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5章 水

  • 魔臨 - 第5章 水字體大小: A+
     

      魔丸,舔成功了。

      這本來應該是極為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在之前的現實發生中卻又顯得那么的令人意外。

      院子里,六位魔王心里都有各自的想法,一是魔丸的變化已經明白無誤地告訴了他們,主上,已經入八品武者境了,按照以前的經驗,下面就該是他們一個接著一個地去獲得屬于自己的力量恢復了。

      二則是主上這一次回來后,明顯有著一種變化,這種變化,讓他們這六位魔王都有些猜不透。

      他們不知道主上到底在想什么,

      又或者,

      可能是他們以前,看似無論是在口頭上還是在行動上都將鄭凡當作了“主上”,但也壓根沒特別的往心里去吧。

      “吱呀………”

      頭發濕漉漉的鄭凡推開屋門走了出來,往前走沒多遠,就來到了這院子里。

      “主上,我幫你擦。”

      四娘馬上起身,找了毛巾幫鄭凡擦頭發。

      鄭凡沒拒絕,自己在四娘先前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四娘開口問道:“主上,要擦點綿羊油么?”

      哪怕銀浪郡是大燕的南疆了,但相較于整個東方,它依舊是地地道道的北地,乾國詩人做詩歌也總是習慣將乾國邊鎮三郡稱為苦寒之地,誰被外放到這里做官,都要先請酒吃飯,就當是提前給自己辦“喪事”了。

      冬天,皮膚容易龜裂,綿羊油還是荒漠蠻族拿來預防和治療皮膚龜裂的方法,主要成分是從綿羊油脂中提煉出來,再奢侈點,其中可以加入幾味荒漠上并不罕見的草藥。

      “好。”

      四娘取出綿羊油,先擠壓在手上,然后自己雙手打開,緊接著,雙手放在鄭凡的臉上開始幫他涂抹。

      雖然四娘的手常年做針線活,但她的手卻一點都不粗糙,這一點,鄭凡很有發言權。

      涂抹好了后,鄭凡笑了笑,

      道:

      “我覺得還是尿素霜或者大寶用得更習慣一些。”

      小時候,鄭凡記得家里用的是“尿素霜”,等之后,慢慢的開始用大寶。

      “這利潤薄,所以就沒做。”瞎子北回答道。

      “嗯。”鄭凡也只是說說。

      其余人也都坐了下來,四娘則站在鄭凡身后,伸手幫鄭凡按摩著太陽穴。

      瞎子北從鐵盒里掏出了煙,遞給了鄭凡,鄭凡接了過來。

      “主上,有些事,我們需要告訴您。”

      “說吧,都是自家人。”

      鄭凡顯得很平靜。

      但不知為什么,鄭凡的這種平靜,讓在場的六個魔王心里產生了一種不真切的感覺。

      你要說大家的關系,產生了什么裂紋,這是真沒有,大家的關系,還是好好的,但確實是有一層隔膜開始越來越深。

      要說雙方的猜忌和提防,在虎頭城里時才是最重,但現在的問題是,伴隨著主上的一步步成熟,外加這次京城一行起到了極大的催熟作用。

      使得鄭凡的個人意識開始逐漸覺醒。

      瞎子北空洞的眼眶里看似什么都看不見,但曾作為心理醫生的他,其實能很準確地捕捉到這種變化。

      究其原因,以前的主上,更像是個牌位,該拜拜,該跪跪,該敬也敬。

      但牌位終究是牌位,它的存在,只是一種思緒的寄托。

      現在,牌位成精了,要變成人了。

      可能,鄭凡不是本意要做什么,而是伴隨著他的成熟和對這個世界的融入,雙方之間的“主從”關系,開始慢慢地出現“糾正”。

      “主上,有一件事,我們也是才發現不久,那就是我們七個人實力的恢復,應該是和主上您的實力水平有很大的關系。”

      “哦?”

