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17章 1字

  • 魔臨 - 第17章 1字字體大小: A+
     

        午后,夕陽還在與天上的晚霞戀戀不舍;

      只是晉軍軍寨里,沒人有那個閑情逸致去和這夕陽眉目傳情。

      晉地在一定程度上和燕地一樣,這里的人,骨子里似乎就少了那一味詩意風流,就跟說話時的腔調那般,喜歡拖拽著長音,夾雜著那股子風風火火。

      徐有成默默地清洗著自己的右臂,上午攻城時,自己右臂中了一箭,其實他清楚,城頭上的蠻兵本是想射他腦袋的,得虧在那時自己閃躲得及時,否則自己就得交代在那塢堡城墻下了。

      倒是自己麾下的這幫兄弟,可沒自己好命,三百來號人作為中間一層梯隊上去,折損了近百號兄弟,剩下的幾乎人人掛彩。

      這座塢堡,看起來不大,但他娘的是真的難啃,徐有成只是一個注水的千戶,不算什么名將,但也能瞧出來,光靠大家伙抬著云梯上去想破城,近乎是不可能。

      塢堡內的燕軍士氣高昂不說,似乎也沒什么存糧和軍械緊缺的困擾,雙方真要在這座塢堡城墻下互相用人命熬,那還是攻城的這一方熬得更為難受。

      有手下士卒送過來一份干糧,窩窩頭,凍得磕牙,只能在燒開的熱水里泡泡將就著吃,對此,徐有成倒是沒怎么抱怨,其手底下的這幫弟兄也都默默地吃著這種軍糧。

      擱在以前,這是不敢想象的事兒,就算平日里,大家伙食至少也是白米飯配上管夠的大醬,一旦開拔遇事兒,酒肉都得隔三差五地進來,哪里吃得這份委屈?

      但現在不是形式比人強么?

      徐有成這一部是聞人家家將出身,而聞人家的富有,那是海內皆知,對自家軍士的補給,那也是渴著好的來。

      誰料得,這好日子說沒也就沒了。

      本來大家伙正氣勢如虹地攻打燕國,馬蹄山一線兩個家族六十萬大軍正在和燕人拼殺著。

      燕人是能打,但也沒傳說中那么神乎其神。

      這是徐有成當初的真實感覺。

      雖說軍中曾有一位都統大人曾說過,燕人真正能打的兵馬此時正陷在乾國,但徐有成也依舊有些不以為然。

      晉地兒郎,可真不比他燕地男子差,照樣騎得了馬,拉得起弓,晉地娃娃們打小玩兒的就是殺野人的游戲。

      乾國人的文弱,晉人也是一貫瞧不上的。

      原本聞人家的家主和幾個少主都說了,等打贏了燕國,殺入燕國境內,必然大賞三軍,按照徐有成這個級別,憑著這次功勛,日后回鄉建個塢堡自己當個土老財也是輕輕松松的事兒。

      但夢正做得香甜,燕人的鎮北軍和靖南軍卻忽然從大家背后殺出。

      民間流傳,燕國二十萬鐵騎是借著黑風從背后殺出,殺得晉國大軍一瀉千里,潰不成軍。

      但作為親身經歷者的徐有成知道,并不是這么一回事兒。

      晉軍六十萬大軍,這還不算地方守備人馬,這么多大軍想堆疊在一個戰場上,根本不可能,沒哪個將領會傻乎乎地這般用兵。

      而燕人的二十萬鐵騎也不會直接一股腦地砸出來。

      歸根究底,雙方加起來近百萬大軍的體量,哪里來這般大的戰場空出來給雙方盡興廝殺?

      晉軍這里分成了好幾部,燕人那里人數本就是劣勢,卻依舊也分了好幾部。

      其實,一開始燕軍確實是因為突然出現,打了晉軍一個猝不及防,晉軍也確實損失慘重,但晉軍到底不是乾軍,真論野戰的戰斗力,除了乾國的西軍,其他兵馬都無法和晉軍相比。

      聞人家和赫連家馬上組織起了反擊,而且是真的有效組織了起來。

      但接下來的事情,

      卻給徐有成這個軍中廝混半輩子的丘八留下了極深的陰影。

      十日,

      硬生生打了七戰,

      戰線綿延千里。

      晉軍一敗、再敗、一路敗,最終,被徹底擊垮。

      徐有成真的想不到,這世上為何有這般恐怖的軍隊,無論是騎射還是馬上沖陣,甚至是馬下步戰,晉軍都不是鎮北軍和靖南軍的對手。

      就算初始時,雙方還能焦灼,哪怕晉軍有著人數優勢,哪怕晉軍也曾一次次地在一開始獲得了勝勢,哪怕燕人也經常一度陷入危局,但燕人就算被戰場分割下去,局部之下只剩下十人的燕軍也能重整胯下戰馬發動新一輪的沖鋒又或者是圍聚在一起,以步戰結陣應對。

