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50章 血緣?

  • 魔臨 - 第50章 血緣?字體大小: A+
     

        寶庫的入口在落斧山山腰位置,在山陡峭的一側,同時因為其余方向幾座山的掩映,使得山體的這塊地方若是不真的派人下到這里,是很難發覺到此處之不同尋常的。

      “這才是風水之道,風水之道啊,以山川為媒,以云海為介,大隱于此,大沒于此,大藏于此,借自然之鬼斧神工,成自身之寶藏格局,妙,妙,妙!”

      姚子詹很是興奮地說道。

      “姚師,注意腳下,別掉下去了。”

      鄭凡走在姚子詹身后一邊用手虛扶著他一邊提醒道。

      “哦哦哦,是老夫激動了,激動了。”

      前頭帶路的薛三則調侃道:“感情幾十年前您第一次來這兒時,也是說得這番話吧?”

      姚子詹點點頭,道:

      “是啊,當時為了活命,可得拼命討好赫連雄璧那家伙,可不得拼命想著詞兒來稱贊他有眼光會選地方么?”

      瞎子則問道:“這寶庫是赫連雄璧建的,還是其先祖?”

      “很早就有了,不過是在赫連雄璧手上擴建過。”

      “哦,原來如此。”

      一行人,一個都不落,來到了山腰凹進去而成的平臺處。

      在眾人面前,則有一座巍峨的青銅門。

      鄭凡上下掃了一眼,感慨道:

      “有《盜墓筆記》的味兒了。”

      薛三忙跟著接梗:“可是主上咱這次不用上交給朝廷,嘿嘿。”

      鄭凡沒接話,

      瞎子則不屑道:

      “老梗了還用。”

      薛三忙瞪了瞎子好多眼,但瞎子瞎,還真當完全沒看見,弄得薛三好不郁悶。

      阿銘已然進階,樊力先排除,眼下就是薛三和瞎子在競爭,所以難免就有些火藥味兒。

      姚子詹走上前,彎腰,用衣袖擦了擦腳下。

      鄭凡和薛三都靠了過去,看著姚子詹在那兒擦啊擦啊;

      這時,

      隔著兩米遠的瞎子用腳尖戳了戳自己腳下,道:

      “姚師,您是不是擦錯地方了?”

      姚子詹聞言,忙站起身,走到瞎子身旁,發現瞎子腳下因為先前的刮蹭,地面上出現了一處看似銅鏡的東西。

      “哦,還真是記錯位置了,在這兒呢。”

      “………”薛三。

      “………”鄭凡。

      姚子詹跪伏了下來,用衣袖繼續擦,將這嵌入在平臺上的銅鏡給擦得很干凈,從上面似乎還能倒映出人的影子。

      “當年,他就是將自己的血滴落到這面銅鏡上后,這眼前的青銅門才得以打開的。”

      樊力會意,抱著赫連寶珠走了過來。

      “遮住她的眼。”薛三說道。

      樊力的大手掌將赫連寶珠的整張臉都遮住了。

      薛三掏出自己的匕首,抓著赫連寶珠的手掌,輕輕一劃,鮮血開始滴落下來,滴落在了銅鏡上。

      赫連寶珠也不哭也不鬧,似乎完全沒感覺一樣。

      見滴得差不多了,薛三先敷藥再包扎,將赫連寶珠的掌心傷口給處理好。

      樊力低頭看了看被沾染鮮血的銅鏡又看了看面前的青銅門,

      道:

      “沒動靜?”

      薛三猜測道:

      “是不是需要等鮮血滲透下去?”

      阿銘則道:“里頭的機關不會出什么問題了吧?”

      瞎子則開口道:“再等等吧。”

      然后,

      等了大概一刻鐘,

      這青銅門還沒有反應。

      薛三拍了拍腦門,嘆息道:“得,一準是里頭的機關因為年久失修壞掉了,那赫連家的人也真是懶,都不派人定期檢修的么?”

      “會不會是這銅鏡的表面被風化了,所以不敏感了?”

      瞎子一邊說著一邊開始嘗試用自己的精神力進入這面銅鏡想要檢查一下。

      姚子詹也是嘖嘖嘴,道:

      “不應該啊,當初赫連雄璧在老夫面前,可是剛滴血大門就打開了啊。”

      這時,

      鄭凡忽然“呵呵”了兩聲,

      道:

      “還有一種可能。”

      一時間,眾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鄭凡身上,包括姚子詹。

      鄭凡側過身,指了指赫連寶珠,道:

      “赫連雄璧老爺子老年得女,看來有點問題啊。”

      眾人集體恍然,

      大家之前真的沒想過這個可能,

      都在思索是不是機關壞掉了,

      但從未想過這個被赫連家死士拼死護衛出來的小姐,身上流的竟然不是赫連家的血。

      “我艸,這赫連雄璧老爺子不是坑人么!”薛三大罵道,“這綠帽子戴的可真不是時候啊。”

      說完,薛三走到了青銅門前,用匕首在縫隙處戳了戳,又敲了敲,有些無奈道:

      “主上,這門和山體之勢合并在一起,不好弄啊,盜洞我也不敢打,無處下手。”

      這是來自倒斗專家三兒的信息反饋。

      瞎子瞇了瞇眼,先看了看赫連寶珠,再看了看姚子詹,然后默默地坐了下來,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個橘子。

      “瞎子,你身上橘子怎么一直吃不完?”薛三沒好氣地說道。

      “帶得多唄。”

      瞎子繼續剝橘子。

      樊力則主動走到青銅門前,拿起自己的斧頭,用斧背開始砸門。

      “砰!”

