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4章:生死本色

  • 洪荒曆 - 第4章:生死本色字體大小: A+
     

      鉆木取火的道理在現代人眼中真是小兒科,誰人都懂的事情,甚至問一些喜歡看書籍的小孩子都懂,無非就是摩擦生熱,最終燃燒成火而已。

      但是懂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又是另一回事。

      再三說明,吳明是宅系青年,雖然不算全宅,但是也屬于那種城市生長,現代社會里出來的人,別說是鉆木取火了,恐怕連煤炭爐都沒有用過。

      眼下大約時間是四點左右,吳明感受了一下溫度,這個溫度約莫在夏末時分,這個時間點還有些炎熱,看情況估計會在七點半左右才會入夜,換言之,他有差不多三個多小時的時間來準備晚上庇護所,而生火是其中重中之重。

      吳明用了一些荒野求生的知識,找到了一些干木柴,用石塊在上面刻下了一些凹痕,又找了一些枯草類的取火物,再之后,就用一根細長的木棍在這木柴上不停的摩擦,前后不過十分鐘左右,他的手指就火辣辣的生疼,若是以往,吳明自然是不可能再繼續下去了,但是這時不同,在荒郊野外,還是在有猛獸的荒郊野外,有沒有火就代表著能不能活,他想活下去,這大好的人生才剛開始,怎么可能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死掉?

      咬牙之下,他硬是不停摩擦了一個小時,汗水都滴了一地,卻是小心著一滴都沒有滴到木柴上,而木柴凹痕處已經是一片焦黑,時不時有青煙冒起,他的手指上已經有了血泡,但是卻是咬牙堅持著,一下又一下,直到一個小時十幾二十分鐘左右時,一顆小小的火星在凹痕里若隱若現,吳明大喜,小心翼翼的將這顆火星落到了枯草上,然后學著荒野求生中的示范那樣輕輕向里吹氣,慢慢的,一團煙霧騰起,嗆得吳明幾乎立刻就要咳嗽。

      但他居然硬生生強忍了下來,直到枯草燃燒,手都開始滾燙時,他才將枯草放到早準備好的干柴上,頓時,干柴也隨之燃燒了起來。

      吳明心中充滿了喜悅,只是手上著實疼痛,一時間他咧牙咧嘴,只是叫苦。

      這個時候已經是黃昏,吳明看了看天色,又將干柴小心放到了火堆上,估算了一下燃燒時間,接著就繼續開始準備庇護所別的東西,柴火肯定是需要的,多多益善,更還有食物問題和飲水問題,這個卻是難辦,在這荒郊野外處不好找這些。

      不過吳明也算是幸運,降臨的地方不遠處就有野果樹,大部分他都不認識,但是其中一些果子上有蟲咬鳥啄的痕跡,這就是無毒可吃的了,同時在距離他選定的庇護所大約四五百米處,有一處從半山坡上流下的小溪流,非常細小,估計是山上雪水融化后所形成,這卻是解了他燃眉之急,現在天氣還算炎熱,之前鉆木取火時流了好多汗水,讓他在這溪流前狠狠喝了一肚子的水。

      “食物,水源,木柴,這些都有了,至于睡覺的地方,勉強掛樹上對付一夜,還差……武器……”

      吳明在火堆前坐下,邊吃著果實邊嘀咕著,這果實其實并不好吃,有些澀口,但是勉強可以填肚子,而吃過果實之后,吳明看了看天色,天色已晚,看起來差不多一小時內太陽就會落山,此刻已有涼風吹來,略略有些涼快,他也不多停留,就在附近的樹木間查看著,查看半響后,終于找到了目標。

      那是一根后粗前細的樹枝,吳明爬到樹上后,將整個身體都掛在了這樹枝上,終于將其給扯短了下來,之后吳明就用石頭將這樹枝給削得尖銳,又將其小心用火烤過,碳化了來增加硬度,而直到太陽都徹底落山時,他的這根木質長矛才總算是徹底造好。

      當夜色徹底降臨,周圍當真是一片漆黑,天上的月亮只有一絲,整個世界似乎除了他這堆火焰以外就再也沒有別的了,雖然周圍隱隱有蟲鳴聲,但這只是更加添了陰沉恐怖,在吳明的眼中看去,火光映照的遠處,無論是石頭,樹木,還是別的什么,看起來都扭曲得可怕,仿佛黑暗中有無數的怪物在潛伏一樣。

      這樣的情況若是普通人,估計精神都會崩潰了,那怕不崩潰,至少也是心神緊繃,要不了多久就會徹底失控,但是吳明反倒是越發的沉靜,他只是抱著長毛坐在火堆旁,有一顆無一顆的吃著果子,心里雖然有著恐懼,但是并不任憑蔓延,既注意著周圍,卻又并不顯得害怕,他自己都驚奇自己現在的狀態,這種狀態在過去幾十年中還從未體驗過。

