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109章 大俠

  • 魔臨 - 第109章 大俠字體大小: A+
     
        打架,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可以看出來,薛三玩得很開心。

        “四匹馬”已然俯沖了下來,當頭的烈馬手持一把大斧,對著薛三就劈砍了下去。

        薛三身形反應速度很快,很是輕松地躲過,同時身形一側,腳后跟一磕,小小的身軀在倏然間改變了方向,竄向了烈馬的身后。

        剎那間,小手一抖,另一把匕首出現,對著烈馬身后揮舞了下去。

        “嗡!”

        一根極為細微的絲線,被割斷了。

        薛三瀟灑地落地,似乎還想學阿銘來個西式貴族鞠躬禮,但動作做到一半時,斧頭卻被烈馬揮舞著劈砍下來。

        薛三眼角一抖,

        這傀儡不是拿絲線控制的!

        套路,媽的,又是套路!

        薛三的雙腿蹬地,向后彈射出去,但先前一直在外圍游弋的另外三匹馬在此時包抄了過來。

        瘦馬雙手探出,一根根琴弦交錯成了一張大網對著薛三就罩了下去,貴馬則雙臂張開,身體快速移動,這是要抱住薛三。

        但這一次,自始至終,瞎子北都站在那里沒動,也沒有出手,眼中露出了些許沉思。

        鄭凡距離又有點遠,這會兒薛三似乎把自己玩進死胡同了,但鄭凡這個主上想出手幫忙也來不及。

        誰成想,被琴弦網罩住的薛三身體忽然一縮,像是用軟骨功的方式,讓本就是侏儒的他,變得更為矮小。

        琴弦網的受力點是照著薛三的存在去鋪陳的,當薛三一下子縮小下去后,琴弦網就像是瞬間是瞬間失去了準星。

        薛三抱頭一滾,像是個小肉球一樣直接從網下掙脫了出來,貴馬也抱了個空。

        瞎子北在此時忽然睜開眼,鄭凡只覺得自己面前吹過了一陣風,而貴馬的身體則因此忽然一顫,像是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完全侵入。

        “砰!”

        貴馬炸裂,刺鼻腥臭且帶著劇毒的液體濺射開去,這個東西,本來應該是要抱著薛三后使用的,現在卻被瞎子北強行打開。

        在貴馬身邊的瘦馬和俏馬則被淋了一身,兩個傀儡身體開始被瘋狂地腐蝕,似乎內部的陣法紋路也被破壞,直接跪在了地上,不再動彈。

        四馬之中,只剩下烈馬一個人。

        瞎子依舊站在那里,很是平靜地看著眼前僅存的烈馬。

        烈馬的嘴巴張開,但聲音,卻不是從其嘴里發出,而是從腹部位置。

        “我聽說,西方的魔法師里,有一類極為稀有的存在,可以做到你剛才做到的事情。”

        瞎子北抬起手放在嘴邊,遮著嘴,打了個呵欠。

        他猜的沒錯,真正的操控者,其實藏身在自己的傀儡里。

        或許,冥冥之中,真的存在著一種屬于老銀幣的惺惺相惜。

        因為瞎子從一開始,就已經看穿了對方的套路。

        聲音,再度從烈馬腹部傳出:

        “我應該先對你出手才對。”

        瞎子北點點頭,

        “對。”

        這確實是對策失誤,竟然放任一個精神系加空間系的雙系“魔法師”在旁邊一直從容地輸出。

        團戰若是不懂先切后排,那必然會輸得很慘烈。

        其實,這一次也是辛苦薛三了,七魔王里適合和瞎子搭配的其實不少,

        高回血的阿銘,高防的梁程,高血條的樊力,

        但瞎子本人似乎更喜歡和薛三組隊,鄭凡有點腹黑地猜測可能是瞎子覺得看著薛三在自己面前蹦跶來蹦跶去吸引火力很有趣吧。

        “你太貪了,四個傀儡,你根本應付不過來。”

        烈馬腹部的聲音再度傳來:

        “因為,我以前沒遇到過你。”

        瞎子北微微一笑,

        道:

        “承讓。”

        “客氣。”

