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56章 消失的大軍

  • 魔臨 - 第56章 消失的大軍字體大小: A+
     

        鄭凡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帳篷,他這會兒很想洗個澡,但軍中確實不具備這種條件,而且眼下也不是窮講究的時候。

      四娘將鄭凡的頭放在自己腿上,幫忙進行按摩,做使節的事兒,瞎子已經說了。

      對于四娘而言,只要人沒死,就沒什么問題,反正大家怎么玩兒不是玩兒?

      所以,她倒是沒有像那些傳統女人那樣哭啼啼地說什么主上下次千萬不要再犯險了。

      主上的脾氣,四娘是清楚的,男人的本性,往往在玩兒針時會流露得淋漓盡致。

      她清楚,若是可以選擇,主上也不會偏要去涉險,主上還是很惜命的,但軍令這個東西,也委實是沒什么辦法。

      梁程進來了,鄭凡依舊躺在四娘的腿上,梁程對這一幕也早就見怪不怪了。

      “主上。”

      鄭凡睜開了眼,問道:

      “攻城器具打造得如何了?”

      梁程搖搖頭,道:“不過一天的功夫,就算征發驅趕了不少乾人來做苦工,但也就造出了一些云梯罷了,另外收集了一些之前乾軍留下的兵器什么的。”

      攻城,本就是一種高難度活兒,事先準備也是極為重要的,但眼下時間過于倉促,太多可以運用在攻城戰上的器具根本就沒時間去準備。

      類似于沖車和箭塔包括砲車那種的,也都還沒影。

      上京城的城墻又極為高聳,里面的守卒也不少,雖說士氣低落,但人家畢竟是據城而守,心理優勢足以撫慰原本的惶恐。

      鄭凡嘆了口氣,或許,正如李富勝先前所言,明知道沒什么結果,但純粹是為了打而打一場。

      總不能看著這般滑不溜秋的城墻來,再留著同樣滑不溜秋的城墻去。

      狗跑到陌生的地方,還知道撒泡尿標記一下呢。

      “行了,知道了,你也下去休息吧。”鄭凡說道。

      在這種局面面前,個人或者小團體所能起到的作用,真的不大。

      饒是鄭凡和身邊的魔王們,其實能做的,無非也就是站在旁邊看著,硬要再多做一件事的話,就是祈禱李富勝別明天把自己麾下的人馬拿過去當先鋒軍就行。

      “主上,休息吧,天都快亮了。”四娘說道。

      鄭凡聽話地閉上了眼。

      也就在此時,一隊騎兵從西風渡口策馬而來,徑直入了軍營,將打算再瞇一會兒為天亮的攻城多蓄一點兒元氣的李富勝吵醒。

      大帳之中,

      面對著送到自己手中的這封信,

      李富勝大罵了一聲,

      隨即一掌劈碎了大帳中的桌案。

      當然了,這件事,鄭凡是不知曉的,當軍中的號角聲響起時,鄭凡在請不請病假之間猶豫了一下,轉而直接將麾下人馬的指揮權交給了梁程,自己則直接去中軍那里找李富勝。

      既然龜縮在軍營里影響不是太好,那就干脆站在李富勝的身邊,李富勝的武藝,鄭凡大概也能猜到一些,可能不是三品,但四五品的樣子應該是有的,關鍵戰場廝殺,很多時候都講究一個效率和因地制宜,不像是雙方擂臺上單挑那般,不可能盡興展示所學,所以想要直接看出對方到底是個什么實力也很難。

      那些哪怕沒入品的沙場老卒,他們可能在亂戰之中殺的人比高手要多得多,同時他們活下來的概率也比那些高手多得多。

      但不管怎么樣,待在李富勝身邊,至少不用怕那娘們兒來找自己。

      關于百里香蘭的事兒,李富勝昨天也聽鄭凡說過了,見鄭凡直接來找自己匯報軍情,李富勝也只是笑笑。

      昨兒個讓人家入城當燕使,差點死在了城里,總不可能再讓人今兒個再去冒險不是。

      再者,鄭凡仗著手底下魔王們幫忙作弊,在李富勝以及兩位侯爺那邊刷了不少印象分,該保護還是要保護一下的。

      只是,讓鄭凡有些詫異的是,當鎮北軍擺開了陣勢后,鄭凡沒有看見前后軍的區分,甚至,大家伙都騎在馬上。

      鎮北軍的步戰其實也絲毫不弱,這個年代,普遍而言,騎兵的素質本身就是比步兵要高一截的,畢竟訓練和養成成本不一樣。

      鎮北軍下馬步戰依舊可以壓制乾軍的場面,一路南下中鄭凡見過好多次了。

      鄭凡也算是一直在學習如何打仗,也因此,他現在是真的有些看不懂這到底是在玩兒什么蛇皮。

      攻城用的甲士不得先在此時休息休息?

