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35章 密謀

  • 魔臨 - 第35章 密謀字體大小: A+
     
        >>鄭凡開口道:

        “這天兒,真是越來越冷了啊。”

        王妃則開口道:

        “請將軍入屋暖和一下。”

        “那就,多謝王妃了。”

        “將軍客氣了。”

        王妃走在前面,鄭凡跟在后面,二人走出了亭子,向后院走去。

        亭子外,世子殿下看著自己的母妃和鄭凡向后院走去,整個人在發抖,指甲已然嵌入到了肉里。

        隨后,他的目光忽然又落在了那幾個丫鬟和太監身上。

        這幾個丫鬟和太監眼里也流露出驚愕之色。

        瞎子北則在此時開口道:

        “他們中有銀甲衛,格殺!”

        瞬間,數十名甲士馬上拔出自己的兵刃對著這些個太監和丫鬟砍去。

        轉瞬間,幾個丫鬟和太監全都被砍死。

        世子殿下長舒一口氣。

        瞎子則走到世子殿下身旁,開口道:

        “殿下,就算你不相信我家將軍,也應該相信王妃。”

        “這………”

        世子殿下咬了咬嘴唇,道:

        “我,我沒有……”

        “我家將軍應該是有更為機要的事情需要和王妃談,又或者說,是王妃有極為機要的事情需要和我家將軍談。

        他們會談什么,我覺得,殿下您應該心里有數才是。”

        世子殿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呼吸開始加重了起來。

        “殿下,今夜,滁州城里的一切事宜,都是我家將軍在負責,我家將軍極受大燕鎮北侯、靖南侯以及陛下的賞識。

        雖說官位現在不高,但前途,已然是不可限量。”

        “我,我……”

        “殿下,您需要再成熟一點,不要太容易讓人看穿你的心思。”

        “多謝,多謝這位將軍教誨,元年受教。”

        “殿下抬舉了,哦,對了,這些甲士也都是我家將軍的私兵,他們不會對外亂傳一個字,這一點,殿下大可放心。”

        “那就好,那就好。”

        瞎子北重新站定,不再言語。

        身邊的這位小朋友段位太低,雖然倒是懂得一點人忍辱負重的道理,但到底是藩王的兒子,和那種從小需要生活在深宮內的皇子們有著太大的差距。

        不過,似乎這樣的人,才更容易被扶持上位。

        嘖嘖,

        鐘文道的女兒,鐘文道的外孫,

        呵呵,

        這事兒,

        有意思了。

        ………

        王妃親自推開門,進了房間,房間內,炭盆已經在燒著了,里面沒有一個侍奉的下人。

        鄭凡走到椅子邊,坐了下來。

        王妃則主動跪伏在了鄭凡的雙腿之間。

        緊接著,

        王妃親自托起鄭凡的一只靴子,幫鄭凡將靴子脫下,緊接著,又以一種很輕柔的動作,脫下了另一只。

        隨后,王妃很是熟練地將鄭凡的靴子放在了炭盆旁。

        這一切的動作,都很自然,鄭凡很自然地坐著,王妃也很自然地做著。

        “將軍,乏累了么?”

        說著,王妃開始幫鄭凡捶腿。

        鄭凡享受著這種服務,

        稍微彎下腰,

        將自己的臉湊到王妃的面前,

        炭盆的火焰將王妃的臉映照得有些泛紅。

        “我很好奇,做買賣的人,都喜歡算計個投入和收益,你這般做,值得么?”

        “將軍說笑了,將軍的名字,妾身是聽說過的,包括將軍在燕京廢掉一位皇子的事,妾身也是聽說過的。”

        鄭凡聞言,后背又靠回了椅子上,微微閉上眼,

        道:

        “不得不說,你的提議,確實很能讓人動心,只是,我依舊覺得這般做,并不是非常地有必要。”

        王妃則開口問道:

        “為何?”

        “原因有三,一,你福王府到底能不能立起來。”

        古今藩王,除了皇帝主家絕嗣,類似嘉靖皇帝繼承正德皇帝大位那般去繼承皇位的方式。

        其余的,只能通過造反了,然而,福王府作為一個藩王府,以前日子過得太過謹小慎微,不說有沒有蓄養私兵或者結交文武了,估摸著,就是連這滁州城內,也不具備多少真正的威望。更新最快 電腦端::/

        “將軍,您應該清楚,福王府,只是占了一個趙家的名分,真正所寄托的,還是在家父,在西軍將門身上。”

        西軍,是乾國最能打的一個軍事藩鎮集團,而鐘文道,則是西軍諸多將門的領袖。

        “問題就在這里了,鐘家在很早以前,就已經是西軍領袖了,你卻依舊能夠被許配給藩王,這意味著,你應該不是鐘家的嫡女。”

        “將軍說的是,妾身確實是庶出。”

        在這個年代,庶出和嫡出的區別,是非常之大的。

        “所以,你認為你的父親,那位鐘相公,會為了你一個庶女,會為了一個庶女所出的外孫,去拼了自己近乎一生忠君愛國的清名不要,轉頭我大燕么?”