      鄭凡驚疑了一下,

      但似乎是因為先前頭發濕漉漉地出來吹了冷風,又許是被四娘現在按摩得很舒服,導致現在整個人的腦子有點暈乎乎的,也因此,這一聲“哦”以及隨之帶來的驚訝呈現,并不是很逼真。

      也懶得讓導演喊“咔”重來一次了,

      鄭凡默默地接著道:

      “這樣啊。”

      在場的魔王哪個不是人精?哪怕是樊力,雖然經常語出驚人,但畢竟和陳大俠那種憨憨還是有區別的。

      大家都清楚,主上的這個反應證明,主上其實早就猜到這一點了。

      也正是因為猜到這一點,所以這次在主上進階之后,他才會刻意地隱瞞這件事。

      “是的,主上的實力每提升一層,我們的實力,也就會跟著恢復一層,不過,這里面,似乎還有一個儀式環節,像是拿著申請單去有關部門蓋章。”

      “這是需要我的認可?”

      “是的,主上。”

      自始至終,都是瞎子北在代表其余五個人說話。

      “原來是這樣啊。”

      鄭凡點點頭,補充道:

      “我現在八品了。”

      瞎子北默然,在等著鄭凡繼續的話語。

      就連幫鄭凡按摩太陽穴的四娘,手指也微微一頓,但馬上又繼續以先前的力道按摩下去。

      鄭凡伸手,抓住了四娘的手,四娘也由他抓著自己的手。

      論懂男人心思,在場沒人能比得過四娘,先前的手指一頓,說是其心里忽然一緊張,鄭凡是不信的。

      只不過是想以自己女人的身份,來稍微讓場面上的氛圍,軟和一下。

      也不算是用心機吧,這只是一種習慣,甚至是一種本能了,就算是普通男女夫妻過日子,偶爾也是需要一些小技巧調劑調劑的。

      “大家不要這么嚴肅,我是雖然剛睡醒,但也不知怎么的,整個人卻比之前更懶散了一些。”

      “主上這是京城一行累到了。”

      回到家里,一休息,一放松,沒了先前精神上的緊迫感,身體就開始懈怠垮懶下來。

      “或許吧,咱們,都是自家人,真的,我不想我們之間的談話,是這種氛圍,還是熱鬧一點比較好。

      你們,大部分都曾救過我的命,沒你們,我也活不到今天。”

      “主上,說這話,才是真正的見外啊。”

      “不是,瞎子,你等我把話說完。”

      瞎子點點頭,手中的煙,遲遲沒有拿火折子去點。

      “以前,我一直把這個世界,把自己的死而復活,當作一場游戲的開端,我更多的,還是在用玩游戲的心態在面對這個世界的一切。

      其實,你們和我也差不多吧,我們和這個世界,都有些格格不入。

      這一次京城之行,靖南侯、鎮北侯外加燕皇,我都見了一遍,不怕大家笑話,在他們面前時,我挺慫的。”

      大家臉上都露出了笑意。

      “這個世界,真的挺精彩的,但也挺無奈的。游戲,我們已經按照步驟開場了這么久,手底下的兵,不管是否一條心,已經快兩千了吧?”

      四百出頭的蠻兵,今日來的一千二三百的左家和霍家族人,再算上紅巴子以及肖一波他們從虎頭城里帶來的一些手下。

      不足兩千,但也差不太多了。

      “你們以為我用這種口氣說這種話,是不是有一種想急流勇退回去做一個富家翁的意思?”

      六位魔王們不說話。

      “以后可能會有,但現在,還沒有,我就是有一點點迷茫,再好玩的游戲,一下子玩的時間長了,人,難免就會出現一些倦怠的情緒。

      但好在,這不是游戲,這是新的人生,看得見摸得著的人生,玩游戲時,你可以隨時選擇退出,關機;

      但人生,你沒辦法去控制進度條,你愿不愿意,你想不要,它都繼續推著你往前走。

      我嘗試過去開發點新的目標,以前想著,我想當魔王,想當皇帝,想建立一個自己的王朝,但我其實也沒那么大的政治抱負。

      尤其是,也沒什么不好意思對你們說的,在天成郡的田家,我是看著田無鏡下令滅自己滿門的。

      我當時就在想,如果要當大人物,得付出那么多,得做出那種決斷的話,這大人物,還有什么意思?

