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2章:面試

  • 洪荒曆 - 第2章:面試字體大小: A+
     

      在吳明所看的報紙上,他將目前所能夠涉及到的商品分為了三類。

      第一類就是各種原材料,這是商業聯盟中交易額的最大項,光從報紙上所看到的信息分析,這個城市每一天都要吞吐至少十萬噸左右的各類基礎物資,大多集中在礦物類,糧食類也很多,還有就是藥材類,這三類交易基本上都是原材料。

      第二類是各種非魔類加工物品,比如鍛造出來的武器,鎧甲,或者是槍械,載具之類,這些東西的交易數目不多,但是價格卻是昂貴,通常一件精加工鍛造武器,其價格基本等于百倍重量的金屬價格,所以雖然交易數量不多,但是交易額卻與第一類交易額相當。

      但是真正的交易額之王,則是第三類交易商品,就是涉及魔法類的各種物品,一件小小的偵察徽章,吳明現在都可以制作的東西,其價格幾乎是十倍精加工長劍的價格,而且從報紙上來看似乎還是有價無市。

      吳明背靠初代主神空間,他知道自己的優勢所在,本來一開始他的打算是加入各種原材料批發的路子,在主神空間處,他一點獎勵點數可以兌換百噸精鋼,而百噸精鋼在這座城市的價格是接近十枚魔石,一枚靈石的價值,從吳明看到的購買力上來看,這個價格已經非常不錯了。

      這里另提一句,洪荒萬族的等價交換物并不是黃金,黃金算是商品之一,用于某些魔法儀式或者祈禱儀式,又或者是某些造物所需要,但是并非是等價交換物,真正的等價交換物是魔石與靈石,這一類東西在洪荒天庭政府中是管制物品,吳明沒有見到過,但是從網絡信息來看,魔石與靈石都屬于天生自帶天地游離能量的寶石,是高端修真器具,以及道脈造物所必須的能源。

      沒想到在洪荒時代,魔石與靈石居然是等價交換物,其價格比例大約是十比一,十枚魔石可以兌換一枚靈石,除此以外,在商業聯盟中因為不死族極多,靈魂石也可以作為半個等價交換物,差不多是一百單位的靈魂可以兌換一枚魔石,而一單位的靈魂差不多需要十個人類才可以湊足,換言之,吳明一點獎勵點數就相當于可以兌換一萬個人類的性命……

      人類是如此的卑微低賤,讓吳明看著這些信息時真是青筋直冒。

      當吳明看完報紙后,他已經放棄了進入大宗原材料交易市場的打算。

      雖然報紙上寫得并不明顯,但是顯然的,所有能夠參與到原材料市場的商人,要么就是某個部落的代言人,要么就是某些大勢力的經濟人,他一個來歷不明的幽魂,忽然間拿出大量的原材料進入市場,恐怕三天內就會被魔法師給抓住切片研究了,這真是比自殺還快。

      看完報紙后,吳明心里已經為自己接下來的行動有了一個初步計劃,首先是搭上魔法師一系的邊,在這個洪荒時代,魔法師算是洪荒萬族中跨越種族的貴族階層,那怕你的種族排名靠后,但你是魔法師,那么你本身也有了一定的社會地位,誰人都不敢小看你。

      吳明不是魔法師,但他是修真者啊,修真者,特別是正統修真者可比魔法師厲害百倍以上,倒不是說實力上的厲害,而是本質上的不同。

      魔法師還帶著玄幻色彩,雖然追求知識,但是其追求知識的目的更多是為了迎合神秘,魔法師的領域里就含有神秘,但是修真者,特別是正統修真者本質就是為了破開神秘,所謂修得真實就是這個了,或許在一階時還不明顯,但是從二階修真者筑基層開始,這個差距就會開始逐漸拉大,直到彼此都去到四階時,正統修真者可以一挑一萬的毆打四階魔法師。

      吳明現在完全可以冒充魔法師,這并不困難,困難的是他如何解釋自己的魔法(修真)來源。

      “所以這次藥劑學徒的面試就極為重要了,無論如何都要將其拿下!”

