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110章 江湖險惡

  • 魔臨 - 第110章 江湖險惡字體大小: A+
     

      陳大俠,居然真的就叫陳大俠。

      好的,這個名字,也確實很貼切。

      雖然接觸不久,雖然對方要殺自己,

      但鄭凡依舊不得不承認,眼前這個相貌平平無奇的家伙,

      言談舉止間那股子憨憨傻傻的感覺,真的有種郭大俠的意思。

      盡管對方要對自己拔劍了,但鄭凡心里還真有一種自己是反派角色要被憨厚的正義化身給斬殺的既視感。

      薛三雙膝微微彎曲,兩只小手一翻,兩把軍刺落入了掌心之中。

      平日里,梁程要練兵,瞎子北要算賬和看設計圖紙,四娘訓練紅拂女,樊力在砍柴和搬磚,阿銘在被主上射;

      薛三則充分地發揮著自己的“矮人”天賦職業技能,

      沒事就琢磨琢磨趁手的暗器或者小兵器什么的,天知道他這小小的身軀里,到底掛上了多少配件。

      許文祖可以走,而且看起來,這位陳大俠似乎真的放許文祖走,而不是在開玩笑。

      但薛三和瞎子北不可能走,

      樊力那個憨憨曾建議過,把主上“咔嚓”掉的話我們是不是就獲得了大自由?

      可能直接解除限制,恢復全部實力,即刻走上人生巔峰;

      但根據墨菲定律,

      最大可能就是,自己七個人,可能會因此主上的死,而一同遭受抹殺,集體暴斃。

      鄭凡,只有一個,鄭凡,也只有一條命,你不能像殺條魚一樣釣一條過來殺殺看,你根本就沒辦法去做實驗!

      再多再多的計算,再多再多的推演,只要它存在一線可能,那對于當事人的七大魔王來說,所謂的概率,也就只剩下了0和1這兩種可能。

      他們心里,也沒有任何慶幸的想法。

      于瞎子北和薛三來說,他們并不是無畏死亡,但他們更畏懼的,是死得稀里糊涂和死得搞笑。

      只有懦弱的人,才會將自己的結局交給命運和天意,只有卑微的人,才會期盼那概率極小的慶幸。

      真正的魔王,就該勇于直面自己的人生。

      這話聽起來有些中二,是因為大部分人說這話時,真的只是說說而已。

      而此時,薛三動了。

      主上,肯定是留最后面的,一旦主上“烏拉”一聲沖上去被秒殺掉了,他跟瞎子那也是同樣的憋屈。

      瞎子的能力,肯定不適合沖在第一個,所以薛三很清楚自己現在該做什么。

      薛三的身形以極快的速度沖到了陳大俠的面前,薛三明白,自己現在面對的,可能是這個世界的五品劍修。

      軍刺,被遞送了出去。

      這并非說明薛三的動作慢,只是因為這世上任何事物的發展,其實都是相對的,在陳大俠的劍面前,薛三的軍刺,就真的像是緩慢遞送上去一樣。

      “鏗鏘!”

      兩把軍刺卡在了劍身上,薛三甚至沒看清楚陳大俠的動作。

      雙方的目光交匯,

      陳大俠的眼神,依舊純澈平靜。

      這不是在裝逼,陳大俠身上沒有絲毫裝逼的意味在里面,他就像是石碑上的律文,一舉一動,都是那么的一板一眼。

      劍身翻滾,

      一股強橫的力量隨之而來,

      “砰!”

      薛三直接被彈飛了出去,

      落地后雙足先著地,然后見這股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力道居然還沒褪去,不愿硬抗的薛三干脆在地上直接翻滾起來。

      這一滾,就直接滾到了鄭凡的身后,“吧嗒吧嗒”的摔破了一路的地磚,但身形止住后,薛三還是馬上又站起來了,雖然鼻青臉腫。

      打架,不是選秀。

      薛三先前倒是能夠直接站住身形,但未散去的力道會震傷自己的身體內部器官,然后自己大概率會噴出好幾口鮮血。

      這種情形,一般只在電視劇里出現,似乎為了撐這個面子,寧愿自己要受傷一樣。

      薛三不在乎面子,他寧可自己形象差點一路打滾跌摔下去把力道卸掉,寧愿自己一身狼狽,也要給自己留下第二次沖刺的本錢。

      “你是個優秀的刺客,比他們,都優秀。”

      陳大俠如是說道。

      他說的“他們”,應該是先前來殺鄭凡的這些刺客們。

      薛三聞言,臉上露出了鼻青臉腫的笑容,

      道:

      “你知道么,要不是爺爺我現在實力沒恢復,應該是爺爺我對你說:你是個優秀的劍客。”

      陳大俠依舊毫無所動,只是很平靜地道:

      “我只殺鄭凡,下一次,我不會留手。”

      “呸,爺爺稀罕你留手么,裝什么犢子啊,別以為爺爺不知道,你現在說這話時,心里別提多爽了!”