        “不試試看,又如何能知道呢?”王妃的手開始越來越向內。

        但卻被鄭凡伸手擋住了,

        得益于每天陪四娘做針線活的緣故,

        在這方面的抵抗力上,鄭凡還是不錯的,尤其是在這個時候,可不是精蟲上腦的恰當時機。

        “這不是試試看的問題,而是你我都清楚,就算立世子殿下為帝,也僅僅是起一個分化分裂乾國的作用,到最后,世子殿下還是會退位的,最后,至多封個侯爺。

        哦,你應該知道,按照我大燕之制,侯爺已然是異姓王頂尖,就算我大燕陛下特開恩旨,最后給了一個王爵。

        但一個有名無實地空頭王爺罷了,鐘相公,他圖什么?

        若是他真的在乎這個,我家陛下直接賜封鐘相公為平西王不是更方便?”

        “此舉,可以引起朝廷對家父對西軍的猜忌。”

        “確實可能會起到這個效果,是能夠在君臣之間扎入一根刺,但我已經發現,乾國朝堂上的那些相公們,并不都是蠢蛋。

        尤其眼下還是國戰關頭,一旦此舉做出,不管相公們心里如何去想,不管乾皇心里如何去認為,但在明面上,他們反而會加倍地賜封鐘家,同時,給予鐘家更多的權力以及明面上的信任。

        這么一算,對我大燕而言,反而是虧了。”

        王妃手中的動作,停住了。

        鄭凡則繼續道:

        “第三個理由,并非我這個你們眼中的燕蠻子狂妄自大;

        我雖承認西軍確實是一支能戰之師,

        但我并不認為,西軍真的能擋得住我大燕鐵騎。

        既然能靠刀子解決,又為何要去脫褲子放屁呢?”

        王妃的臉上,露出了一抹黯然失色。

        這是一個聰明的女人,但她的局限性,依舊很大。

        鄭凡閉上了眼,手指輕輕地敲擊著自己的大腿,他在給王妃思索的時間。

        他之所以選擇和王妃來到這屋內,之所以會坐在這里說這么多的話,自然不是要找理由去拒絕這位王妃,

        而是,

        鄭凡的心里,其實有著他的盤算。

        少頃,

        王妃抬起頭,

        看著鄭凡,

        淚眼婆娑,讓人心疼的可人模樣,

        道:

        “請將軍教我。”

        鄭凡睜開了眼,看到這女人此時的神情,心里還真是有些憐惜。

        但感情是感性,生意是生意。

        鄭凡開口道:

        “讓我大燕冊立世子殿下為乾皇,幫其上位,至少,在目前來看,還不到火候,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不管是這次親自領兵的兩位侯爺還是遠在燕京的我家陛下,都不會在此時去做這種事。

        我燕人,更信奉的,還是手中的馬刀,而不是這些虛頭巴腦地彎彎繞繞。

        你所想的事,只有在我大燕這次攻勢受挫之后才有可能發生。

        但問題又來了,若是我大燕攻勢受挫,沒有我大燕鐵騎的庇護,世子殿下就算登基了,他能守得住這還沒焐熱的龍椅么?”

        王妃貝齒緊咬著自己的嘴唇,近乎滴血。

        鄭凡伸手,抓起一縷王妃的頭發,在指尖輕輕地轉著圈兒。

        王妃看著鄭凡,表情哀婉。

        她現在,很恨。

        而鄭凡,和七位性格詭異的魔王待在一起的時間久了后,很善于觀察這種細節。

        他從她的眼里,看出了恨。

        他殺了她的丈夫,

        而她卻又不得不在這個男人面前故意以媚悅人,

        然而,她所求的事,卻在他的言語之下,近乎完全地崩解。

        她恨他丈夫為何死得那般莫名其妙,

        她恨她丈夫為了不被朝廷猜忌早早地自斷臂膀,徹底蜷縮在王府之中,

        她恨她現在,除了自己這具還未衰老的身子,似乎沒有什么可以值得眼前這個男人多看一眼的籌碼。

        “你是個聰明的女人。”鄭凡開口道,“也是個很漂亮的女人。”

        王妃看著鄭凡,等著鄭凡繼續說下去。

        “另外,再告訴你一件事,最遲后日,我軍就將撤出滁州城。”

        這本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因為動身在即,就算王妃去泄密,也沒什么價值。

        說不得此時其他幾路燕國鐵騎,已經在以更快地速度向乾國腹地插入了。

        “最重要的是,你需要耐心。”

