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科幻靈異 » 魔臨 » 第108章 刺激

  • 魔臨 - 第108章 刺激字體大小: A+
     

        鄭凡覺得這些刺客真的很沒有職業道德,也沒有職業追求;

        你說你來刺殺人就刺殺人吧,叫叫嚷嚷罵罵咧咧地又做什么呢?

        罵罵咧咧就算了,還把要殺的人的名字喊得這么明白生怕別人不知道似的,

        這讓自己現在這會兒,多尷尬啊。

        許文祖和鄭凡對視了足足三秒,

        兩位同志的久別重逢,還沒來得及碰撞出專屬的愉悅火花,就被這突如其來的刺殺給打斷了。

        許文祖本人更是一臉懵逼,

        以至于他都有些搞不懂自己現在到底是該謝鄭凡還是該罵鄭凡,話語硬是被硬生生地卡在嗓子眼兒里,咳不出來又咽不下去。

        “保護大人!”

        鄭凡是見過世面了,在這時直接拔出了自己的佩刀對身邊許文祖的親衛喊道。

        已經有親衛死了,這會兒許文祖的親衛也不會糾結刺客的目標到底是誰,當院墻那邊有人跳下來后,親衛們主動殺了過去。

        “大人,我們先進屋。”

        “好!”

        院子里殺成一團,許文祖也沒矯情,馬上和鄭凡一起跑向屋子里,同時,鄭凡關門后毫不猶豫地將屋子里的桌子給踹翻擋在了門后。

        “大人,蹲這里來。”

        鄭凡指了指柱子那邊喊道。

        古代的木質門窗防御性實在是太差了,萬一刺客從外面射箭根本就起不到什么阻礙作用。

        許文祖從善如流,馬上站到了柱子后。

        “大人,趴下來!”鄭凡喊道。

        原本很粗壯的柱子,被許文祖一躲后,忽然覺得袖珍了起來。

        “哦,好!”

        許文祖馬上趴在了柱子下面。

        鄭凡也在許文祖身后蹲下,手里拿著刀。

        許文祖看了看門口方向又回頭看了看鄭凡,

        “鄭校尉,不,鄭守備,你…………”

        許文祖想問的是,鄭校尉你怎么躲到我后面來了?

        其實,在第二次見到許文祖也就是在衙門時報道的那一次,鄭凡腦海中就想過要是忽然殺出來一群刺客,那許文祖簡直就是天生的防御沙袋。

        不過,鄭凡當然不可能直言說我是拿你當防彈衣,只是迅速做了一個噤聲的姿勢,抬頭向上看了看。

        許文祖大吃一驚,抬頭看向房梁,同時伸手指了指上面,示意房頂上也有刺客?

        鄭凡很認真地點點頭,同時手中的刀掂量了幾下,做出了嚴陣以待的架勢。

        許文祖則繼續默默地趴在地上,很是乖巧。

        外面的廝殺聲還在不斷地傳來,也不清楚到底哪方占優勢,許文祖這次來上任,具體帶了多少親兵鄭凡也不清楚。

        至于許文祖現在這個樣子,鄭凡也沒覺得有什么丟人的,不會武功的文官,遇到這種情況時躲一下不也很正常不是么。

        嗯,文官身邊有一個武官在旁邊護衛著保證其安全,當然也很正常。

        鄭凡清楚,瞎子北和薛三他們肯定會在外圍找時機行動,他很信任這倆手下的實力,所以自己現在還是也縮點好一些。

        只是,那幫刺客之前在外面喊的是要殺自己?

        鄭凡心里琢磨著,自己今天來驛站提前和許文祖碰面,其實也是中午吃豆腐時才做出的決定。

        如果對方真的目標是自己的話,要么是在難民群里發現了自己要么就是對方很可能在翠柳堡外圍就有眼線布置著,但偏偏自己今天去看難民也是隨性做出的決定,所以,很大概率是自己早就被人盯上了。

        到底是誰想殺我?