        說完,

        烈馬后退一步,薛三跟進了一步。

        烈馬的腹部再度傳來高呼:

        “陳大俠,你再不出手,我可就要被他們給殺了。”

        很顯然,這是在喊另一個人,不出意外的話,那個人,先前應該是負責把守后門。

        薛三的眼角瞇起,耳朵微微顫抖,但讓他疑惑的是,他沒能感應到任何人過來的氣機。

        瞎子北依舊站在那里沒動,但鄭凡相信,他其實一直都在提防著另一個刺客。

        可惜,這里沒有掛鐘,否則此時倒是可以切入指針走動的音效。

        但三分鐘后,

        驛站的一樓,還是他們這幫人。

        薛三舔了舔嘴唇,他有些等不住了。

        烈馬似乎有些驚愕,再度喊道:

        “陳大俠,你當真要見死不救?”

        可以很明顯地聽出來,烈馬開始慌了。

        先前,第一次聽烈馬喊“陳大俠”時,鄭凡只顧著警覺四周,等到聽到第二次喊“陳大俠”時,鄭凡心里則品出了一股子濃郁的潤土味兒。

        一聽到大俠,腦海中似乎就浮現出了帶著點油膩味道的老式武俠片的畫面,但這個詞,已經有點復古了。

        且在這個世界蘇醒已經這么久了,這還是鄭凡第一次聽到“大俠”為后綴的稱呼。

        但很顯然,大俠好像沒在線的樣子。

        烈馬這一次是真的慌了,

        再度喊道:

        “陳大俠,救我,救我!!!”

        三次呼喊,都沒能得到任何的反饋。

        薛三,動了。

        當一個已經完全處于下風的傀儡師只剩下一具傀儡時,她的結局,其實就已經注定了。

        薛三動的同時,瞎子北的精神力和意念力一同向烈馬施加了過去。

        烈馬發出了一聲悶哼,雖然依舊揮舞起了斧頭,但速度明顯慢得不是一點點,且本來以烈馬的戰斗方式面對薛三時就占不到什么便宜,更別提現在還有瞎子在旁邊幫薛三拼命給對方加各種削弱buff了。

        薛三很輕易地尋找到了空洞,手中的匕首刺入了對方的后脖頸位置,而后,向下切割。

        烈馬這次是真的變成了裂馬,

        從切開的傀儡之中,

        露出了一個光著身子的女人的身形。

        這個女人明顯有點畸形,她的身高和薛三差不多,但薛三是個侏儒,其實也就個頭矮,但如果你不給參照物的話,拍張照片看看,你也看不出薛三有什么特別的。

        但這個女人,腦袋是個正常人的腦袋,但四肢軀干卻是高度萎縮,不像是人了,反倒像是一只蜘蛛。

        當自己的真身暴露出來時,

        女人的身體開始顫抖,

        她似乎很不習慣將自己真正的模樣給別人看,那種本能地自卑和憤怒讓她的神情開始變得扭曲。

        “你是誰…………”

        瞎子的問題還沒問好,女人就發出了一聲嚎叫,似乎想要沖過來和瞎子拼命。

        但她其實失去的不僅僅是傀儡,傀儡,不光是能隱藏其身體的缺陷,同時,傀儡內部的陣法以及她對傀儡的操控,才是她真正戰斗的方式。

        一旦失去傀儡后,她,除了長相,真的就沒其他地方好可怕的了。

        尖叫之后,

        妄圖撲上來的人,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嚴重萎縮的四肢開始瘋狂地敲打著地磚,眼里,滿是怨毒的恨意。

        “殺了他吧,我告訴你們她是誰。”

        一道男子的聲音忽然傳入了這里。

        瞎子北的臉上當即露出了震驚之色,

        這還是鄭凡第一次從瞎子北臉上看見這種神情,

        因為以往不管什么時候,瞎子北一直恪守著屬于自己的三條行為準則:

        一,我有逼格;

        二,我很有逼格;

        三,我非常有逼格;

