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44章 投降

  • 魔臨 - 第44章 投降字體大小: A+
     

        翌日正午,陽光明媚,只是,此時再和煦的暖陽也無法照拂滁州城內諸多百姓的那顆惶惶不安的心。

      人,是一種適應能力很強的存在,這種適應能力不僅僅是自然環境,還有很多很多其他方面。

      昨日王師的頭顱和戰旗,打散掉了城內乾人的精氣神,只是,正當大家準備埋下頭,準備接受這種身份轉變時,

      城內的燕軍,

      居然出城了。

      而且,出得極為徹底。

      這讓城內百姓權貴的內心極為復雜,這幾天了,連續換姿勢,大家有些受不了啊。

      溫蘇桐和劉四成站在城樓上,看著下方排著整齊隊列不斷出城的燕軍。

      溫蘇桐還好一些,老人到底是見過太多風浪,此時,官袍在身,卻流露出一種趁著冬日暖陽出門散心的閑適。

      劉四成的臉色,則顯得稍許陰沉。

      有些人,只能成為棋盤上的棋子,他們不知道棋盤外的天空到底有多大,只是踏踏實實地做著自己的本分事。

      該他殺的人,他殺;

      該他跪的人,他跪。

      劉四成就是這樣子的人,前幾日種種意氣風發,伴隨著燕人的離開,盡皆雨打風吹去。

      “溫大人,您早就知道燕人會走,是么?”

      溫蘇桐點點頭。

      “那么,下官斗膽問一聲溫大人,我們,該怎么辦?”

      侵略者走了,偽軍自然會慌神,正是因為知道自己個兒到底是個什么成色,才會當這種二狗子。

      “看著辦唄。”溫蘇桐依舊淡定自如。

      “下官,下官,下官心里………”

      溫蘇桐笑了笑,道:

      “報仇的感覺,如何?”

      劉四成的哥哥,曾因為得罪了滁州城內的一位權貴而被革職發配,病死在了發配的路上。

      如今,那家權貴,已然在前兩日在劉四成的屠刀下被滅門。

      劉四成臉上的擔憂之色稍稍散去,

      道:

      “暢快。”

      “暢快就完事了。”

      “這………”

      溫蘇桐伸手,拍了拍劉四成的肩膀,語重心長道:

      “既然已經做出了抉擇,就別再猶猶豫豫的了,最壞的結果,就是王師以后再打進來,你劉將軍被滅滿門時,還有我溫家陪著你劉家一起上路。

      怎么算,你也不是很虧,是不?”

      “是這個理,哦不,不是,不是,下官不是這個意思,不是………”

      溫蘇桐不在意地揮揮手,

      道:

      “接下來的日子,還請劉將軍把事情做好吧,把手下兵馬補起來,哪怕是濫竽充數的,也都加進去,堂堂滁州城,怎么著也得弄個上萬守卒才配得上這么高聳的城墻吧?”

      “下官明白。”

      “雖說,勸你要相信燕人,這話說起來,連老夫都覺得有些怪怪的,但現在的我們,已經沒有資格再去矯情什么了。

      這座城,我們已經殺了太多人,也已經得罪了太多人,就算是受我們恩惠的人,現在笑嘻嘻地一臉阿諛奉承,但等日后風聲一旦不對,他們會第一個在咱們背后捅刀子,我們死得越慘,他們今日的懦弱,就會被洗刷得越干凈。

      唉,說來是不是好笑,明明滿城皆貪生怕死的豬狗,之前一聲不吠,但真到時候了,反而會咬人最狠。”

      說著,

      溫蘇桐微微抬起頭,讓自己這具站了許久的老胳膊老腿兒稍微伸展了一下,感慨道:

      “不過,我們是豬狗不如。”

      ………

      大軍出城。

      這一次,行軍的速度沒有當初連續穿越乾國三邊防線時那般夸張,可以說是相當悠著了。

      一來,以后的仗還有的是,沒必要給自己整疲乏了。

      二來,也方便等等乾國三邊的大軍,給他們留一下追擊的空間。

      瞎子昨晚當新郎了沒有,鄭凡不清楚,其他魔王也不清楚。

      很不公平的是,瞎子可以“偷窺”其他所有人,其他人則沒辦法去偷窺他。

      哪怕你想晚上偷偷潛到帳篷那邊去,也無法躲過瞎子的探查。

      不過,男人嘛,走在一起時,開開葷段子,這是難免的事情。

      薛三騎著馬和鄭凡并行,小聲道:

      “主上,依照屬下的經驗來看,昨晚瞎子肯定什么都沒干,那小娘子今兒早上走路還正常得很哩。”

      鄭凡笑道:

      “說不得瞎子是牙簽,你是狼牙棒。”

      “咦,嘿嘿嘿!”

