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4章 親兒子

  • 魔臨 - 第4章 親兒子字體大小: A+
     

        “當!”

      前方,傳來悠揚的鐘聲,這是歸家的訊號。

      翠柳堡的那位老卒已經不養雞了,他的糧餉由堡寨里發送,和蠻兵們無二,當然,也不用他再提刀去干仗,他只負責敲鐘。

      大燕的堡寨,其實并沒有太多屬于邊境堡寨的拘束,因為對面的乾軍,一直沒來過。

      所以,堡寨里弄一個專司報時的鐘聲,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鐘聲響了三下,意味著此時是下午三點。

      刑徒隊伍們繼續前進,終于,翠柳堡出現在了眾人視線之中。

      因為隊伍早早地就遇上過翠柳堡放出的蠻族哨兵,所以主上帶著刑徒回來的消息堡寨里也提前收到了。

      堡寨外平整的營房場子上,肖一波帶著手下們提著籃子站在那里候著。

      在肖一波前面,幾十個蠻兵在忙活著,一口口大鐵鍋被支了起來,肉香味彌漫。

      同時,在另一側的空曠區域,則整齊堆放著甲胄和兵器。

      瞎子北領著薛三、梁程以及樊力站在最前面。

      刑徒隊伍走到跟前后,丁豪、紅巴子等人馬上過來安排。

      一人發一個大碗,其實,更像是陶盆。

      “喲,這不是左大人么。”丁豪是認識左繼遷的,因為左繼遷來過堡里。

      左繼遷對丁豪笑笑,沒任何架子,但也不至于對著丁豪也卑躬屈膝。

      “左大人,這是您的食盆,您走這邊。”

      左繼遷點點頭,接過了陶盆后向右走,大鐵鍋前面的一個蠻兵給左繼遷手里的盆舀入半盆湯,旁邊另一個蠻兵則抓了一把肉片丟入了左繼遷的盆里,同時示意左繼遷繼續往下走。

      再往下,有饅頭和米飯,自己選擇。

      吃饅頭,就自己拿饅頭,吃米飯,就自己湯泡飯。

      領了飯食,就自己坐下來吃吧。

      左繼遷坐了下來,喝了一口湯,咬了一口饅頭。

      他出身富貴,以前,什么好吃的沒吃過?

      但他一開始吃得還算斯文,但慢慢的,開始越吃越快,越吃越狼吞虎咽。

      他身邊那些領了飯食一起坐下來的族人也是這般。

      很快,輪到霍家人了,他們領了飯食后也是一樣,吃得都很激動,很香。

      負責忙活伙食的蠻兵們看到這一幕,都咧著嘴在笑,似乎看到了他們昔日的模樣。

      不過,和蠻兵們不同的是,無論是霍家人還是左家人,以前平日里的吃食,那是真不差,但自從打入刑徒之后,押送官員雖然不會刻意去虐待他們,但平日里的吃食,自然不會精致到哪里去。

      再者,他們現在吃的,可能不僅僅是飯食,讓他們這般激動和狼吞虎咽的,也不是肉湯和饅頭,而是……自由。

      “人,比預想的要多一些。”瞎子北開口道。

      “我以為你會跟我說多多益善。”鄭凡說道。

      “呵呵,主上,您這可就太抬舉屬下了,屬下也就適合做做思想工作,至于兵仙嘛,讓梁程去當唄。”

      “反正有你們在,我很放心。”

      “多謝主上信任,主上這一次出去辛苦,洗澡水已經燒好了,還請主上先去歇息,這里的事,屬下等人來安排。”

      “好。”

      四娘就站在鄭凡和瞎子北身后,

      默默地看著這倆人站在那里說著話。

      這會兒,四娘忽然有一種錯覺,那就是鄭凡和瞎子北的背影,有點像,不是那種具體形體模樣的相似,而是那股子氣質……

      小六子在被他爹虐了這么多年后,在虐中成長,開始反套路了。

      鄭凡,又不是不會學習,和老陰比待久了,你想繼續天真無邪下去也難,尤其是這次京城之行,對鄭凡的觸動,真的很大。

      在看見鄭凡入堡后,四娘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側的阿銘,阿銘對四娘點點頭,四娘這才跟著鄭凡一起進了堡寨。

      瞎子北雙手交叉在兜里,像是早些年冬天在四九城里穿著軍大衣閑逛的懶漢。

      阿銘走到了瞎子北身邊。

      “事兒,我都收到情報了。”

      有六皇子的支持,燕國甚至一部分乾國的情報都會向翠柳堡匯聚。

      “我要說的,不是燕京的事兒。”

      “哦?”