      陳大俠微微搖頭,

      道:

      “我不喜歡殺人,殺人,是不對的。”

      “爺爺就是不問你為什么還要殺我家主上,因為爺爺知道你會回答:因為有些問題,只有殺人才能解決。”

      陳大俠聞言,

      嘴巴微微張開,

      道:

      “我很滿意你這個回答,下次如果再有人問我這個問題,我可以借用么?”

      “…………”薛三。

      “用,盡管去用,版權費就是清明節,多燒點紙。”

      瞎子北往前走了兩步,雙手從口袋里伸出來,攤開在身前。

      陳大俠的目光,落在了瞎子北的身上,

      道:

      “你很特別,但你,不適合廝殺。”

      “嗯。”

      瞎子北承認了,

      然后閉上了他那一雙睜著和閉著沒什么區別的眼睛,

      無形的氣流,開始在其身邊盤旋,這是…………精神風暴。

      陳大俠拿著劍,開始向瞎子北走來,在雙方的距離被拉近到一定程度后,瞎子北的雙手猛地攥緊拳頭。

      “嗡!”

      強橫的精神力開始向陳大俠橫掃而去!

      陳大俠的身形,微微一晃,卻還是繼續地向瞎子北走來。

      瞎子北的臉上,開始出現汗珠。

      陳大俠一邊繼續往前走一邊說道:

      “我好像感覺到,有無數雙眼睛在盯著我,它們在找什么?”

      閉著眼的瞎子回答道:

      “你的心靈裂縫。”

      任何人,心里都有裂縫,這可能是你童年的陰影,可能是你某件傷心事,甚至可能是你的喜悅之事,只要有什么事可以讓你的心靈掀起漣漪,那么,它就可以被利用,可以被掌控,可以被當作一個突破點,可以去放大,可以去渲染,

      精神系者的存在,

      其實所擅長的就是“千里之堤毀于蟻穴”!

      陳大俠繼續往前走,同時,繼續問道:

      “那么,找到了么?”

      瞎子北搖搖頭,

      道:

      “沒有。”

      “哦,是么。”

      陳大俠的語調依舊平靜。

      瞎子北嘆了口氣,

      道:

      “之前覺得你在裝………”

      “現在呢?”

      “你不是在裝,你是真的二。”

      瞎子北很無奈,因為他碰上了一個……一個內心毫無裂縫的人,用句更通俗易懂的話來形容,就是赤子之心。

      這貨真的不是在裝腔作勢,這貨是真的缺心眼兒。

      “真二,是什么意思呢?”

      陳大俠問了這個問題后,沒等瞎子回答,

      有些遺憾道:

      “來不及了,步子,到了。”

      陳大俠舉起了劍。

      “起!”

      瞎子北衣服之下忽然飄出了一根根銀針,被其用意念力控制著懸浮在身前。

      “去!”

      一片銀針沖向了陳大俠。

      陳大俠的劍,

      也劈了下來,

      一道乳白色的劍罡出現,

      頃刻間就將瞎子北的銀針給崩散。

      瞎子北雙手下壓,

      脖頸上,青筋畢露,

      驛站一樓的地磚被掀開,卻又在下一刻被劍罡掃除。

      瞎子北再以念力凝聚于自己身前,形成了一道防護罩,但經歷了兩次削弱的劍罡還是在頃刻間劈破了護照。

      “噗……”

      瞎子北的身上,出現了一條從左肩膀到右下胯的傷口,

      “噗通……”

      瞎子北單膝跪在了地上,雙手撐著地面。

      先前,若非自己衣服里面還穿著金絲軟猬甲,可能自己已經被劈成兩半了。

      所謂的金絲軟猬甲,是鄭凡特意叫四娘織的東西,這對四娘來說,也就是小意思,所以她不光給鄭凡織了一件,也給其他所有人都織了一件。

      “瞎子!”

      鄭凡跑到了瞎子身邊蹲了下來。

      先前,是瞎子用精神力傳話,讓自己最后出手,千萬不能第一個出手,所以鄭凡照做了。

      陳大俠站直了身子,開始調整自己的呼吸,同時開口道:

      “我在調整氣息,你可以來偷襲我了。”

      “…………”薛三。

      你大爺的,我不要面子的啊!

