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31章 進階!

  • 魔臨 - 第31章 進階!字體大小: A+
     

        “你是想害死我?”

      “屬下不敢。”

      “你心里肯定在罵我矯情和事兒逼。”

      “主上英明。”

      “呵,不過我倒是好奇,四娘自己繡的龍袍,啥色的?”

      “金黃色,符合咱們審美。”

      燕國龍袍尚黑,更注重天子英武;乾國龍袍崇玄,襯托天子神秘;楚國龍袍重飾,零零碎碎每一件,都有故事可循。

      晉國龍袍……

      晉國都沒了,它是什么款式也無所謂了,就算為了一個吉慶彩頭,后人也不會再去仿照晉國龍袍了。

      “還是藏好了吧。”

      “屬下明白。”

      鄭凡清楚,今兒個要是圖一時爽,龍袍一穿,那感情好,靖南侯掙扎著不顧傷勢三天時間可能就直接來斬自己人頭而去。

      講真,目前為止,無論是對上燕皇還是南北兩位侯爺,鄭凡心里都沒底,不僅僅是自己,連這些魔王心里也沒底。

      甲胄穿戴完畢,鄭凡走出了院子,外面,有人早已備好了馬。

      鄭凡翻身上馬,

      回過頭看向熊烈和禿發承繼,

      揮揮手,

      道:

      “跟著。”

      隨意地,像是出門呼喊自家的兩條狗。

      倒不是故意作踐人,很多人天真地以為整天示人以恩,一起洗澡一起吃飯一起睡覺什么的,就能將人心收攬回來了,那簡直太天真了。

      這個世界上,有不少人,你越是對他不客氣,他越是對你心悅臣服,你越是對他溫暖和煦,他轉手就能把你給賣了。

      作為征服者來到新地,首先要做的,是立威,而不是立德。

      禿發承繼搶先一步卡位,將熊烈擋在了身后,將鄭凡的韁繩牽在了手里。

      雖然不明不白地成了一個戈是哈,

      但反正腦袋已經磕在地上了,再半途扭捏就有點蠢了。

      熊烈在后頭氣得齜牙咧嘴,任何東西,本來不覺得有什么,但一看有人搶,嘿,瞬間就香得不得了。

      只是也沒有兩個人一起執韁繩的道理,熊烈只能跟在馬后,一步一步地跟著,本就黑肥的臉,更加陰沉了。

      瞎子也騎著馬,和鄭凡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做配角的得知趣兒,不得搶戲。

      而在外圍,則有熊烈麾下的野人護衛以及一眾禿發族的族兵候著,禿發承繼是一個人上門的,但他麾下的族兵并沒有回家,這會兒見自家族長在為那個燕國貴人牽馬,有些禿發族的勇士眼神就有些不對勁,但也沒敢造次什么。

      鄭凡還看見了禿發素,如果這個女人能長得再好看一點,那么自己倒不是不可以為了拉攏禿發一族犧牲一下聯姻個什么的。

      但轉念一想,男子漢大丈夫,靠聯姻,算個什么本事?

      這里,聚集了不少人,盛樂城不大,但里頭的人,很雜,尤其是一番戰亂后,魚龍混入。

      此時此刻,不知道多少雙眼睛在盯著這里,他們沒有決定權,也沒有影響格局的能力,但還是本能地好奇,好奇以后自家頭頂上的這一片天,他到底是個什么成色。

      是烈日曝曬,還是會經常漏雨?

      終于,地面開始微顫。

      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前方街面,顫抖,是從那里傳來的。

      燕軍這次入城,可以說是相當輕松,禿發承繼背后捅刀子,又是干其他幾家又是自開城門的,梁程可以說是一箭未發就進來了,但破城而入,本就不算是難事兒,接下來的活計才是重點。

      大燕鐵騎的名聲,讓盛樂城里的豪強們未戰先怯,但還得讓他們親眼看到一些實實在在的東西,才能讓他們徹底服帖。

      這是宣傳,這是秀肌肉,這也是一場作秀,該怎么秀出風采,怎么秀得讓他們自己動手割掉那顆可能還有些躁動的心,諸位魔王心里都有數。

      打前頭入城的,是靖南軍。

      靖南軍的規模一直不大,入晉之后連戰十日,損失自然不可能小,好在原本的后營兵正式入了編制,靖南軍正軍的規模也正在不斷地提升,按照燕國朝廷的意思,靖南軍正軍得擴充到十萬,同時還得匹配上十萬的靖南軍后營。

      按照原本五萬正軍五萬后營的傳統,相當于在接下來兩年時間內,要翻上一倍。

      短時間內的擴充,自然會使得軍隊素質下降一些,就算田無鏡再會練兵,也不可能抵消這一個過程,只能說盡量將這個過程給縮短。

      但鄭凡從任涓那里借來的這一支千騎靖南軍,可是實打實地老班底,沒一絲水分,都是田無鏡親手調教出來的原本五萬正軍的部分,同時還經歷了晉國一戰歷練出來的真正精銳。

      靖南軍在前,從甲到馬再到人,所有騎士都控制著馬速,戰馬掂量著馬蹄小跑著,但這種成建制地殺氣卻已然傾瀉而出。

      在場的野人和禿發族族人包括此時正盯著這里看的盛樂城百姓,既然生于斯,自然也是見過血經歷過陣仗的,和乾國上京的百姓只追求甲胄華麗閃亮不同,他們是能瞧出來一支兵馬到底能不能打仗,能不能殺人,甚至可以瞧出來,到底殺了多少人。

      否則這一身的煞氣,到底是怎么染上去的?

