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20章:各自世界(下)

  • 洪荒曆 - 第20章:各自世界(下)字體大小: A+
     

      埃爾法從法陣里走了出來,同時他也看了看旁邊的沙漏,再默算了一下,果然和他的猜測是同一結果。

      進出主神空間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不管在里面發生了多少事,不管在里面過去了多久時間,從進入到回歸對外界來說都只是一瞬間。

      這是涉及到了時間法則的偉力啊,在埃爾法的認知中,沒有任何存在可以做到這點,那怕是傳說中幾名在天界上斗爭的光輝漆黑神靈都做不到,而主神空間卻做到了……莫不真是主神?

      埃爾法搖了搖頭,將這些不切現實的想法拋到了腦后,便真是主神又如何?距離他現在真的太遠太遠了,還是先想些現實的問題吧。

      “首先是上清誅仙訣。”

      埃爾法微微搖了搖頭,但是心里還是振奮,與那些無魔世界的人不同,他兌換上清誅仙訣到現實世界只需要15000獎勵點數與一個B級支線劇情,雖然現在還兌換不了,但總是有些希望,按照這次試煉空間的情況來看,估計五次輪回之后就可以兌換出來了,這就是五十天的時間,光輝陣營五十天時間還是等得起的。

      更何況……

      埃爾法伸手出來,在他手上飛快凝聚出了一顆火球,這火球再非他以往所凝聚火球的橘紅色,而是從橘紅向著黃色轉變,這就意味著他的魔力已經超過了法師學徒的臨界點,雖然現在還不完全,但是可以稱呼一聲埃爾法法師了。

      要知道這可是法師,而非戰士潛行者游俠之類的二流職業,甚至比牧師德魯伊一類的法系更要強的法師職業,一旦從法師學徒成為正職法師,光是能夠卷寫的卷軸就要強上兩倍還多,能夠書寫的內容也要擴展兩倍,而一天能夠卷寫的卷軸則要多處四倍!!

      這可不是相當于兩個法師學徒,而是二十個法師學徒才能夠比較!

      “現在主城的法師公會在職法師只有六人,加上我就是七人了,相當于一個千人隊,或者十名有職戰士或者潛行者……”埃爾法喃喃說著,他熄滅了手上的火球,準備去給自己的老師報喜。

      就在這時,他看到了桌面上的一個項鏈,他默默的走到桌旁拿起項鏈,打開之后就看到里面有一幅魔法刻影,上面是一個威嚴的精靈男子站在一名人類美女旁,那名人類美女正微笑著,懷里抱著一個半精靈嬰兒。

      “爸爸,媽媽……我一定會為你們報仇,等著我。”

      埃爾法眼里有著淚水,他想著自己父親曾經的教導與慈祥,想到母親每次嘮叨的話語,想到了童年與以前的和平,想到了太多太多東西……

      而且埃爾法心里其實還有一些擔憂,漆黑陣營是玩弄靈魂的專家,在漆黑陣營面前,死亡其實不過只是開始,漆黑陣營特別喜歡收集強者的靈魂,一般都會帶回漆黑地獄中進行千般折磨,其中靈魂最為堅韌的強者甚至會被折磨百年才會崩壞,大多數的強者靈魂甚至會發生墮落現象,那樣可以增加漆黑陣營的力量。

      埃爾法一直以來都不敢去想,他父親是一名強大的騎士,母親則是一名接近主祭的牧師,兩者都符合漆黑陣營俘虜靈魂的要求,萬一他的父親和母親被俘虜了,現在不知道會被折磨成什么樣子……

      “等著我,爸爸,媽媽,我一定會為你們報仇,一定會拯救你們……”

      “我要毀滅黑暗!!”

      黑暗,悶熱,黯淡的巖漿地面……

      洛絲的家鄉就是這里,火獄,是這里的名字,也是無底深淵其中一層的名字。

      這是一個除開煉獄生物,惡魔生物,以及火元素,不死生物以外,不適應任何別的生物存在的世界,但這并不意味著這里沒有別的生物,使用魔法的力量進行改造后,可以讓人類等別的位面生物生活在這里,雖然環境非常糟糕就是了。

      洛絲出生在這里,作為半惡魔半人類的混血兒,她其實可以在這里生活得很好,而且她還有潛行者資質,這讓她的選擇更多了,完全可以加入潛行者公會,但是……她有個母親,人類母親。

      作為半惡魔半人類的混血兒,絕大多數的泰夫林都是混亂邪惡陣營的,但是混亂的無底深淵是如此的混亂,在無底深淵里的惡魔什么樣的都存在著,甚至連圣武士惡魔都有,而洛絲的陣營是守序中立偏微邪惡,這讓她無法放下她的母親,一個被從主物質世界俘虜來的女奴。

      對于混亂的惡魔來說,根本就不存在子嗣這么一個概念,事實上從主物質世界俘虜來的女奴,在這里通常都是作為消耗品而存在,不但可以**,更可以作為物資來交易,或者用于某個邪惡的儀式,甚至連靈魂都可以壓榨出十分油水來。

