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14章:終殺

  • 洪荒曆 - 第14章:終殺字體大小: A+
     

      吳明一路行來,距離那只狗頭人隊伍不過百米范圍,他一直小心謹慎,向來都是待在逆風下口處,一路行來根本沒讓這些狗頭人發現。

      暗中吳明也再三觀察這只狗頭人隊伍,確認了這些狗頭人中絕對不存在超凡者,它們都是最為普通的生物,只是其中一個狗頭人的皮膚顏色略深一些,動作很是敏銳,比人類還要敏銳一些,力氣也有些大,估計和成年壯漢的力氣差不多。

      不過也就如此罷了,雖然這些狗頭人擁有金屬武器,但是它們的智商看起來并不高,從它們交談的詞匯量其實可以看得出來,吳明暗地里很是感謝主神的語言翻譯福利,讓他可以聽懂狗頭人的話語交談。

      比如:“是是,大大的果子。”

      或者:“那邊那邊,有肉。”

      又或者:“蠟燭,蠟燭,還回來。”

      這些交談,看得出來狗頭人的智商估計只相當于四五歲,最多五六歲孩子的智商。

      這些總總都是吳明暗中觀察得到的結果,一路上這些狗頭人已經將三個孩子給啃食了干凈,對它們來說這些人類孩子仿佛是零食或者甜點一樣的東西,中途吳明三番幾次都差點沖出去,不過他畢竟心性謹慎,那怕看得睚眥俱裂,但是終究忍耐了下來。

      雖然這些狗頭人顯得不堪一擊,但是吳明現在其實也比正常普通人強不了多少,最多就是知識豐富許多,加上第六感危險預知,真的比起近身戰斗,說不定他還不如那些原始人中最強壯者,畢竟水運訣不以戰力著稱。

      (看來我之前是有些想當然了,不過還好,水運訣算是道家功法變體,修到筑基階后可以另轉它修,看來終究是要選擇一些戰力強大的功法才行了。)

      吳明心里有了計較,不過這時卻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接下來的一天一夜中,他幾乎完全沒合眼,隨著狗頭人的步伐前進,在狗頭人睡覺后開始偵察周圍,最后他選擇了一處地點,開始在那里設置了埋伏,關鍵還是三寶,火,煙,陷阱。

      吳明選擇的地點是一處沼澤,這樣的沼澤在草原上其實相當多,只要注意一些就淹不死人,他也不是想要淹死這些狗頭人,而是沼澤處的道路單一,與平地草原無法比,他必須要讓這些狗頭人走到他選擇的戰場才會動手。

      就如此,第二日,吳明一路潛伏著去到了狗頭人前方處,然后站在沼澤區域邊緣冷笑一番,咬牙間就將自己的胳膊皮肉割開,放出了自己的鮮血來。

      隔不多久,果然就聽到了狗頭人特有的吱吱汪汪聲,這些狗頭人聞到鮮血后就顯得很興奮,這也是吳明這些天來觀察到的結果,在它們啃食人類小孩時,聞到鮮血后它們的眼珠子就會變紅,甚至彼此之間還會搶奪斗毆,而現在它們聞到了吳明的鮮血,似乎顯得更加興奮了起來。

      吳明注目看去,就看到除開那頭皮膚顏色較深的狗頭人以外,其余狗頭人都向他這邊跑來,顯然那頭皮膚顏色較深的狗頭人在看押人類,吳明也不慌亂,循著之前已經找好的道路不停前進,一路上還特意將自己的鮮血灑在了地面上。

      這些狗頭人跟隨而來,雖然進入到了沼澤地帶,但是狗頭人本就喜歡在爛泥中打滾,根本就不會在意這樣的小沼澤,就自跟隨著血味一路追蹤。

      追蹤不過十分鐘,果然就看到前面一個手臂受傷的人類在沼澤中蹣跚亂逃,一腳升一腳降,前進得十分艱難,狗頭人頓時都歡呼叫喚起來,這人類就是獵物,是它們的獵物,不算在單獨的貢品之中,只要捕捉得就可以吃上一頓肉,狗頭人們自然是興奮異常,非得要追上這個人類不可。

