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124章 血夜

  • 魔臨 - 第124章 血夜字體大小: A+
     
    鄭凡手里拿著刀,跟著這一群甲士正在沖鋒,他沒去指揮人,不似白天時他在皇子府邸時那般,享受著這些精銳親兵配合自己的感覺。
      
      現在的他,更像是海浪中被拍打被裹挾的一片枯葉,只是在走,只是在游蕩,卻不知道到底要去做什么。
      
      靖南侯的那一句“雞犬不留”,
      
      宛若一聲炸雷,到現在,鄭凡耳畔邊還“嗡嗡嗡”作響。
      
      這和肖一波不同,肖一波是在四娘的死亡威脅下,為了活命,殺了自己的父親。
      
      你可以不屑肖一波的為人,可以不屑他的選擇,但倒是能多多少少地理解一點,這是一種動物求生的本能吧,他不屬于人的倫理綱常,但至少,還算是個獸類。
      
      但靖南侯的這聲命令,可是親自下令給自己滅族!
      
      靖南侯是被脅迫的么?靖南侯是被人拿著刀架在脖子上驅使著么?靖南侯是為了自己活命么?
      
      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
      
      他不是。
      
      雅苑的四周由一條園內小河包裹,設計之初本是拿來附和流觴曲水的高雅,但現在,卻成了包圍雅苑田氏族人的最好地利條件。
      
      雅苑內,近千田氏族人還繼續圍繞在田老爺和田母身邊阿諛著奉承著期望著,男男女女,臉上都洋溢著笑容。
      
      在這個時代,最講究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明日,靖南侯將封王,而他們田氏的地位,將會得到進一步地拔高,日后田氏族人的日子,無論是在民間還是在朝堂上,都將獲得更大的利好。
      
      當一群群靖南軍甲士將這里的四個出口包圍時,大部分人還沒意識過來,依舊沉醉在今夜家族的放縱之中。
      
      一個個小娃娃圍繞在田母和田老爺子身旁,膝下承歡,這是老人最喜歡的情景,田氏族人也知道這個,自然將自家的娃娃帶上,專門負責陪伴逗弄老祖宗開心。
      
      坐在外圍一點的一些田氏族人似乎發現了忽然出現的甲士,然而,還沒等他們質問出口,四個出口處的校尉就已經下達了命令:
      
      “箭!”
      
      四個出入口位置,甲士或持弩或張弓。
      
      和眼前田氏族人放縱歡愉的場景比起來,此時這些冰冷冷的甲士,宛若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存在。
      
      原本毫不相干的兩幅畫面,在此時,卻被強行拼湊在了一起。
      
      一如黑色的墨,倒入清水之中。
      
      “放!”
      
      墨汁,
      
      開始渲染!
      
      “噗!噗!噗!噗!!!!”
      
      一名名還在舉著杯的田氏族人中箭,他們至死都不清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田家的宅子,毗鄰京城,宅子里,不光有諸多護衛,還有家族侯爺今日帶回來的上千靖南軍精銳,怎么可能讓賊人悄無聲息地殺到這里來?
      
      箭矢橫飛,在這般距離,甚至是可以有瞄準的前提下,箭矢威力,十分恐怖。
      
      鄭凡甚至看見有好幾個中箭的族人在中箭后身上放出了光,顯然也是入品的武者,但要么直接斃中要害栽倒下去,就算沒一箭射死,在中箭之后是否還能繼續提得起刀也難說,更何況,這里是宴會,因有皇后娘娘會來,所以聚集在這里的族人,無人敢攜帶兵器。
      
      亂箭無眼,但田母和田老爺子所坐的位置,卻是被箭矢最多光顧的位置。
      
      這一幕,鄭凡看得清清楚楚,與其說第一輪箭雨是想要造成多少殺傷,倒不如說是大家都很默契地,對田老爺子和田母,也就是自家侯爺的生身父母下了手。
      
      田母和田老爺子以及圍伴在其左右的那些人全都被射死在了那里,田母和田老爺子二人更是被一根根箭矢釘死在了太師椅上。
      
      鄭凡清楚他們為什么要這么做,命令,是侯爺下的,他們不敢違令,也不會去違令,但若是第一輪箭矢不能直接將田老爺子和田母射死,等接下來短兵相殺過去后,換誰上去給田老爺子和田母來一刀,那個人,都不那么好交代。
      
