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3章 提防

  • 魔臨 - 第3章 提防字體大小: A+
     

        左繼遷出現在這里,讓鄭凡有些意外,卻又一點都不意外。

      當日在前總兵蕭大海葬禮上的刺殺結束后,

      靖南侯就坐在靈堂前的門檻上,

      自己和左繼遷跪在下面。

      因為左繼遷的出身門第,靖南侯還和左繼遷聊了聊家常。

      你說當時鄭凡心里完全沒有艷羨,那自然是不可能的,畢竟無論是在古代還是在后世,有一個好的門第,不管是做什么,都能事半功倍。

      只是,現在回想起來,那一日靖南侯和左繼遷還聊到左家的老爺子,言談間,雖帶著清晰的上下尊卑卻仍然蕩漾著一股門第之間的和睦和尊重。

      尼瑪,

      當時靖南侯心里到底是怎樣的一種情緒?

      鄭凡覺得,

      大概是在看著一個即將玩完的小鵪鶉?

      左鵪鶉現在被關在里面,其實,也不算是關吧,這里的刑徒在人身待遇上,其實還是可以的,也沒人去虐待和苛刻他們。

      但真正在替代刑罰懲罰他們的,大概是那種昔日人上人今日階下囚的極大落差感吧。

      這種落差,足以把人給逼瘋。

      鄭凡看著身邊的校尉,問道:

      “左家是什么待遇?”

      “全族貶為奴。”

      鄭凡點點頭,若是被判的滅族,左繼遷這會兒也不可能出現在這里。

      能被押送到這里的刑徒,都是家眷被圈為奴籍罪籍的。

      皇帝陛下仁慈,給了他們重新奮斗為家人爭取自由的機會。

      但那些滅族的,家族子弟在外做官的,你也就沒機會活下來了。

      畢竟,整個大燕,只有一個靖南侯,同時,皇帝陛下也只信任這一個靖南侯。

      這是一場大清洗,柵欄里的左繼遷,不由得讓鄭凡想到了歷史上蘇德戰爭前,蘇聯那會兒也在忙著肅清自家將領,這也是被后世認為戰爭爆發前期前者一路崩的原因之一。

      不過,大燕倒是不用特別擔心這一點,雖然左繼遷這位嵇退堡的守備現在在這里被“賣身”。

      鎮北侯府鎮壓蠻族百年,鎮北軍和侯府是什么關系,作為曾在北封郡當過公務員的鄭凡可是清楚的,那可以說是水潑不進針刺不入。

      而靖南軍,十余年前燕皇繼位不久就被交到了田無鏡手中,這些年來,靖南軍提拔的將領,全是由靖南侯一言而決。

      大燕最為精銳的兩支野戰軍團,不會受到這次清洗門閥的舉動所帶來的影響,就算是有,也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所以,這樣看來,至少是從十幾年前開始,甚至是更早開始,這哥仨,就已經穿上一條褲子了啊。

      “鄭大人,鄭大人!”

      左繼遷見鄭凡開始發呆,當即著急起來。

      鄭凡收回了心神,看著左繼遷,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

      霍家的人,是許胖胖給自己開后門私存下來的,雖說一眾族人抱團,不容易分化瓦解,但有利有弊之下,估計還是有不少軍頭會對他們感興趣的。

      戰爭在即,手底下誰的兵員素質高,誰有即戰力,誰就能早點賺到軍功,霍家這七百人,他娘的就是一支訓練有素的小軍隊啊,他們需要殺敵來給自己的家眷重新贏取自由,自己也需要靠他們獲得軍功,又不是每個軍頭都有那么強大的占有欲和控制欲的。

      但對左繼遷,

      再看看左繼遷后頭坐在地上的幾百號人,

      鄭凡相信,

      這不是許胖胖給自己留的另一個后門,純粹是因為……滯銷。

      首先,左繼遷雖然是左家人,左家的根基,也不在銀浪郡,但左繼遷是嵇退堡的前守備,他身邊一同被發落的是陪著他從左家出來到嵇退堡任職的部曲。

      如果說霍家是一群兩眼一抹黑的憨憨,

      那么左繼遷這批人就是睜著眼有思想的憨憨,

      哪怕他已經被撤掉所有職位,但這些軍頭子們誰又敢收留他?