      薛三笑得像個一米出頭的傻子,

      只覺得主上這話說得是真特娘的好聽!

      大軍離滁州城漸遠后,一道來自李富勝的軍令下來,命鄭凡所部前去監視青山縣的乾軍。

      打下滁州城,讓全軍得到了非常富余的補給,但燕軍可不會無聊到南下每個城池都攻下來,也因此,大軍行進過程中,也會放任一些乾國城池存在。

      但為了保證大軍行進途中不被打擾,所以會單獨派遣一支人馬去盯著那座城的動向,一是警告城內乾軍別亂動,二則是為大軍打掩護。

      燕人基本都是騎兵,所以可以這般任性囂張,明明是個強盜行走在主人家里,卻還能大張旗鼓地警告主人家別瞎動。

      這個活計,一直是各部輪著來,也是根據城池守卒數目多少分配監控的人馬。

      這一次,輪到了鄭凡部。

      接了軍令后,鄭凡就率麾下兩千五百騎直接脫離了大軍隊伍,向西側奔馳了三十里,來到了青山城外圍。

      在昨日的那場戰爭中,青山城差點成為一個決定性的點,因為在發覺不好后,祖東成曾下令麾下兵馬向青山城去靠攏。

      說實話,一旦這支兵馬進了青山城,哪怕青山城的城墻并不是很高,城防設施也不是很完善,但李富勝再瘋狂也不可能真的下令手下鎮北軍士卒去攻城的。

      當翠柳堡騎兵身影出現在青山城守軍視野之中后,城內,一時間鑼鼓聲大作,可以看見越來多的人跑到了城墻上,整座青山縣城,如臨大敵!

      而大敵的首領,

      鄭守備,

      則已經坐下來,手里拿著一塊桃酥,一邊吃著一邊喝著水。

      在鄭凡身邊,坐著瞎子和四娘。

      軍令只是負責監視這座城,以防止這座城的守軍會派出什么小股部隊搞什么襲擾,可不是讓自己攻城,所以鄭守備現在的心情很放松。

      “昨日乾軍一敗,青山城應該早就收到消息了。”瞎子說道。

      “這是自然。”鄭凡拍了拍手,四娘很貼心地將水囊朝下讓自家主上洗手。

      青山城和戰場距離那么近,且打贏之后,燕軍又回撤滁州城休整了,青山縣里的官員和守兵再傻都不可能傻到連出城查看情況的人都不派的。

      數萬人廝殺過的痕跡,尸橫遍野的平原,怎么著都不可能瞞得住,再說了,昨日那一戰中,雖然乾軍大部分被殲滅了,但還是有少部分運氣不錯的逃出去了,這青山城內,肯定也有逃兵過去了。

      “其實,以主上所立下的功勞,早就該升任參將了才是。”瞎子說道。

      “急什么,關鍵是靖南侯,有點故意壓我的意思。”

      要當參將,當初直接投鎮北侯就有了。

      不過,靖南侯的這種打壓,鄭凡心里倒是沒什么不滿的,因為他能看出來田無鏡對自己的提拔之意,是希望自己能厚積薄發吧。

      “主上自己能想得開,那是最好,屬下覺得,靖南侯的意思,是想在日后給主上安排一個可以獨當一面的差事,至少也是一方縣城里可以說一不二的將主。

      所以,咱們還是得多掙一些軍功,這關系到日后咱們可以被分配的位置。

      若是能直接分配到滁州城,那就最舒服不過了。”

      若是大燕戰事順利,

      乾國要么直接被滅,要么被打成了南朝,

      只要能夠將乾國三邊的大軍調出來吃掉,

      乾國的整個北部,都將淪為燕國的勢力范圍,那些沒被拔掉的城池只能淪為孤城,孤城,其實很好打的。

      在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內,一個將領領麾下部曲鎮守一座城鎮守一方,應該是可以預想的事,也就是所謂的軍管。