      晉軍,是一次一次被硬生生地擊垮的,所謂的偷襲,只占一小部分的因素,真正導致聞人家赫連家被直接覆滅的原因,還是在于兩家家主都迷信自己野戰的實力,然后被燕軍堂堂正正地一戰又一戰地徹底吃掉。

      有時候夢中回想起那十個日日夜夜,徐有成還會下意識地打起哆嗦。

      再后來,他這一部因為還保留著不少騎兵,燕人大勢已成之際,他就帶著麾下兒郎們向西而去,受晉皇招攬,進入了京畿之地,受封一個千戶。

      沒成想,沒過多久,卻又被京畿駐軍元帥虞化成給拉了出來,所面對的,又是燕人。

      這支燕人,沒真正野戰接觸過,所以具體成色如何,徐有成不清楚,但守城的燕人,其實已經展現出了足夠的戰斗力,那箭射的,真他娘的準!

      這會兒,徐有成也會思慮思慮,就這般跟燕人繼續對著干,能得好么?

      這是一種很糾結的心理,心里,有著對燕人的深深畏懼,同時,還保留著三晉兒郎的驕傲。

      到最后,只剩下這種過一日算一日的渾渾噩噩。

      好在,有司徒家的數千精騎壓陣,好在,潰卒人數也就數千,京畿之地的親軍還是占大多數,所以晉軍軍寨的士氣依舊能夠把持得住。

      虞化成雖然在塢堡下磕絆了兩日,但治軍手段也是足夠。

      就在徐有成腦子里還在想著這些有的沒的時候,軍寨外,忽然傳來了哨騎的呼喊聲。

      徐有成這一部駐扎在南側的軍寨里,并不在主寨,所以他馬上呵斥自己麾下兒郎們凡是還能上得了馬的趕緊陪著自己出寨查看情況。

      等出了寨子,看見哨騎所報的“敵襲”時,徐有成整個人愣住了。

      燕人援軍,只有三個人!

      但盡管如此,

      徐有成依舊不敢有絲毫的懈怠,甚至,腿肚子在此時居然抑制不住地開始打顫。

      那貔貅的身軀以及其身上人所傳的鎏金甲胄,

      無疑在很直白地宣告著來者身份。

      “靖………靖南侯!”

      徐有成沒有下令自己麾下沖過去撲殺,去搶奪這個潑天大功,而是快速命令自己身邊的幾騎速速回去通報。

      消息,很快就傳遞了出去,各個副寨之中都有兵馬開出奔赴這里,但都只是遠遠地圍繞著那三騎,沒有哪個將領去真的下令撲殺由三人組成的燕人援軍。

      最終,

      主寨的兵馬也出動了,為首的,自然是此間兵馬大帥虞化成,在其身側,則是司徒建功。

      “不會看錯吧,燕人靖南侯居然親自來了?”

      雖說傳信兵說得言之鑿鑿,但司徒建功還是不大敢相信燕人的靖南侯,竟然敢玩這一出。

      若說是靖南侯率軍來了,司徒建功倒是一點都不驚訝,該來的,總歸是要來的,作為司徒家年輕一代的角色,雖然不是其叔父的兒子,但作為親近族脈,只要自己爭氣,日后的發展自然不在話下。

      又正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哪怕靖南侯曾親自率軍借道開晉,一舉覆滅三晉之地的兩大家族,但司徒建功依舊沒被對方的名頭嚇倒,甚至隱約間還有些興奮。

      只是,讓他難以置信的是,那位靖南侯,居然就帶著兩個人來了,這是什么道理?

      虞化成先前在大帳內已經震驚過了,且經過他哥哥的加持,算是勉強平復住了心緒。

      且他比司徒建功這個司徒家優秀小輩對當下大世懂得更多,深知司徒家如今在西面兵馬真的不多,剛剛與燕人達成停戰的默契,此時不是動不動手用大軍圍殺田無鏡的問題了,你敢動這大燕靖南侯,信不信燕皇馬上就會號令大燕鐵騎不管不顧地東進?

      而這時,塢堡的大門忽然被從里面打開了。

      這使得晉軍又是一頓愕然,不過很快就有幾支人馬迅速脫離了軍寨,開始向塢堡逼近,但并沒有趁勢發動攻城,反而顯得有些進退維谷。

      很好笑的是,明明占據著絕對優勢的是晉人,明明燕人的援軍,就三個人,但在這一時間,上萬晉軍竟然有一種自己已經被對方前后夾擊的錯覺。

      鄭凡騎在馬背上,率先出了塢堡,在其身后,翠柳堡騎士紛紛上馬,跟著一起開了出來,且在塢堡城墻下,開始整頓隊列。

      這是,這是要準備沖陣了!

      司徒建功看見這一幕,心里不禁有些訝然,他不相信塢堡內的那支燕軍不知曉援軍只來了多少人,因為但凡大規模的兵馬出現,有塢堡這個高處優勢的燕軍不會察覺不到。

      但對方似乎僅僅是因為靖南侯來了,

      所以就敢直接丟了塢堡的城墻優勢,

      盡數而出,于城墻外列陣!

      這他娘的,

      這就是燕人?