      “砰!”

      “砰!”

      “砰!”

      砸了好多下,動靜不小,但這門卻紋絲不動。

      薛三拍了拍樊力的小腿,

      “別白費力氣了,省省吧。”

      姚子詹嘆了口氣,坐了下來,扶額。

      鄭凡皺著眉,也坐了下來。

      先前上山再小心翼翼地來到這處平臺,其實眾人多少都有些疲憊了。

      “唉,赫連雄璧那老東西,等以后老夫下去了,去了地下,得笑死他,自己晚年得女時還曾寫信給老夫,說他如今依舊年輕,不遜當年………”

      瞎子忽然開口道:

      “你試過當年?”

      “…………”姚子詹。

      鄭凡看了看瞎子,見瞎子神態自若,忽然也放松了下來,看著姚子詹,道:

      “這不肯定的么,否則赫連老爺子為什么會和姚師說當年如何如何?”

      “你們是魔鬼嗎!”

      姚子詹終于爆發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得,您繼續感慨,繼續緬懷。”鄭凡抬了抬手。

      “唉,等以后下去了,老夫得笑死那個老匹夫,英明一世,臨了被人借窩生蛋都不曉得,還把她當作寶貝一樣,這可真的是一世英名盡毀啊。”

      鄭凡揉了揉眉心一邊緩解著疲勞一邊道:

      “這就算毀了啊?那十日之間被鎮北侯靖南侯追逐千里被鎮北軍總兵青霜戰陣之中斬下首級又算什么?”

      “鄭老弟,非得和老夫我抬杠不是?”

      “只是就事論事。”鄭凡伸手指了指這座青銅門,道:“靠一座寶庫就想東山再起,也太異想天開了一些。”

      姚子詹指了指鄭凡,笑道:

      “酸了。”

      “拿不到,確實酸,白折騰了好幾天,總感覺虧得慌。”

      姚子詹馬上道:

      “大燕需要修生養息,三晉之地需要修生養息,老夫估摸著,接下來幾年,整個東方,除了那些小國可能會有些摩擦,除了楚國還在諸位皇子奪嫡,大方向上,燕乾成三大國,都是以和平為主。

      一旦不打仗了,這商途也就再復了,盛樂城雖然位置偏僻,卻也是天斷山脈處的一座要塞,早些時候商賈車行就極多,只要鄭老弟你點個頭,數個月后,將會有源源不斷地商隊從乾國出發,到你盛樂城來做生意。”

      “嘿,我說姚師,我這兒尋得寶山而不得入正發愁呢,你這兒居然還在拉攏我,不厚道啊,不厚道。”

      “世間之寶,只此一山呼?”

      “成,既然姚師這般看得起在下,那我也不能藏著掖著,就這樣吧,只要大乾的大鐘小鐘相公能率軍滅了靖南軍,剿了鎮北軍,當乾國大軍兵鋒直指燕京之際,

      我盛樂城兵馬,自然自帶糧草軍械來投!”

      “…………”姚子詹。

      這時,阿銘走了過來,道:“主上,我們下一步,是回去么,我覺得成國的兵馬距離這里應該不遠。”

      成國人滅了疙瘩山,策反了格桑,其目的,自然也是為了這座寶庫,所以他們是不可能放棄的。

      “你是沒酒了么?”鄭凡問道。

      “快喝完了,路上也沒看見野人寨子。”

      姚子詹則揉了揉自己的老腰,

      道:

      “那就回去吧,等以后有機會,鄭老弟大可提大軍來此開山,這寶庫,也終究還是鄭老弟你的囊中之物不是。

      老夫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品嘗盛樂城的美食了,饞得喲。”

      鄭凡沒理會姚子詹,而是看向阿銘:

      “那去借點兒血吧。”

      阿銘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道:“借誰的?”

      鄭凡指了指躺在陳大俠身邊還在渾渾噩噩的蘇姑娘,

      “借她的唄。”

      姚子詹忙道:“蘇姑娘身子已經這般虛弱,可經不得再折騰了呀。”

      陳大俠也看向鄭凡,

      鄭凡則直接道:

      “我答應你護姚師的安全,但沒答應連這個女人也要保全,但我可以答應你只要這女人不再犯蠢,我就不取其性命,現在,只是借她一點兒血罷了。”

      “主上,吃橘子。”

      瞎子將一瓣橘肉送到鄭凡嘴邊,鄭凡張口吞下。

      瞎子還用手指幫忙擦了擦鄭凡的嘴角才收了回來。

      一邊的薛三看到這一幕,牙齒有些發酸,嘀咕道:

      “惡心。”

      瞎子給自己嘴里也放了一瓣橘子,不屑地對薛三道:

      “蠢B。”

      阿銘走到蘇姑娘身前,陳大俠蹙眉,卻只是問道:“只借一點血,我的血也是可以的。”

      鄭凡搖搖頭,很堅定地道:

      “我只要她的。”

      “呵呵呵……嘿嘿嘿…………”

      姚子詹忽然發出一陣苦笑,看著鄭凡,

      道:

      “鄭老弟,老夫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發現的?”

      鄭凡雙手往身后地上一撐,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

      道:

      “其實很早就感覺到有些不對了,你們一行三人。

      陳大俠,蠢是蠢,但能打;你不能打,但精明。

      那她呢?

      你們為什么還要帶一個又蠢又不能打的家伙一起上路?”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