟中,就會出現類似學徒啊,配偶啊,孩子啊一類的方式來傳承超凡體系,不過畢竟生命都是自私的,敝帚自珍才是常態,像骷髏魔法師這樣的導師其實已經非常善良了,吳明都懷疑它不是不死族這樣的負能量生物,而在中等文明之中,超凡者數量確實比部落多,但是也沒多到那里去。

      唯有高等文明的帝國里,普遍都有學校一類的機構,全國選拔擁有超凡天賦的兒童或者青年,然后統一培訓成超凡者,雖然比不得洪荒天庭政府那樣將所有超凡之路全部擺出來,網上都可以直接下載找到,但是至少也比中等文明的聯盟要數量多十倍,只有在帝國類文明里,超凡者才會多到一定程度。

      正因為知道了這些,吳明才會無恐行走,第一,他本身是幽魂體,不是人類,而是洪荒萬族之一,光從這點上來說就無可攻擊,第二,他是魔法學徒,算是商業聯盟里的準貴族,身份上無可挑剔,第三,他有一個三級魔法師導師,后臺上也算過硬,第四,他除了殺死奴隸,沒有犯過任何聯盟法律,聯盟法律也沒有規定不能夠殺死奴隸,只是沒人會那么做罷了,所以最多說他殘暴,但是確實無罪。

      正因為以上種種,他根本不怕覬覦者,四階及以上的強者看不上他這么一丁點財產與陰魂旗,三階的又有老師頂著,三階以下的,呵呵……

      便是對方借著政府體制來壓迫他,他目前也在體制里,這也無所畏懼,那怕對方比他體制站得更高,但這就是潛規則了,是沒辦法暴露的東西,一旦暴露,那這些利用體制的人先一步就會被清理掉。

      所以明面暗面,拼后臺,拼實力,他都無所畏懼,相反,他反倒是想要利用這次機會好好立威。

      至少從目前來看,他可能會在這個商業聯盟里待上很長一段時間,甚至都開始圖謀領地的事情,若是只讓周圍人以為他是幸進,自身無實力,或者實力弱小,只有后臺和財富,那未來麻煩多得是,倒不如一開始就血腥手段直接殺伐,立下威嚴,雖然還有后患,會結下仇家,甚至下次威脅來臨會更加猛烈,但是他的成長速度絕對超過任何人想象,真到了那時,誰威脅誰還不一定呢,指不定那時他就是商業聯盟的高層了。

      剛走出巷道的吳明,他忽然聞到了前面的一陣香味,頓時就仿佛有口水從嘴巴里流出來一樣,他一驚之下就停下了腳步。

      他現在可是幽魂體啊,幽魂體算是不死族之一,本身就可以吸收負面能量來維持身體,根本不需要進食之類,倒不是無法進食,而是不需要,而且他又不是真正的幽魂,就更不用進食了,幽魂進食是為了種族進階。

      但是現在他卻忽然間想吃那香味的東西,他立刻就反應了過來,繼續若無其事的向前走去。

      陰謀來了。

      這一定是專門針對幽魂體的某種東西,類似九幽泉水那樣,只是等級上肯定相差懸殊,專門勾引他過去的,吳明心里冷笑,同時將水運訣的第六感發揮到了極致,走著走著,他就看到了前面有一個食物攤位,有一群異族在那里坐著吃東西。

      吳明就笑著走了上去道:“好香的味道,老板也給我來一份。”

      那老板是一個看起來略微文弱的尖耳朵精靈,只是這只精靈臉色蒼白無比,顯然是一只血族,精靈血族倒是罕見,而除了這老板以外,周圍還有七八只異族,看起來都是五大三粗的樣子,而且都是臉色慘白,各個都是血族。

      認真來說,不死諸族其實蠻奇怪的,除了極個別的種族,比如夢魘族之類,別的死亡諸族都仿佛大雜燴,比如幽魂族里就有各類種族的幽魂,骷髏族中也多是各種族的骷髏架子,這并不從外觀上來確認其種族,而是從成分上來確認,血族中就有獸人,地精,亞巨人三大最主要的形象,而精靈血族就比較罕見。

      周圍坐著的異族,基本上都是獸人形象的血族,他們雖然吃著東西,但是眼睛全都盯著吳明,而吳明卻仿佛毫無所覺一樣,自顧自的吃著老板遞過來的銀色糊狀物,吃下肚子后就感覺到了一陣溫暖氣息,這氣息并沒有讓他的水運訣變強,只是身體略微有些變強而已。

      “多少錢?”吳明吃完就問道。

      那老板用陰冷的眼神看著吳明倒:“銀血漿,一碗一靈石。”

      “哈哈,不算貴。”吳明也不遲疑,笑著就將一靈石遞了過去,他甚至還故意將自己的布袋子掉在地上,頓時就有五六枚靈石滾了出來。

      周圍人看得一陣眼熱,那精靈血族眼神更是陰冷,他就說道:“客人吃了兩碗,為什么只給了一碗的錢?”

      吳明就冷笑著拾起了地上的靈石,同時說道:“我只吃了一碗,什么時候吃了兩碗?”

      老板也冷笑了起來道:“你就是吃了兩碗,怎么的?三階魔法師的學徒想要賴賬?”