      吳明在太陽落山后就立刻起床,也不與人招呼,就向著報紙上所標注的地點而去,而在旅館中,那個美人魚就向著野獸人抱怨道:“老板,又是一個白眼狼,估計有了工作后還會住一段時間,但是一旦條件好轉就會立刻離開,再也不會想到您在他最虛弱時的幫助吧?”

      野獸人正在擦拭桌面,他聞言一笑道:“何必在意呢?我只是看不得有人流落街頭罷了,若是看得順眼,幫了也就罷了,去在意那么多干什么?”

      美人魚就嘟著嘴巴道:“可是您已經欠了一屁股的債了,再不還債,估計連這旅館都要被市政廳收走吧?”

      野獸人只是一笑,并沒有回答美人魚,他只是喃喃的低聲道:“快了,已經很快了……”

      吳明并不知曉這一切,他來到主道上開始辨別方向,然后就向著那邊而去,走了大約兩個街區,接近一個小時的時間,他才來到了這片帶著魔法靈光的街道上。

      這一片街區明顯比別的街區看起來更加高檔,房屋更高,修建材料更好,看著也更加華麗,在這些商鋪的標志上,或多或少都有表明屬于魔法側的符號或者圖象,而在這個街區建筑群的深處,就有一座五層高的法師塔,這意味著這座塔里的魔法師至少有二階巔峰層次,乃至是三階層次,這種魔法師那怕是洪荒天庭年間都不多,可以稱一聲大魔法師了。

      吳明就更加小心翼翼,低頭不敢亂看,只是隨著報紙標識去到了一個店鋪之前,那個店鋪外正排著長隊,約莫二十多個異族正排在那里,估計都是來應聘這藥劑學徒一職的。

      “看來洪荒萬族中,知識的傳承有大問題,魔法師有這么珍貴嗎?”

      吳明心里嘀咕,臉上不顯,也照樣排在了隊伍中,同時他就開始觀察起這些異族來。

      二十幾個異族,吳明看到了一個男性精靈在隊伍中,還有一個身材嬌小,背后有透明薄翼的小妖精,另外就是一些獸人,半獸人,還有一個臉色慘白,毫無血色的獸人,估計是血族?剩下的就是一個侏儒,一個比侏儒略高,但又不是矮人的人形生物。

      二十幾個異族排著隊伍,陸續又有幾十個異族到來,看來這個藥劑學徒的競爭很是激烈,吳明雖然有所持,但是心里也慢慢有些忐忑起來。

      大約在兩個多小時之后,終于是輪到了他,他進入到了店鋪內間,就看到一些試管,燒杯,天平秤之類的工具,還有就是一些他認不出來的草藥。

      “幽魂?倒是罕見。”

      在內間里,坐著一個拿著煙槍的侏儒,他邊抽煙邊說道:“我是魔法學徒艾比斯,五環魔法師洛里克?金眼大人的學徒,現在要招收一個藥劑學徒,你們可真是幸運啊,說吧,你有什么優勢?”

      吳明心里差點罵娘,這種面試他還從沒有經歷過,當下就小心說道:“我昨日才復蘇,也不知道以前做過什么。”

      “昨日復蘇?”侏儒艾比斯有了興趣,他立起身仔細看著吳明,又伸手在虛空中畫了一些符號,片刻后他點頭道:“嗯,確實是才復蘇,而且居然是自然復蘇,還沒有死靈法師給你印記,那你時間可不多了,要在喪失理智之前賺取至少一枚魔石,不然恐怕你要被丟去競技場了……我是個好心人,這樣吧,我給你一個機會,看到那些藥材了嗎?靠你的直覺將它們合理分配調劑,只要能夠做出任何一種藥劑,我就直接收下你,如何?”