      大家都騎在馬上,這是篤定上京城的城墻是豆腐渣工程所以打算直接騎馬將城門給撞開么?

      李富勝扭過頭,看了一眼鄭凡,微微頷首。

      “…………”鄭凡。

      鄭凡也馬上做出了了然之色。

      李富勝嘆了口氣,又點點頭。

      鄭凡也抬起頭,發出了悵然一嘆,仿佛感同身受。

      其實,根本什么都沒明白。

      梁程這會兒也不在身邊,沒人可以遞小抄。

      而這時,上京城的城墻上忽然發出了陣陣歡呼,先是一片,隨即是一整塊一整塊的齊聲高呼: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鄭凡抬起頭向上看,果然,城墻上出現了一面金吾纛旓。

      這意味著,乾皇已經親臨城墻。

      上位者,還是皇帝,親自出現在了城墻上,這對乾軍的士氣鼓舞是相當巨大的。

      尤其是眼下,燕軍唯一期望的,并非是通過攻城戰將守城的乾軍全都殺死,而是想著通過這種壓力,讓乾軍自己崩潰。

      反正乾軍自我崩潰的戰例實在是太多了,夢想總是要有的不是。

      但乾皇的出現,可以說近乎打碎了這種可能。

      鄭凡偷偷轉過頭看向了李富勝,發現李富勝的臉上并沒有什么特殊的情緒波動,今日的李富勝,情緒上有點怪怪的。

      沒那么狂躁了,也沒那么張狂了,顯得過于平靜了些。

      上輩子鄭凡養過寵物,今日李富勝給鄭凡的感覺如同當初他帶著工作室里的寵物狗去割掉了蛋蛋。

      城墻上,

      一身龍袍的趙官家一邊往前走一邊面帶微笑,同時還時不時地停下來對一些士卒噓寒問暖。

      上位者不存在不會收買人心技能的可能,無非是懶不懶得去做罷了。

      乾軍士卒們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一樣開始歡呼,恨不得此時燕人就馬上攻城他們好讓官家看看自家的武勇!

      百里香蘭走在乾皇的身后,她的目光時不時地在城下燕軍的方陣中逡巡著。

      終于,

      趙官家走上了城樓,在城樓的臺子上坐了下來,那里,已然備好了酒水。

      這些,都是事先打過招呼的,且確認過了燕人沒有砲車才敢這般堂而皇之地坐在這里。

      讓趙官家微微有些不滿意的是,

      這里只擺放了茶水沒有放上棋盤,

      一如對于自己演技有著極高標準的演員,哪怕是一點點瑕疵都讓他感覺很不愉快。

      雙方戲臺搭建好,

      角兒也到位了,

      下面,

      該敲鑼的敲鑼,該打鼓的打鼓。

      李富勝手臂一揮,

      后方的旗兵馬上做出反應傳達了主將軍令。

      下一刻,

      從燕軍軍陣兩側,大量的乾人百姓被驅趕上前,他們手里拿著刀劍長矛,他們身穿著自己原本的衣服。

      鄭凡抿了抿嘴唇,這個情況,瞎子早就提醒過自己了,用乾人的命去填護城河去消耗乾人的守城物資本就是戰場上常用的手段。

      城墻上的乾軍頓時嘩然,開始痛罵燕人無恥。

      坐在那里觀戰的乾皇在看見蜂擁而來的居然是自家的百姓時,臉色也馬上陰沉了下去。

      “放箭!”

      “放箭!”