      收留了之后,到底是你做主還是他做主?

      所以,不難解釋左繼遷在看見鄭凡后會如此激動了,作為一個滯銷品,他很著急啊!

      他真的很希望自己能夠賣掉啊!

      如果不能賣掉,那自己和身邊兩百多個左家族人,就得真的跑去當民夫了。

      民夫如何掙功勛?如何能讓家族里的婦孺老幼重獲自由?

      靠十年,二十年的付出去堆么?

      左繼遷也清楚自己因何而滯銷,這么多天來,他從一開始的略帶矜持到最后的指天發誓,就差磕頭認主了,但昔日的那些官職比他大一些小一些的軍頭們,還是沒人敢收下他們。

      鄭凡,鄭凡可以!

      左繼遷清楚鄭凡的背景,

      雖然他清楚的背景是錯誤的,

      但,

      也無所謂了,

      南北倆字對調一下,好像也沒什么區別的樣子。

      不怪左繼遷這般低三下四了,鄭凡再不收他們,他們就得真的去當民夫了。

      鄭凡伸手指了指左繼遷,

      那名許文祖的親信校尉自然清楚自家大人和這位鄭守備之間的親密關系,

      所以開口提醒道:

      “大人,想要他們?”

      語氣里,帶著暗示。

      大概意思就是:自家人,我不坑你,你再考慮考慮。

      阿銘和易容成男子的四娘站在鄭凡身后,他們不會發表意見的。

      反正,哪怕主上把呂布帶回堡寨里,也不是他們倆去頭疼,他們又不負責練兵,他們甚至還挺樂見其成瞎子北和梁程去頭疼的。

      七魔王之間的關系,撇開魔丸那個拼爹的懶貨不談,其余六個,多多少少帶著點后宮爭寵的感覺。

      其實,鄭凡也是這么想的,反正又不是自己練兵,而且,他對瞎子北和梁程很有信心啊。

      做領導的好處就在這里了,你只需要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而不需要知道如何去做。

      “我要了。”

      “多謝鄭兄,多謝鄭大人!”

      這時,左繼遷身后的那幫左家子弟似乎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等人居然真的被人買了,當即激動地過來隔著柵欄對鄭凡行禮。

      老實說,鄭凡還真有些不好意思心安理得地受他們著一禮,在一個月前,他們還是自己的同僚,一起駐守在燕國的堡寨內,現在卻已然是這般境況。

      當然,可憐也很難可憐起來,因為人的任何情緒都是有限的,在從燕京回南望城的路上,早就消耗掉了。

      只能說,

      每個大時代的浪潮下,總會掩埋著不少可憐人吧。

      “行,既然大人想要,卑職這就讓人給大人批條。”

      “辛苦了。”鄭凡說道。

      這時,站在鄭凡身后易容后的四娘主動上前陪著那名校尉去喊來書記官做手續,同時,四娘塞給了那名校尉一個錢袋子,里頭是金子。

      那名校尉有些意外,但還是受寵若驚地收下了。

      這是細節,也是人生經驗,鄭凡在皇宮里還會遲疑到底該不該給魏公公塞點錢,但在四娘這里,給什么人錢,給多少,她心里門兒清,到底是開過不知多少家會所的老板娘。

      這會兒,鄭凡又邁步走到了霍家所在的柵欄前。

      有時候,你不能不佩服瞎子的目光長遠,雖然用目光長遠來形容一個瞎子會顯得很怪異。

      但正是因為在六皇子的人來幫忙修建翠柳堡時,瞎子全程參與且修改了修建計劃,所以使得,翠柳堡的修建風格很是怪異。

      堡寨那個還好,但堡寨外特意開整出了一塊平地,修建了營房。

      所以,翠柳堡能夠容納更多的人入住,堡寨里住不下,還能住外頭,畢竟,鄭凡等人也沒想過真的有一天敵軍壓境時會據堡死守把翠柳堡改名叫“鄭退堡”。

      雖然修建了營房,雖然人口上限已經提上去了,但瞎子北也沒急著暴農民兵,這是早就猜到會有自帶等級的精英兵會免費送上門來。

      所以,吃下左繼遷這兩三百號人,霍家的這七百人,鄭凡也能吃下去。

      消化問題,他不管的。

      哦,對了,先前好像有個霍家的沙雕很牛逼哄哄地挑釁自己來著?

