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112章 大俠,請入坑

  • 魔臨 - 第112章 大俠,請入坑字體大小: A+
     

        驛站門口的馬廄里,存著不少馬,還有兩輛馬車,只是不見許文祖的那頭貔獸。

      許是覺得自己現在的左腿不合適騎馬,外加還要再帶一個人,陳大俠選擇了馬車。

      陳大俠趕車,鄭凡就斜靠在陳大俠的身側。

      馬車奔馳,冬日夜間的寒風像是一道道巴掌對著你的臉就是無息止地呼上來。

      為了防止鄭凡失血過多而死,陳大俠封住了鄭凡體內的氣血流動,但這種感覺,其實非常地難受。

      你甚至連呼吸都很勉強,每一次地艱難呼吸,都感覺自己的肺部像是鼓風機一樣在“嗡嗡”作響,同時心臟的每一次跳動都如同有人拿著大錘在你耳旁狠狠地敲下。

      陳大俠操控馬車的技術還不錯,雖然沒有瞎子北駕車時的那種舉重若輕,但似乎馬匹也懂得趨利避害,三匹馬撒著蹄兒在狂奔著。

      鄭凡的目光在四周不停地逡巡,只可惜,身后沒有傳來戰馬的追逐聲。

      有一點,讓鄭凡很是奇怪,驛站的位置,就在尹城的城郊,雖然尹城作為首府,名聲上有點類似于后世的海口之于三亞;

      但不管怎么樣,尹城也是大城,尹城里也是有駐軍的。

      許文祖早早地就走了,他只要不傻,肯定會直接去尹城搬兵。

      尹城兵一出,包圍驛站或者追上這輛馬車,問題都不大。

      但一切的一切,都顯得這般的寂靜。

      陳大俠似乎能看出鄭凡在想什么,開口道:

      “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么,但我知道,今晚,驛站那里會一直很安靜。”

      “為…………為什么?”

      鄭凡很艱難地開口問道。

      其實,倒不是自己不能腦補出來,會出現這種情況,顯然是有燕國的內部勢力和這幫刺客進行了勾結,為他們的進入做了安排和遮掩。

      驛站這種地方,雖然不算是什么軍事重鎮,但也不能算是什么普通客棧,這里出了事,按照慣例,肯定很快就能被相關方感應到,同時會馬上做出反應。

      也就是說,勾結這幫刺客的燕國內部勢力,它的影響力,肯定不小。

      但這就是最讓鄭凡納悶的地方了,一個大勢力,為什么要對付自己?

      雖然鄭凡不算是什么善男信女,甚至是站在當權者的角度,直接下令砍了自己以及自己的七個手下都可以說是“極為英明”和“高瞻遠矚”了。

      但問題是,鄭凡不認為現在有勢力要這般對付自己的必要。

      但坐在自己身邊的陳大俠又做不得假。

      不過,岔河村,鄭凡是真的不知道,他是真的沒下令屠過村。

      但這會兒鄭凡已經懶得和陳大俠掰扯這個了,

      真要再說自己沒屠過岔河村,

      陳大俠這腦子說不定會吼一句:你是不是已經把小花、妞妞和大妮兒都殺了!

      然后,

      陳大俠一劍下去,直接了結了自己這罪惡骯臟的一生。

      馬車,在快速地奔騰,路上倒是碰到過一些商隊,也看見過一些趕夜路的百姓,鄭凡也沒叫,也懶得去發出什么暗示的了。

      而且,鄭凡倒是挺希望陳大俠能安安穩穩地把自己帶到翠柳堡附近的。

      似乎是因為鄭凡這路上都很乖巧,

      陳大俠對鄭凡的態度稍微軟和了一些,

      他,本來就是個好人,且不是發好人卡的那種好人。

      這一點,就是連要被他殺的鄭凡都無法否定。

      但真不是鄭凡打算去坑這個老實人,是這個老實人打算以莫須有的罪名要殺自己。

      “你們燕國人,練劍的真的不多。”

      鄭凡猶豫了一下,這是要找自己聊天?

