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30章 定局

  • 魔臨 - 第30章 定局字體大小: A+
     

        鄭凡確實是睡著了,不是為了裝逼故意表現出自己的云淡風輕和處事不慌,而是午后的陽光曬得過于舒服,外加這些日子從守城到入晉國皇宮再火急火燎地率軍趕到盛樂城地界,也沒真正好好休息過,所以這會兒就真的睡過去了。

      等到睜開眼時,才發現天已經黑了。

      瞎子依舊坐在鄭凡的身邊,手里拿著一些文件在寫著什么東西。

      這是瞎子的工作,現在是一個人當十個人用,哪怕有精神力加持,但再這么干下去,遲早得累死。

      但好在等一切安頓好后,溫家的那幾十個讀書人,可以拿來當文書培養,能替瞎子分擔不少工作。

      “你也不喊醒我,讓我睡這么久。”鄭凡說道。

      “主上,小院的門屬下給您開著呢,來來往往的不少熊烈手下的野人都瞧見了,您睡得很踏實。”

      “有心了。”

      “應該的。”

      “就是你不怕我感冒了?”

      “屬下疏忽了。”

      “下次注意,至少給我多加一條毯子什么的。”

      “曉得了。”

      “事兒結束了么?”鄭凡問道。

      “自黃昏開始,外面隱約傳來喊殺聲,這會兒已經停下了,應該是結束了。”

      “哦。”

      鄭凡揉了揉自己的臉,打了個呵欠,道:

      “這下午睡這么久,作息一亂,晚上就又睡不著了。”

      “正好晚上四娘也進城了。”

      “呵。”

      這時,一身甲胄的熊烈走入了院子,對鄭凡稟報道:

      “大人,禿發家家主禿發承繼求見,沒帶手下,孤身一人。”

      “讓他進來。”

      “是。”

      少頃,

      禿發承繼進來了,渾身是血,左手一個腦袋,右手也一個腦袋,腰間還掛著一個,看起來像是初二回娘家的小媳婦兒。

      他直挺挺地走到鄭凡面前,正準備跪下,卻聽鄭凡先開口道:

      “這甲胄上的血,和臉上的血,一看就是自己抹上去的。”

      “…………”禿發承繼。

      鄭城守也算是歷經戰事的人了,被敵人的血濺射到身上也算是家常便飯,而且曾跟著李富勝很久,李富勝是那種喜歡在血水里洗澡的主兒,所以對這些細節,自是能分辨得清楚。

      這讓禿發承繼有些尷尬了,一時間站在那兒,彎曲了一半的膝蓋不曉得是跪下去呢還是站直了,弄得像是在蹲馬步。

      鄭凡見狀,笑了笑,道:

      “不管怎么樣,你也算是有心了,這份心意,我收下了。”

      禿發承繼聞言,心里頓時一松。

      但再一看,

      發現鄭凡對他說話時,是瞧著地上說的,而不是瞧著自己的臉。

      “噗通!”

      禿發承繼馬上跪了下來,

      道:

      “禿發承繼,拜見貴人。”

      “介紹介紹禮單吧,我這人最喜歡交朋友,也最喜歡看朋友送的禮單,有點貪財吃相難看,你別見怪。”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

      “說正事兒。”

      “是,這是周正文的頭顱,他是赫連家養在盛樂城的一條狗,赫連家敢冒犯大燕天威,出不義之兵進犯大燕,當真是人神共憤!

      現赫連家已然覆滅于大燕王師鐵蹄之下,禿發承繼特斬殺刺獠,獻于大燕王師!

      這是寧翠翠的頭顱,她是………”

      三個頭顱,

      三個當家。

      等于是中午一起吃飯的五個人,除了熊烈之外,另外仨,現在都成了首級。

      說好一起眾志成城抗擊燕狗,結果一轉臉就果斷賣隊友。

      等到禿發承繼匯報完后,

      鄭凡斜著臉看著他,

      問道:

      “這些文縐縐的話,背起來拗口吧?”

      “貴人明鑒,小人粗鄙,怕污了貴人耳朵,這才事先讓人………”

      “好了,我說過,你是有心的。”

      “謝貴人!”

      “你這禮,我收下了。”

      “多謝貴人賞臉!”

      “禮尚往來,咱也總得問候問候你家人。”

      “是……”

      “禿發一族,在盛樂一帶,有多少族人?”

      “核心族人,一千余人。”

      “這么點兒啊,那沒意思。”

      “加上外圍族人,五千余人,可供族兵九百人,好叫大人知曉,這次為了剿滅這些逆賊,折損了不少族兵。”

      “嗯,那還不錯,那么,禿發一族,可愿為我大燕效力?”

      “自然愿意!”

      “行,你這個態度,我很喜歡,我相信侯爺和陛下,也會很喜歡。”說著,鄭凡指了指熊烈,道:“把這仨首級先收下去,我這人膽兒小,見不得這種場面。”

      我信了你的邪!

      但熊烈還是規規矩矩地過來將首級拿了下去。

      鄭凡又指了指禿發承繼,道:

      “禿發一族算是盛樂一帶的大族,應該積蓄很多吧?”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禿發一族的一切,都是大燕王師的,也是大人您的!”