      這種局面,一直得持續到大燕將新占領疆土消化后,才會將治理權從將領手中收歸朝廷。

      古往今來,王朝更替之際,莫不如是。

      鄭守備對此倒是很看得開,笑道:

      “立功倒是不難,雖然我沒什么頭緒,但不知怎么的,上輩子可能是太背了一些,這輩子運氣是真的好,功勞就像是搶著往我懷里鉆一樣。”

      “呵呵呵。”瞎子和四娘都笑了。

      “別笑,我是認真的。”

      “屬下是為主上高興,主上洪福齊天,氣運加持。”瞎子送上了一句馬屁。

      就在這時,

      一隊騎兵從陣列之中沖向了青山縣的城墻,這是梁程率領的數百騎,并非是想要攻城,只是閑著無聊下去跑跑馬,順帶給對面施加點兒壓力。

      城墻上也做出了反應,早早地就放出了箭矢。

      梁程沒有太靠近城墻,在城墻守卒的射成范圍外就率軍折返了。

      等回來后,梁程下馬,主動地走到鄭凡跟前來,道:

      “城墻上守軍還真不少,甲胄也有些不一樣,估摸著這座城昨日里吸納了不少逃兵,而且還發動了城內的百姓幫忙守城了。”

      “嗯。”

      鄭凡對此沒什么驚訝的,這以后,想要再靠沖門的方式奪城那就有點過于想當然了,一如自己前后兩次攻打綿州城所遇到的不同情況一樣。

      乾人的軍備廢弛是廢弛,但乾人并不全都是弱智。

      吃過東西后,鄭凡盤膝而坐,開始運轉自己的氣血。

      他的實力,已經卡在八品上有一段時間了,但對于如何繼續提升,真的沒什么頭緒。

      當然了,沒頭緒也是正常,畢竟鄭守備的實力提升速度,已經很是驚人了。

      沒人會去打擾此時的主上,畢竟主上不光是為自己在練功,而是為所有魔王在練功。

      瞎子去了遠一點的地方坐下來開始翻閱從滁州城里弄來的卷宗,里面記載著不少乾國朝堂的事情。

      一個士兵蹲在瞎子旁邊,時不時地將熱水遞送過去。

      樊力和薛三在一起,倆人開始在四周游逛,找那種小洞,看看能不能挖出冬眠的蛇。

      阿銘和梁程坐在一起,

      水囊,阿銘喝一口,就遞給梁程喝一口。

      兩人誰都沒說話,只是任憑冬日的寒風吹拂著額前的劉海。

      翠柳堡騎兵,一半在休息,一半則開始在城墻下的安全距離內自由策馬活動,每隔一段時間,就換班一次。

      青山縣城里,在一開始的驚慌之后,也陷入了安靜。

      時間慢慢地走過去,

      薛三和樊力還真抓來了一條蛇,正在生火做燒烤。

      鄭凡則在此時睜開了眼,體內的氣血一直都沒有再發生什么變化。

      “主上,不用著急的,修煉這種事,得慢慢來。”先前坐得遠遠的四娘見鄭凡睜開了眼就起身走了過來。

      “我對這個不是很在意。”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而且,在這個世界上,固然有所謂強者的說法,但兵多將廣,也是能夠抵消掉自身實力的缺陷。

      “對了,四娘,下次你易容后,稍微易容得粗魯一點。”

      四娘聽了這話,先是愣了一下,隨即明白過來。

      行軍時,她都是易容的,雖說易容成了男子模樣,但未免過于清秀,外加主上知道自己的身份,也和自己有“肌膚之親”,所以在看著自己易容后的這張清秀的男性臉時……

      主上這是怕自己會出岔子,所以在防微杜漸。

      “奴家曉得了。”

      “主上,烤蛇皮吃不?”

      薛三拿著烤蛇走了過來。

      鄭凡揮揮手,道:“你們自己吃吧。”

      “好的,主上。”

      鄭凡抬頭看了看天色,道:

      “時候差不多了。”

      鄭凡伸手指了指那邊還在“二人坐”的梁程,

      “喂!”

