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7章:主神?

  • 洪荒曆 - 第7章:主神?字體大小: A+
     

      吳明蘇醒了過來,蘇醒過來時他還處于迷糊狀態,隔了數秒,他猛的撐身而起,就看到正躺在他面前的那頭巨狼。

      (是了,我死了……不,我沒死,不然現在我算什么!?)

      吳明一時間思維激烈動蕩,接著不停摸著自己的肉身半響,這才呼了口氣,肉身完好,渾身上下幾乎找不出傷口,體內也沒有任何疼痛,甚至連他手指上為了點燃火堆的血泡都已經愈合完好。

      吳明根本想不懂發生了什么事,他清楚記得昨夜與這巨狼對戰時,這巨狼將他壓在了地面上,只是一壓之力,已經讓他脊椎都扭曲,同時內臟估計受損嚴重,當時他清楚知道自己快死了,可是現在為什么完好無損呢?

      真力?不,先不說他現在都還沒有真力,那怕是有了真力,也斷不可能將如此重的傷勢恢復過來,真元力還差不多,甚至筑基級別的真元力都恢復不了,要知道那可是涉及到了脊椎與內臟啊,天知道要多強的實力才可以一夜之間徹底愈合。

      吳明想了半天都不得其解,不過現在也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他肚子餓得很,看著眼前的這頭巨狼尸體,口中的清口水就不停流下。

      那堆火焰已經熄滅,不過還有余煙冒出,吳明用長矛輕輕挑動了一下,果然在下面還有暗火,當下他就用枯草接了火,再將柴火都堆放了上去,片刻間火焰就起來了。

      然后吳明看著巨狼尸體卻是發愁,他手上又沒有刀具,根本無法切開這頭巨狼的毛皮,最后他挑選了半響,只能夠順著巨狼本身的傷口用長矛挑開,然后再用尖銳石頭不停磨著,好不容易磨下來了一塊巴掌大的肉塊,他也顧不得清洗什么的了,直接將肉塊丟到了火堆上。

      又隔了數分鐘,就有肉香從火堆里傳來,吳明耐著性子又等了片刻,再用長矛將肉塊挑出,頓時再也顧不得滾燙之類,用石頭,長矛等等東西不停撕爛,直到一大口狼肉進了肚子時,吳明這才猛的呼出一口氣來。

      活過來了,能活著真好。

      吳明接下來連連吃了三四塊狼肉,這才滿足的躺在了草地上,一種活著的感覺讓他連動彈一下都不想。

      不過只躺了不到十分鐘,吳明還是立起身來,可惜的看著巨狼尸體,又看了看火堆,接著只是取了一些沒燒完的碳木,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里,向著山坡下行去。

      巨狼的肉不能帶,有血腥味,這里也不是久留之地,必須要找到人煙才行,吳明心里清楚得很,他現在仍在危險中,既然這附近出現了這頭巨狼,那就說明這里絕不是善地,留在這里等死不成?

      只是洪荒何其之大啊,隨便一座高山就有星辰大小,無邊無際的大陸,他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而且網絡不通,真力全無,他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根本就不在洪荒大陸,若是能夠遇到人煙也就罷了,若是沒遇到人煙……

      他記得,曾經地球上有人做過一個計算,一個人不依靠任何交通工具,純粹靠步行來行走全球,當然了,太平洋什么的不可能走過去,只是計算中將陸地計算為地球大小,那么這個人需要一年時間才能夠走一個來回。

      這個世界如此之巨大,他恐怕是走上十年都不一定能夠遇到人煙,若真是如此,十年里面天知道他能否活下來啊,光一頭巨狼就如此恐怖了,若是遇到狼群,他真和會行走的肉差不多。

      “要將真力重練起來,武功也不能放松,上清戰拳也要練習,這幾個月里我可是找了好多的功法,畢竟是超凡力量,誰人不想擁有?特別是我這樣從無魔世界出來的……”

      吳明邊走邊想著,他在心里選擇了許久,終于選定了一個功法出來,同時他也在暗暗吃驚,要知道雖然他尋找了許多功法,但是這些功法他基本都只是看過一遍,然后存在了自己的網絡空間里,反正洪荒的網絡只需要意念就可以進入,就相當于自己記得了,而現在沒有了網絡,他是全憑記憶來回憶,居然一下子將這些功法內容全部回憶了起來,這就太過夸張了,他不記得自己的記憶有這么好過。

      “莫非是這手表帶來的福利?”吳明看向了自己的手表,一看之下他才吃了一驚,因為這手表似乎有了什么變化。

      當下吳明也不敢怠慢,將這手表拿起仔細看著,就看到上面零星的有極稀少的亮點,映著太陽光可以偶然看到,就如同在石頭之間鑲嵌了幾顆沙子大小的玻璃或者玉石一樣。

      自得到這手表后,吳明早不知道看過多少回,這石頭手表是什么樣子他再清楚不過,絕不可能有這些東西鑲嵌在上面,顯然這手表有了變化,而且是未知的變化。

      “莫非,是我昨天殺了那頭巨狼的變化?那么我的傷勢也是手表愈合的了?”