      “果然人都是逼出來的,若不是逼這一回,我不知道我居然還有荒野求生的潛質啊。”吳明自嘲一樣的苦笑著,卻是在苦中作樂。

      但其實連他自己都沒發覺,他這根本不是荒野求生的潛質,而是另一種更要高級得多的東西,那是一種資質。

      又過了約莫一兩個小時,吳明邊加著柴火,邊計算著一晚上要用的木柴,等計算完畢他就打算跑到火堆旁的一棵樹上瞇一會,忽然就在這時,他聽到了狼嘯聲。

      聽到狼嘯聲的一瞬間,吳明渾身汗毛都倒立了起來,他拿起長毛猛的站起身來,身體仿佛超過了大腦思考的速度一樣,直接一竄就向著旁邊的大樹竄了上去,前后不過十秒不到的時間,他整個人已經竄到了樹梢上,整個人爬在上面一動不動,除了心跳以外連一點聲響都沒有。

      (狼?這里有狼?)

      吳明心里的恐懼簡直滿溢,但是越是如此,他的心神越是冷靜,這讓他自己都再三驚奇,不過現在也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他只是屏息了一切聲響,就安靜的爬在樹梢上一動不動,樹梢所處位置一片漆黑,再有下方的火堆吸引注意力,那怕是站在樹下往上看都不大可能發現他,而吳明就在樹上一直靜待,那怕有蚊蟲叮咬也是不動分毫,就這樣隔了不知道多久,從黑暗中就隱有生物黑影出現。

      吳明也不敢正眼看著這東西,只是用眼睛余光去看,他之前在洪荒天庭政府網絡中查詢過,二階基因鎖以上的人就會對敵意等目光開始敏感,而野生生物也同樣有這種野性直覺,若是魔獸的話,這種直覺甚至可能進化為它們的天生技能,在這種細節上吳明絕不會搞錯,他就只用余光看著來物。

      很快的,一只青灰色巨狼踏入到了火光范圍中,從目測來看,這是一匹包括尾巴足有三米多長短的巨狼,仿佛一頭小牛犢子,青灰色的毛皮很是罕見,吳明不知道洪荒大陸的狼是不是這種,但至少在地球世界中是絕不可能存在的,或許古代有,但是現在幾乎不可能再有了。

      這頭巨狼看著著實嚇人,不過讓吳明在意的是,來的并不是狼群,而是只有這一頭孤零零的巨狼,這是其一,其二則是這頭巨狼身上有傷勢,而且是重傷勢,其背上有血跡,有一整塊毛皮都被掀開了,其肚子上有一條大豁口,雖然已經結疤,但是這條大豁口幾乎將肚子給切成兩段,它居然連這種重傷都沒有死?

      最后則是這頭巨狼的頭骨上有一大片傷口,甚至連一只眼睛都瞎了,看它的樣子極為駭人,頭上的傷口甚至還可以看到骨頭,在那頭骨上有一個大約拇指大小的洞口,似乎是被別的猛獸在頭顱上給撕咬了一口,不但將骨頭給咬穿了一個孔洞,甚至連頭上皮膚都給撕下了許多。

      (這是一頭孤狼,不知道是狼群覆滅后的產物,還是曾經的狼王被驅趕出了狼群……)

      吳明心中思索,他雖然不是什么動物專家,但是看過的動物科教片也不知多少,小說漫畫中也都有提,孤狼反倒是最為危險的野狼,通常孤狼都曾是狼群的狼王,或者狼群覆滅后剩余下來的余狼,不管是哪一種,孤狼都充滿了暴虐與殺意,普通狼群若是遇到它們覺得可能危險的敵手猛獸,通常情況下會退走,但是孤狼不同,它們會潛伏于黑暗中,與獵捕對象不死不休,最是危險不過。

      而且孤狼比群狼中的狼更加狡猾,因為孤狼往往都帶著傷,那怕是傷好了也有著記憶,所以它們狡猾而致命,是最為可怕的獵手,而且它們往往極具耐心,為了一點吃食可以熬上一整天乃至數天時間。

      這些信息都閃現在吳明腦海中,他的臉色逐漸變得了鐵青,而在火堆旁,巨狼忌憚的看了看火堆,然后它就在地面聞了起來,一點一點的聞著,其身影逐漸向著吳明所待的樹木而來。

      吳明立刻將目光看向了自己的手指,因為之前鉆木取火,手指上有了血泡,其中一顆血泡已經破裂,還有鮮血從里面流了出來,雖然血量不多,而且已經開始結疤,但是毫無疑問,就是這些鮮血暴露了他的位置。

      漸漸的,巨狼離吳明越來越接近,而情況越是危機,吳明反倒越是冷靜,他自己都詫異這種冷靜,乃至是已經到了冷酷無情的境界,他冷冷的看著巨狼接近,他的心中充滿了恐懼,但是眼神里卻帶著無比的殺意。

      終于,巨狼來到了樹木之下,就在巨狼抬頭向上的瞬間,吳明居然直接從樹梢上直跳而下,他持著手中的木矛,矛尖正對處……

      正是巨狼頭顱上的那個牙齒孔洞!

      一瞬間,巨狼詫異的眼珠,對上了吳明冰冷殺意的雙眸,獵人與獵物彼此混淆,再也分辨不出彼此是誰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