        鄭凡從椅子上站起來,繼續道:

        “你要和你的兒子,都好好地活著,只有活著,才能等到機會,才有資格去等,眼下,你兒子沒有登基的可能,但并不意味著以后會沒有可能。

        我相信,這一天,不會太久,只要你相信我。”

        鄭凡說的是“相信我”,而不是“相信大燕”。

        “將軍………”

        “我可以許諾你這個機會,等到合適的時候,你可以等我過來,我將你兒子,推上皇位去。”

        鄭凡笑了笑,

        “當然,你可以不信,因為我現在只是一個小小的守備,但你所需要做的,反正就是等著看看罷了,又不會有什么損失。

        今日一見,就當是你我二人為了以后的合作,先熟絡熟絡,預先做好一個鋪墊。

        當然,你也可以再找一個將軍,把你的心思說與他聽,但相信我,你是等不到你所想要的結果的,反而,你會失去我的耐心。

        我想,

        你丈夫之所以會死在我的人手里,

        或許,

        是你我之間緣分的體現吧。”

        “嘶………”

        外頭,瞎子北聽到這話時,一陣牙酸。

        聽聽,

        我殺了你丈夫,這證明你我有緣啊!

        這得多不要臉才能說出這種話。

        鄭凡的手,有些沒忍住,觸碰到了王妃那張細膩的臉龐。

        王妃沒有反抗,她其實,已經做好了準備。

        亂世之局,王妃的命,大部分時候其實比普通百姓之女還要凄慘。

        她們原本高貴的身份,反而會成為帝國貴族爭相交換玩樂的玩物。

        鄭凡深吸一口氣,又重重地吐了出去。

        終于,

        鄭守備還是控制住了自己,守住了自己的靈臺清明。

        “將軍,您剛剛說的那些話,可真不像是臣子該說的話。”

        “這話說得,像是王妃您剛剛說的話,像是一位乾國王妃該說的一樣。”

        “將軍,那妾身可就等著您了。或者,您可以先收一點,妾身的誠意?”

        “主上。”

        瞎子的聲音自鄭凡心中響起。

        “怎么了?”

        “這房間墻外,還有第三個人。”

        鄭凡的腳步,忽然停了下來。

        第三個人?

        “是的,主上,剛剛潛伏過來的。”

        “那你在干什么?”

        “屬下現在已經在她身后站著了。”

        “…………”鄭凡。

        鄭凡扭頭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王妃,皺了皺眉,開口道:

        “我不著急。”

        “妾身就這般入不得將軍的眼么?”

        “不,我說過,你真的很漂亮。”

        “那是妾身的身份,也讓將軍您一點都不動心么?”

        “有點兒。”

        “王妃的身份,不能引起將軍的興趣?”

        “比皇太后,還是要差不少。”

        “呵呵呵呵…………”

        王妃掩面而笑。

        鄭凡也笑了笑,在心里則是道:

        “確認沒危險?”

        “屬下在盯著她呢。”

        “他是誰?”

        “看著裝樣子,應該是王府的貴人,有可能是福王的小老婆。”

        “那我就出去啦?”

        “主上請放心,屬下來料理后續。”

        “好。”

        鄭凡對著身后的王妃擺擺手,

        推開門,

        走出了屋門。

        鄭凡走出來后,福王對鄭凡拱手,表情和姿態,看起來都有些別扭。

        或許,實在是因為鄭凡現在的“身份”,對于這位年輕人而言,委實有些過于復雜了。

        “世子殿下,還請好好保重身體。”

        “將軍也是。”

        鄭凡笑笑,從世子殿下身邊走了過去,身邊的甲士則開始收隊,護衛著鄭凡離開了王府。

        離開王府后,鄭凡在街面上繼續游蕩著。

        沒多久,鄭凡看見瞎子從一側巷弄的陰影中走了出來。

        “解決了?”鄭凡問道。

        瞎子點點頭。

        “那女的,是誰?”

        “是世子妃。”

        “呵呵,這乾國皇帝還真是喜歡給下面人發老婆啊,哈哈哈。”

        鄭凡頓了頓,

        又問道:

        “人呢?”

        “死了。”

        “怎么死的?”

        “沉塘。”

        “你就不能選擇稍微溫柔一點的方式?”

        “不是屬下動的手。”

        “嗯?”

        “主上您走后,王妃就將世子叫了過去,是王妃讓世子,將他的世子妃,給溺死在了后院的池塘里。”

        “唔,還真是個狠毒的女人,這樣看來,還是咱們四娘可愛。”

        瞎子吸了一口氣,腦海中浮現出四娘今晚用刑的場面,

        然后,

        很真誠地回應道:

        “那是自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