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28章 地盤!

  • 魔臨 - 第28章 地盤!字體大小: A+
     

        今日是立春,但對于北地的盛樂城來說,春天的影子還沒瞅見,寒冬的尾巴也依舊賴在這里沒走。

      盛樂城坐落于晉國北方,幾乎就是在天斷山脈下面,數百年前,野人還能蹦跶時不時地禍亂三晉時,盛樂城曾起到過晉國橋頭堡的作用。

      不過,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兒了,現如今,天斷山脈從西段到這里的中段,野人已經不成氣候,只有東段以及更北方向的雪原,依舊承載著野人的壓力,那一段區域,由司徒家負責。

      盛樂城在三晉之地人眼里,則是一個苦窮之地。

      一是地理過于偏僻,二則是過于靠北,氣候對于常年生活在北方的燕晉二國的大部分百姓而言,都顯得極端了一些。

      但盛樂城卻并非不熱鬧,早年間這里是戰場,近百年來,伴隨著野人的不斷式微,使得這里反而成了一個貿易中轉站,之前沒打仗的時候,說這里是車水馬龍那有些過于夸張了,但絕對沒有絲毫冷清可言。

      眼下,盛樂城的一家酒樓二樓的包廂內,坐著五個人。

      坐首座的,乃是盛樂城大族族長——禿發承繼。

      在其左手邊,是一個文人,年約三十,雖是文人打扮,但臉上卻飽經風霜,有早衰之象。

      他姓周名正文,曾是赫連家的謀臣,被赫連家安排在這里打理生意有七年。

      坐禿發承繼右手邊的,是一個身上披著裘皮的大漢,大漢頭上扎著很多小辮兒,垂落下來,露在外面的肌膚上,滿是刺青,這是標準的野人打扮,名叫熊烈。

      戰爭,是最殘酷的融合方式,這段區域的天斷山脈內,有不少野人聚落改了姓,漸漸“晉化”了,他們也會下山來做生意。

      坐在對面的,還有一男一女,男的身披斗篷,女的年輕貌美,二人都是本地兩大商行的大掌柜,可以說,在座的五人,算是盛樂城內最有頭有臉的五個了。

      酒過三巡之后,禿發承繼打開了話匣子:

      “呵,本以為能繼續看熱鬧,誰曉得這燕人居然這般能打。”

      周正文點頭附和道:

      “確實,本以為燕人是打乾國的,老家主和聞人家的家主聯手想從燕人身上趁機割塊肉下來,誰曉得反而……唉……”

      田無鏡二十萬鐵騎借道入晉,一舉覆滅兩大家族,宛若一場颶風,直接席卷了大半個三晉大地。

      底下的人仿佛還沒回過神來,猛地一抬頭,竟然變天了都!

      周正文原本有赫連家在后面撐腰,在這座盛樂城里,可以說是說一不二的人物,盛樂城各方面勢力在他面前都得伏低做小。

      如今赫連家覆滅,他周正文瞬間就成了個弟弟,只不過好在他在盛樂城還有一些勢力,且接收了一部分赫連家的難民,實力有所補充,不然是真沒資格坐在這張桌子邊了。

      “有話直說。”

      熊烈一邊啃著羊腿一邊催促道。

      禿發承繼沒介意這個野蠻子的無禮,事實上,擱在數百年前,他們可能還是一個祖宗。

      無論是燕國、楚國又或者是晉國,在自己的史書上所記載的初始,都是奉大夏天子之命先祖率部來到封國抵御蠻人、野人、山越的侵襲。

      事實則是,楚國一開始封國其實很小,那塊地方原本基本都是山越百族的地盤,結果數百年的開拓征伐下來,原本的主人山越人只能在雨林沼澤里打游擊了。

      而原本的野人,并非天生喜歡爬山愛住在山里,原本的三晉之地上,他們才是真正意義上的主人。

      不過被虞氏花了數百前的時間,硬生生地打入了天斷山脈。

      大到赫連家、小到禿發一族,其實原本就是野人出身,不過已經同化入晉數百年,自然不拿自己當野人,而當做是晉人。

      赫連家算是歸化一族里混得最好的一個,很早就開始給自家的出身進行“洗白”。

      學著楚國皇族,開始給自己祖上編童話故事。

      主題就一條,你可以說我先祖是鳳凰生的、神牛生的、神鷹生的,甭管是什么獸神生的都可以,就是別跟我提是野人出身!