      一向怕死惜命的鄭城守,

      在得知田無鏡來了后,

      沉思了一會兒,

      哪怕清楚對方只帶了兩騎,

      卻也依舊以主將的身份壓制了手底下魔王的雜音,

      直接下令:

      “城外列陣!”

      瞎子微微有些不滿,卻又有些理解,這或許就像是那些平日里摳摳搜搜宛若扒皮鬼附身的人,忽然有朝一日,去毀家紓難。

      再冷靜的人也總有沖動的時候,

      那熱血一上頭,忽然就孤注一擲,

      且不管事后會不會后悔,

      反正當下,

      爽了再說。

      四娘笑呵呵地陪伴在鄭凡身側。

      梁程表情默然環視四周,心里想著的是接下來若是沖陣,該向哪里沖能獲得更大的突圍可能。

      阿銘默默地又舉起水囊,輕輕地嘬了一口,平時多喝血,戰時才夠流。

      薛三坐在樊力的肩膀上,而在樊力的身旁,還停著一口棺材。

      出了城門,列好了軍陣,

      鄭城守心里忽然有些慌了,

      但在遙望西南方向的那道身影后,

      又覺得無所謂了。

      鄭凡沒故意去拍馬屁,也沒想著田無鏡能瞅著自己,其實心里沒太多的心思,

      只剩下一個念頭,

      既然老田來了,

      那不管怎么樣,

      我總得幫幫場子。

      ………

      而在西南那一側,被數千三晉騎士包圍住的田無鏡依舊坐在自己貔貅的身上。

      貔貅吐著舌頭,很累的樣子。

      也確實累,

      原本最快都要三天的行程,一天就趕來了,身后兩個扛旗的兵士,每個人都累死了兩匹馬。

      田無鏡伸手在貔貅的絨毛上抓了抓,

      在感知到前方有人要靠近后,

      這頭貔貅再度立了起來,喉嚨里發出陣陣低吼,嚇得前方不少三晉騎士的馬匹都開始發出焦躁的不安。

      司徒建功遠遠地看著田無鏡,他不敢上前,因為他知道眼前這人就算沒帶大軍過來,也絕不是那么好相與的角色。

      撇開靖南侯的身份不談,他本人,可是一個貨真價實的三品武夫,且正值壯年!

      虞化成也沒敢上前,默默地策馬立于自己的帥旗之下。

      終于,

      一道白衫如同驚鴻一般從三晉騎士之中飛掠而出,

      落于陣前,

      只一眼,

      就讓那頭兇厲的貔貅下意識地抑制住了自己的狂暴。

      見到此人現身后,

      司徒建功先是一愣,隨即馬上看向身邊的虞化成,道:

      “沒想到劍圣大人居然一直都在。”

      虞化成微微一笑,懶得在此時解釋。

      司徒建功也不惱,轉而更有興致地看向陣前。

      劍圣大人看著田無鏡,

      笑道:

      “都說江湖俠客喜仗劍獨行,敢孤身靜觀驚濤拍岸;

      沒想到靖南侯爺如今也發了江湖心性,

      晉地劍客虞化平,

      請靖南侯爺賜教!”

      田無鏡身子微微后靠,手還輕輕揉抓著貔貅的毛發,安撫著自己坐騎因為前面那把劍所帶來的緊張情緒。

      少頃,

      靖南侯微微抬眼,

      看著這位晉國劍圣,

      伸手指向后方,

      道:

      “江湖,終究太小,本侯懶得下去,且這江湖,也容不下本侯。

      孤身仗劍行走,那是江湖匹夫行徑,本侯這身后,一桿大燕王旗在前,一桿帥旗在側。

      哪里算是孤身前來,

      本侯是帶著一支大軍來了。”

      靖南侯身后,兩個持旗騎兵挺直著胸膛,

      黑龍旗和靖南軍帥旗在晚風中颯颯作響。

      劍圣大人聞言,沒生氣,只是默默地后退了兩步。

      田無鏡的意思很簡單,

      他懶得以什么江湖姿態和自己絮叨,

      朝堂官場文武才是正道,

      劍圣大人這把劍再鋒銳,

      此時也沒有和他說話的資格。

      終于,

      虞化成策馬而出,

      來到自己哥哥身側,來到田無鏡身前。

      拱手以后輩禮道:

      “晉國京畿掌帥虞化成,見過燕國靖南侯爺,不知侯爺大駕光臨,所謂何事?”

      這是揣著明白裝糊涂了,但很尷尬的事,你必須得裝,否則連話都不好說了。

      難不成真的直接下令斬殺對方?

      靖南侯看著虞化成,

      點點頭,

      開口道:

      “本侯所來,只為一事。“

      虞化成心下一松,能談,是好事,看來這位兇名在外的靖南侯爺,也不是那般的不好相處,當下馬上接話道:

      “敢問侯爺,何事?”

      靖南侯的目光在四周緩緩掃過,

      最后,

      又落到了虞化成身上,

      一件事,

      其實也就是一個字,

      田無鏡一邊伸手輕拍胯下貔貅一邊很是隨意地道:

      “滾。”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