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洪荒曆 » 第2章:穿越

  • 洪荒曆 - 第2章:穿越字體大小: A+
     

      吳明晃了晃腦袋,想要將那眩暈感給平靜下來,隔了許久后他才從草地上站了起來,同時說道:“就是這個位面嗎?這里有什么特殊的嗎?”

      腦海中,之前那平板的聲響并沒有出現,吳明也并不覺得奇怪,畢竟這可能疑似主神的東西啊,可不是那些什么系統流的妖艷貨色,壓根不會賣萌什么的,也絕不可能具現出萌妹子什么的,就是只發布任務,然后要么完成要么抹殺的高冷類型,說實話,吳明早就有了心理準備,畢竟他看過太多的無限流小說了。

      吳明并不是真實的他,或者說,他并不是原本的那個吳明,他穿越了。

      吳明原本是一個名為地球的行星上,二十一世紀的Z國二十七歲宅系青年,在某天清晨醒來時,他就發現自己穿越了,穿越到了一個天圓地方的廣闊無邊大陸世界中,成為了這個世界一名高考生……悲慘的大型災難片,高考往事中的一員……

      沒錯,這個世界非常不科學的有著天圓地方的世界觀,巨大無比的大陸據說無邊無際,雖然每天依然是二十四小時,同時有著春夏秋冬等等季節因素……

      這個世界同時還有著超凡性質存在,才穿越過來的吳明親眼看到一個老大媽跳著跳著廣場舞,就直接跳起數百米的高度,他同時還親眼看到一個上班族駕駛飛行載具,停下時,單手托起數噸重的飛行載具奔入停機坪……

      這是一個科技比吳明穿越前的二十一世紀地球還要先進得多,但同時又具備著魔法,修真,詭術,念力等等超凡力量的世界,這個世界名為洪荒大陸,而統治這個世界的則是洪荒天庭政府。

      穿越過來的數個月時間里,吳明大體上弄懂了一些事情,洪荒世界的科技異常發達,同時也是資訊大爆發的時代,通過網絡他查找到了許多東西,比如穿越這玩意,在洪荒世界的網絡上一直都有記載。

      通常而言,都是從高魔世界向低魔世界穿越,就如同能級轉移一樣,總是從高能級向低能級進行轉移平衡,而洪荒世界早就知道位面的存在,在洪荒世界的科技觀中,整個宇宙并不是單一存在的,也并非只有簡單的星系型宇宙存在,而是無窮無量多的位面組成了一個大型位面集合體,也就是多元宇宙的存在。

      吳明穿越前的地球,就是一個星系型大型位面,而且是無魔或者超低魔標準的位面,按照洪荒世界的科技記錄中,位面按照能級來分配,一共分為無魔,低魔,中魔,高魔,以及唯一一個超魔的位面,而洪荒世界的所處位面就是這個唯一的超魔位面。

      在洪荒世界的科技理論中,絕對不可能有任何外來的存在奪舍穿越到洪荒世界中,這就相當于將兩杯一百度的水倒在一起,變成一半兩百度,一半結冰零度一樣不可能,但是吳明偏偏就是從無魔世界穿越到了這個超魔世界中,他想,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戴著的這塊石頭手表了。

      這是一塊純粹以石頭雕刻而成的手表,是吳明在一次偶然中以幾十塊錢購買的紀念品,當時他的朋友還調侃他,說他買了一塊現代人穿越回古代時,在那個年代制造出來的模仿品,當時還不覺得什么,但是現在吳明仔細想起來,他似乎不知不覺就下意識的將手表戴在了手上,然后不知不覺的無視了這塊石頭手表,不管它看起來到底有多LOW,他居然都從沒取下過它。

      而他穿越到洪荒世界是標準的魂穿,也就是只有意識,記憶與靈魂穿越到了這具肉體中,按道理來說,地球位面的一切都不可能帶過來,但是當他回過神來時,發現自己手上依然戴著這塊石頭手表,那一刻,他知道這東西絕對不平凡,很可能是導致他穿越的根源。

      他一開始還不停的嘗試解開這塊石頭手表之迷,比如滴血啊,滴血啊,滴血啊……什么的,還以為這東西就是他的金手指,但是誰知道幾個月里這塊石頭手表什么動靜都沒有,直到他按部就班的參加了這具肉體的高考測試之一時,一個經典的聲音響在了他耳邊。

      “三十秒內進入光柱,轉移目標鎖定,失落XXXXX開始傳送……”

      這個聲音威嚴而低沉,毫無任何的感情波動,平鋪直敘的說出了這段話,而恰好的是,吳明的這場高考測試的其中一項,就是進入到洪荒大陸附屬位面中進行野外生物調查,而那進入方向正好就是一根光柱。

      “……無限流?夢魘流?死亡電影流?還是別的什么?”

      吳明邊跟隨在考生洪流中,邊不停的思索著。

      在未曾穿越前,他可是一個宅系青年,雖然有工作,但是工作的目的正是為了不工作啊,最喜歡的自然是游戲,動畫,漫畫,小說之流,而其中關于剛剛他提到的那些小說,他可是看過不知道多少,一時間他甚至開始懷疑現實,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被高等文明殺之取腦,他已經變成了缸中之腦了。

      但越是情況危急,他反倒越是冷靜,步伐絲毫不亂,表情絲毫不顯,只是沉穩的向著光柱走去,而在走到光柱前時,距離剛剛那個聲音提醒的時間約莫還有三四秒左右,而他故意慢了一拍,甚至還打算彎腰系一下鞋帶,他想要試試熬過這三十秒到底會發生什么事情,若真是有人惡作劇,那么三十秒一過就該顯出了原型。

      卻不想,他只是打算彎腰一下拖延過這幾秒,還沒彎腰,一種大恐怖就襲向了他心頭,讓他想也不想就立刻進入到了光柱之中,一點遲疑都沒有。

      “會死的,一定會死,若是拖延過這三十秒,一定會死!”