      梁程聽到呼喊,看向這里。

      鄭凡手舉著轉了個圈,梁程會意,開始下令兵馬集結準備離開。

      大部隊這會兒應該已經走遠了,青山縣城看不看,也沒什么意義了,大家收拾東西追上大部隊繼續南下才是要緊事。

      瞎子此時也走了過來,開口道:

      “主上,屬下發現,似乎南下的燕軍,比我們想象的,要少不少。”

      跳過乾國北方三郡后,一路南下,最直接也是最近的路線,就是過滁郡、北河郡、西山郡然后直入上京所在的汴洲郡。

      若真是二十五萬大軍南下的話,這條路,不可能這般寬松,至少,其他鎮的哨騎應該會絡繹不絕才是。

      但從滁州城往南這么一大段路,似乎就只有李富勝這一鎮。

      “這不是和你猜測得很相似么?”鄭凡反問道。

      “主上說笑了,是一切都在主上的掌控之中。”

      “別給我臉上貼金了。”鄭凡搖搖頭。

      其實,最高層的軍事計劃,一直都沒有完全透露出來過,哪怕是現在,依舊有很多細節沒有被公布。

      比如,到底哪幾支兵馬多少人去殺到上京城下,比如到底選擇哪里打乾國三邊回援大軍的伏擊戰。

      不過,上面人哪怕不說,也會有蛛絲馬跡可以看出來。

      從滁州城往南開始,很顯然,燕軍南下規模在縮水中。

      這意味著,燕軍主力,應該都停留在滁郡地界了。

      瞎子在滁州城布置了這么多,甚至不惜將自己給“賣”了,娶了溫家的女子。

      要是過陣子等乾國援軍回來了,打下了滁州城,砍了溫家上下,那瞎子豈不是一番布置全都白費了?

      “主上,部隊收整好了。”梁程過來匯報道。

      翠柳堡騎兵像是做了一次冬日野外團建,這會兒終于集合準備離開了。

      鄭凡翻身上馬,長舒一口氣。

      瞎子騎馬在鄭凡身側。

      “那個小娘子會騎馬?”鄭凡開口問道。

      “會的。”瞎子回答道。

      “那也不可能騎太久。”

      “磨出老繭也就好了。”

      “她可是你媳婦兒。”鄭凡提醒道。

      要是四娘的大腿因為長時間騎馬而磨出老繭,鄭凡肯定會很疼的。

      好在,四娘身上有功夫,也會保養自己,所以不用擔心會出現這種問題,但月馨不同,就算他會騎馬,但這種大家閨秀哪里來的機會去長時間策馬奔騰?

      “現在是在打仗,屬下知道輕重的。”

      “哦,我懂了,你是怕自己動了感情,是么?”鄭凡笑道。

      “漂亮女人,男人都是想睡的,聰明女人,男人也都是喜歡的。”

      瞎子沒有絲毫地掩飾,繼續道:

      “她很漂亮,也很聰明。”

      “算了,你的事,我不去操心,反正你自己肯定能處理好。”說著,鄭凡伸手指了指前方的青山縣城,道:

      “瞎子,滁州城,咱們是不奢望了,估計至少得一鎮總兵才有資格去鎮守,不過這青山縣城也挺不錯的,依山傍水的,風景好不說,還是乾國南北交通要道,要是以后咱們能在這里立下來,倒是個適合發展的地方。”

      梁程開口道:

      “青山藏臥龍,地如其名,正是適合起家的地方。”

      鄭凡有些意外道:

      “阿程,你會看風水?”

      旁邊的阿銘開口調侃道:

      “他被埋多了唄。”

      眾人當即笑了起來,鄭凡揚起馬鞭,道:

      “臥龍咱是不敢想了,我也不覺得自己有這種命格,再說了………”

      “吱呀…………”

      這時,

      青山縣城的城門被打開了。

      城門之前應該是被用東西堵住的,所以不可能是意外打開,肯定是里面的人先清理了堵塞物才將門打開的。

      城門內,出來三騎,為首一人身穿文官官袍,被捆成了個粽子。

      梁程當即派人上前查看,少頃,那名騎兵回來對梁程耳語了一番,梁程聽了后,面色有些怪異,不過還是打馬回到鄭凡跟前,

      拱手道:

      “主上,城內守軍將縣令綁了向我們開城投降!”

      “………”鄭凡。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