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54章 轉折

  • 魔臨 - 第54章 轉折字體大小: A+
     

        其實,自出宮的路上,瞎子的精神力探測就一直開著,雖然這種方式消耗很大,但這會兒可是在敵國的都城,是節省的時候么?

      事實證明,謹慎一些,總是沒錯的。

      當兩側民居圍墻上探出刺客的身形時,瞎子北馬上就做出了反應,速度之快,甚至還超出了那些刺客。

      “主上,上去!”

      瞎子話音剛落,鄭凡就感覺身下有一股力道在托舉著自己,自己也馬上會意,借勢跳起后雙手抓著馬車上端,雙腳也提了上去。

      這個動作,有點類似于后世玩兒高低杠。

      瞎子也隨之一樣,用自身的意念力托舉著自己貼上了馬車上壁。

      “我呢?”阿銘問道。

      “上面沒地兒了,我也托不了三個人。”

      馬車上壁也就那么大的一塊地方,兩個男性貼上去確實不剩多少空間了,瞎子的意念力也并不是千斤頂,現在頂著自己和主上兩個人已經很吃力了。

      但,說實話吧,擠一擠,空間,還是有的;榨一榨,再托個阿銘也沒什么問題。

      只是,

      誰叫你射不死呢?

      阿銘“呵”了一聲,身形向前,沒有下馬車,而是選擇將自己的身形貼在了馬車前端一角。

      雖然瞎子沒說,但從瞎子的反應已經可以猜出來刺客用的是什么兵器,這會兒沖出馬車反而會被當作活靶子。

      “嗖!嗖!嗖!!!!!!”

      一時間,弩箭疾射而入,一根根弩箭射穿了馬車,鄭凡只覺得自己身下有好多道氣流穿梭了過去。

      但因為外面的刺客也沒料到馬車內的人居然會提前做反應,將自己貼在了馬車上面,所以兩側的人在射箭時,都是下意識地壓低了高度,還是按照以往思維去思考正常人坐馬車時會是什么樣的一個位置。

      密集的箭矢之后,馬車外又傳來了廝殺聲,是護衛著馬車的銀甲衛和刺客拼殺了起來。

      只是,這些刺客身上一個個都釋放著光芒,意味著全都是入品的高手,有心算無心且銀甲衛又在第一輪箭矢中死傷過半的前提下,根本就不是這群如狼似虎的刺客的對手。

      鄭凡和瞎子也從馬車壁上下來了,

      二人一起看向阿銘,

      阿銘已經很茍了,但其左臂位置和右腿位置,也依舊有兩根弩箭射了進去。

      阿銘一邊搖頭一邊拔箭,

      心里感慨著吸血鬼是真的沒人權。

      就在這時,

      一個刺客掀開了馬車簾子探進了腦袋,在他們的認知中,馬車內的人肯定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眼下自己不過是來確認一下罷了,外加時間緊迫,所以并沒有絲毫的試探。

      剛剛將身上箭矢拔出來的工具人阿銘,

      順手直接將箭矢刺入對方的眼睛,

      “噗!”

      刺客發出了一聲慘叫,本能地向后退,卻被阿銘迅速跟進,雙手抓住對方的肩膀,又將其拉入了馬車內,隨即毫不猶豫地將自己的獠牙刺入對方的脖頸之中。

      緊接著,就是“咕嘟咕嘟”的聲響,這個刺客的身軀開始像漏氣的氣球一樣快速地干癟下去。

      對于阿銘來說,以往喝血是屬于生活中優雅的點綴,此時則是戰斗時快速自身補充。

      “主上,用魔丸!”

      瞎子在開黑頻道喊道。

      外面的刺客在察覺馬車的異常后,已經再度舉起了弩箭。

      這幫刺客顯然訓練極為有素,哪怕是先前沖殺下來時,也在兩側留有射手。

      鄭凡沒有絲毫猶豫,眼下的異變已經切實干系到了自己的生死,所以拳頭猛地砸向自己的胸口魔丸所在的位置。

      “嗡!”

      寒意,刺骨的寒意開始從魔丸體內釋放而出,頃刻間充斥鄭凡全身。

      災厄、詛咒、夢魘,種種負面屬性開始加持。

      鄭凡的瞳孔,開始被一層血色所浸染。

      “砰!”

      鄭凡雙腳一蹬,整個人直接向前竄出,站在馬車車頭前的兩個刺客只看到一道身影迎面而來,剛準備提刀的他們還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就已經飛了起來。

      鄭守備的雙臂已然伸展開去,宛若兩把鋼棍直接砸在了兩個刺客的脖頸位置,其勢能更是帶著倆刺客倒飛出去七八米。

      而這時,兩側的弩手馬上做出反應,對著落地的鄭凡扣動了扳機。

      “噗!噗!噗!噗!”

      身邊被自己壓在地上的兩個刺客被鄭凡雙臂舉了起來,兩側的弩箭全都射在了這兩個刺客身上。

      “呼……這應該是在主上晉升八品后,魔丸第一次出手吧?”阿銘說道。

      “親兒子,總是不一樣的。”

      魔丸,原本就是諸多魔王里,最被忌憚的一個,換句話來說,也相當于是七個魔王里,實力最強的一個。

      有如此表現,雖然讓人咂舌,卻不至于如何吃驚。

      “左邊還是右邊?”