      直接個屁!機會個屁!

      吳明真想要罵出來,這里的藥材約莫有二十種左右,若是讓不懂藥理學的人來做,能夠做出藥劑的可能性連萬分之一都沒有,這那里是機會,分明就是直接拒絕了好不好。

      吳明也不多話,他走到了這些藥材面前,每一種都拿起來輕輕的用手捏著,同時體內的水運訣也暗暗的運行,很快的,每種藥材的分析都出現在了他的意識之中。

      水運訣雖然是偏門的修真功法,但也照樣是修真功法,而且是正統修真功法之一,而修真之所以強于魔法,其實就在于這種功法的傳承性與解析性上。

      魔法一系,都是以天地游離能量來灌注己身,擴大意識海的同時,將這些游離能量凝結為個人的魔力,有了魔力之后就開始學習各種魔法的術式,記憶下了這些術式后,就可以發動各種各樣的魔法,但是!除非是創造術士或者魔法的人,不然魔法師們對于為什么術式可以發動魔法,其實都是一知半解,甚至連創造的人可能都是一知半解,他們只知道這樣可以做到,為什么可以做到卻是不知道。

      就如同有人可以畫出圓形來,但是圓形的面積計算,圓周率數字等等,估計都是不知道一樣。

      而正統修真功法卻不同,那怕是最初級的正統修真功法,本質上也具備著多種解析功能,其中放大功能是其一,物質解析是其二,據說達到金丹級之后,正統修真功法甚至可以直接讓使用者看到原子層面,計算力,解析力,分析力,邏輯力更是大漲,所以正統修真者幾乎從不在意是否金丹元嬰,他們在意的是知識層面的理解與歸納,就是如此了。

      吳明將這些藥材一一接觸,然后在水運訣的解析下挑選了其中三種,再然后就用天平秤一一稱量,等到這一步時,那侏儒已經瞪大了雙眼,而待到吳明將所有藥劑混入到燒杯中,加入水,又用火焰慢慢調劑溫度,待到這液體呈現淡青色時,侏儒手里的煙槍已經掉落在地,他已經向吳明撲了過來。

      “放著,放著,我嘗嘗,我嘗嘗。”

      侏儒也不嫌燙,將這燒杯拿在手上半響,用手指慢慢觸碰了一點放到嘴巴里,半響后他就用驚奇無比的目光注視向了吳明道:“你還有生前的部分記憶?但是你生前是人類啊,誰會那么無聊教導人類藥劑學啊?想不通,想不通……”

      吳明憨厚一笑道:“那么我是合格了嗎?”

      侏儒也不說話,放下燒杯來回走動著,半響后才說道:“我也不瞞你,這個藥劑學徒的位置我本打算留給同族,就是之前你看到先進來的那個侏儒,他是我遠方表哥的朋友的阿姨的姐姐的親戚的孩子,雖然遠了些,但畢竟是同族同部落,我們侏儒本身就具備著魔法感知力,他只要做了這藥劑學徒,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被導師看上眼,若是我們部落有兩名魔法學徒,想來在族中的排位也會高上一些……”

      說到這里,侏儒臉色陰晴不定,就在吳明暗暗戒備,生怕他要殺人,不,殺魂滅口時,侏儒就說道:“老師只讓我收一名藥劑學徒,但是你的天賦實在是好,我舍不得,說句實話,我藥劑學不好,沒你好,我那同族更是連藥劑是什么都不知道,未來這個店鋪若是虧本了,我在導師那里也不好看,所以……我現在就去見導師,總是要把你招下來,你在這里等著我,我立刻就回來。”

      說完,這侏儒也不等吳明的回答,直接轉身就沖出店鋪,連吳明就在店鋪中也不管了。

      吳明就傻傻的站在了這店鋪中,一時間也不知道是該哭的好,還是該笑的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