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44章 挑撥

  • 魔臨 - 第44章 挑撥字體大小: A+
     

        三天的快速行進,只做晚上的暫且歇息,其余時候都在趕路。

      唯一的累贅赫連寶珠趕路時一直坐在樊力肩膀上,剩下的沒一個是庸手,這趕路的速度,自然是極快。

      阿瞳和阿木是怕夜長夢多,再被密諜司的人粘上來,所以刻意加快了步伐;

      鄭凡這邊也是怕夜長夢多,同時也不想和密諜司的人再開干,所以很是理所應當地跟上了步伐。

      三天后,

      當阿瞳手指前方的那座山峰,

      道:

      “疙瘩山到了。”

      鄭凡才得以長舒一口氣,停歇下來,揉了揉已經發酸的腳踝。

      其實,人的耐力,比馬強很多,但人畢竟不是牲口,鄭凡要不是有七品武者的實力,外加有南征北戰的經歷,這番急行軍,或許還真跟不上來,說不得還得讓麾下魔王們拉一把自己,絕不可能從容。

      疙瘩山就在前頭了,阿瞳和阿木決定今晚先在這里歇一晚,明日再進山。

      按照這幾日晚上套話的成果來看,疙瘩山里,應該有一座名義上的生野人寨子,但實際上,那兒卻是赫連家的“秘密基地”。

      從很久以前,赫連家就在經營著這座第二窟;

      樊力將赫連寶珠放在了帳篷內,赫連寶珠這幾日沒說話,她其實是被瞎子給催眠了,讓她一段時間內,忘記了自己會說話,下意識地認為自己是個啞巴。

      這不是什么大問題,一個多月后,只要一個不經意,或者稍微受到個什么刺激,也就能開口說話了。

      她這會兒不能說話,對大家,都好。

      阿瞳和阿木倆兄弟似乎從未離開過天斷山脈,骨子里帶著一種樸實,也就是愣,所以很是樊力。

      他們是真的將鄭凡等人當作了護送赫連寶珠進山的護衛,所以是全方位地信任,有時候這種信任質樸得讓鄭凡都有些不好意思。

      篝火升起,三只野兔被放在架子上烤著。

      這里已經距離疙瘩山很近了,也屬于天斷山脈深處,倒是不用再擔心燕人的密諜司偵查了,大家也終于能夠告別干糧,吃一點兒熱乎的食物。

      兔子快烤好時,放哨的阿瞳忽然回來,小聲道:

      “有人!”

      所有人二話不說,馬上抽出自己的兵刃做好了準備。

      然而,很快,西側的林子里傳來了一聲啼叫。

      阿瞳愣了一下,馬上叫了回去。

      緊接著那一面又傳來了回應。

      阿瞳臉上的戒備之色盡去,笑道:“沒事了,是自己人。”

      鄭凡這才重新坐了下來,不過其余魔王倒是依舊做著戒備,因為他們的身份是假的,所以所謂的“自己人”,也很可能是敵人。

      先前赫連寶珠身邊的那個專程去疙瘩山報信的人,應該是原本這群護衛的首領,結果半路被密諜司追上,雖說最終成功到達了疙瘩山報信了,但人也很快就死了,所以這會兒沒人能證明鄭凡等人是假冒的。

      但畢竟小心駛得萬年船,這幾個晚上歇腳時的聊天,若非瞎子之前通過看邸報和各種資料記載知道不少關于三晉之地以及赫連家的事兒,眾人很可能早就露出馬腳了。

      沒過多久,西側那兒走出來一個身穿獸皮的大漢,大漢身后還跟著三個人,一個人在拉著車,一個女人在旁邊站著,還有一個老頭兒躺在車上。

      不過這老頭兒似乎是聞到了烤肉的香味,直接跳下了馬車,身形無比敏捷,湊到火架子旁邊就直接用樹杈挑出一只兔子,

      直罵道:

      “再烤就老了,肉就老了,唉,糟蹋東西,糟蹋東西。呼呼呼,好燙,好燙………”

      姚子詹很沒形象地自己霸占了一只烤兔開吃,

      一邊吃一邊繼續嘟囔著:

      “只撒了鹽巴?倒也純粹,但老夫還是更喜歡重口兒一點的,可惜身上帶的香料在前幾天就用完了,否則還能拿出來讓你們嘗嘗老夫的手藝。”

      對這個吃自家食物的老頭兒,

      鄭凡以及身邊的諸位魔王倒是沒什么意見,

      不是說精神境界到了這種樂善好施的地步,

      純粹是在看見那位拉車的瘸腿男子時,

      鄭凡等人臉上都露出了些許僵硬之色。

      好在眾人的僵硬只是一剎那,

      但陳大俠卻一直僵硬在那兒,

      只是許是因為陳大俠的臉一直很僵硬,所以沒被周圍其他人注意到。

      “來來來,一起來吃,一起來吃。”

      姚子詹呼喊著陳大俠和那個女人。

      女人走了過來,在旁邊坐下。

      陳大俠則走到鄭凡跟前,目光依次掃過。

      “喲,老先生,我這兒身上還帶著三味香料,您看要不?”

      “拿來,拿來,趁熱速速拿來!”