      等鄭凡再走回來時,發現那個沙雕已經被一個頭發半百的老者給壓在了地上,臉部腫脹,嘴角還有血漬,應該被抽了兩巴掌。

      老者在看見鄭凡重新走回來后,一只手繼續壓著身下的這個年輕人,另一只手放在自己胸口,很誠懇地道:

      “請大人收下我們。”

      這個老者的威望應該很高,其身后的七百余霍家族人馬上學著老者的動作向鄭凡行禮。

      老者身下的那個二貨小青年還一臉不服氣地擰著脖子瞪著鄭凡。

      鄭凡相信,要是此時不是自己站在這里,換做是梁程的話,

      梁程會很冷漠地拿著刀走過去,當著霍家眾人的面,把這二貨霍家青年給砍死。

      若是站在這里的是瞎子的話,

      瞎子會笑呵呵地說:

      “你們自己動手殺了他吧,不然隨機選你們二十個來殺。”

      然后再補充一句;

      “哦,他如果是自殺的,就隨機殺你們三十個。”

      但鄭凡沒這種惡趣味,反正無論是左家的人還是霍家的人,最后還是會交給瞎子和梁程他們去改造的。

      自己何必臟了手?

      “你叫什么名字?”

      “回大人的話,罪民霍廣。”

      “………”鄭凡。

      “霍光?”

      “是霍廣,大人,但若是大人喜歡,罪民可以謝大人改名,以后就叫霍光。”

      “不了不了,父母取的名字,我改什么,行了,你們準備準備,待會兒跟我走。”

      “謝大人收留。”

      霍廣長舒一口氣,自家人,其實是不愁賣的,很多軍頭子到這里想拿下他們,但都被書記官告知不允許。

      聽他們交流時,霍廣得知,這居然是總兵大人的意思。

      顯然,這是南望城總兵大人在把自己等人留著給自己的親信。

      這對于霍家人來說是好事,跟著總兵大人的親信至少賺取軍功時能更容易些,同時被推上去當炮灰的概率能更小一些。

      低頭,

      看了一眼家族的年輕子弟,

      這小子,是嫡系,但腦子卻分不清楚,霍家都沒了,還扯什么大宗的脾氣?

      …………

      兵額超標,不合規矩;

      但在人脈面前,規矩就是紅帳子里的清伶兒,嘴上喊著“賣藝不賣身”罷了。

      鄭凡謝絕了南望城守軍派一支百騎來護送他回翠柳堡的好意,同時,翠柳堡那邊因為也沒事先通知,所以也沒派蠻族騎兵過來。

      就這樣,

      鄭守備就帶著倆人,一阿銘一四娘,押送著將近一千人的刑徒向翠柳堡行進。

      且,這些刑徒身上可沒有絲毫枷鎖。

      鄭凡騎在馬上,悠哉悠哉,似乎一點都不擔心會來一出“大楚興陳勝王”。

      阿銘和四娘騎馬在后頭。

      隊伍行進得很有秩序,

      左家人在前,霍家人在后,甚至,還自動列著隊,雖然沒走出正步,但至少看上去秩序井然。

      他們的家眷都被朝廷控制著,他們只有靠軍功來為家人獲得自由,所以,逃跑的概率不大。

      因為他們還有牽絆,因為他們還有希望。

      就算他們要逃,逃哪兒去?

      往燕國內地逃?那不是找死么,先說能不能過銀浪郡靖南軍這一關,再說內地里還有一個來自北封郡的老漢兒拿著鋤頭在那里掘他們的根兒呢。

      往南面逃?

      若是換做平時,倒不是不可以,但這些刑徒不傻,他們出身自門閥,自然不是愚蠢老百姓,他們當然清楚皇帝陛下將他們發配到這里來是要做什么的。

      先不說哪怕舍了家眷圖自己一個自由,逃去乾國,然后沒多久,燕國大軍又打了過來,那自己還逃個屁啊?