        鄭凡也不認為在這個時候,瞎子北會故意作怪來嚇唬一下自己。

        薛三的臉色也很難看,當他看見瞎子的臉色時,臉色就更難看了。

        身為刺客的“敏銳”沒能感應到說話人的位置也就罷了,瞎子的精神力也沒能感應到對方的位置,那里面所蘊含的東西,就相當嚴重了。

        不過,薛三還是走過去,將自己的匕首刺入了女傀儡師的體內,匕首有毒,女傀儡師的身體很快就開始變黑,而后死去,一動不動。

        “她輸了,她應該得到解脫。”

        那道聲音再度響起,只不過,這一次,那個人,也出現了。

        他就坐在一樓角落里的一張桌子后面,面前還放著一碗茶,似乎已經坐了很久了,但根本就沒有人發現。

        他放下了茶碗,起身,拿起放在旁邊椅子上的一把劍,走了過來。

        他站在了女傀儡師的尸體邊,

        開口道:

        “我答應過你們會替她回答,你們問吧。”

        他的面容,談不上清秀,甚至,只能講很是普通,屬于丟在人群里你根本就不會注意的類型,在相親市場肯定會被當作備用的車胎型號。

        而且,他也沒什么氣質,自然也就談不上什么用氣質去彌補他的容貌。

        但他的出現,確實給鄭凡等人帶來了巨大的壓力。

        瞎子北的聲音在鄭凡心底響起:

        “主上,你來問吧。”

        鄭凡在心中回應道:“是需要我來吸引他注意力然后你和薛三好動手么?”

        “是希望主上能抓住機會,能多說幾句話就多說幾句吧。”

        “…………”鄭凡。

        這時,薛三對著瞎子北比劃了一個“七”的手勢,意思是這貨起碼七品以上。

        瞎子北微微搖頭,比劃了一個“五”的手勢,他覺得,眼前這個人,應該是五品。

        “她是誰?”鄭凡指了指已經死去了的畸形女傀儡師問道。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陳大俠這般回答。

        “那你知道關于她的什么?”

        “她是晉人。”

        晉國人?

        為什么一個晉國人要跑到燕國來殺自己?

        “她為什么要殺我?”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還和她在一起?”

        “嗯。”

        “你們總共來了多少人?”

        “就剩下我一個了。”

        “你們一起動手,卻不是一路的?”

        “三路。”

        鄭凡一個問題一個問題的問著,陳大俠一個問題一個問題的回答著。

        “她是一路,你自己是一路,最開始沖進院子的那群刺客,是一路,這樣么?”

        “是。”

        “那群刺客是什么人?”

        “不知道。”

        “那你們為什么會在一起?”

        “我需要他們帶路。”

        “那你你先前為什么不幫她?”

        先前“烈馬”死之前,可是曾三次呼喚這位陳大俠,但陳大俠卻沒有出手救她,看著她被殺。

        “她該死。”

        “為什么該死?”

        陳大俠伸手指了指地上躺著的二十多具驛站的尸體,

        “她殺了這些無辜的人。”

        鄭凡心里忽然升騰出了一股子希望,人,總是喜歡和老實人和善良的人做朋友的,因為這類朋友好坑。

        “你不知道她們為什么要殺我?”

        “不知道。”

        “那你呢?你在這里,是為了做什么?”

        陳大俠看著鄭凡,

        道:

        “殺你。”

        “你知道我是誰?”鄭凡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臉。

        “鄭凡。”

        “這個世界上叫鄭凡的人應該不少,你可能會找錯………”

        “大燕銀浪郡南望城治下翠柳堡守備——鄭凡。”

        “喲,還真是我,巧了么不是。”

        鄭凡有些尷尬地笑了笑,

        繼續問道:

        “你是乾國人?”

        鄭凡自蘇醒以來,確實殺過人,也坑過人,但論起自己傷害最深且能夠出現這種級別高手來殺自己的勢力……真的就只有乾國了。

        “是。”

        果然是乾國人。

        “大俠,你聽我說,有句話叫冤有頭債有主,我率軍去乾國,是受到了靖南侯的命令;

        這樣吧,如果你想真的為乾國謀福祉,為乾國除一大威脅,我可以幫你進入南望城,幫你接近靖南侯。

        我只是個守備,只是大一點的小卒而已,擒賊先擒王的道理,大俠你應該清楚。”

        在瞎子北已經明確表示,

        這位陳大俠,自己等人完全不是其對手之后,出于求生的本能,鄭凡開始禍水東引。

        當然,也是因為這位陳大俠看起來腦子好像不大靈光的樣子。

        “我打不過田無鏡。”

        田無鏡就是靖南侯的名字。

        “人,總要去嘗試,總要去找點挑戰來做,這人生,才能更有意義。”

        “我不是田無鏡的對手。”

        “…………”鄭凡。

        鄭凡發現腦子不太好的人,他似乎更難忽悠,因為這個理由,無解。

        我打不過他,我為什么要去找他?