      姚子詹很是急切。

      鄭凡馬上開始翻找,最后拿出了兩個小布袋,遞了過去,歉然道:

      “不好意思,記錯了,三味只剩下兩味香料了。”

      “那也是極好的,總比沒有強。”

      姚子詹接過了香料,開始添加起來。

      陳大俠則若有所思,緩緩地在邊上坐下。

      這時,阿瞳介紹道:

      “這位是格桑,是我部的第一勇士!”

      大漢主動走了過來,先對著鄭凡等人拍了一下胸膛,隨即目光開始逡巡,最終落在了赫連寶珠身上。

      “噗通”

      大漢對著赫連寶珠跪了下來,

      誠聲道:

      “格桑,參見少主!”

      赫連寶珠被嚇了一跳,有些不安地向四周張望,沒有說話。

      格桑有些意外地看著赫連寶珠,這時,瞎子開口解釋道:

      “小姐路上受了驚嚇,需要將養一些日子。”

      格桑聞言,大怒,一拳捶地,大地倒是沒有震顫,但其拳頭下方的一塊石頭直接被碾碎。

      這種舉重若輕的本事,證明其實力絕對在六品以上!

      “該死的燕狗,小姐放心,終有一日,我們會保護著小姐,將燕狗通通趕出去!”

      格桑對著赫連寶珠發誓的時候,

      姚子詹抬起頭,伸手擦了一下自己油光光的嘴,道:

      “赫連寶珠?赫連雄璧的女兒?”

      格桑扭頭看向姚子詹,點了點頭,道:

      “姚師,這正是我家少主。”

      說著,格桑指著姚子詹對阿瞳以及鄭凡等人介紹道:

      “諸位,這位就是名滿天下的姚子詹姚師,乃是家主數十年的至交。”

      鄭凡有些詫異地看向姚子詹,

      咦?

      這個老頭就是這個世界的大文豪?

      以前就經常聽說過姚子詹這個人,類比一下,相當于后自己那個世界里的蘇東坡一般的人物。

      只是,他怎么會在這里?

      三只兔子,自然不夠大家分,姚子詹一個人就吃掉了兩只半,剩下的半只給那個女人了,鄭凡等人只能繼續啃干糧。

      陳大俠起身離開了篝火,看樣子是要去準備方便了。

      鄭凡指了指陳大俠的背影,道:

      “那位是個劍客?”

      姚子詹點點頭,笑道:“老夫十余年前曾幫過他,這次他特意護送老夫進山,別看他瘸,但他的劍術,可是連老夫都驚嘆不已。”

      “哦,晚輩敢問姚師幾品?”

      姚子詹咳嗽了一聲,道:

      “不會武功就不能驚嘆一下么?”

      “…………”鄭凡。

      這時,先前一直沒怎么說話的女人開口道:

      “諸位勇士一路辛苦,諸位是從哪里入的山?”

      鄭凡微微皺眉,這個女人一說話就是很濃重的審問味道。

      而偏偏他們經不起細細審問。

      瞎子在此時忽然站起身,指著這個女人,呵斥道:

      “格桑兄弟,這個女人不是普通人,她是銀甲衛!”

      原本坐在那里的格桑聞言忽然睜開了眼,目光如電,盯住了女人。

      女人一時有些慌亂,她明明是想摸一摸這一群護衛的底,誰想到對方中居然有人直接將自己的身份報了出來。

      格桑緩緩地站起身,其身后的阿瞳和阿木也靠攏了過來。

      “姚師,可是真的?”

      女人也站起身,左手放在腰間,同時目光開始下意識地逡巡先前離開的陳大俠。

      但估計陳大俠害羞,跑到比較遠的地方去噓噓了,

      所以一時還沒回來。

      姚子詹喝了一口酒,不以為意地點點頭,道:

      “這是自然,老夫我好歹也算是乾國一個寶貝,這般翻山越嶺地過來,身邊要是沒個得力護衛怎么行?

      再說了,我家官家也不放心不是,這才派了蘇姑娘來當老夫的………妾侍。

      哈哈哈,你們是懂得,我大乾的銀甲衛,最喜歡給達官顯貴送媳婦兒,老夫我年紀大了,是力不從心了,但是官家的好意老夫也不能不收啊,只能委屈了蘇姑娘了。

      這事兒,老夫也沒打算隱瞞,本打算明日入山后言明于寨主的,因為蘇姑娘身上還帶著我家官家的密旨。

      赫連家想重新崛起,我大乾,自當幫襯一把不是,畢竟,咱們有一個共同的敵人。”

      姚子詹說得很是坦蕩。

      格桑的目光不由得變得柔和起來;

      而這時,

      瞎子卻不屑地冷笑道:

      “幫襯?你們乾人有什么本事幫襯,被六萬燕狗打成那個鳥樣。”

      姚子詹微笑不語,

      但其身邊的蘇姑娘卻直接開口道:

      “那也總比你們十日滅族要好得多。”

      姚子詹臉色驟然一變,心里暗道壞了。

      “哐當!”

      格桑的身形直接出現在了蘇姑娘身前,整個人直接撞了上去。

      “砰!”

      蘇姑娘身形后退了數步,嘴角有鮮血溢出,而格桑卻巋然不動。

      “姚師,我雖生在這大山里,但我也敬重姚師的才學,只是這個女銀甲衛,我不管你明日和寨主如何說事;

      但今晚,

      我不想再從你嘴里聽到一個字,否則,死!”

      ————

      還欠兩章,莫慌,龍記著。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