      更何況沼澤地算是狗頭人最喜歡的地形,在這里它們如魚得水,體型小,體重輕,也不會輕易陷入在沼澤里,那里像這個人類那樣走幾步就陷一次啊。

      隨著人類逃,狗頭人追,彼此之間的距離越發靠近了,而這時雙方已經去到了沼澤地的邊緣,就見得前面草叢深深,那個人類如蒙大赦,仿佛見到了生路一樣,向著那處草叢就跳了過去,一下子就隱住了蹤跡。

      狗頭人們頓時焦急起來,雖然依然可以循著血味跟蹤,但是它們就怕這個人類逃脫了,也緊隨著沖入到了草叢里,行不過片刻,沖在前面的兩個狗頭人忽然一聲尖叫,腳下踩空,本來看著是一片草地的地方,但是踩上去后就直接落了下去,落到一個坑洞里,一時間只能在里面哀嚎,卻是爬不上來了。

      剩余幾只狗頭人都是驚駭的汪汪叫了起來,就有狗頭人想要往后退,但是退著退著忽然就踩到另一個坑洞又掉落了下去,剩余的狗頭人就再也不敢動彈了,只能夠在那處平地上焦急的汪汪吱吱叫著。

      這時候,那名手臂受傷的人類就從草叢里鉆了出來,他手上拿著一個火把,只是用冰冷的目光看著這些狗頭人,狗頭人就聽到這個人類開口說出話來,只是它們全都聽不懂罷了。

      “知道我為什么非要走沼澤那路嗎?因為沼澤中的固定路線就這么多條,不可能條條連接,只要走了沼澤路,基本上我往那個方向跑,你們就只能夠在我后面追,但若是走草原平地,你們完全可以效仿狼或者獅子的獵捕,后面追,旁邊襲,前面堵,那時我還怎么殺光你們?我畢竟才一個人啊。”

      “不必試了,前后都有陷阱,除了我進來的那一小條路,別的都走不出去,你們智商也不夠,短時間內想要找到那條路你們可以試試能不能行,好了,話太多,只是心里憤慨,現在送你們上路。”

      話音聲中,吳明直接將手中的火把丟到了草地上,這時仔細看去,其實可以看到這一圈的陷阱其實已經變相的成了隔火帶,而陷阱中間那片空地上鋪滿了枯草,這種天氣下,枯草是一點就著,隨著火把丟上去,整片空地飛快的燃燒了起來,而那些狗頭人立刻就處在了火海之中,一只只被燒得汪汪大叫,各自什么都不顧的掉落到了周圍陷阱中,只是陷阱里吳明也鋪上了枯草,一整夜的時間他幾乎一點沒合眼,全為了準備這些陷阱了,那里可能讓狗頭人逃出生天?

      “擊殺龍脈亞人種,六只低級狗頭人,共獲得獎勵點數300,抽取天道眷屬值成功。”

      吳明就這樣一直看著火海騰起,燒盡了一切,待到火焰開始消退時,吳明就用他的長矛往陷阱坑里掏,很快掏出了一具已經燒得焦黑的狗頭人尸體,吳明冷冷的看著狗頭人尸體半響,忽然一口咬在了尸體上,從上面撕咬下來了一塊肉,也不顧滾燙和焦炭的苦味,就這樣咀嚼著吞入肚中,良久后才呸了一聲道:“狗就是狗,敢咬人,打死了事。”

      另一邊,那頭皮膚深色的狗頭人優先的啃著骨頭,正是人類孩子的骨頭,啃著啃著它就看向了其余人類,這些人類只是用細繩捆綁,對于成年男子來說輕輕一繃就開了,可是他們根本不敢動彈分毫,當狗頭人看向他們時,他們甚至只敢躲藏,連回望都不敢。