      想了想,鄭凡很痛苦地回應道:

      “刀……更好砍蠻子一點。”

      “一直聽說荒漠上的蠻子很厲害,但還未見識過。”

      “有機會的話,可以去看看,荒漠上,是另外一種不同的格局和氣象。”

      “真的么?”

      “是的,去了荒漠,看了蠻人,你就能更好地讀懂燕人。”

      “你說話的方式,很特別。”

      “是不是很有味道,也很好聽?”

      陳大俠是個實誠人,

      聞言,

      點了點頭,道:

      “是的。”

      “你可以不殺我,我可以天天講話給你聽。”

      倒不是鄭凡矯情,其實,這么可愛的二貨,他也不想坑人家。

      如果能化敵為友,那最好不過。

      “你,必須死。”

      “好的,我知道了。”

      “其實,在我看來,燕人和乾人以及晉人和楚人,沒什么區別,都是人。”

      “不一樣的,橘生淮南則為橘,生于淮北則為枳……”

      “橘子和枳我知道是什么,但淮南和淮北,是哪里?”

      “傳說中天上有一條河,叫淮河,淮南指的是淮河的南岸,淮北指的是淮河的北岸。”

      “天上,還會長橘子?”

      “天上還會養兔子,據說是嫦娥當年奔月,帶上去了一公一母兩只兔子,然后它們繁衍出了很多的后代。”

      “嫦娥為什么要養這么多兔子?”

      “因為她喜歡吃紅燒兔頭。”

      “哦,是么,這個故事,我沒聽說過,你們燕國人的嫦娥奔月故事,細節如此深入的么?”

      “是蠻族人聽了這個故事后,在荒漠上傳播時變了樣。”

      “哦,原來如此,蠻人,果然是蠻人,不識風趣,可惜了,原本這次游歷,想先去岔河村,再吃兩碗面,然后通過燕國去荒漠看看的,誰知道村子沒了,就想著來燕國殺了你,再去荒漠看看,誰知道腿又沒了一條。

      等接走花花她們后,我就要回乾國去安置她們,腿沒了不方便騎馬,估計去不了荒漠了。”

      陳大俠說起腿沒了這件事時,沒帶絲毫的怨氣,仿佛是在說一件極為尋常的事。

      他為了兩碗面的恩情,來燕國找人報仇;

      又為了那仨不是很熟的女孩兒,將害得自己截肢的瞎子北和薛三給留下沒殺。

      鄭凡自認為是不可能做到這種地步的,也相信這世上大部分人也都做不到這個地步。

      “你出自乾國哪個門派?”

      “我沒有門派。”

      “自學成才?”

      “小時候掉懸崖沒死,在溝澗下撿了一本劍譜,自己練的。”

      “…………”鄭凡。

      鄭凡有一種感覺,自己現在應該坐著的是這個世界“主角”的車。

      然后,是這個世界的主角,要殺自己。

      “那個劍譜,在哪里?”

      “你問這個做什么,都是要死的人了。”

      “好奇嘛。”

      “送人了。”

      “送……送人了?”

      “前些年,很多人都來找我要劍譜,說不給他,就要殺我,一本劍譜而已,我就送出去了,后來聽他們說,這只是一本很普通的劍譜。

      很多人一開始不信,以為我給出的是假的,就又來找我,還想抓我和殺我,沒辦法,我只能殺了他們。

      再之后,他們可能是發現我的劍術沒什么特別的,就信了吧。”

      “估計也是被你殺怕了。”

      “那本劍譜,確實很普通,我曾在晉國劍閣進修過,看過很多精妙的劍譜,才發現,我最開始撿到的那本,確實是很普通的東西。”

      所以,這就是天賦?

      “可惜,我來燕國后,發現燕國人,都不怎么喜歡佩劍。”

      “我記得我先前說過原因。”

      “但這個原因,無法使我信服。”

      “賣蔥油餅的大爺,會覺得這個世界上最美味的東西,就是蔥油餅。”

      “嗯,我懂了。”

      “其實,劍,真的不適合廝殺,除了你這種劍修。”

      在最混沌的時候,劍和刀,其實沒有太多的區分,都是混為一談的,到之后,隨著鍛造技術的發展,劍的實用性就開始被刀給超越了。

      現在,劍代表的更多的,還是一種象征性的作用,再加上類似陳大俠這種劍修。

      兩個人,就這樣坐在馬車上,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天,像是兩個認識許久的朋友。

      過了許久,

      “翠柳堡,應該不遠了。”陳大俠開口道。

      “哦。”鄭凡應了一聲。

      “我改變主意了。”

      “不殺我了?”