      禿發承繼開口道:

      “想必大家也收到消息了,十日前,虞氏的虞化成,也就是劍圣的弟弟,反派了皇帝,想要追殺皇帝,結果皇帝被燕人救下了,隨后燕人的那位南侯率軍踏平了京畿之地。”

      “早曉得了。”熊烈嚷嚷道。

      禿發承繼壓了壓手,道:

      “晉皇如何,和咱們其實沒多大干系,但自始至終,司徒家都一言不發,這是什么意思大家想過沒有?”

      “啥意思?”熊烈繼續嚷嚷。

      其實這個野人,看似粗蠻,實際上心細如發,在他手頭上就有四五個聚落的生意由他負責打理。

      這時,寧氏商行的大掌柜那個叫寧翠翠的女人開口道:

      “意思就是,司徒家雖然建國稱帝了,但他們似乎沒有和燕人開戰的打算。”

      熊烈呵呵一笑,端起酒碗喝了一口酒,不屑道:

      “那就是司徒家慫了唄。”

      周正文則道:“問題就在這里,司徒家可以慫,可以退,可以對燕人暫避鋒芒,那咱們呢?”

      在坐的人,都沉默了。

      是的,

      燕人忽然打入三晉之地,讓他們這些地頭蛇直接慌了神,陷入了六神無主的境地,盛樂城雖然苦窮,但苦的是平民黔首,他們可都是一個個吃得滿嘴流油。

      所以,他們本能地想要保住自己的位置,保住盛樂城如今的局面,外加對燕人的恐慌感,讓他們在得知司徒家建國“大成”時,就迅速做出了響應,直接反正,控制了盛樂城,同時派人向司徒家進表。

      司徒家反應也很快,馬上加蓋著大成國皇帝璽印的旨意就下來了,大家都被封了將軍,也都帶了官身。

      然后,司徒家就沒動靜了。

      等到燕人打入了晉國京畿之地,殺了虞化成,司徒家繼續作壁上觀之后,諸多豪強大族這才反應了過來,

      不對啊!

      他們在這里蹦跶得歡,以為司徒家的大軍馬上要開入,三晉之地究竟誰主沉浮還能再拼一拼,再爭一爭呢!

      但現在等于是人家把你勾引了一通,你也戴著紅杏坐到墻頭上了,結果發現人家是逗你玩兒呢!

      這他娘的該如何是好?

      “擺在我們面前的,其實就兩條路,一條是遷移進司徒家的地盤。”周正文說道。

      “離開盛樂城我們又能算什么?”寧翠翠馬上喊道。

      在這里,他們是地頭蛇,但離開了這里,他們只能是一支規模比較大的流民罷了。

      周正文點點頭,又道:“這第二條,就是我們也主動派人去燕國那邊摸摸情況,姿態,可以放低一點,之前的事兒,可以推到一個小戶人家頭上給燕人一個交代,再讓燕人派個城守官過來意思意思,這樣燕人得了面子,咱們得了里子,大家皆大歡喜。

      其實,不管怎么樣,無論是以前老家主在時還是司徒家來了又或者是燕人來了,他們想要管好這座盛樂城,就必須得依靠我們。”

      “周先生言之有理,言之有理,不過也得看看燕人的架勢,如果大家都和和氣氣的,燕人也沒打算來真的,那咱們就給燕人一個面子又如何?”禿發承繼說道。

      “說不定,燕人會放任咱們這里不管呢,嘿。”熊烈說道,隨即,他又笑了起來,道:“也是樂死個人,當初是你們聚在一起說,要打出旗幟反燕,投靠司徒家,現在又是你們在這里說司徒家靠不住了,燕人可能要來了。

      我說,你們能不能有點出息?”

      禿發承繼冷哼了一聲,道:

      “你倒是不怕,反正若是燕人兵馬真的來了,你可以帶著你的人和商隊馬上躲進山里去,我們呢?”

      熊烈不以為意地擦了擦嘴角的酒漬,道:

      “合著我們圣族天生就喜歡住山里一樣,八百年前,這里可是我們圣族的地盤!