      吳明拿著手表端看了半響,也試圖找到其中的變化,或者開啟它,但是隨便他怎么擺弄都是不得要領,之后也就放棄了,反正有什么變化終究會出現,他現在便是將它吃到肚子里也沒用。

      就如此,吳明一路走到了山坡下面,這里是一片草原,他辨別了一下方向,就決定向東邊走去,反正除了北方的山脈不可能走,別的三個方向都差不多,隨便找一個方向走就是了。

      一路上吳明雖然在趕路,但是手上也不停,他找到了一些蔓藤,簡單編了一下后就掛在了胯間,好歹算是有了一些遮擋,同時路上有什么果實之類,若是有蟲咬鳥啄的痕跡,他也毫不顧忌的塞入到口中,這些都是碳水化合物啊,野外求生里不都是這樣嗎?能吃就吃,天知道什么時候沒吃的了。

      走到中午時,吳明本打算停下來休息片刻,忽然間他看到了草地里有一個比成年人拳頭還略大一些的洞口,當下他精神一震就仔細在周圍查看了起來,果不其然,在泥土上有少許的痕跡,那是類似老鼠或者兔子一樣的痕跡,顯然這個洞里估計有什么東西。

      “這可是肉啊。”吳明當下心里歡喜,就在周圍尋找了一番,隨意找了一些果實出來,又將一些草莖混合著蔓藤編了一個圈,這些東西他曾經做過,那是在鄉下逮田鼠時,他姥爺教給他的辦法,一時間也不陌生,很快就將陷阱做好。

      做好陷阱后,吳明從周圍草叢里抓了一大把草莖出來,將自己全身都涂抹了一遍,接著就小心蹲在了草叢深處,手上則拿著一根蔓藤,蔓藤另一端則連接在了陷阱上,陷阱中心是被搗爛了的果實,他就一直爬在了那里。

      “若是逮住了,今晚就在這附近搭建庇護所好了,希望是兔子,那怕是老鼠之類也可以吃一頓了。”吳明心里如此想著,整個人更是全神貫注的看著陷阱處。

      也不知道等待了多久,可能一小時,可能兩小時,在吳明差點就要放棄時,忽然從那洞口里一個老鼠腦袋冒了出來,這是一只比田鼠略大的鼠科生物,吳明也看不出來它到底是什么,就見得這只老鼠小心謹慎的走出了洞穴,然后慢悠悠的左右看著,前后花了很多時間在確認什么,終于,它慢慢向著陷阱走去。

      畢竟這里是沒有人類來過的地方,這老鼠估計也從沒見過人類,更不可能見過陷阱什么的,它小心靠近了陷阱,然后鉆了進去開始吃著果實,與此同時,吳明猛的一拉,就將這老鼠困在了陷阱里。

      當下吳明也不敢怠慢,直接跑到了陷阱處,正打算用手將這老鼠提出來時,忽然一道風刃從陷阱里飛出,將蔓藤都給切了開來,吳明大驚,動作卻是果斷,直接將長矛狠狠刺入到了陷阱之中,更是用力將長矛慣在了地面上好幾下,直到這時才他松了口氣。

      “什么鬼!老鼠都會發風刃了?”

      吳明還沒來得及繼續抱怨,忽然一個聲音響在了他腦海中。

      “擊殺風鼠,獲得獎勵點數三點,抽取天道眷屬值成功。”

      “什么,什么意思!?”

      吳明猛的左右看著,根本沒看到任何人影,然后他立刻將目光看向了手上的石頭手表,一時間福至心靈的說道:“我要強化。”

      一句話之后,吳明眼前猛的大亮,他就發現自己身在一個巨大的光球之上,而在光球周圍則是一片廣場,而在廣場之外則是無邊無際的虛無。

      “我草,主神!”

      吳明剛想這么咆哮著,卻忽然看到在廣場上躺著三個男子,一個壯年大漢,渾身肌肉糾結,一個文弱書生,穿著的就是古風古色的書生裝,更還有一個尖耳朵的瘦弱男子,穿著一身長袍。

      這三人都躺在廣場上一動不動,也不知道他們是生是死。

      只是隨著吳明的進入,或者說意識進入,這三人都開始哼哼著蘇醒了過來,吳明就見得那個壯年大漢直接翻身而起,同時擺開架勢警惕的看著周圍,那名瘦弱男子也同時坐了起來,坐起來的瞬間就開始念叨著一些莫名其妙的語言,然后在吳明注視下,在他身體周圍出現了一層半透明的防護罩。

      至于那書生卻是不堪,只是在地面哼哼,一時間居然沒有沒有爬起來。

      主神?

      主神!

      吳明知道了,這里是主神空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