      那我也可以改主意。

      “你,還是要死的,但我可以在殺了你后,幫你挖個墳,立個碑。”

      “呵呵,謝謝哦。”

      “不客氣,你這人,挺有趣,以后如果我再來燕國的話,也能通過你的墓碑,再找到你,和你再聊聊天。”

      “好主意。”

      …………

      翠柳堡上的星,是閃閃的星。

      阿銘和樊力坐在堡寨的城墻上,在下著象棋。

      寒風呼呼的吹,他們卻毫不在意,畢竟,他們都算是“冷血動物”。

      “主上,還沒回來呢。”

      “說不定和那位深海同志久別重逢太開心了,被那位深海同志留下來大被同眠了。”

      “你也就只敢在背后這樣議論議論主上。”

      “當了一個月的花灑,每次喝水都像是在洗澡,背后議論議論,很過分么?”

      “不過分。”

      “這不就對了嘛。”

      “但我還是擔心主上會不會出什么事。”

      “沒事,主上出事的結果,無非就兩個,要么,我們倆下著棋聊著天,然后對視一眼,一起暴斃;

      要么,就什么事都沒有,回去躺棺材睡一覺后,又是嶄新的一天。”

      “然后呢?”

      “如果是我和你一起暴斃的話,還行吧,也沒什么痛苦。

      如果什么事都沒有的話,證明樊力當初的那個提議,是正確的,我們也就都……自由了。”

      “下棋吧,輪到你了。”

      “不下了,我輸了。”

      “呵,和你下棋,真沒意思。”

      “那你怎么不去找瞎子下棋?”

      “和他下棋,更沒意思。”

      “也是,瞎子下棋,說不定比阿爾法狗更厲害。”

      “嗯?你聽到什么聲音了沒有?”梁程開口問道。

      阿銘側耳聽了聽,搖搖頭,道:

      “沒有啊。”

      “不對,是有聲音的,我確定。”

      阿銘又認真聽了一下,還是搖搖頭,不過隨即,他就趴在了地上,將自己的耳朵貼在了地面,

      “嘿,好像還真有點動靜,在地下。”

      “對,在地下。”

      “不會是地基在動吧?”

      “地基問題的話,動靜不會這么小,再說了,這座堡寨是瞎子盯著建的,質量應該沒問題的。”

      “說不準,說不準,哦,對了,我看過瞎子的圖紙,咱這堡寨下面,有一條密道,瞎子特意挖的,密道的另一頭,連在對面的柳林子里。”

      “這是怕圍城么?”

      “城是死的,人是活的,咱也沒那么高的節操為大燕死戰不退什么的。”

      “其實這初始陣營選得還可以,如果出生點在乾國,那日子估計得過得挺憋屈。”

      “還行吧,不對,這聲音還在唉,不會是地道里進老鼠或者鉆進什么獐子了吧?”

      “要不,你去看看?”

      “不去。”

      阿銘很干脆地搖搖頭。

      “為什么?”梁程問道。

      “安置地道入口的那個房間,原本是我的房間,只不過后來在瞎子的安排下,讓我和沙拓闕石換了個房間放棺材。”

      說到這里,

      阿銘和梁程都愣了一下,對視起來,

      二人近乎異口同聲道:

      “不會是沙拓闕石動了吧?”

      ………

      “是哪個村子?”

      馬車,停在了柳林子里,是鄭凡要求的。

      “別急,出了這林子,就快到那村子了。”

      “你是不是想等你堡寨里的兵過來救你?”

      陳大俠顯然不傻。

      “這一路上,你見過我對他們發消息了么?而且,我已經傷成這樣了,還怎么發消息?”

