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6章 圣物

  • 魔臨 - 第6章 圣物字體大小: A+
     

        原本還在考慮要不要“黑吃黑”,結果對面居然全黑屏了。

      這運氣,簡直是好到不可思議。

      下一刻,

      已經回過神來的鄭凡馬上對一側的左繼遷下令道:

      “帶著所有人退開,退得遠遠的,那邪物可以吞噬人心!”

      邪物,確實是邪物,至少,在普通人眼里,那東西簡直是過于詭異和可怕了。

      但在面對鄭凡這個軍令時,左繼遷還是遲疑了一下,道:

      “軍門,那………”

      “聽命行事,你們都是我鄭凡的兄弟,我不能看著你們白白的被邪物蠱惑送死!”

      鄭凡喊得情真意切。

      周遭騎士們都心下感動,只有左繼遷,微微皺眉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馬上道:

      “末將遵命!”

      說罷,他馬上下令周圍的騎士跟隨他撤離,同時高聲呼喊解釋軍門對大家的關愛。

      待得周遭騎士們都后撤后,阿銘笑道:

      “這左繼遷,腦子倒是挺靈活的。”

      鄭凡點點頭,道:“等這次回去后,瞎子你去和他談談心。”

      “屬下明白。”

      之所以讓麾下兵馬撤離,倒不是怕他們產生過多的傷亡,說句心里話,這邪物不管再怎么邪門,但眼下估摸著已經被那個中年道士和黑衣男子給折騰得七七八八了,也不剩幾分力氣。

      大家伙一擁而上,就算誰被蠱惑了,身邊的袍澤直接將其砍死就是了,已經油盡燈枯的那玩意兒難不成還真能在這種情況下大殺四方?

      若那個玉人令真的能做到這一步,這還哪叫什么邪物啊,簡直就是神器!

      把人支開,之后再自己幾個人下手,拿到手里后,就是自己的了,再編個理由,說這玩意兒最后逃掉了云云。

      因為那黑衣男子明顯就是密諜司里不同尋常的一支,且晉國天虎山上的道士都追這玉人令追到燕國來了,足以可見上頭對這玩意兒的重視。

      想私吞它,還是悄悄得為好,保不齊上頭以后還會派人繼續追查這件事。

      “阿銘,我和主上上去,你在旁邊看著情況。”瞎子安排道。

      瞎子本身就是精神系能力擁有者,對抗蠱惑的能力更強,而鄭凡,他加上魔丸的話,想要被蠱惑也很難。

      畢竟依照魔丸的性格,連后媽都不想找,別人想蠱惑鄭凡那就等于是要直接當魔丸的爹地,

      魔丸怎么可能允許?

      “明白了。”阿銘沒有過多嗶嗶什么,撿漏,講究的,無非就是個眼疾手快,哪里有功夫在旁邊慢慢磨洋工?

      “主上,那個被控制的黑衣侍女屬下來解決,主上去對付那條蛇。”

      鄭凡本來想說自己有些怕蛇,要不要換換?

      但一看瞎子已然起身向那邊走去,當下也咬咬牙,開口道:

      “兒??!”

      保險起見,拼著隨后可能會在床上癱瘓幾天的代價,鄭凡還是召喚魔丸對自己進行完全附身。

      災厄、恐怖、詛咒等等負面氣息開始自鄭凡身邊環繞,鄭凡抬起頭,一雙眼眸完全化作了黑白色,不見絲毫情緒神采。

      “呵呵呵呵…………”

      似乎是因為這次的情況沒有上次那般緊急,上次在上京城內遭遇刺殺時,刺客來勢太猛,只能趕緊出去殺人,但這一次不同。

      鄭凡扭頭看向阿銘,嘴角向兩側裂開,來了個魔丸招牌式微笑。

      “………”阿銘。

      阿銘很想對著鄭凡來一腳,但想想還是忍住了,抱以紳士微笑回應,

      然后伸手指了指對面,

      示意,

      微笑過后,可以辦事兒了。

      魔丸的眼里,再度流露出了一抹不屑,這不屑,是對阿銘,同時也是對瞎子的。

      身為親兒子,嫡子,對這些干兒子,本身就帶著一種極強的心里優越感。

      再者,論絕對實力,魔丸本就是七魔王中最神秘也是最強大的一個。

      就算其他的不論,

      他當初也是銷量最好的一個。

      阿銘深吸一口氣,又緩緩地吐出,強忍著想和現在魔丸打上一架的沖動,指著那邊。

      你,

      該去那里!

      魔丸回過頭,看向了那邊。

      然后,一瘸一拐地走了過去,他沒有奔跑,而是以一種很詭異的姿勢像是不會走路一樣的方式在行進。

      但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可以發現此時鄭凡每個關節的扭曲和肌肉的收縮,都帶著一種特殊的韻律。

      而此時,瞎子已經走到了黑衣侍女面前。

      黑衣侍女舉起刀,又放下了刀,舉起刀,又放下了刀,不停地在重復著這個動作。

      “是力量已經耗盡了么?”