      守城軍沒有婦人之仁,在發現下方的百姓已經在架設云梯時,馬上下達了攻擊命令。

      一時間,箭矢如蝗蟲一般落下,下方的百姓死傷慘重。

      他們本能地想要退縮回來,但游弋在外圍的燕軍騎士馬上又將他們趕了回去。

      緊接著,

      第二波拿來填坑的京畿之地乾人百姓被驅趕了上來。

      “咳咳………”

      鄭凡忍不住咳嗽了兩聲,這一幕幕的,有些過于慘烈了,他終究,還是有些受不了,但也在盡量克制著自己的反應。

      能居住在京畿之地的百姓,和這座上京城,定然有著極大的關系,甚至,不少乾國守軍的家人就住在城外,一時間,城墻上的叫罵聲此起彼伏,很多守卒是一邊喊著熱淚一邊向下射出的箭矢。

      李富勝只是微微閉著眼,指尖在馬鞍上輕輕敲擊,是的,他在享受著這一刻,他沒有絲毫的不適。

      雖然鄭凡清楚,為將者,得做到足夠的冷血,但看李富勝這樂在其中的樣子,還是覺得有些咂舌。

      這個很早就說過讓自己在需要的時候,制止自己心中殺戮的總兵官,他并不是在虛張聲勢。

      下一批被驅趕上前的乾國百姓連刀槍都沒有,他們只能去撿起前面死去人身邊的刀槍,云梯其實也早就被損毀殆盡。

      城墻上,乾皇已經起身離開了,他來這里是想看自家軍隊和燕人廝殺的,但眼前的這一幕,讓他這個皇帝很沒有尊嚴。

      因為城下的百姓,也是他的子民,這一幕,等于是在打他的臉。

      待看見金吾纛旓從城墻上離開后,

      李富勝微微一笑,

      似乎剛剛聽完了一場音樂會,先前的他,是沉浸在藝術的熏陶之中。

      “啊………”

      李富勝打了個呵欠,

      做了個回手的動作,

      身后的傳令兵迅速傳達了命令,

      隨即,

      燕軍開始鳴金收兵。

      自始至終,沒有一個人燕人組成的方陣企圖沖上去奪城,大家都在旁邊看著,然后到了點后,一起回轉歸營。

      回歸大營后,李富勝直接進了自己的大帳,同時下令除非出現乾國軍情,否則不見任何人,這里的任何人,也包括鄭凡。

      鄭守備回到了自己麾下所在的營地,大家伙兒已經在埋鍋做飯了。

      魔王們坐在一起,

      薛三先開口道:

      “今兒個是要做嘛?”

      瞎子沒回答,梁程也沒回答,不回答是因為他們也不知道。

      “他,臨時變卦了。”鄭凡說道。

      昨晚還信誓旦旦地說要攻城,甚至可能親自帶領先鋒軍沖擊城墻的李富勝,今日,卻顯得極為安靜祥和。

      肯定是有什么因素,促使了李富勝今天的轉變。

      瞎子終于開口道;

      “看樣子,是要撤兵了。”

      梁程搖搖頭,反駁道:

      “若是要撤兵,這會兒肯定已經下達通知了,但還沒有,證明明天大軍還會繼續駐扎在這里。”

      晚食,就在這種詭異的氛圍之中結束,事實上,對今日戰場上所發生的這一幕感到不解的,肯定還有很多人。

      甚至連城內的乾人將領都會不解燕人這到底玩兒的是哪一出。

      夜里,

      瞎子走到梁程所在的帳篷,同時,有些不滿道:

      “我喊你過來,為什么還偏要我過來?”

      梁程開口道:

      “這不是怕你那兒不方便么。”

      瞎子和那位小媳婦兒現在可是住一頂帳篷。

      “呵呵。”

      意念力掀開了簾幕,露出了里面的阿銘,瞎子道:

      “我也是怕你們倆不方便。”

      梁程和阿銘是住一頂帳篷的。

      瞎子俯身,進入帳篷。

      梁程拿起水囊,準備給瞎子倒水喝。

      瞎子忙擺手,道:

      “別,別,我不喝你們的水。”

      “是水。”梁程說道。

      “不喝,不喝。”

      天知道這水囊之前裝過什么。

      “有什么事?”梁程問道。

      瞎子從懷中取出了一份信,道:

      “這是溫蘇桐派人送來的信。”

      “他居然還真能送出來。”

      現在兵荒馬亂的,想送一封信過來,南斗可不小。

      “走的時候,我給他留了兩個伶俐的人。”