      “你那個瞎了眼的仆人,他似乎有能力在不說話的前提下,進行交流,而仆人的本事,大多數都是從主人那里學來的。”

      “那你可真高看我了。”

      “你的兵,就算能收到你的消息,也趕不及救你的,我敢帶著你回這里,就不擔心會發生什么意外。

      只要有任何的風吹草動,你馬上會被我一劍斬殺。”

      “我知,我知,大俠,之所以叫你停在這里呢,是想在我死之前,完成最后一個心愿,我想,在這里插一根柳條。”

      “冬天插柳條,能活么?”

      “萬一呢?”

      “可以,你快點,別耽擱我待會兒給你挖坑的時間。”

      “哦,對了,說到挖坑,地兒得挖大一點,寬敞一點,行么?”

      “盡量。”

      “大俠,你知道遠處那座我現在守備的堡寨,為什么叫翠柳堡么?”

      “不知道。”

      “那我和你說道說道。”

      “可以,但坑挖不大了。”

      “沒事,死之前多說幾句話,也算是賺了,相傳,一百年前,初代鎮北侯曾在這里插了一枝柳,期待柳樹長成之際,可以在上京皇闕里飲馬。”

      “妄想。”

      “嘿,還以為你會連這個也不在意呢。”

      “我是乾國人,怎么可能不在意。”

      “但改變不了的,一百年前沒能做成的事,一百年后的今天,很可能就要被實現了。

      可惜啊,可惜啊,我是見不到了,跨上戰馬,為我大燕開疆拓土,滅蠻,平乾國,逐王庭,破上京,

      這是我,自兒時以來的夢想。

      陳大俠,你今日可以殺我一人,但我大燕,還有千千萬萬個鄭凡,你殺不光,也殺不絕的!”

      陳大俠看著鄭凡,眼里,多出了一些敬佩的味道。

      “我今日,要在這里插一根柳,我相信,日后,等這枝柳長成樹時,你乾國的皇帝貴妃被押送到這里時,可以在這里歇腳。”

      “雖然我要殺你,但我不得不承認,站在燕國的立場來看,你真的很讓人敬佩。”

      說罷,

      陳大俠持劍對鄭凡行半禮。

      鄭凡對著陳大俠翻了個白眼,

      心想這娃兒這么容易被騙,怪不得會莫名其妙地跑來殺自己。

      所以,只有缺心眼兒,才能成為高手?

      “大俠,幫我折一根柳條下來。”

      陳大俠聞言,下了馬車,伸手折斷了一根柳條。

      “就插在那里吧,那個低洼的地方。”

      陳大俠點了點頭,

      他雖然下了馬車,雖然把鄭凡一個人留在了馬車上,但這點距離對他來說,也依舊是一劍罷了。

      就算此時翠柳堡里沖出來一群鐵騎,他依舊能夠輕松斬下鄭凡的頭離去。

      有本事的人,才有自信。

      陳大俠將枝條插入了地面,站起身,拍了拍手。

      靠在馬車上的鄭凡看著陳大俠,

      很認真地道:

      “岔河村的人,真的不是我殺的,我發誓。”

      陳大俠臉上當即露出不愉之色,

      道:

      “在此時,還想狡辯?”

      “我沒有狡辯。”

      “速速告訴我小花她們的位置,我也可以給你挖坑。”

      “陳大俠,我再問你一次,你,能不能放過我!”

      陳大俠舉起了劍,道:

      “小花她們,是不是已經不在了?”

      鄭凡則喊道:

      “你今日放了我,我保你離開燕國!”

      “小花她們,已經死了或者被你賣了,是么?”

      鄭凡搖搖頭,道:“沒有,我沒賣她們,也沒殺她們,這一點,我可以保證。”

      陳大俠松了口氣,

      道:

      “那就好,快點帶我去接她們,我,可以給你挖一個寬敞的坑讓你躺得舒服,讓你滿意。”

      鄭凡笑了,

      咬了咬牙,

      拼著這具重傷身體的剩余所有力氣,

      大喊道:

      “陳大俠,禮尚往來,這是我特意為你準備的坑,請你……笑納!”

      地面之下,

      忽然傳來一聲咆哮,

      “吼!!!!!”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