      深色狗頭人遺憾的搖頭,它的智商比大多數同族要高,戰斗力也要強一些,所以它是這只隊伍的隊長,它自然知道,這些人類是人頭稅,會由上面的大人物們享用,至于那幾個人類孩子則是它們的福利,這且不提,但是這些人類現在吃不得,它只能夠遺憾的繼續啃著骨頭。

      又隔了一會,深色狗頭人放下骨頭,對著之前那幾個狗頭人追出的地方汪汪大叫,它也不擔心,畢竟它們追的是人類,人類這種牲口最是溫順,甚至比族里圈養的座狼還要溫順,它只是擔心其余狗頭人耽擱太久,不過這也罷了,其中最肥美的內臟會留給它。

      然后在這時,深色狗頭人聽到了腳步聲,它滿心期待的回頭看去,剎那間,它的雙目瞳孔猛的一縮,它看到一個人頭挑著一根木質長矛,長矛端上掛著幾個狗頭人燒焦的頭顱,正一步一步向它走了過來。

      “你,人類,敢殺偉大的龍之子,死,死,死……”

      深色狗頭人大驚大怒,從地面拿起金屬長矛對向了這個人類,同時大聲嘶吼著人類的語言,這個骯臟污穢的畜生語。

      “哈,明明是狗,還說什么龍。”

      來人正是吳明,他將長矛上的狗頭人腦袋拋到地面,舉著長矛對向了深色狗頭人,當下一點遲疑也沒有,直接對著深色狗頭人直突而上。

      深色狗頭人眼神一縮,吳明就聽到它嘴巴里發出了一個奇怪的音節,這個音節并不是吱吱聲或者旺旺聲,而是一種充滿了威嚴的聲調,只是剎那間,這深色狗頭人皮膚就開始轉紅,仿佛被煮熟了的蝦子一樣顏色,甚至還有蒸汽冒出,與此同時,深色狗頭人的速度與力量大增,在吳明長矛刺中它之前,先一步將金屬長矛刺入到了吳明肚子里。

      吳明被刺中,猛的就是一口鮮血噴出,不過出乎狗頭人預料的是,吳明一點沒退,居然頂著金屬長矛向前一步,將手中木矛同樣刺入到了深色狗頭人的胸膛上。

      “哈,居然還真是血脈超凡,看來異族百科中關于狗頭人的說法還是真的咯?這樣卑微的狗居然有龍的血脈?”

      吳明低聲嘀咕著,看著長矛上的深色狗頭人驚慌尖叫,想要往后退去,他嘿嘿一笑,腳下再向前踏出一步,幾乎整個人與這深色狗頭人面對面的看著,然后他一口直接咬在了這深色狗頭人的臉上,手中長矛更是不停的攪拌拉扯……

      “擊殺龍脈亞人種,龍裔狗頭人,獲得獎勵點數700,抽取天道眷屬值成功。”

      聽到這個聲音,吳明才放松下來,他嘴上松開,任由這只狗頭人軟倒在地,其實他并不是真想要用嘴巴去咬這狗頭人,一股子屎味,而是他肚子內臟被傷,劇痛之下已經快沒力氣,若是不咬緊牙齒,很可能根本耗不死這狗頭人。

      不過現在卻是好了,擊殺全部狗頭人,前后獲得1000獎勵點數,這是大豐收,最關鍵的是終于擊殺了這些狗頭人,算是為那幾個孩子報仇了。

      吳明這時也軟倒在地,他想要將肚子上的金屬長矛抽出來,這才好讓主神修復,但是他實在是沒了力氣,就大喊著那幾個人類道:“喂,沒死就過來幫我一下。”

      卻不想,這幾個人類居然驚慌失措,明明狗頭人都已經死了,但是他們依然被細細繩子束縛而不敢動彈,任憑吳明如何吼叫都是不理。

      吳明心中氣苦之極,又恨又惱,恨不得將這幾個男女人類狠狠痛打一頓才好,就在這時,一只手伸了過來,將他手上長矛給拔了出來,同時,之前原始部落中那個超凡男子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殺得萬族,身上卻沒有天道怨氣,你……”

      “真是人類嗎?”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