      既然是翠柳堡的人,哪怕送信途中碰上了燕軍,也不會有什么事。

      “不過,兩個人一起送信的,折了一個。”

      這封信的代價,還真挺大的。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兒,任何時候,信息渠道的暢通都是極為重要的一件事,哪怕為此犧牲幾個騎士,瞎子都覺得很值當。

      “信里說了些什么?”梁程問道。

      “說了些滁州城里的情況,基本風平浪靜,按照主上所說的,乾皇應該確實曾下過旨意,禁止三邊大軍回援,所以滁州城現在還在我們手上,溫蘇桐他們,還穩穩地做著偽軍。”

      “嗯。”

      “不過,讓我感到很奇怪的一件事是,信里最后頭,還加了一件事。”

      “說。”

      “溫蘇桐曾派人聯系過四周,勸降滁郡的其他城池守軍什么的,收效甚微。”

      “預料之中。”

      滁郡雖然被燕軍踐踏過,但距離傳檄而定還遠著,畢竟乾國三邊兵馬還沒回來,按照原本的計劃,只要吃掉乾國三邊回援的兵馬,那么乾人北方官員將因此絕望,從而除了少數堅定派,其余的,要么潰逃向南方要么就直接投降歸順大燕。

      “溫蘇桐是個老狐貍,他沒把話說透,但我看出了他的意思。”

      “不用說透,反正你們爺孫女婿倆人,都是狐貍。”

      瞎子直接跳過了梁程的這句調侃,

      開口道:

      “溫蘇桐這番派人通告滁郡全境,其實算是一種排查,在信里,他說除了滁州城,也就是咱們這支兵馬所過的線路之外,還有滁郡西部的幾座城鎮曾遭遇過我燕軍的攻打,燕軍在這里補給了物資糧草后就繼續南下了。”

      聽到這里,梁程的面色忽然嚴肅了起來,顯然,他意識到了此間藏匿的訊息。

      “那一路,按照行軍方向來推斷,應該是李豹那支人馬。”

      梁程點點頭,道:“確實是他們,所以,問題來了。”

      “是的,問題來了,溫蘇桐他作為降人,不敢明目張膽地來詢問咱們軍事計劃意圖,只能通過這種方式來隱晦地提一些,不過,他確實是幫了我們一個大忙。”

      “是的,一顆定心丸。”

      旁邊,坐在帳篷里一直在假寐的阿銘有些不滿意道:

      “喂,帳篷里就我一個外人,你們說話還要打啞謎有什么意思?”

      梁程扭頭看向阿銘,指了指瞎子手中的信,道:

      “意思很簡單,那就是鎮北侯和靖南軍所率的二十萬主力軍,不見了。”

      “不見了?”阿銘有些疑惑,下意識地道:“應該是藏起來了吧?”

      “滁郡基本是平原,連山都少見,二十萬大軍,人加上馬,足足數十萬活物,怎么可能完全藏得起來。

      之前,進入滁郡時,李富勝這一支人馬就和主力分開了,然后我們還知道,另有一支人馬和我們一樣在南下著,就是李豹那一支。

      但問題是,出了滁郡后,也就這兩支人馬在交互作戰了,主力人馬,并未出現。”

      “嘿,之前不是你們說藏在那里等著打乾國援軍么?”

      梁程搖搖頭,道:

      “但有一個問題,你要知道,二十萬大軍,加上這么多戰馬,人吃馬嚼的,每天所消耗的糧草輜重,都是一個天文數字。

      而從溫蘇桐的信來看,整個滁郡,除了我們和李豹這兩支兵馬為了獲得物資破過城鎮之外,滁郡其他地方,并沒有出現那種群狼撲入的局面。”

      阿銘沉默了。

      瞎子則舔了舔嘴唇,道:“有意思,有意思。”

      “確實很有意思,乾皇一早就看穿了大燕的謀劃,所以從一開始就下旨給三邊禁止一兵一卒南下,打算用這種方式困鎖住燕國的騎兵集團。

      但到頭來,從頭打到尾的,只有李富勝這半鎮兵馬加上李豹的半鎮兵馬,加起來,可能也就六萬騎的樣子。

      而鎮北侯和靖南侯所率領的二十萬鐵騎主力,

      卻,

      消失了……”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