      莫名的感覺,還有剛剛那大恐怖,讓吳明確信了這一點,那是一種超越了他想象以外的力量,讓他一丁點的反抗力都沒有,只能夠閉目等死。

      穿越到這個洪荒大陸數個月時間,吳明可不是每天宅著玩的,初到貴地的新奇,雖然因為自身穿越原因而謹小慎微,但是通過網絡的查詢,對自身力量的確認與鍛煉,以及在家周邊城鎮的各種閑逛,讓他已經確認了好些事情。

      這個世界是科技與超凡并舉之世,科技已經發展到了人造虛擬世界,反物質能量堆,人造網絡神格等等的程度,而超凡就更加夸張了,只是科技是普之于大眾,而超凡則是偉力歸于自身,所以這方面的管控就要嚴格了許多,到目前為止,吳明只查到了力量進階的分層,以及力量體系的最終。

      洪荒大陸的力量雖然成千上百,但是歸根結底一共分為了兩大類,一類是以人類特有的基因鎖為根本,融合別的幾乎一切力量,無論是血脈,念力,靈體等等力量所成,分為五階,每開啟一階基因鎖,力量都會呈幾何倍數增長,而最高就是五階基因鎖,成就五階基因鎖的人有一個名號,名為圣人,是超凡體系的頂點。

      另一個大類則是修真,這個修真可不是吳明所看過小說里的那樣玄之又玄的東西,這個修真的定義也不是借假修真,而是修得真實,這就是吳明這具穿越后的肉體要參加高考的原因了,洪荒天庭政府王道大氣,只要你有才能,任何力量體系都任由你選,從小學開始就開始教導科技知識,而修真和科技知識本就互通,一旦參加高考完畢,并且考過了,就可以進入各大學府進修,其中最有名的三大學府就是太清學府,玉清學府,上清學府。

      修真需要修得功法,但是這個功法最大的作用是提高記憶力,邏輯力,思考力,計算力等等,然后統合科技知識以完美自身,也細分為了數個大階,筑基,金丹,元嬰都有,而最高位階與圣人等比,號為仙人。

      吳明自身是一階基因鎖,還沒有融合任何血脈,但是習得有上清戰拳以及臨近筑基的真元力,好吧,還沒有筑基,所以稱不得真元力,但是真力卻可稱呼。

      他在這幾個月里評價過自身的戰力,若是回到地球時代,他可以擊殺持有普通槍械武器五百人,持有軍用槍械武器五十到一百人,當然了,依然無法正面對抗重槍械與特種部隊,對于遠程狙擊也幾乎沒有抵抗力。

      但是這份戰力已經是非常非常夸張了,可以說直接就是一個簡化版超人模板,可以跳起十五米高度,百米速度在六秒左右,最大出拳速度接近音速,有真力護體,小型民用槍械無法破身,反應速度比普通人快接近兩倍,若是地球現代社會,他這樣的戰力只要小心謹慎,完全可以顛覆一些非洲小國。

      但是現在,在那恐怖威懾之下,他覺得自己仿佛是螻蟻。

      吳明無法,走入到了光柱之中,而一進入就立刻感覺到肉體不受任何控制,思緒更是朦朧混沌一片,整個人陷入到了半夢半醒之間,再也感知不到周邊的一切……

      “為何選他?他有何特殊?能得您垂青?”

      “……不是我選的他,而是他自己的選擇,自鴻鈞合道,第二鈞出,再到封神計劃展開,主神空間構造成功,中間發生了什么事,吾等都失去了這段記憶,再到回過神來時,最初主神空間已經失落,你奉命尋找千百萬年,找到時卻已經在這人手上,而且與他氣機相連,命格相交,已經無法奪取,是不是?”

      “……是。”

      “當然,殺了他自然就奪取了,但是他有最初主神空間,本質上的命格已經達到高級圣人層次,甚至更高,一旦有人想殺他,那一位必然會直接親臨洪荒大陸,彈劾那位的準備都還沒完成,一旦降臨就萬事皆休,分則為圣,合則封神,這句話其中一部分的原由就是指這個,所以你才通過許多引線,又是暗示,又是幕后黑手,就為了這冥冥氣運不牽連到吾等,終于將他安排到了這場高考測試里,本以為十拿九穩,但是誰知道最初主神空間居然在這個時候啟動,現在,他估計已經去到了主神空間里了,再想找到他就是妄想了。”

      “主上,能得您信任,我必拼盡全力尋找到他,此最初主神空間有著特異,能讓您蛻變進階,距離那位也只一步之遙了,請放心交給我吧!!”

      “這點我自是放心,否則當初也不會挑選上你,所以你……不好,他不見了!”

      突然間,這個一直雍容華貴的聲音有了驚奇與焦急。

      “主上,莫非最初主神空間如此神異?那怕之前已經將他的命格命運都留下了印記,但是這空間連您都可以完全屏蔽?”

      “……不,他的命格命運消失了,時間長河中也沒有,冥河中也沒有,命運長河中也沒有……”

      “他……不見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