      而洛絲的母親不但幸運(又或者不幸)的活著生下了洛絲,更重要的是她是一個稀有的煉金師,所以在這個火獄中沒有被殺死,而當洛絲逐漸成年后,就想盡了一切辦法來讓其母親獲得自由,至少是活得更好一些,而不是終日勞作,同時時而被虐待和**。

      幸而洛絲激發了其血脈中魅魔的一部分血脈,讓她得以傍上了一個次級惡魔領主,作為其寵妾之一,是的洛絲的權勢大漲,終于得以庇護其母親。

      但是……

      “母親,這是治療藥膏,你手臂上的燙傷需要……”洛絲輕輕推開門,同時從胸口里掏出了一瓶治療藥膏,但是她話剛說出口,從里面就有一個金屬瓶子扔了出來,直接砸到了她臉上。

      洛絲本身并不是高階惡魔,甚至只能夠算勉強摸到了中階惡魔的邊,而且她本身是混血兒,身體其實更偏向于人類,這個金屬瓶子似乎是用盡力氣砸過來,一下子將她鼻血都給砸了出來。

      洛絲并沒有去摸鼻子和臉上,只是依然帶著微笑的說道:“母親,我將治療藥膏放到桌子上了,還有,面包快沒了,我也托位面商人買了一些,對了……”

      “滾開!你這個惡魔,你是惡魔,不要靠近我,滾開!”一個女聲從房間里傳了出來,大聲的喊著。

      洛絲臉上依然帶著笑容,她輕輕將藥膏放到了一個桌面上,然后對著房間里的人影說道:“母親,記得按時吃飯吃藥,不要往窗戶外看,還有……”

      “滾!你再不離開我就自殺!哈哈哈,你的主子一定會懲罰你的吧?一個稀有的煉金人才被你玩弄死了,滾啊!”那個女聲如同瘋了一樣邊笑邊叫著。

      洛絲深深的看著人影,她微笑著倒退出了房間,最后依然輕聲說道:“母親……等你好了,能給我唱兒歌嗎?我小時候最喜歡聽的那首……”

      說完,洛絲關上了房門,然后她向著房間外走去,邊走邊哼著歌,那是一首極簡單的,仿佛哄小孩子睡覺的安眠曲一樣,輕柔,溫柔……

      而漸漸的,洛絲臉上已經滿是淚水,哼著兒歌,向著那個她痛恨,痛苦的次級領主城堡走去……

      徐文拿出一份紙質文件看著,邊看邊用眼睛瞄向旁邊正拿著木棍向前突刺的八個青年男子,看了半響后他點了點頭,又繼續看著了文件。

      他是一個讀書人,他一直都是如此認為的,那怕經歷過如此悲慘的遭遇后,他讀書的想法也從沒有改變,只是現在他讀書不光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這天下所有的晉人,不,漢人。

      在那充滿迷霧的恐怖世界之中,他與那些未來人們交談了好多東西,政治,制度,民生,科技,歷史,不過可惜的是那些人雖然大多知道他這個時代的歷史,但是他們畢竟不是歷史專業的,都是似懂非懂,比如知道漢朝之后是晉朝,晉朝分為兩個,西晉與東晉,再有五胡亂華,之后是隋唐,再之后……

      這些他都知道了,正因為知道這些,才更加明白世間多難,民眾多艱,所謂的仁者愛人,他是讀書人,更是明白這個道理。

      但是,難難難。

      徐文與那些未來人的交談中,以及他自己的思考中,還有各種書籍中知道,民心民氣才是一個民族最大的依仗。

      在這個時代,屬于漢人的民心民氣早就被打得崩塌了,按照那些未來人的說法,非得要到隋朝時期建立,天子才會重新將漢文化帶回來,事實上,那些未來人彼此的說法也都有矛盾,隋朝皇帝楊堅雖然力主漢化,但是并未力盡其功,原因就是北方世家門閥胡化極為嚴重,那時候的幾乎全部門閥世家都有胡人血統,而隋朝兩世而亡,固然是有隋煬帝太過急切,以及不考慮民生等原由,但其中也有極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胡人文化的逆襲。

      以至于那些未來人中,那個死掉的瘦弱青年還說出了盛唐是胡朝的話語來。

      徐文自認為自己不是英雄,更不是梟雄,他只是一個讀書都快讀呆了的普通男子,但是正如那個青年所說的話那樣……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徐文喃喃的念叨出了那番話,越到后面聲音越大,而且念誦之間仿佛有千萬人在齊聲相合一般。

      不遠處有數十人,他們正在搬動雜物,當徐文念誦出來這段話時,他們都聽聞到了,人群中有兩人聽聞之后就露出了驚駭的表情,之后就用復雜無比的目光看著了徐文,既是欽佩,又是惋惜,復雜無比。

      徐文并沒察覺,他只是看著天空,喃喃說道:“我會帶著你們活下去,我會帶著所有的漢人活下去……”

      “一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