      所以,他們干脆就默認田老爺子和田母是死在了亂箭流矢之中,事兒,是大家一起做的,責,大家也一起擔。
      
      鄭凡張著嘴,他還在喘著氣,他覺得自己的腦子有些熱。
      
      第一輪箭矢之后,四個出入口的靖南軍全部丟下了弓弩,抽出兵刃開始了沖殺。
      
      他們配合默契,本就是軍中精銳,而且其中真的不缺入品武者,哪怕田氏族人里也有功夫不錯的人,但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很難和這群靖南軍甲士相抗衡。
      
      這是一場一邊倒的…………屠殺。
      
      而屠殺的下令者,是這家的……少族長。
      
      鄭凡真不是在矯情,老實說,殺人,他真殺了不少了,也率軍沖過乾國的城,更是在入城之后瀟瀟灑灑地走入綿州知府衙門里,將一眾官老爺的腦袋割了帶回去夸功。
      
      一件件,一樁樁,證明鄭凡絕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連“好人”的邊都沾不上。
      
      但此時,瞎子北的臉、魔丸的臉、四娘的臉,他們的臉,一張張的,都開始在自己腦海中浮現。
      
      鄭凡忽然想問自己一個問題,
      
      那就是,
      
      自己和手底下的這七個人,
      
      和靖南侯這類人相比,
      
      真的算是魔王么?
      
      慘叫聲,
      
      哭泣聲,
      
      兵器入肉的聲音不停的從四面八方傳來。
      
      鄭凡沒殺人,他沒動刀子,他沒有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到,只是忽然眼前正在發生的一切,讓他覺得有些可笑和荒謬。
      
      四周的殺戮,還在繼續,在這場景中,沒人去在意鄭凡到底在做什么,或者說,哪怕有甲士看見鄭凡在什么都沒做,也不會去懷疑什么。
      
      因為他們先前收到的命令以及他們現在所正在殺的人,都已經足以讓他們心神失守了,操控他們繼續舉起屠刀的,是靖南侯十余年在靖南軍將士心中植入的一種本能。
      
      有北面的鎮北侯府為戒,歷代燕皇對靖南侯這一位置一直都帶著戒備,不光是那個位置上必須是自己的心腹,同時,為了保險起見,必要時,還會選擇調離,至于制衡和掣肘,這是帝王心術的基本,就怕在南邊再養出一座鎮北侯府。
      
      但這一代燕皇繼位后不到三個月,就封自己的小舅子田無鏡為靖南侯,靖南軍上下,更是放予其一人為之。
      
      訓練、獎懲甚至是靖南軍序列之中的將領選拔,都由靖南侯一言而定,燕皇絕不說二字。
      
      銀浪郡密諜司負責人,更是成了靖南侯的女人,也就是說,不光是銀浪郡的這支靖南軍,還包括銀浪郡的間諜系統,也都在靖南侯手里。
      
      十余年的時間,足夠靖南侯將自己的影響力滲入到這支軍隊之中了,同時,中層的將領,更是受靖南侯一舉提拔。
      
      說句不好聽的,莫說是屠田氏滿門,就是靖南侯一聲令下,直接命他們攻打皇宮,他們也會馬上執行。
      
      靖南軍上下,不奉詔,只認靖南侯軍令!
      