      其實,還是因為他們心里也清楚,他們心里也有著身為燕人的一抹驕傲,或者叫……自信吧,倒不是說在家破之后還對皇帝對這個國家有多少歸屬感,那真是扯淡了,但有一件事,他們是信的,那就是鎮北軍都從北封郡被調出來了,注定要南下打乾國的,這乾國人……吃得住?

      當然,任何事都沒有絕對的。

      尤其是左繼遷的長相,許是因為鄭凡受老版《三國》影響太大,總覺得左繼遷有點可能那啥的樣子。

      但鄭凡也不擔憂,反正自己都能察覺出一些,那瞎子北自然也能察覺出來。

      不過,鄭凡并不是很喜歡這種氛圍。

      一醒來,就在大燕的土地上,開局在這里,見慣了這里的風土人情后,總是會有一點感情的,外加燕國雖然被其他三國蔑稱為燕蠻子,但燕國確實是和自己熟悉的歷史上的遼金元清不一樣,你可以說它沒那么有文化,但他真的沒那么野蠻,至少鄭凡,是能夠代入進去的。

      但現在,隨著馬踏門閥的開始,彌漫在這個國家身上野蠻和原始氣息,開始越來越濃郁了。

      “你猜,主上現在在想什么?”阿銘對四娘說道。

      “在矯情,就像是詩人走在邊塞,總會有無數的愁緒。”

      “那下面是不是得寫詩了?”

      “這就是問題所在了,主上會背的詩,我們也都會背,他抄不出快感來。”

      “也是。”

      “其實,主上也真可憐啊,在家里時,被你們蹂躪攛掇,去京城一趟,又被靖南侯教育了。”

      “你呢,又習慣性地把自己摘出去了。”

      “至少,我能給主上帶來身心上的些許慰藉,你能么?”

      “………”阿銘。

      “其實,我一直在想,要是我們醒來是在乾國,會不會要好一些?”

      阿銘聽到四娘這話,笑了,

      道:

      “抄抄詩詞,畫畫……主上應該也不差,裝裝文人雅士,實在不行,去考科舉,慢慢來,至少能夠左手煙花三月右手烏紗官帽。”

      “是啊,那樣子的日子,也能閑趣不少,我也能在下杭去專心養養瘦馬。”

      “然后主上闖出名聲來后,一邊在朝堂往上走一邊賺銀子,然后練一支新軍。”

      “嗯,是這個節奏。”

      “然后,主上帶著全大乾的希望率軍北伐,在這里,在這邊境線上,碰到了鎮北侯和靖南侯,碰上了眼下的大燕?”

      “嘶………”

      四娘忽然感覺,那畫面,太美,美得讓人窒息,然后就沒然后了。

      “雖然這個世界上最動人的是悲劇,但大概沒誰希望自己人生的終點是一場悲劇。”

      “也是。”

      四娘這時忽然想到了什么,開口道:

      “有件事,我有些疑惑。”

      “說。”

      “在京城的這些日子里,主上每晚都是自己一個人睡的。”

      “經歷了那場家庭教育后,雖然看起來像是沒事人一樣,但主上的情緒波動還是比較大的,難免會沒那種興致和心情吧?”

      阿銘這是站在男人的角度在分析。

      “呼,這個道理,我懂。”

      “是的,你應該懂。”

      “但,你沒發現么?”

      “發現什么?”

      “在京城的這些日子里,雖然一直在忙著給田家人收尸立墳,但空余的時間,還是挺多的。”

      “嗯,然后呢?”

      “主上射你了沒有?”

      “…………”阿銘。

      阿銘的目光忽然一凝。

      “你明白我意思了吧?”

      “明白了。”

      阿銘作勢就要策馬追上前面的鄭凡卻被身邊的四娘一把攥住了韁繩,

      “你要去做什么?”

      “關心一下主上的身體和心情,陪主上多聊聊天,盡一個當屬下的本分。”

      “先別急。”

      “你不急?”

      “我也急,但還是要等等。”

      “為什么?”

      “因為我覺得主上這次是故意在……防著我們。”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