      瞎子伸手,指向了黑衣侍女,意念力迸發而出,直接將黑衣侍女擊倒在地,刀也落在了一邊。

      緊接著,

      黑衣侍女的膚色開始變黑,蛇毒的效果開始顯現。

      瞎子看向匍匐在那里似乎連動彈的力氣都沒有的黑蛇,沒急著上前,甚至還往后退了幾步。

      敢和老銀幣玩兒心機?

      而這時,鄭凡已經走了過來。

      黑蛇扭過頭,似乎放棄了瞎子,轉而專注于鄭凡。

      鄭凡走來了,

      然后,

      一腳踩在了黑蛇的蛇軀上。

      “轟!”

      蛇身開始迅速地向上攀附,同時張開嘴準備咬下去。

      但鄭凡卻以一種匪夷所思的速度抬腳,同時單手下抓,直接抓住了黑蛇的七寸,轉而將蛇頭向下,另一只手順著蛇軀從上到下按下了下去!

      這個動作,像是在擠壓著一個大號牙膏。

      鄭凡的反應,可以說像極了經常玩蛇的狒狒。

      “砰!”

      蛇頭直接炸裂,

      一塊玉佩掉落了出來。

      玉佩是圓邊,中央雕刻著一個女子的身影。

      落地后,玉佩顫抖了幾下,轉而,一道紅色的光芒直接射中了鄭凡。

      ………

      熱,

      好熱;

      這是鄭凡此時的感覺,仿佛此時自己不是在野外,而是身處于一口大甕之中,正在被烹煮。

      “啊!”

      一聲慘叫,從前方傳來,只是因為視線被迷霧所遮擋,鄭凡看不見。

      “啊!”

      “啊!”

      一聲聲慘叫不斷地傳來,有凄厲,有有氣無力,有短促,有長調,

      慢慢的,

      鄭凡眼前的迷霧開始散開,

      他看見自己正站在一塊巖漿上面,而四周,則有一座座刑場,刑場上,一個個身著衛衣的男子正在被以各種酷刑折磨著。

      仔細觀察的話,可以發現這個男子其實都是一個模樣。

      再仔細看的話,能發現這些個男子,長得和自己一模一樣。

      這是………一個個正在接受酷刑的自己。

      而且,刑場上自己的形象明顯和現在的自己不通,自打從這個世界醒來,又是修煉又是騎馬又是打仗的,鄭凡的體格早就練健碩起來了,而刑場上的自己,分明還是當初埋頭宅著畫漫畫的時候。

      “主上,這是它在尋找您的心靈破綻,在尋求你最渴望的事物,不要著急,魔丸可以幫您擋下的。”

      瞎子的聲音通過精神力在鄭凡腦海中響起。

      鄭凡吸了口氣,道:

      “我不緊張,也不著急。”

      所以,

      這不是自己內心的渴望,

      這呈現的,

      是魔丸內心的渴望。

      瞧瞧吧,

      又是蒸煮自己,又是干切自己,又是下油鍋又是釘釘子的,

      鄭凡一時間還真有些哭笑不得,

      魔丸內心深處對自己的恨意,

      竟然強烈到了這種地步。

      嘖嘖,

      作為父親,看到兒子的內心畫面,這感覺,還真有些怪怪的。

      一直調侃肖一波田無鏡是帶孝子,結果自己這邊也是如出一轍。

      “主上,你再等等,魔丸已經將玉人令的意識和它一起鎖住了,屬下這就嘗試開啟它身上殘留的封印,這玉佩上,還殘留著天虎山的封印,只是有些損壞,問題不大,屬下會很快修復好。”

      鄭凡點點頭,反正怎么等都是等,鄭凡也不想再繼續欣賞自己被各種炮烙制裁的畫面,轉而向前方灰白的地方走去。

      走著走著,先前的慘叫聲開始慢慢地聽不到了,鄭凡心里也舒坦了不少。

      畢竟,聽別人的慘叫,對于上過戰場的鄭守備來說,已經習慣了,至少可以做到麻木面對,但聽著一聲聲屬于自己的慘叫,這滋味,忒煎熬。

      不過,伴隨著自己慘叫聲的消失,一陣陣呢喃低語聲開始傳來。

      像是一群人在默念著什么,不是在念經,但卻又像是在禱告。

      鄭凡繼續往前走,

      走著走著,

      發現自己前方出現了光亮,

      在這光亮中,

      他看見在自己面前,跪拜著一群群身著獸皮的野人,在野人身旁,還有一只只妖獸匍匐在那里。

      野人和妖獸們一起在向自己跪拜,一起在禱告,投之以最大的虔誠。

      這是記憶畫面?

      “瞎子,瞎子,聽到我說話么?”

      “主上,聽得到,我快修補好了,還好不難,主上你再忍耐一下,馬上就可以出來了。”

      “瞎子,我好想知道這玉人令到底是什么玩意兒了。”

      “主上是窺覷到了玉人令里殘存的記憶畫面了么?這玉佩里頭,應該是有器靈的,不過器靈很虛弱,好像還殘缺了很多。”

      “瞎子,如果我沒猜錯的話;

      這個玉人令,

      應該是天斷山脈內野人和妖獸部落的……圣物。”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