      但沒辦法,薛三已經看出來了,瞎子已經被KO了,這時候自然就得自己再上了,否則就不能主上上吧?

      說白了,他跟瞎子也就是想要在主上被殺之前,自己先玩痛快了再說。

      薛三沖向了陳大俠,手中,再度出現了一把匕首。

      陳大俠就這么看著薛三向自己沖來,手中的劍,發出一聲輕鳴。

      雙方的距離,再度拉近。

      薛三的匕首刺了過去,當一個刺客,不得不要站在火燭之下卻和對方單挑時,往往會顯得有些蒼白和無奈,甚至有一種獨有的悲壯。

      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匕首和劍,再度碰撞在一起,一切的一切,似乎又是先前模式的重演。

      只不過這次當劍身上的力道傳來時,薛三的身形提前一步向下墜去。

      但陳大俠劍身上的力道則在此時改變了方向,開始向下砸去。

      力道,施加在了薛三身上,薛三的身形在加速下墜。

      而這時,

      在鄭凡身邊已然匍匐在地上無比凄慘的瞎子身體忽然一顫,空洞的眼眸里,兩縷鮮血溢出。

      “嗡!”

      下墜的薛三被意念力強行推向了陳大俠的身體一側。

      陳大俠目光一凝,手中的劍順勢下去。

      薛三沒躲避,只是骨頭一縮,身形蜷曲在了一起,竟然成了一個肉球,這一次縮小的,比先前從琴弦網里逃出時還要過分,劍尖也因此沒能刺入薛三身體,錯了過去。

      但陳大俠卻在此時抬起腿,

      像是要準備踢足球一樣,

      一腳踹向薛三。

      薛三卻在此時,張開了嘴。

      “砰!”

      薛三被踹飛了出去,直接砸在了驛站柱子上,柱子被砸凹陷了下去,薛三身體里也傳來了一陣骨節脆裂的聲響。

      落地后,身體攤開,臉上滿是鮮血,進氣沒出氣多。

      陳大俠的目光,落在了鄭凡身上,

      道:

      “你有兩個,很優秀的仆人。”

      鄭凡沒理陳大俠,而是看向自己身邊的瞎子,

      “現在,我可以上了?”

      瞎子北低垂著身子跪在地上,點點頭,然后額頭抵在了地磚上。

      “其實,我們剛剛可以一起上的。”

      鄭凡真的不解,為什么先前要讓自己在旁邊看著,他雖然只是個九品武者,但他可以激發出魔丸的力量。

      三個人一起上的話……雖然好像也沒太多的贏面,

      但也總好比一個一個地車輪戰上去等著被解決吧?

      陳大俠持劍,向鄭凡走來。

      他來這里,就是要殺鄭凡的。

      鄭凡深吸一口氣,站直了身子,

      老實說,

      這還是自自己醒來,所碰到的最強的對手,

      以往自己這邊出手無論是陰人還是滅人家滿門,其實都有一種“貓戲老鼠”的意思在里頭,很從容,甚至還能追求一種美感。

      但當自己變成老鼠時,就真的很討厭這種感覺了。

      而且,今晚的事,鄭凡隱隱有一種感覺,似乎并沒有那么簡單。

      鄭凡的左手放在了自己胸口位置,在那里,有一塊石頭安靜地躺在那里。

      “兒…………”

      忽然間,

      陳大俠身體一頓,

      腳步也為之以挫,

      他有些疑惑地低下頭,

      劍尖,

      劃開了自己的褲腿,

      發現自己小腿位置,已然青黑一片,且這股黑色,還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蔓延。

      “呵呵呵…………呵呵呵…………”

      額頭抵在地磚上的在瞎子北發出了笑聲。

      “桀桀…………桀桀………………”

      一邊,癱在地上的薛三猙獰著自己血肉模糊的臉,也在發出著笑聲。

      “呸…………”

      好幾顆斷牙帶著一灘血沫子被薛三從嘴里吐出來。

      這幾顆斷牙上,赫然插著幾根銀針!

      先前薛三被當作皮球踢出去前,張開嘴,牙齒里藏著的銀針在自己被踹飛時,恰好刺入了陳大俠的皮肉里。

      銀針里,

      淬上了自己磨了梁程半個月才求來的僵尸精血,

      這尸毒效果,

      絕對是可怕得很了!

      “桀桀…………桀桀…………”

      已經癱瘓如死狗一樣的薛三在此時還是用最后一點力氣要說話,

      老子就算是死,就算是要被丟棺材里了,也要堅持把這個逼裝完:

      “孫賊…………爺爺我今天再教教你…………什么…………什么叫…………江湖險惡!”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