        終于,外面的廝殺聲落幕。

        鄭凡和許文祖對視了一眼,彼此其實都在猜測到底是哪邊贏了,但一直等了將近兩分鐘的時間,還沒人過來敲門,這就意味著,許文祖的親兵們大概率已經交代了。

        就在這時,鄭凡忽然聽到了一串腳步聲。

        “噗通……”

        鄭凡馬上貼著許文祖的身體在后面也臥倒,許文祖龐大的身軀哪怕趴在地上,也是上佳的壕溝沙包。

        “嗡!嗡!嗡!嗡!!!!!”

        弩箭疾射而入,木質門窗直接被穿透。

        因為鄭凡和許文祖都很從心地提前趴在了地上,所以弩箭只是從自己二人頭頂上飛過,并未對二人造成什么傷害。

        不過,在下一刻,大門就被從外面踹開了,五名身上都帶著傷手持大刀的男子沖了進來。

        這會兒,是躲也躲不過去了。

        鄭凡單掌猛地一拍地磚,整個人彈了起來,隨后,黑色的光芒自其身上釋放而出,且手中的刀也直接劈砍了過去。

        每天拿箭射射阿銘,再和梁程喂喂招,鄭凡這些日子的進步還是很大的,至少,不會再跟以前那般輸出還帶吼的了。

        一刀下去,打前的大漢用大刀格擋,但其應該沒有入品,沒吃得住鄭凡這一刀下來的強橫力道,手臂一歪,鄭凡的刀順著對方的右臂切了下去,沒能直接斬斷對方的胳膊,但還是將對方胳膊上的一塊皮肉給削了下來。

        大漢身邊的幾個人當即舉刀沖向了鄭凡,鄭凡一擊得逞,就開始后退。

        “嗡!”

        忽然間,最左側的那個大漢腳下莫名一滑,直接摔倒在了地上,腦袋就在鄭凡腳下。

        這名大漢的同伴都愣了一下,鄭凡也是目光一凝,

        這是在演么?

        但這種送上門的人頭怎么可能不要?

        鄭凡手中的刀一劃,刀口抹過了對方的脖子,旋起一片血花。

        薛三的身影如同鬼魅般忽然出現在了這幾個人身后,左右手各執一把匕首,分別送入兩個刺客的后背,兩聲慘叫當即傳來。

        鄭凡也不客氣了,長刀再度揮舞而出,剩下的兩個人在面對攻勢時,忽然身子一陣搖晃,像是貧血癥發作了一樣,幾乎沒做什么反抗就被鄭凡一刀一個給砍了。

        “外面還有刺客么?”鄭凡開口問道。

        薛三搖搖頭,回答道:“主上,這也是我跟瞎子奇怪的地方,一群刺客沖進來,一通亂殺后,居然就剩下這五只小雜魚還活著,所以我和瞎子就多等了一會兒,但還是沒看見其他后手。”

        鄭凡聞言,點點頭,隨后彎腰把許文祖扶起。

        許文祖只是有些喘氣,但你要說他有多害怕,那還真不至于,畢竟也是見過風浪的人物,只是,到底是不會武功的文官,該慫時就慫一下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三人走出了屋子,看見外面的院子里,有二十多具尸體橫躺在那里,門口位置,還有七八支軍弩被丟在地上,應該是先前沖進來的五個人射完后丟在門口的。

        瞎子坐在臺階上,手里把玩著一支軍弩,等鄭凡三人出來時,瞎子開口道:

        “是乾國的軍弩。”

        乾國邊地的將領和主事文官們其實更像是商人,忙著在做生意發財,不說軍弩了,戰馬、甲胄等等軍械,都賣,上次鄭凡拔掉的那個堡寨其堡長都得靠開紅帳子來賺錢就大概能看出此間風氣了。

        也因此,瞎子北說的這番話的意思就是,靠軍弩來分辨這批刺客到底是哪里來的人,很難。

        鄭凡則看向許文祖,問道:

        “還請大人示下,我們現在是進尹城還是屬下直接護送大人去南望城。”

        這座驛站并不在尹城城內,而是在郊外,忽然出現的刺客雖然已經被斬殺,但這里顯然已經不再安全。

        許文祖聽了這話,嘴唇囁嚅了一下,

        似乎很想說:小鄭啊,這些刺客好像是來殺你的,和我有什么關系?