      “右邊。”

      阿銘先一步下了馬車,直接向右沖去,瞎子緊隨其后,右側的兩個刺客正好回身殺了過來。

      瞎子掌心之中出現了兩根針,阿銘則直接沖撞到了兩個刺客身前。

      “噗!”

      “噗!”

      兩個刺客反應迅速,直接橫刀切了過去,兩把刀都嵌入了阿銘的體內,但阿銘的雙手卻直接按住了自己體內的刀口,讓對方不得抽出。

      “嗡!嗡!”

      瞎子的兩根銀針在下一刻刺入了兩個刺客的太陽穴,兩個人栽倒在了地上。

      “嗖!嗖!”

      兩根箭矢射了過來,阿銘迅速后退,擋在了瞎子身前,兩根箭矢都射中了阿銘的胸口。

      瞎子雙手拳頭攥緊,

      剎那間,

      一股力量直接撞在了阿銘身上,阿銘也順勢腳尖一點,整個人如同放風箏一般“飛”向了對面墻頭,也就是那兩個弩手的上方。

      在下落時,阿銘雙手順勢抽出還卡在自己體內的兩把刀,一起砍下。

      兩個弩手帶著難以置信的震驚被阿銘砍翻摔了下去,身體一陣抽搐后,很快就不動了。

      阿銘又爬出了圍墻,來到了街面上,而在馬車另一側的位置,五具刺客的尸體已經被整齊地放在了那里。

      鄭凡歪著腦袋,看著瞎子和阿銘。

      刺客,已然全被清理干凈了,其實,這些刺客各個都身手不俗,但在小規模的遭遇戰廝殺中,魔王們的實力和特性的優勢,反而能夠最大程度地發揮出來。

      一如先前在冰河邊被射死的袁振興,可能單挑的話,燕軍里是他對手的人,真的不多,但在圍攻之下,他也只能很憋屈地死去。

      好在,刺客的人數,不算多。

      “人殺沒了,快點回去,別透支主上太多。”瞎子提醒道。

      鄭凡咧嘴,笑了兩下,眼神里,帶著一種壓抑至極的陰狠,但在下一刻,他身體往后一倒,坐在了地上。

      “咳咳咳…………咳咳咳…………”

      鄭凡開始劇烈咳嗽起來,這種感覺像是在冬天剛跑完了一個長跑,肺部有著些許撕裂的痛,喉嚨也發甜。

      “沒事了?”

      環視四周,看著地上刺客的尸體,鄭凡問道。

      “沒事了,主上。”阿銘一邊繼續拔箭一邊說道。

      就在這時,街道前側和尾側都傳來了密集的腳步聲,一隊隊乾兵在此時已然趕至。

      前方隊伍為首者,赫然是祖東成的弟弟,祖東令。

      “到底怎么回事兒!”祖東令吼道。

      鄭凡在瞎子的攙扶下勉強站了起來,看著前方的祖東令,不客氣地喊道:

      “這應該是我們來問你們乾國,這到底是何意!要想殺就直接殺,何必這般藏頭露尾用這種方式!”

      其實,鄭凡心里也清楚,這些刺客肯定不是乾國人派出的,他們沒有理由這么做,自己又不是李富勝,殺了其實沒什么意義,還會迫使城外的鎮北軍兌現承諾,明日開始大肆屠戮平民來報復。

      但心里明白是明白,也不耽擱先把屎盆子扣上去。

      “呵呵,真要殺你,你以為你現在還能活著和本我講話么!”祖東令反駁道。

      鄭凡用陰沉的目光盯著祖東令,道:

      “送我等出城!”

      “不成,事情還沒調查清楚!”

      祖東令本想說誰知道是不是你們燕人在自導自演,但一看這仨燕人都還好端端地活著,就沒問出這種問題。

      人不死,還怎么潑臟水栽贓?

      “天快亮了,天亮之前,我不回營,明日十萬乾國百姓將因將軍你的決定而橫死!”

      祖東令的臉,不由自主地僵硬了一下,顯然是在克制著自己的憤怒。

      在乾國的土地上,用乾國人的命來威脅乾國的軍隊,這真是……奇恥大辱!

      “護送燕使出城!”祖東令下達了命令。

      鄭凡三人開始往前走,在經過祖東令身邊時,祖東令沉聲道:

      “燕使,我期待日后和你在戰場相見的那一天。”

      鄭凡笑了笑,道:

      “別介,日后什么日后啊,也別改天了,就今兒個,你現在開城門,咱直接真刀真槍地練練,背地里放狠話,可不是大老爺們兒做的事兒。”

      祖東令原本憤怒的表情里,忽然出現了一抹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他直接喊道:

      “爾等都看見了,燕狗欺人太甚,辱我大乾男兒沒種!

      眾將士聽令,將燕狗給本將就地斬殺!”

      “…………”鄭凡。

      ————

      今兒個狀態是真不好,我需要調整一下,在電腦前枯坐很久,卻一直找不到碼字的感覺,很痛苦。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