      鄭凡在一張側倒在地的椅子上坐了下來,刀,放在腳下,左手,撫摸著自己的額頭。
      
      這會兒,他有點希望四娘或者瞎子能在自己身邊,他想找他們說說話。
      
      胸口位置的石頭,開始微微發熱,鄭凡低下頭,忽然發現有一縷縷血霧從四面八方被匯聚而來,開始向自己胸口位置的石頭聚集。
      
      是魔丸,在吸食這里新鮮的血氣。
      
      這一幕,做得很隱秘,沒人會注意到,且四周喊殺聲四起,更不會有人會觀察到這個。
      
      鄭凡“呵呵”笑了一聲,
      
      沒去阻止魔丸。
      
      他對田氏,沒什么感情,自然也不會為田氏不忿什么。
      
      或許,還是自己以前太想把自己摘得太干凈了吧。
      
      無論是刺殺還是反刺殺,陰人還是被人陰,率軍馳騁乾國,其實鄭凡覺得,自己更多的是一種打游戲的心態在做事。
      
      岔河村的事,不是他做的,他不會去做這種事,因為對婦孺平民的殺戮,不在他的游戲范疇之中。
      
      若是現實,也能如同游戲一般,讓人只是玩樂沒什么心理負擔,那該多好。
      
      忽然間,鄭凡的目光被自己靴子底下的一塊蜜餞吸引住了。
      
      這塊蜜餞,有些眼熟,
      
      同時,上面已經被鮮血染紅。
      
      鄭凡深吸一口氣,
      
      而后仰起頭快速地呼吸了好幾聲,
      
      一種想罵人卻不知道到底該罵誰的感覺填充心頭,
      
      剛剛還正想稍微矯情一下呢,
      
      結果一盆冰水直接澆透了自己的全身,打碎了先前的一切。
      
      現實,終究不是游戲。
      
      鄭凡伸手,將那塊蜜餞撿起來。
      
      他不想去找,也不敢去找,甚至不敢再多在四周看看,他不希望在這里看見那位叫辣妞兒的小姑娘身影。
      
      上輩子,曾是一名原創漫畫師的鄭凡,在此刻,忽然明白了一個道理。
      
      虛構的漫畫故事,漫畫情節,它再怎么匪夷所思,再怎么精心設計,它總是有屬于創作者的邏輯在里面的。
      
      而現實,
      
      往往沒有邏輯。
      
      鄭凡不想再待在這里聽慘叫了,因為那塊蜜餞的原因,他也不想再看向自己身后的場景,撿起刀,起身,鄭凡走到小溪邊,想伸手撈點兒水洗洗臉讓自己清醒一下,低下頭時卻發現,田氏人的鮮血,已經將這本來象征著流水曲觴的高雅,給染紅了。
      
      “呵……”
      
      鄭凡直起身子,向外走去。
      
      “田無鏡,田無鏡,你這畜生,畜生啊!!!”
      
      外面,忽然傳來了女人的凄厲叫聲,帶著憤怒,帶著撕心裂肺的痛苦。
      
      就在這時,鄭凡看見一隊身上被血污浸染了一層的甲士從自己身側沖了過去。
      
      鄭凡提刀馬上沖了過去,
      
      那個女人一身紫色長裙,發髻已卸,顯然先前是在睡覺,但此時,卻披頭散發地跪在雅苑外的溪水對面,在女人身邊,有一群驚慌失措的太監宮女。
      
      當這群渾身浴血的靖南軍甲士沖過來時,那些宮女太監們嚇得發出了一陣陣尖叫。
      
      “放肆,站住!”
      
      鄭凡一聲大喝。
      
      前方十余名靖南軍甲士停下了步伐,回頭看向鄭凡。
      
      他們的眼睛里,泛著腥紅,也不曉得是不是沾染了太多血水的緣故。
      
      不過,鄭凡清楚,他們是因為殺戮太多,已經有些瘋魔了,近乎到了見到不是自己人就要殺的地步。
      
      這是很正常的現象,哪怕是再訓練有素的精銳,一旦放開了手腳地殺入,沉浸其中后,往往會不可自拔。
      
      “侯爺之令,雅苑內雞犬不留,雅苑外,不得殺一人!”
      
      有甲士對著鄭凡單膝跪了下來,他們是認得鄭凡的。
      
      有人帶頭后,剩下的十余名甲士則一起跪了下來。
      
      他們先前的所行,近乎差點違背了軍令。
      
      “田無鏡他人呢,叫田無鏡出來見本宮,叫田無鏡出來見本宮!”
      
      皇后掙脫開了身邊宮女的阻攔披散著頭發向鄭凡這邊沖來。
      
      鄭凡持刀橫身,擋在了皇后身前。
      
      皇后撞在了鄭凡身上,因為有甲胄加持外加鄭凡好歹也是個入品武者的原因,皇后娘娘撞上去后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都起來,看住這里!”
      
      鄭凡下令。
      
      十余名甲士馬上起身,持刀而立,守住了這條路。
      
      “給本宮讓開,給本宮讓開!”
      
      皇后娘娘爬起來后發了瘋一樣開始拍打鄭凡身上的甲胄。
      
      “啊啊啊…………”
      
      這時,一道女孩兒哭聲傳來。
      
      鄭凡尋聲望去,發現在先前宮女太監群里,有個瓷娃娃站在那里哭,不是辣妞又是誰?
      