      瞎子北的聲音,有些疑惑。

      “主上,可能已經入八品了。”

      瞎子北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道:

      “但四娘和你,實力好像都沒恢復。”

      “問題,就在這里。”

      瞎子北點點頭,道:

      “我知道了,等把這里的事安排好,等主上睡上一覺后再和主上開誠布公吧。”

      “好,那我也回去了。”

      “想你的棺材了?”

      “想。”

      “去吧,辛苦了。”

      “這次我們出去,可比你上次和三兒出去要輕松得多。”

      唯一做的事情,就是被主上喊過去給田宅的人收尸。

      當然了,那種地獄一般的場景可能對于其他人來說是夢魘,但對于阿銘和四娘這種人來說,真的只是灑灑水了。

      “所以,你想說什么?”

      “沒什么,下次主上要出去的話,還是由我陪著去好了。”

      “你是覺得,我陪主上出去的話,會……”

      “晦氣。”

      瞎子北沒再糾結這一茬,轉而開口道:

      “左家那小子也在了啊。”

      “嗯,主上牽回來的,這些軍頭子,沒人敢要他。”

      “嗯。”

      “這左繼遷,似乎自從認識咱主上之后,就一直在走背字。”

      “但最終卻走到咱們堡里來了,不是么?”

      “瞎子,你這種思考問題的方式,真的很讓人難以共鳴。”

      “人這一輩子,很可能走了九十九步錯,但唯獨走對了一步,那氣象和格局就完全不同了。”

      “行吧。”

      “就看他自己能不能把握住了。”

      “您繼續盯著,我去躺一會兒,等主上休息好了你準備開誠布公時,喊上我。”

      “地窖暗門后的冰庫里,有前天殺的逃亡刑徒的血。”

      銀浪郡被押送來了這么多刑徒,難保不會有幾個蹦跶出來的。

      “嘖,講究。”

      阿銘很滿意。

      “去吧。”

      瞎子揮揮手,像是在驅趕一只蒼蠅。

      看在冰鎮鮮血和關愛殘疾人士的面兒上,阿銘沒跟瞎子計較,轉身,走入了堡寨。

      前面吃好飯的人,被肖一波帶人領入了營房里專門用來洗澡的堂子。

      確實是高素質的人,見到可以洗澡,大部分人臉上都很高興,還很主動。

      肖一波在心里感慨著,到底是我大燕門閥子弟,就是比荒漠蠻子懂得衛生。

      至于衛生是什么詞兒,肖一波不知道,這個詞兒還是從幾位大人嘴里聽來的,但大概是什么意思,肖一波還是能領會的。

      等澡堂里已經前胸貼后背地擠滿了人開始洗澡后,

      “三個人用一塊,都洗干凈點兒!!!”

      肖一波帶著手下開始極為興奮地往里頭丟肥皂。

      這下子,澡堂子里面正在洗澡的眾人在撿起肥皂后也都驚呆了。

      這東西他們自然知道是什么,家里人也曾用過,但他們清楚著玩意兒到底有多貴,這翠柳堡居然一口氣丟這么多肥皂起來讓自家這些刑徒們洗澡?

      遠處,薛三和梁程站在一起。

      “這幫人,可不像蠻人那么好糊弄。”

      蠻人殘忍,暴虐,像是一頭頭餓狼,但他們的世界觀很樸實。

      別人或許害怕與狼共舞,但在魔王們眼里,蠻兵們卻像是一個個單純無比的乖寶寶。

      但這些人,可都是出自門閥,有腦子有見識且心里還有怨懟的人,怎么搞?

      “方法不同,但結果,還是一樣的。”梁程開口道。

      “今晚不立威?”

      “你歇著吧。”

      “嘖……”薛三有些遺憾,還以為今晚又能雕刻出一尊頭蓋骨酒碗呢。

      薛三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個被刺客職業所耽擱的藝術家。

      ………

      “主上,要不要再加點水?”