      吳明哈哈一笑道:“周圍人也可以給我證實,我就只吃了一碗。”

      這時,那群獸人血族里就有人站了出來道:“你就是吃了兩碗,我們都親眼看到的。”

      其余獸人血族也都站了出來,一個個指責著吳明賴賬,而那老板更是大聲吼道:“三階魔法師的學徒就了不起啊,這里可是商業聯盟,這里可是有法律的地方,你以為是那些低等部落嗎?吃了兩碗,卻只給了一碗的錢,有這么欺負人的嗎?”

      吳明依然冷笑,他雙手交叉抱胸道:“你想要如何?”

      那老板就說道:“要么就給兩碗的錢,同時和我們去市政廳走一趟,要么就剖開你的肚子給我們看看,你到底吃了一碗還是兩碗。”

      幽魂確實是可以穿透實物,甚至可以潛入到實物中,但是本身沒虛化時,依然會受到傷害,若是剖開肚子,一時間確實死不了,但是若是沒醫治,同時拖延時間過久,依然會如同人類流多了鮮血那樣,幽魂散發的負能量太多,也是會就此煙消云散的。

      吳明就沉默了一下,這時周圍已經有數十人都圍了上來,這數十人應該不是和這些人一伙的,只是人云亦云,特別是三級魔法師學徒更是勾起了他們的嫉妒,當下都是一連片的指責吳明,要求其要么付錢,然后去市政廳受罰,要么就剖開肚子給所有人看看。

      吳明沉默過后,忽然哈哈大笑,他直接指著一個叫囂得最厲害的路人道:“你早飯吃的是屎!!”

      那是一個野獸人,他愣了一下,大聲罵道:“老子吃你……”

      吳明直接單手一揮,陰魂旗出現在了手掌上,立時就有兩頭厲魂出現在了野獸人面前,一左一右壓著他跪了下來,吳明依然說道:“我說你早上吃的是屎,對不對?”

      這個野獸人嚇慘了,但還是下意識的說道:“不,不是,我早上吃的是大餅加肉……”

      “嘶!”

      一聲嘶響,一頭厲魂直接將這頭野獸人的肚子給撕裂開來,然后從里面掏出了腸胃,吳明看了看就說道:“原來是大餅加肉,混合了一些屎啊,看來我說中了一半。”

      周圍人這時才猛的驚叫起來,個個都屁滾尿流的向外跑去,而吳明也不去管,又看向了精靈血族倒:“你早上也吃了屎,對不對?對了,還有你們,早上估計都是吃了屎吧?”

      一瞬間,九十九只厲魂與陰魂同時出現,將這幾只血族牢牢圍住,他們慘白的臉色都被嚇得有些發青了,其中一名身材最高大的獸人血族猛吼一聲,一把長柄武器就斬過了一頭陰魂,但是陰魂卻是毫發無傷,更是直接將這頭獸人血族壓著跪在了地面上。

      那名精靈血族也被壓著跪在了地面上,壓著他的是兩頭厲魂,光是壓著他就讓他動彈不得,這只精靈血族立刻大聲喊道:“你干什么?賴賬不說,還打算殺人嗎?不,你已經殺人了,還有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子爵血裔……”

      吳明卻是理都不理他,走到了一名獸人血族前道:“你早上是不是吃了屎?”

      獸人血族已經嚇傻,他看著不遠處野獸人的慘狀,立刻點頭道:“是是是,我早上吃了屎。”

      “吃了幾碗?”吳明又笑著問道。

      “我,我……我不知道吃了幾碗。”獸人血族哭喪著臉道。

      “那我幫你看看吧。”吳明依然笑著說道。

      當下,又一具開腸破肚的尸體出現在了地面上,吳明還好心的將這頭血族的腦袋和心臟都打破了,畢竟不要讓他們死得那么痛苦嘛。

      接著一個一個,吳明都問了下去,一個一個血族全都死得不能再死,而當吳明走到了這頭精靈血族面前時,他已經被嚇得尿了出來,吳明捂了一下鼻子道:“原來血族可以尿尿啊,我還是第一次知道……說起來,你早上吃屎了吧?”

      精靈血族瘋狂想要后退,可是他根本動彈不得,他就大聲喊道:“吃了吃了,不,沒吃,不,吃了……饒了我,我是血族子爵后裔,我父親更是血族侯爵的嫡親,你殺不得我,不要殺我,你只吃了一碗飯,真的,只吃了一碗,我發誓,你真的只吃了一碗。”

      吳明笑嘻嘻的湊到了精靈血族耳邊道:“教你個乖……設局陷害我能做什么?靠體制?靠關系?靠后臺?靠輿論?事關生死,我還會管這些?還會管你們的后臺?近在咫尺,人盡敵國,別說是有幾十個市民圍觀了,全城市的人圍觀又如何?那怕我也要死,殺一個夠本,殺兩個純賺,我什么都不在意,殺起你們來也絕不會手軟,你覺得我說得有道理嗎?”

      精靈血族現在已經后悔得腸子都青了,他其實不是紈绔,本身也有些見識,更是因為身份而讀過書,有著傳承,也有著職業等級,只是并非是魔法師,而且也只有一階,所以他才想靠體制,靠后臺,靠輿論來逼迫吳明,至少要讓吳明將那操縱陰魂的魔器給交出來。

      但是誰知道這個吳明根本不鳥這些,他其實應該是個殺人狂與亡命徒,對于這樣的人,要么就硬來直接打死,要么就別招惹,因為他根本不會在意除了自己的性命和利益以外的一切。

      下一瞬間,吳明直接讓厲魂將精靈血族的腦袋給撕了下來,與此同時,遠處街道上已經有大量巡警開始出現,并且拿出各種武器對向了吳明……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