      咱們大燕的皇帝陛下,對待自己的兒子就像是這些兒子全是隔壁老王生的一樣。

      對于女人……”

      鄭凡抬頭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側的四娘,繼續道:

      “我現在也挺滿足的。”

      權力,你害怕了?

      女人,你滿足了?

      這人生,沒動力了?

      魔王們心里面心思在翻轉,但大家表面上,都是一副在很認真傾聽的模樣。

      不過,現在鄭凡的鋪墊,很像是二師兄在為“散伙回高老莊”做準備啊。

      “這個世界,對我,對你們,其實都有一點不好,那就是,它沒給我們一個具體的目標,在一定時間內不完成這個目標,我們就會死。

      雖然,如果有這個目標在的話,對于我們來說,會很殘酷,但你要真沒這個目標,咱們就很容易迷茫。

      我沒想著要散伙,你們當初給過我選擇的機會,是做一個富家翁還是去搞事情,我當時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后者。

      哪怕讓我再選擇一次,我還是會選擇后者,老天爺讓我和你們得以真正重生一次,總得活出一點風采來。

      聽到這里,你們是不是覺得我的話有點矛盾?唉,四娘,待會兒給我泡一杯沖劑吧,我可能真的有一點感冒了。”

      “好的,主上。”

      鄭凡拿出火折子,把瞎子北先前遞給自己的煙給點燃,吸了一口,又緩緩吐出煙圈,

      “人,都是矛盾的,我剛剛說了,我個人,不是很喜歡田無鏡的無情,雖然他這個人,確實很偉大。

      我也不喜歡咱們燕皇陛下的親情淡漠,雖然,他確實是個雄才大略的皇帝。

      但,你們知道么,那天在皇宮里,我領著靖南軍騎兵進宮,鐵蹄滾滾之下,我看著走在最前面的三個人。

      我有些……熱血沸騰。

      我羨慕那時的他們,我也憧憬,自己能有這么一天,但我這個人不實在的地方就在于,我只想他們爽的那一部分,卻不想要他們為此付出和忍受的那一部分。

      一如,我現在和你們剛說的那些一樣,我不想我們之間,再夾雜著勾心斗角什么的,我雖然是漫畫作者,但在這里,其實這個位置對于我來說,更像是坐在火架上被烤著一樣。

      有時候,我挺希望自己也是個漫畫人物的,和你們一樣,是你們之中的一個,那樣子的話,可能就沒有那么多其他的心思了。

      抱歉,我今晚的狀態可能不是太好,我本來不想出來的,但我知道你們在等我,思緒有點亂,說得也亂,你們擔待點。”

      魔王們的目光在游離,在互相對接,他們越聽就越是有些糊涂,但越聽越能感受出主上此時的誠意。

      很矛盾對不?

      確實很矛盾。

      可能,主上真的是感冒了吧……

      仿佛又回到了上輩子的工作室里,紙簍子里全是擤鼻涕的面巾紙,旁邊放著不敢喝下去的感冒沖劑,因為喝下去怕犯困,同時,一邊忍受著頭暈一邊在趕畫稿。

      這種狀態下的畫稿,自然會有些凌亂,但往往又是這個時候,可以讓人忘卻過多的技巧和表現手法,只是單純地,在訴說著自己的心思。

      瞎子北一直沒說話,一直在默默地聽著,一開始,他還在分辨,主上今天的狀態,剛剛的話語,是不是一種演技?