        但許文祖明顯不可能那么愚蠢的說讓鄭凡離自己遠點兒這種話,他手下親兵已經損失光了,這會兒他除了身上三百多斤肉還剩下什么依仗?

        況且,他也認為刺客如果要殺鄭凡的話,估摸著應該不介意順手給自己也來一刀,刺客動手前可是明明白白地喊了“燕狗”,而自己可是比鄭凡官位更大只的燕狗啊。

        “去南望城。”

        許文祖下了決斷。

        雖說去近在咫尺的尹城看似最保險,但刺客既然敢在尹城郊外驛站動手,天知道尹城內有沒有他們的人?

        倒不如干脆地直接去南望城,到了那里,至少城里有靖南侯和他的靖南軍在,也算是自己的地盤,在那里,自己才能獲得安全感。

        不過,就在這時,鄭凡心里忽然傳來了瞎子北的聲音:

        “主上,先前敲門的那個胖女人,并不在刺客里面。”

        鄭凡看向瞎子北,瞎子北對鄭凡微微點頭,鄭凡也做出了回應示意自己知道了。

        這是瞎子在向自己警示,刺客,可能還有藏匿。

        驛站的馬廄在正門的西側,那里單獨開辟了一個棚子專門用來飼養馬匹,投宿客人的馬匹以及驛站騎兵需要更換的馬匹也都被安置在那兒。

        所以,去取馬的話,最近的路,就是從甲等院穿過驛站。

        當鄭凡三人帶著許文祖從甲等院進入先前自己等人所住地方的一樓時,看見的,是一排排被整齊排列在地上的尸體。

        他們有的穿著驛站司丞的衣服,有的穿著驛卒的衣服,有的穿著普通人的衣服,有的,甚至穿著官服。

        大概二十多具尸體,被整齊地排列在那里。

        鄭凡先前就在疑惑,甲等院明明被刺客這般大張旗鼓地圍攻了,怎么前面的驛站里卻沒有什么動靜?

        原來,人都已經死了。

        “唉…………”

        瞎子北嘆了口氣,往前站了兩步,許文祖回來時,主上直接去甲等院找許文祖,自己和薛三則離開這里去了甲等院外圍潛伏觀望,當時,他可以確認,驛站里其他的住客和驛站人員,在他們三人離開這里時,其實都還是活著的。

        也就是這么一會兒的功夫,都死了,這只能說明兩點,要么,剩下的刺客還有很多,要么,剩下的刺客很是厲害,畢竟,必須滿足其中一個條件才能在這么短的時間里,殺掉這么多人。

        但不管是滿足哪個條件,似乎對自己等人來說,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也就在此時,二樓過道欄桿處,出現了那個胖媽咪的身影。

        她臉上的脂粉,依舊重得一塌糊涂。

        “哦呵呵,你們的動作,還是有些慢了,害得老娘我都在這里等你們好一會兒差點等睡著了。”

        “主上,這個女人和先前那批刺客,應該不是一伙的,可能是一起聯合,但不是一家人,驛站后門那邊,應該還有刺客在埋伏。”

        瞎子北的聲音再次在鄭凡心底響起。

        這些,都是瞎子北從女人的話語中分析出來的。

        先前,瞎子和薛三一直在等沒急著出手,就是感覺那群殺入甲等院的刺客無非也就仗著弩箭的先手之利外加人數優勢將許文祖身邊不是太多的親兵給殺掉了,其實這群刺客本身實力并不強,連能發光的都沒有。

        現在答案出來了,如果說先前那群人只是小嘍啰的話,那么BOSS,是在這里。

        而且,這個胖女人是一點都不在乎那群刺客的生死,先前也沒有出手,所以應該不是一路人。

        再者,自己等人選擇走了前門,其實也可以走后門,對方有恃無恐地在這里等著,想來是不擔心自己等人會走后門;

        這證明,后門位置,應該還有一個后手。

        “這位小爺,您要的四匹馬,我可都給您找來了呢,還請您過目。”

        胖女人拍了拍手,

        “咦呀…………”

        一陣刺耳的摩擦聲傳來,

        仿佛是被絲線吊著一樣,

        四個女人從上方垂落下來。

        她們都閉著眼,身上的衣物裝飾也完全不同。

        有身著楚服的貴女,有身穿皮甲的燕地女子,有身著舞裙的乾國女子,還有身形俏麗婉約的晉國女子。

        薛三是誰?他當然不會怯場。

        當下,

        薛三主動地往前走了幾步,一只手放在下巴位置在仔細地欣賞著,

        道:

        “嘖嘖,看起來不錯,來來來,還不趕緊讓姑娘們下來伺候爺爺我!”