        “我們可以從長計議。”鄭凡建議道,“我可以幫你謀劃。”

        為了自己活命,把靖南侯賣再多次,鄭凡也沒有絲毫心理負擔。

        “我不想殺他。”

        “那你可不可以也不要殺我?我知道你是好人。”

        “我就是要殺你。”

        “不是,兩國交戰,我又是軍人,打仗殺人,這是我的本職工作,你總不可能誰去乾國打仗你就要去殺誰吧?

        那個,我聽說前陣子嵇退堡守備左繼遷,才去了乾國,殺了不少乾國兵呢,我跟他熟,我可以介紹你們認識。”

        “我不殺他。”

        “不是,你就認準了要殺我?”

        “是。”

        “為什么你不殺他們就要殺我?”

        “報仇。”

        再次聽到這個回答,鄭凡心里忽然產生了更多的疑惑,

        問道:

        “為誰報仇?”

        “為死去的人。”

        “哪個人?”

        鄭凡很好奇,自己之后,有很多人跟風自己也帶兵去乾國打草谷了,這貨為什么就單獨要盯著自己?

        “一群人。”

        “哪一群人?”

        “冤死的亡魂。”

        陳大俠似乎覺得自己回答得夠久也夠多了的了,

        他舉起自己的劍,

        左手握住了劍柄,

        道:

        “我拔劍,你拔刀。”

        許文祖這時從鄭凡身后走了出來,面色嚴肅,盯著陳大俠,冷哼了一聲,

        道:

        “你可知,就算你是武道強者,在我大燕境內殺我大燕的官,會引發怎樣的后果?

        豎子,真當我大燕無人否?

        今日你想學什么匹夫一怒血濺五步,那來日,當我大燕鐵騎殺入你乾國腹地時,必將橫尸千里以報今日之仇!!!”

        陳大俠似乎對許文祖的威脅毫不在意,

        只是依舊很平靜地道:

        “我從不傷及無辜,冤有頭債有主,今日,我要殺的只有鄭凡,你們,大可離開。”

        “哼!”

        許文祖怒氣沖沖地又瞪了陳大俠一眼,

        然后,

        轉身,

        走了……

        薛三和瞎子北沒走,依舊站在原地。

        陳大俠繼續很平靜地道:

        “你們可以站在旁邊,看著我殺他,只要不出手干預,你們就不用去死。”

        薛三沒說話,只是默默地站在了鄭凡的身前。

        瞎子北也沒說話,輕輕地打了個呵欠。

        見狀,

        陳大俠開口道:

        “那你們,也得死了。”

        瞎子北的聲音在薛三的心底響起:

        “我怎么覺得還挺激動的。”

        “我也是。”薛三在心底回應道。

        “上個月,梁程帶主上去乾國瞎跑玩打仗游戲,差點讓我們在家里莫名其妙地暴斃,現在想想都覺得不寒而栗。

        現在,輪到他們來體驗一下這種感覺了。”

        “是啊,死之前,咱們至少還能痛痛快快地被干一場。”

        “惡心。”

        “都快掛了,你就擔待一點。”

        “我覺得這家伙的話,有點問題。”瞎子北交流道,“看來應該是主上在乾國時,殺了他家人了。”

        “我感覺有問題的,是他的腦子。”

        鄭凡在此時則開口道:

        “大俠,我還有最后一個問題。”

        陳大俠目露猶豫之色,但還是點頭道:

        “你問,問完,我就拔劍。”

        “死,也總得讓我死個明白吧,你叫什么名字?”

        陳大俠微微皺眉,

        道:

        “你不是一直在喊我名字么?”

        “…………”鄭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