      然后,瞎子就不再糾結這個問題了,如果主上的表現,是演技,那證明這頭頭狼,已經長出了自己的獠牙。

      如果不是,那就不用再糾結了。

      “我想玩,雖然沒目標,但我覺得我應該去找目標,但我也清楚,沒有實力,沒有權力,我們連自由自在地去找尋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的意義都沒有。

      同時,我也想去嘗試做一做人上人,只是單純任性的做人上人,我不想像他們那樣過得那么辛苦。

      我覺得,要想以后的日子,過得更自在,過得更有趣一些,我應該先和你們把心里話,真正地說說。

      這些話,我以前因為怕你們,所以沒敢說,或者是,以前也沒想得那么深入。

      現在,也不是說我有底氣有資格說了,而是,我真的很想拿你們當親人。

      我只畫了魔丸,你們其余人,都是我伙伴的作品,但請相信我,在給你們續畫時,我是投入了真感情的,因為咱們工作室那時候大部分作品已經被封殺了,沒辦法靠你們賺錢了。

      賺錢的事不一定完全不出自興趣愛好,但不賺錢的事,大部分都是的。

      咱們,就不要再猜忌了,也不要去想雜七雜八的心思了,你們不要來算計我的心思,我也不去算計你們的態度。

      有什么問題,就直接問,有什么話,就直接說。

      大家在這個世界上,爭取都活得快樂一點,輕松一點。

      這是一個吃人的世界,我們可以去外面吃其他人,但在家里面,不,我的意思是,我想有一個真正的家。

      就像是在虎頭城和在這翠柳堡,每次出遠門回來,我都有回家的感覺。

      你們可以繼續喊我‘主上’,但不用真的把我當作主上。

      抱歉,

      腦子真的有點不舒服了,媽的,這八品武夫,連防感冒的抵抗力都沒有么?”

      鄭凡清了清嗓子,指了指面前放著的茶水,道:

      “四娘,每個人倒一杯茶。”

      四娘點點頭,起身走到前面,開始給每個人倒茶。

      鄭凡舉起手中的茶杯,茶,早就涼。

      “我這人,很不喜歡形式主義,但越長大越明白一個道理,有些形式主義,跳不得;

      哦,對了,瞎子?”

      “我在,主上。”

      “是不是還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我如果死了,你們也可能會死?”

      瞎子北點點頭,道:

      “是的,有很大可能是這樣。”

      “呵,挺好,可惜我命只有一條,沒辦法給你們去試,不過,瞎子,我還是相信,哪怕沒有這個可能,那天在尹城外的驛站里,

      你和三兒,也不會丟下我自己去逃命的,因為那樣做的話,很沒意思,很無趣。”

      瞎子別思索了一下,

      道:

      “是這樣子。”

      “是吧,三兒?”鄭凡看向薛三。

      薛三嘆了口氣,道:

      “主上,一起來的這個世界,你丟那兒死了,我們溜出去,這事兒做得忒不地道,也忒沒勁。”

      “對,是這樣子,咱們今天,就形式主義一把,以茶代酒,干了。”

      在場七個人,一起舉起茶杯,飲盡。

      “好了,從明天開始,咱們就全心全意地面對新的一天,面對這個世界,面對,新的人生,我的講話完了,謝謝大家。”

      大家開始鼓掌,不是很熱烈,也不是很走心,也不是故意為了配合,只是單純地覺得,此處應有掌聲。

      鄭凡伸手,放在了自己的左胸位置,

      道:

      “其實,有一件事,我覺得我比他們幸運,靖南侯鎮北侯加上咱們的皇帝陛下能站在一起,其實真的很不容易,簡直是政治史上的奇跡。

      我不知道他們是用什么方式來互相確認這種信任的,我也不知道在夜里床榻上,他們是否曾被驚醒過;

      但我,

      可以證明,

      證明我今天晚上說的話,都是發自內心,也可以證明,我是真的相信你們。

      別說,我還真有點喜歡上這種羈絆了。”

      鄭凡閉上了眼,

      左手依舊放在自己胸口位置,

      下一刻,

      六道強橫的氣息迸發而出!

      ————

      PS:龍感冒了,外加今天趕路回家,精神不是很好。凌晨一點前還有一章,莫慌。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