      不過,你們也別怕,別現在覺得住進山里逃難有多煎熬,時間久了,其實也就習慣了。”

      蠻族自稱自己也是蠻人,因為在蠻人看來,“蠻”之一字,本就帶著一種實力強橫的肯定。

      而野人卻不會自稱自己為野人,反而稱自己為圣族,雖然他們知道整個東方甚至包括西方,都叫他們野人。

      擠兌了一頓禿發承繼后,熊烈站起身,道;

      “你們繼續商議吧,我就先回去了。”

      他是有退路的人,而且他也是有底氣的人,野人聚落在盛樂城里有一個貨場,里頭持械者就有數百,其他勢力也輕易間不敢招惹他的,畢竟大家都是為了求財,得罪了他,相當于得罪了附近山脈里的一片野人聚落,這生意還怎么做下去?

      離開了酒樓的熊烈直接回了自己的場子,里頭堆著不少山貨,還有很多裝著妖獸的籠子,這些妖獸也沒什么殺傷力,放在后世,也就是寵物狗寵物貓的感覺。

      當熊烈進入后院時,看見有一個年輕男子正在逗弄著自己最喜歡的一只青鷹。

      這也是妖獸的一種,羽毛是青色的,是傳說中的“青鳥”化身,可馴化,通人性。

      這只青鷹品相極好,是熊烈的心頭所愛,尋常人連碰都準備碰,但這個年輕男子卻拿著一根竹簽兒在那里隨意地扒拉著。

      熊烈卻沒有絲毫生氣,反而主動單膝跪下,

      道:

      “鄭大人,奴回來了。”

      鄭凡轉過身,看著跪在地上的熊烈,道:

      “跟你說過幾次了,別這么客氣,大家都是自己人。”

      “禮不可廢!”

      “呵,那你至少得等我真的拿下了盛樂城后,再這般認真行禮才是,現在應該讓我和你好好裝一裝禮賢下士,歃血為盟都可以,你這都給我跳步了,不好。”

      “………”熊烈。

      這時,瞎子從鄭凡身后走了出來,看著熊烈,問道:

      “那幾家是什么態度?”

      “回北先生的話,那幾家現在怕你們燕人怕得很,已經準備派人去你們那里投誠了,但看他們話里的意思是,燕人可以派一個官員過來名義上統治這里,但真正的管理者,還是他們自己。”

      瞎子聞言,點點頭,道:“情理之中。”

      想讓既得利益者放棄自己的利益,實在是太難了,也不現實。

      “他們想得有點美。”鄭凡將手中的竹簽丟在了地上,端起旁邊的茶杯,喝了一口,繼續道:“小孩子才做選擇,我面子里子,都要。”

      瞎子馬上送上很敷衍的馬屁:

      “主上所言極是!”

      這時,熊烈開口道:

      “鄭大人,北先生,六皇子的信上午時剛到。”

      “他信里說了些什么?”鄭凡問道。

      沒人會知道,小六子當初的生意到底做了多大,哪怕燕皇一道旨意下來,明面上的生意全部上交給了戶部,但影響力這東西,可不是說散就散的。

      比如這熊烈,當初就是個野人奴隸,被販賣進了燕國,被六皇子收了,一番拾掇后,又讓他回了晉國,回到了盛樂城那里,資助他一邊聯系山脈附近的一些野人聚落一邊和盛樂城搭建聯系,幾年下來,已然混成了盛樂城這里極有影響力的一個人物。

      之前鄭凡受封盛樂城城守時,小六子就在信里將熊烈這個人提了一下,說,可以用。

      但有個前提,想穩妥地用,你得兵馬足夠震住他,以這個為前提,他才會心甘情愿地報恩。

      這次來,鄭凡在盛樂城城外郊野里正規軍就有兩千余人,還有兩千多晉國偽軍。

      說實話,不考慮損失的話,攻城都可以了,雖說盛樂城內各大商行以及一些當地大族也能拉出個數千人馬,但他們四分五裂的狀態怎么可能守得住城?

      不過能不攻城就最好不攻城,眼瞅著就要翻身了,鄭凡可不想在希望的黎明前在虧損太多本錢。

      “鄭大人,主人在信里說了兩件事,一件,是讓奴好好地聽鄭大人的話辦事。”

      “另一件呢?”

      “主人說感謝鄭大人月余前送去燕京給他的幾大車玉米面,主人說他已經吃了一個月的窩窩頭了。”

      ————

      PS:禿發這個姓氏古代本來就有的,不要笑。

      感謝劉小刀最帥成為《魔臨》第79位盟主,感謝墨染星夜的飄紅。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