      是皇后看她可愛,所以離開雅苑下去歇息時,把她也帶走了么。
      
      鄭凡心里,忽然舒服了一些,人,總是有一種在悲慘事情之中找尋出可以自我安慰的本能,人們在嘲諷阿Q的同時,殊不知,每個人心里都住著一個阿Q。
      
      不過,鄭凡忽然看見皇后娘娘居然拔出了一根鳳簪。
      
      鄭凡當即伸手,在皇后娘娘要刺下來前一把攥住了皇后娘娘的手腕。
      
      兩世為人,
      
      這還是鄭凡第一次抓住身份如此尊貴的女人的手!
      
      “放肆,你可知本宮是誰,你信不信本宮誅你九族!”
      
      聽到這話,
      
      鄭凡嘴角露出了笑意,
      
      你他娘的威脅人的時候能不能用點腦子或者睜開眼看看,現在到底是誰的九族正在被誅?
      
      在見到鄭凡嘴角的笑意后,皇后氣得臉色煞白,這絕不是抹了粉,是皇后現在氣急攻心。
      
      鄭凡手臂向前一推,皇后踉蹌地后退了好幾步,被身后的宮女太監們攙扶住。
      
      鄭凡則后退了幾步,笑話,他可不想繼續站在這里給這皇后當靶子,皇后打打自己無所謂,反正有甲胄護持,就當帝王SPA捶腿服務了;
      
      但要是拿個簪子給自己身上開幾個孔,這虧,鄭凡可不想吃。
      
      后退幾步后,鄭凡大喝道:
      
      “侯爺有令,雅苑內雞犬不留,敢入雅苑者,殺無赦!”
      
      “遵命!”
      
      “遵命!”
      
      十幾名甲士發出一聲大喝,刀口向前,直指皇后。
      
      皇后被這個陣仗給嚇到了,她清楚,她的身份,至少在此時,是一丁點用都起不到,自己再敢向前,這群丘八真可能會殺了自己。
      
      就在這時,
      
      一聲悶雷忽然自遠處響起,
      
      緊接著是一聲極為沙啞的厲嘯:
      
      “老夫聞到了血腥味,何方宵小,竟敢犯我田家!”
      
      ………
      
      這座新觀園,是田家以迎接皇后娘娘歸府省親的名義修建的。
      
      原來,田氏的宅子就分東西兩府,這一次是將西府翻修擴建成了新觀園,而在雅苑內,伴隨著田氏族人被屠戮,血腥味開始彌漫,血水開始伴隨著小溪流入了東府之中。
      
      東府內有一座道觀,田家一直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相傳當初田氏族長的位置,是落不到田老爺子的手上的,因為田老爺子的父親也就是上一任田氏族長病故時,田老爺子才二十出頭,太過于年輕,田家擔心無法服眾,所以想由田老爺子父親的親弟弟來承接族長的位置。
      
      但那位田老爺子的叔叔,也就是這一代田氏族人的叔祖卻不喜歡這些俗務,一門心思的癡迷于道學,見眾人要讓自己當家主,直接躲進了田氏東府中所修的道觀里不出來了。
      
      這家主位置,這才落在了田老爺子的頭上,其實,撇開今日不談的話,田老爺子確實是將田氏打理得很不錯了。
      
      “那是誰?”
      
      站在靖南侯身邊的杜鵑開口問道。
      
      能一言如雷者,絕不是庸人,尋常的高手也根本無法做到。
      
      靖南侯松開了握著杜鵑的手,
      
      回答道:
      
      “是你我的叔祖。”
      
      “叔祖?”
      
      “叔祖數十年如一日將自己鎖在東府道觀之中,一心求道,外人知其者甚少,甚至就連家里人,也只當是叔祖早瘋了,是一個被關在家里的老瘋子。
      
      不過,我倒是清楚,我這位叔祖沒瘋,因為小時候,他曾想引我入道,也曾為我淬煉過身體,只可惜,我終究與道門無緣,更向往軍旅征伐。
      
      你且在這里等著,為夫去看看,想來是雅苑的血腥味,驚擾了叔祖的清修。”
      
      ………
      
      “何方宵小,安敢在我田家放肆!!!田博楷,你人呢,你人呢!”
      