      先前還有一些不滿的禿發族族兵們在此時都下意識地低下了頭,他們自己心里很清楚,眼前這支騎兵,要讓他們一千對一千,他們根本就毫無勝算。

      靖南軍騎士來到鄭凡面前后,為首的那位參將姓高,叫高毅。

      他看著鄭凡,鄭凡也在看著他。

      鄭凡表面平靜,心下卻有些嘀咕,也不曉得梁程他們這一路上,到底有沒有說服好對方,至少,得讓其愿意放下架子配合自己把這一出戲給演得完美和徹底一些。

      終于,

      高毅下馬,

      單膝向前方的鄭凡跪下,

      高聲喊道:

      “末將高毅,參見城守大人!”

      身后一千靖南軍騎士同時舉起自己手中的馬刀,齊聲高呼:

      “參見城守大人!參見城守大人!”

      鄭凡內心之中一陣激蕩,看來梁程他們的勸服工作做得不錯。

      說實話,鄭城守是靠蠻兵起家的,蠻兵勇猛善戰,是天生的騎兵,戰斗素質高,同時一定程度上,也方便洗腦。

      但蠻兵在姿勢上不會配合,有點憨,無法讓鄭城守達到想要的享受。

      當初在皇子府邸,鄭凡領著田無鏡的親衛們狐假虎威,嘖,那個舒服,那個暢快,就一直念著了。

      刑徒兵倒是會懂事兒,但人數不多,再加上后來又來了一波蠻兵,唉……

      所以,此時,鄭凡看著這一千靖南軍時,心里已然下定了決心,不管如何,這一千兵,絕對不能還回去!

      就算到時候玩一出養寇自重的把戲,也得把這支靖南軍掌握在手里,讓他們成為自己的主營本軍。

      任涓會不會生氣,鄭凡不管了,靖南侯會不會生氣,反正靖南侯也不舍得砍自己的腦袋。

      靖南軍之后,是蠻族騎兵和刑徒兵,都是見證過大戰的悍卒,而且還被調教過步調,可能在銳氣上和十日內轉戰半個晉國的靖南軍還差一絲,但整齊的軍陣,依舊給人以極強的視覺震撼力。

      最后的,則是兩千晉國偽軍,徐有成也在里面。

      是的,徐有成沒死,他在聞人家被滅后,渾渾噩噩地入了京畿,京畿被踏平后,他被俘,又被轉交給了鄭凡。

      他一直有些茫然,而且他清楚,這種茫然還會一直持續下去。

      因為前幾日晚上,那個燕國貴人身邊的瞎子先生對他們說,他們之間但凡有家眷充作官婢的,都將由城守大人自己出錢進行贖買。

      兩千晉軍,士氣上還有些問題,但到底是晉軍,他們的出現,讓盛樂城的百姓下意識地覺得親切了不少,畢竟是自家人,談不上什么子弟兵這般程度,但到底說的是一個地方的口音。

      梁程策馬而出,來到了鄭凡面前,翻身下馬,下跪行禮。

      “參見大人!”

      禿發承繼跪了下來,熊烈跪了下來,野人和禿發族的族兵也跪了下來,四周不少百姓也都跪了下來。

      這很不符合禮數,很逾矩。

      但燕國這會兒風氣很好,不時興這些忌諱,當初南望城前,倆侯爺弄出的陣仗可比這個闊多了。

      鄭凡也沒去做什么下馬攙扶的姿態,著甲后的他,略顯慵懶地坐在馬背上,目光環視四周。

      這是他的城,

      這是他的地盤,

      這是他之后的家,

      也將是他的發家之地!

      穿越到這個世界一年,

      民夫當過,被人砍過,也砍過別人,風里來雨里去,辛辛苦苦,這就跟后世人辛苦上班同時掏空六個荷包付首付一個感覺。

      老子,終于有一個家了!

      一股子豪邁自鄭凡心中升騰而起,瞬間襲遍四肢百骸,

      與此同時,

      體內的氣血仿佛也受到了牽引,

      宛若積蓄已久的巖漿在此時終于迎來了釋放。

      轟!

      一道柔和的黑光從鄭凡身上流轉而起,

      鄭凡舒暢得近乎想要大吼一聲,

      在這一刻,

      他進階了!

      同一時刻,

      面前的梁程,身側的瞎子,附近的阿銘、樊力、薛三,所有人眼里,都釋放出了一縷精光!

      遠處的四娘,

      舔了舔自己誘人的紅唇。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