      “喲,這話也很好聽,不過你且放心,財貨這方面,我不缺。”

      這不是客氣話,滁州城外福王陵墓里的財貨還沒運出來,自己這邊從晉國京畿搜刮來的財貨更是堆積得如同小山一樣,鄭凡現在還真能拍著胸脯很自豪地說:

      老子不差錢。

      當然了,等家業撐起來之后,這銀子,估計也就很快不夠花了,否則鎮北侯也不會見了肉就拼了命一樣。

      養兵,是個費錢的活計,養精兵,就更費錢,爆農民兵和土匪兵倒是便宜,但這玩意兒沒什么戰斗力啊。

      這西邊兒是大燕,東邊兒是司徒家,北面兒還有野人,都不是軟柿子,沒精兵,說話都沒底氣。

      鄭凡沒讓禿發承繼起來,禿發承繼也就只能繼續跪著。

      但是雙方都沒說話,這種壓力,隱然間讓禿發承繼的額頭沁出了汗珠。

      晉地人喜歡玩兒鷹,禿發承繼覺得自己現在就是一只鷹,正在被熬。

      其實他是錯怪了鄭凡,鄭凡是不曉得該說些什么了,所以干脆不說話,他是有這個底氣的,冷場就冷場唄,也無所謂。

      終于,鄭凡想到說什么了,他開口道:

      “我聽人說,不管誰管著盛樂城,都得依靠你們這些地頭蛇來幫襯著?”

      禿發承繼聞言,馬上扭頭看向了熊烈。

      熊烈默默地站在那里,沒說話。

      但大家都很清楚,這就是熊烈打的小報告!

      “大人,這是小人的緩兵之計,拿來麻痹其他人,背地里積攢機會,準備喜迎大燕王師!”

      鄭凡點點頭,

      微笑地看著禿發承繼,

      道:

      “說人話。”

      “是,小人癡心妄想不識天威,罪該萬死!”

      禿發承繼將腦袋磕在了地磚上。

      嘿,

      這從靖南侯那里學來的說話方式還真挺管用,以前靖南侯老拿這話來嚇唬自己,現在自己也是活學活用了。

      “禿發族長。”

      “小人在。”

      “以前的事兒,我可以既往不咎。”

      “大人仁慈,小人全族必然銘感于心!”

      “不過還是得靠你以后的表現。”

      “小人清楚,小人明白。”

      敲打這種事兒,鄭凡懶得自己親自去做,等大軍入城自己徹底接收盛樂城后,自己手底下的這些魔王,對于怎么玩兒人心怎么馭下怎么敲打人,那都是門兒清。

      自己要做的,無非是在此時裝腔作勢,擺一擺廠公的譜兒過過干癮。

      這種感覺也挺好,

      事兒你們做,

      逼兒我來裝。

      就在這時,外面一個野人護衛進來了,熊烈馬上走過去聽其耳語,緊接著,熊烈跪下稟報道:

      “大人,王師進城了。”

      這意味著,盛樂城,大局已定!

      鄭凡點點頭,

      扭頭看向自己身側,卻發現瞎子不知什么時候不見了。

      鄭凡掀開自己身上的毯子,從靠椅上起身,恰好在此時,瞎子端著一套甲胄走了出來,

      跪了下去,

      恭聲道:

      “請主上著甲!”

      緊接著,

      瞎子又呵斥道:

      “兩個奴才,還不伺候主上著甲,是跟某一樣,眼瞎了么!”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瞎子本就是善于營造氛圍鼓搗人心的主兒,外加他說話時還用了精神渲染攻勢,對熊烈和禿發承繼的心神本身就帶著威懾。

      二人聞言,馬上起身站在鄭凡身邊,像是奴仆一樣,開始幫鄭凡穿甲胄。

      熊烈還好一些,哪怕心里有些小心思,但他名義上畢竟是六皇子收養的家奴,現在六皇子將他轉送給鄭凡,那他給鄭凡當奴,也是理所應當。

      禿發承繼就有些發懵了,他原本還以為自己可以帶著這些大禮過來談一談以后的“工資待遇”什么的,怎么直接就自動成為奴仆最底層了?

      只能說自打自己進門開始,被連削帶打的,徹底被磨去了氣勢。

      但在這個氛圍下,

      二人都很乖巧地開始幫鄭凡穿甲胄,

      鄭凡就撐著雙臂,

      任他們伺候。

      而在瞎子用精神力構建的開黑頻道里,

      “瞎子,這一出怎么感覺這么眼熟?”

      “主上英明,康熙微服私訪記。”

      “那排場可不夠。”

      “主上放心,梁世龍剛剛入城。”

      “那你搶戲了,等阿程率兵過來,這四周戰兵都擺上時,我再穿甲效果豈不是更好?”

      “是,屬下疏忽了。”

      “下次注意就行。”

      “是,屬下明白了。”

      “唉,就是這剛睡醒就穿硬梆梆的甲胄,還真有些不舒服。”

      “主上。”

      “嗯?”

      “龍袍的話,四娘早就繡好了,那個應該比甲胄穿得舒服,要不咱現在就換?”

      “………”鄭凡。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