      一名須發全白的老者正站在道觀頂上大聲呼喊,若是近距離去看他,可以看見他的雙目,早已渾濁一片,倘若鄭凡在這里,定然會覺得這老頭得了極重的白內障,而且是治不好的那種。
      
      當然了,鄭凡不會歧視盲人。
      
      畢竟,家里還有一個很不好相與的瞎子在。
      
      “來人吶,來人吶!”
      
      老者的神智已經有些不清醒了,其身上的道袍,也早就破爛不堪。
      
      他圈禁自己數十年,一心求道,吃喝供應,早些年一直都是由田氏族人供應,不過后來,田氏下人發現他忽然不吃飯了,送過去的飯食今日是什么樣翌日收回來時也依舊是什么樣。
      
      田博楷還曾因此特意入道觀看過,出來后,田博楷只是吩咐以后不用送飯了。
      
      若不是里面時不時地會傳來笑聲或者誦經聲,田氏族人可能還真以為這個叔祖已經死了,但這種不吃不喝的架勢,還真是讓人覺得奇怪無比。
      
      “來人,田博楷呢,人都死哪兒去了,來人!”
      
      老者不停地大喊著,在其周身,肉眼可見一縷縷青光在環繞。
      
      “叔祖。”
      
      靖南侯走到了道觀門口,躬身下拜。
      
      “你…………你是誰?”
      
      老者面向靖南侯,鼻子忽然吸了吸,
      
      道:
      
      “這味道,好熟悉,小鏡子,是你么,小鏡子?”
      
      “回叔祖,是無鏡回來看你了。”
      
      “啊哈哈哈,小鏡子原來你在家啊,哈哈哈,那就好,那就好,雖然當日你沒從老夫我問道,但老夫清楚,你這小子習武天分一直極高。
      
      有你在家,想來家里是出不了什么事的,我現在嗅著的血腥味兒,必然是那群趕來進犯之宵小所流,是吧?”
      
      “回叔祖的話,宵小,已經被無鏡殺了。”
      
      “嗯,該殺,就該殺!那就行,那就行,老夫還當有什么事兒呢,呵呵,你在家就行,有你在家,老夫還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對了,你與你父說說,他也一把年紀了,別舍不得放權,也別再隔三差五地納妾了,那么一大把年紀的人了,也不嫌害臊,這不是耽擱人家小姑娘家么。
      
      你叫他明日來這里找老夫,他若是想多活幾年,就陪老夫念念道家心經,家里的事兒,他也該交給你了。”
      
      “回叔祖,父親,明日來不了了。”
      
      “咋嘞,病了?”
      
      “父親應該已經去了。”
      
      “啥?博楷那混小子已經走了?何時的事,為何都沒人通知老夫?哦,也是了,老夫二十年前就叫你們別送飯了。”
      
      “今日,剛才。”
      
      “剛才,小鏡子,你是說那些上門的宵小,已經將博楷害死了?”
      
      “死了。”
      
      “可惡,敢爾!到底是誰家出手?是司徒家還是吳家?不對,難不成是蠻人?也不對,也不對,難不成,是他姬家?”
      
      “是無鏡。”
      
      “…………”老者。
      
      “老夫眼睛已經瞎了多年了,如今這耳朵也越來越背氣了,這話都有些聽不清楚了,小鏡子啊,你剛剛說啥了?”
      
      “是無鏡率靖南軍,在誅田氏一族。”
      
      “你,你,你!你荒唐!!!”
      
      老者周身,一道道青光濺射而出,道觀屋頂的瓦礫瞬間被碾碎,澎湃的氣勢開始宣泄。
      
      “小鏡子,小鏡子啊,你為何,為何要這般做?”
      
      靖南侯伸手解開了自己脖子上的扣子,血紅色的披風隨風飄落在了地上。
      
      同時,
      
      緩緩道:
      
      “我燕人為東方御蠻數百年,是該出去看看了。”
      
      ————
      
      感謝她化大自在天成為《魔臨》第71位盟主。上架那段時間新上萌和打賞的親很多,感謝大家的支持,謝謝。
      
      另外,求一下推薦票和月票吧,因為龍最近字數寫得比較多的原因,咱的字數已經超過推薦票數很多了,牌面啊牌面還是要的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