      “不了,水溫剛好。”

      “有點溫了呢。”

      “挺好的。”

      “主上,奴家給您搓背。”

      “不用了,四娘,你也累了,也去歇息吧。”

      “好的,主上。”

      四娘走出了鄭凡的房間。

      房間內,鄭凡一個人坐在浴桶內,緩緩地閉上了眼。

      每次出遠門回來后,他都格外地享受泡澡時的感覺。

      哪怕上輩子在家里,他也喜歡在家里那個不大的浴缸里放滿水,將自己沉浸進去。

      心理學上說,不少人喜歡這樣,是因為這樣可以讓自己找回當初在娘胎里的感覺,可以獲得極大的內心安全感。

      ………

      噠……噠……噠……噠……

      濕漉漉的滴答聲,不脆,泛著粘稠。

      鄭凡有些暈乎乎的睜開眼,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桌子上,在桌子旁,有數不清楚的人在笑著,在鬧著,手里拿著酒杯,臉上的神情都是興奮和激動。

      只是,這喧鬧的場面,卻沒有任何的聲音傳來,自己耳邊,除了那“噠噠噠”的聲響,再無其他。

      畫面,也因此顯得有些詭異。

      而且,這些人的臉,被特意地拉長了一點,不是很明顯,但卻又有一點凸面鏡的感覺。

      身為一個漫畫創作者,鄭凡當然懂得這種手法,他自己在畫漫畫時就經常用,將人的臉拉長一點,再配合劇情和暗示,往往能把畫面呈現的效果給烘托得更好。

      鄭凡坐了起來,雙手交叉放在膝蓋上。

      這是夢吧,

      自己在做夢。

      夢里的場景,有點熟悉。

      這里,是雅苑。

      “噠…………噠…………噠…………”

      鄭凡抬起頭,

      看向上方,

      在上面的房梁上,掛著一個小嬰兒。

      嬰兒的臉,帶著純真的笑容。

      繩子,是綁在嬰兒的腿上的,所以嬰兒是面朝下對著鄭凡,在嬰兒身上,鮮血在不停地滴落,而這,正是此間唯一聲響的來源。

      “魔丸?”

      鄭凡開口喊道。

      嬰兒開始慢慢的被放下,他的臉,距離鄭凡的臉,正在越來越近。

      倏然間,

      一道道破空之音傳來,

      周圍歡慶的人們一個個中箭倒地,緊接著,一群群甲士沖殺了過來開始劈砍。

      聲音,在此時完全恢復了。

      慘叫聲,哭喊聲,砍殺聲,是那么的清晰。

      坐在酒桌上的鄭凡打了個呵欠,沒有慌亂,也沒有逃跑,打完呵欠后,他甚至還對上方的嬰兒,露出了一抹微笑。

      “這個夢,是你做的?還是,我正在做夢,你進來了?”

      嬰兒不回答,但逐漸收斂了笑容。

      “你或許搞錯了一點,現在,我對這個場景,真的不害怕。”

      都在這個世界蹦跶這么久了,人都砍了好多個了,還怕這種血腥場面么?

      這時,鄭凡感覺到自己身后出現了一個人。

      鄭凡扭過頭,

      沒人,

      但只有一套漂浮著的鎏金甲胄。

      “大燕門閥之覆,自我田家始!”

      聲音傳出。

      鄭凡的眼睛瞇了瞇。

      下一刻,

      鄭凡忽然發現魔丸的臉出現在了桌子上,

      像是水墨畫落筆時那般,逐漸暈開。

      很快,嬰兒的臉已經將這酒桌完全填充,甚至,你可以說現在鄭凡就是坐在魔丸的臉上。

      魔丸的嘴巴張開,

      下方出現了一道恐怖的漩渦,

      似乎要將鄭凡給吞噬下去。

      但鄭凡依舊穩穩地坐在上面,沒有絲毫的慌亂。

      當爹的,再慫,也不會在兒子面前露怯。

      鄭凡確實一動不動,但周圍的一切,在此時像是一幅幅畫卷一般被強行撕扯被強行碾碎最后被吸入了魔丸的巨口之中。

      這種鯨吞的速度很夸張,也很抽象,漸漸的,四周的一切光彩都被吸干了。

      這里,只剩下了一片……明亮的黑。

      黑,也能亮。

      鄭凡的身下,桌子椅子這些自然是不見了,但在其腳邊,卻有一塊蜜餞落在那里。

      “唉,我不是蘿莉控……”