        許文祖有些詫異地看著薛三小小的背影,然后再看向鄭凡,鄭凡則向前一步,擋在了許文祖身前。

        許文祖見狀,心里當即流淌起一股暖流,這是要把自己護在身后啊。

        其實是鄭凡經瞎子提醒得知后方大概率還有一個刺客,所以想著有許文祖這么一座大肉山在擋著,自己也能防止被從后面偷襲。

        二樓的胖女人捂著嘴,

        “呵呵呵呵…………”

        笑聲里,帶著一種油膩的嫵媚。

        “爺,瞧把您給猴急的,這長夜漫漫,咱們可有的是時間慢慢耍呢。”

        瞎子雙手放在了衣服兜里,打了個呵欠。

        薛三則笑道:

        “來來來,爺爺我上輩子幾萬塊的充、、、氣娃娃都玩過,這次來換你這更高檔的試試。”

        “充、、、氣娃娃是什么?”許文祖開口問站在自己身前的鄭凡。

        “東方傀儡秘術。”

        “哦,原來如此。”

        “好啊,姑娘們,伺候著!!!”

        胖女人聲調陡然尖銳起來,

        被吊在上方的四個姑娘忽然睜開了眼,她們的眼眶,是空的,沒有眼珠和眼白,但很快,一團紅色的火苗從她們的眼眶里搖曳而起。

        她們的身形,也開始動蕩,像是在做這熱身動作,隨時都會疾馳而下!

        薛三在心里道:

        “瞎子,給我鋪路,這他娘的是傀儡師,老子先去給她操控者干了!”

        大家都是老司機,老司機最大的優勢就在于能夠在第一時間發現對方的G點,從而一蹴而就。

        那個胖女人站在二樓,先提前拉開了距離,外加看似在這里以逸待勞地守株待兔,你怎么知道她不是在抓緊時間“布置主場”?

        和傀儡師的傀儡死纏爛打才是最愚蠢的行為,先干掉蟻后,蟻群也就亂了。

        瞎子北則用精神力傳話道:

        “我覺得,事情可能沒這么簡單,如果我是那個傀儡師,我可能會把自己的真身藏在這‘四匹馬’里面,二樓那個,很可能是吸引你上鉤的魚餌。”

        瞎銀幣開始給矮銀幣做戰術分析。

        “哪有你想得那么復雜,先送我一程,老子先上去用匕首透了她!”

        “這話真不吉利。”

        薛三開始預備,

        然后開始沖刺,

        奔襲了十米之后,猛地彈跳而起,瞎子放在口袋里的兩只食指向上一指。

        凸,凸!

        “嗡!”

        一股意念力直接加持在了薛三的身上,薛三整個人就像是小鋼炮一樣加速彈射,在下一刻,就直接出現在了二樓那個胖女人的面前。

        手中的匕首,對著胖女人的臉,就直接投擲了過去。

        胖女人似乎被這一幕給嚇傻了,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回來!”

        瞎子北喉嚨里發出了一聲低喝,雙手從口袋里探出,兩根食指向下,猛地下壓。

        “嗡!”

        上方的薛三被意念力倒拽下去。

        “噗!”

        而此時,薛三投擲出去的匕首刺入了胖女人的面部,一團刺鼻的腐蝕性黑色液體噴射而出,若非薛三被瞎子強行拽回,可能現在已經被淋成一塊人形蜂窩煤。

        阿銘變蜂窩煤還能跟沒事兒人一樣一邊喝水一邊在花圃里散步順帶澆澆花,

        他薛三要是被這般那就得徹底涼透了。

        落地后的薛三連續后退了好幾步,

        卻沒有害怕,

        反而有些欣喜若狂道:

        “哈,真特么刺激,瞎子,我還要!”

     

    上一章    下一章