      鄭凡一邊伸手撿起蜜餞一邊說道,

      但話還沒說完,

      他就愣住了。

      他看見一個身穿著牛仔吊帶的嬰孩正跌跌撞撞地向自己走來,嬰孩的左手食指放在嘴巴里吮著。

      只可惜,嬰孩的眼眸是漆黑一片的深邃。

      不過,在鄭凡看來,已經很可愛了。

      嬰孩搖搖晃晃地走到鄭凡面前,

      嘴角帶著笑,

      還有一道道口水順著手指滴淌出來,

      不覺得惡心,

      畢竟這才是孩子應該有的樣子。

      鄭凡將手中的蜜餞遞送到嬰孩嘴邊,

      嬰孩張嘴,將蜜餞含住。

      然后,

      嬰孩轉身,

      身子踉蹌了一下后,

      跌坐到了鄭凡的懷里。

      懷中多出了一個肉嘟嘟的小可愛,鄭凡情不自禁地伸手抱住了他,

      同時低下頭,

      在嬰孩頭發稀疏的頭頂親了一口,

      “咯咯咯…………”

      嬰孩被親的有些癢,發出了笑聲。

      鄭凡也笑了,

      摟著嬰孩,身子輕輕地跟著搖了搖,

      道:

      “雖然我知道你是在騙我,但我……接受你的討好。”

      ……

      外面的天,已經黑了。

      “諸位大人,已經安排好了。”肖一波過來說道。

      “辛苦了。”瞎子北說道。

      “不敢說辛苦,這是屬下分內的事。”

      “嗯,你也去歇息吧。”

      肖一波馬上躬身告退。

      院子里,六位大人都坐在那兒,像是要開會,但肖一波清楚,自己別說參加了,連旁聽的資格都沒有。

      “陳大俠走了。”瞎子北開口道。

      “什么時候?”阿銘問道。

      “黃昏。”

      四娘開口道:“許是見我們領回了這么多人,猜出我們要干什么了吧?”

      樊力這時開口道:

      “他下午時還問我要不要幫忙一起砍柴燒熱水給那些可憐人洗澡呢。”

      “額。”四娘。

      這么說,那個腦子缺根筋的家伙,在看見堡寨里今日來了這么多刑徒后,依舊沒看出來接下來要做什么?

      “是的,他沒看出來。”瞎子北說道,“按照主上對他的評價,確實是個二貨。”

      一個能夠在智商上,可以和樊力競爭的強力對手!

      “那他?”

      “我告訴他的,然后他明白了,然后他就走了,應該,是去給乾國報信去了。”

      “為什么要這么做?”薛三問道。

      瞎子北從口袋里掏出一個鐵盒子,從里面取出卷煙,

      道:

      “你當沒他的報信,乾國那邊就不知道這邊正在發生什么?乾國在燕國的暗探比他們的邊軍給力得多,銀浪郡這么大的動靜,能瞞住對面,才叫真見鬼了。

      我甚至覺得,那位被咱們主上打斷五肢的皇子,他身邊,可能就有乾國滲透進去的人。”

      “唔,但他答應主上的事兒,還沒做。”

      “目前,也確實沒人讓他去做,又不能讓他去刺殺乾國人,難不成給他三個刺殺名單,上頭寫著姬潤豪、李梁亭和田無鏡?”

      “呵呵…………”薛三笑了。

      然后發現大家都沒笑,他也就不笑了。

      “現在他走了,對我們大家都好,他還能再承一次情。”

      “行吧,陳大俠走了就走了,等仗打完了他自然會回來的。我們說正事吧,主上,還沒醒么?”阿銘忍不住開口問道。

      在場男性都把目光投向了四娘。

      “看我做什么。”四娘問道。

      “一般來說,一旦主上晉級,你應該是第一個恢復的,你是風向標。”薛三說道。

      “呵呵,別,我可沒這么大的臉。”

      薛三樂了,誰都知道主上和四娘之間到底是什么關系,當即道:

      “怎么可能不是你第一個呢,是吧,阿程。”

      梁程點點頭,似乎他想開句玩笑來活躍一下氛圍,

      “總不可能是魔丸第一個的。”

      “嗡!!!”

      一道煞氣忽然自堡寨內泄出,卻又在剎那間消散。

      院子里的七個魔王馬上都站起身,雖然剛剛的氣息只是剎那間的泄露,但他們馬上就感應到了那到底是誰的氣息,而且那道短暫的泄露氣息強度到底代表著什么意思!

      瞎子北有些意味深長地看了梁程一眼。

      薛三則抱頭不敢置信道:

      “天吶擼,居然真的是魔丸第一個舔出來了!”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